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一十一章宿命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于叔叔,孟叔叔,你们怎么来了?”小艾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疑惑。

    于子言和孟琰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暗自打量整个房间,却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看出来。

    “你小荀姐呢?”孟琰问。

    “和师父出去了,两人贼兮兮的,也不带我,不知道在搞什么!”

    “师父?霍老板?”孟琰和于子言都放下了心,既然是跟馆长出去,那他们就放心了,于是离开了纪荀的住处,着手解决洛婉失踪的事情,这才是重中之重。

    来观礼的无关人员已经被保护了起来,只有玄家自己人,还有钟馗和仵官王留了下来,本来孟琰也是不能留下来的,但毕竟死了人,他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回去了,也没办法交代,所以洛齐天这个即将要交位,却没有交出去的玄家家主,也不能说什么。

    可是单凭几具尸体,是什么线索也找不出来的,所有人都知道是耿裕民作祟,可知道这一点,却找不到人,什么办法也没有。

    所以忙活了一夜,依旧是没有什么结果,如果是妖插手的话,那一夜之间便可退到千里之外,根本无从找起,连向来冷静的于子言都乱了阵脚。

    太阳升起的时候,馆长和纪荀出现了,他们也得知了洛婉失踪的消息,帮着找了一夜,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找是没有用的,但除了这个办法,别无其他。

    此时纪荀的住处坐满了人和鬼,在沉默了近半个小时后,馆长打破了沉默,他说

    “子言,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于子言把脸从手掌中抬起,定定的看着馆长,沉声道“我不同意。”

    “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你不可能想不到吧,洛婉一失踪,所有人都会想到是你们于家和尚家搞得鬼,糊弄玄虚,时间一长,别说是洛小姐生死的问题了,整个玄家都会因此乱起来。”

    “别说了,霍老板,你不懂…”于子言再次把脸埋在双手之间。

    纪荀的眼睛滴溜溜乱转,最终看向馆长,老头对她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无能为力,纪荀深吸一口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道

    “于子言,你凭什么封印我的观苍眼!都这个时候了,只有观苍眼才能找到洛婉的下落,我可以控制……”

    “别说了!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于子言也一个挺身站了起来。

    从两人的架势上看,是谁也不愿意让步,就因为僵持了一会儿后,钟馗背着手溜达了进来,他把于子言拽到了一边,小声说

    “其实人家丫头说的没错,现在确实是只有观苍眼能找到洛小姐,拖得越久,牵扯出的麻烦就越多,说句不好听的,我这马上也要走了,牛头说地府也闹起来了,是卞城王那伙人。”

    “可是…不能用一个问题,去堵另一个问题,万一解除封印后,她控制不住观苍眼的力量,从而想起之前的事情,到时候就是个更大的麻烦。”

    “非也,非也!”钟馗看了眼竖着耳朵听这边动静的纪荀,凑近了于子言的耳朵,说

    “按理来说,只要她的神魂没有归位,是不可能再让那时候的悲剧重现的,你想想啊,没有了神魂的支撑,她也就是个普通人,再厉害也是凡胎肉体,只要小心一点,没问题的,大不了等解决了洛小姐的事,你再给她封起来嘛,玄家的事要是闹起来,后续问题可就没完没了了。”

    “可…”于子言珉唇沉吟了片刻,第一次有了束手无策的感觉,他似乎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下午的时候,钟馗和仵官王陆续离开了玄家,返回地府,其他人也是,现在玄家是非常时期,他们可不想留下来惹麻烦。

    于子言本来是个谨慎的人,不愿意冒险,但眼下真的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洛齐天已经蠢蠢欲动的想对于家和尚家下手,他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

    所以,最终于子言还是听从了其他人的意见,也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洛婉,让玄家原本岌岌可危的局面,得到缓和。

    解除封印的时候,所有人都回避了,连曾野也没有留下,整个空间里只有纪荀和于子言两个人。

    “那…我们开始吧。”说着,于子言抓起了一边的阴阳笔,准备将自己的血滴上去。

    “等一下。”纪荀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于子言身边,看了他许久后,才开口出声。

    “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既然你不说,我也就不问了,但有一件事,你必须一五一十的回答我,我也是最后一次问你。”

    于子言放下阴阳笔,点了点头“嗯,你问。”

    “你真的对我没有男女之情吗?”纪荀深吸一口气,直到现在,依旧不愿意死心“我真的就问你这最后一遍了,我不管你是实话还是假话,就这一遍,最后一次,我没有你那么聪明,不想去推测或是猜测,我只认你的回答,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于子言低着头,似是不愿意让纪荀看到自己眼中的闪烁。

    “那你回答我吧。”纪荀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再次强调“我只认你的答案,如果你的答案不变,以后…我们还是朋…对,还是朋友!”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问?等…等事情解决了我们再……”

    “就现在!”纪荀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于子言“于子言,还记得在地府的时候吗?地藏菩萨说过的轮回圆满,我不是很明白,但隐约有感觉,但我不想把自己的感情交给宿命,我不想知道前尘过往如何,只想看眼下,这就是我的爱情观,你如果坚持自己的决定,我不会勉强,真的不会勉强,我…尊重你。”

    于子言苦笑,他早该想到的,纪荀不是普通的女孩子,蚩尤一组的后人,即便是在让人惆怅的爱情面前都依旧果断,雷厉风行。

    放手吗?

    有些舍不得,这是她给他最后的机会啊!

    可是弋已经出现了,轮回随时都可能圆满,钟馗唤醒了他的记忆,他想起了那血流成河的大地,想起了满身血污的玊。

    蚩尤一族本就好战,即便是轮回了千年,也不可能抹杀隐藏在灵魂深处的血性,再加上观苍眼的特殊……

    短短两天,于子言再次走进了死胡同,只是这次却有了出路,要么海阔天空,要么隐于黑暗。

    在回魂路口时,他因心中一惑未解,前去找地藏菩萨。

    地藏菩萨告诉他,宿命之所以被称之为宿命,是因决定果,前生决定后世,前因决定后果,福祸之因,皆自圆成。

    当年玊被剔除神魂,被打入轮回历劫千年,是因为上天念仁,虽然玊造下杀虐,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观苍眼,观苍眼乃父所赐,无法拒绝,身乃母所予,性则定。

    玊固然有错,但错不至神形俱灭。

    天仁,令玊与秦广王轮回千年,以练其心,世世受苦,且广善积德,偿还最初的债。

    如今轮回即将圆满,正是因为债还清了。

    玊和秦广王的宿命给了纪荀和于子言相遇,所以在两人这一世相遇之时,玊与秦广王宿命的孽障就已经消散。

    纪荀和于子言的的结果如何,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早已脱离了宿命的掌控,命运不会给他们的相聚和分离做任何的安排。

    所以说,如果于子言放弃纪荀,那她就真的可能和别人在一起,成为彼此再无他念的存在。

    那样…他们就真的结束了。

    原点,到底是素不相识?还是深爱情笃?全凭于子言当下的一念之差。

    就看他,敢不敢冒险了。

    “于叔叔,孟叔叔,你们怎么来了?”小艾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疑惑。

    于子言和孟琰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暗自打量整个房间,却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看出来。

    “你小荀姐呢?”孟琰问。

    “和师父出去了,两人贼兮兮的,也不带我,不知道在搞什么!”

    “师父?霍老板?”孟琰和于子言都放下了心,既然是跟馆长出去,那他们就放心了,于是离开了纪荀的住处,着手解决洛婉失踪的事情,这才是重中之重。

    来观礼的无关人员已经被保护了起来,只有玄家自己人,还有钟馗和仵官王留了下来,本来孟琰也是不能留下来的,但毕竟死了人,他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回去了,也没办法交代,所以洛齐天这个即将要交位,却没有交出去的玄家家主,也不能说什么。

    可是单凭几具尸体,是什么线索也找不出来的,所有人都知道是耿裕民作祟,可知道这一点,却找不到人,什么办法也没有。

    所以忙活了一夜,依旧是没有什么结果,如果是妖插手的话,那一夜之间便可退到千里之外,根本无从找起,连向来冷静的于子言都乱了阵脚。

    太阳升起的时候,馆长和纪荀出现了,他们也得知了洛婉失踪的消息,帮着找了一夜,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找是没有用的,但除了这个办法,别无其他。

    此时纪荀的住处坐满了人和鬼,在沉默了近半个小时后,馆长打破了沉默,他说

    “子言,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于子言把脸从手掌中抬起,定定的看着馆长,沉声道“我不同意。”

    “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你不可能想不到吧,洛婉一失踪,所有人都会想到是你们于家和尚家搞得鬼,糊弄玄虚,时间一长,别说是洛小姐生死的问题了,整个玄家都会因此乱起来。”

    “别说了,霍老板,你不懂…”于子言再次把脸埋在双手之间。

    纪荀的眼睛滴溜溜乱转,最终看向馆长,老头对她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无能为力,纪荀深吸一口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道

    “于子言,你凭什么封印我的观苍眼!都这个时候了,只有观苍眼才能找到洛婉的下落,我可以控制……”

    “别说了!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于子言也一个挺身站了起来。

    从两人的架势上看,是谁也不愿意让步,就因为僵持了一会儿后,钟馗背着手溜达了进来,他把于子言拽到了一边,小声说

    “其实人家丫头说的没错,现在确实是只有观苍眼能找到洛小姐,拖得越久,牵扯出的麻烦就越多,说句不好听的,我这马上也要走了,牛头说地府也闹起来了,是卞城王那伙人。”

    “可是…不能用一个问题,去堵另一个问题,万一解除封印后,她控制不住观苍眼的力量,从而想起之前的事情,到时候就是个更大的麻烦。”

    “非也,非也!”钟馗看了眼竖着耳朵听这边动静的纪荀,凑近了于子言的耳朵,说

    “按理来说,只要她的神魂没有归位,是不可能再让那时候的悲剧重现的,你想想啊,没有了神魂的支撑,她也就是个普通人,再厉害也是凡胎肉体,只要小心一点,没问题的,大不了等解决了洛小姐的事,你再给她封起来嘛,玄家的事要是闹起来,后续问题可就没完没了了。”

    “可…”于子言珉唇沉吟了片刻,第一次有了束手无策的感觉,他似乎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下午的时候,钟馗和仵官王陆续离开了玄家,返回地府,其他人也是,现在玄家是非常时期,他们可不想留下来惹麻烦。

    于子言本来是个谨慎的人,不愿意冒险,但眼下真的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洛齐天已经蠢蠢欲动的想对于家和尚家下手,他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

    所以,最终于子言还是听从了其他人的意见,也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洛婉,让玄家原本岌岌可危的局面,得到缓和。

    解除封印的时候,所有人都回避了,连曾野也没有留下,整个空间里只有纪荀和于子言两个人。

    “那…我们开始吧。”说着,于子言抓起了一边的阴阳笔,准备将自己的血滴上去。

    “等一下。”纪荀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于子言身边,看了他许久后,才开口出声。

    “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既然你不说,我也就不问了,但有一件事,你必须一五一十的回答我,我也是最后一次问你。”

    于子言放下阴阳笔,点了点头“嗯,你问。”

    “你真的对我没有男女之情吗?”纪荀深吸一口气,直到现在,依旧不愿意死心“我真的就问你这最后一遍了,我不管你是实话还是假话,就这一遍,最后一次,我没有你那么聪明,不想去推测或是猜测,我只认你的回答,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于子言低着头,似是不愿意让纪荀看到自己眼中的闪烁。

    “那你回答我吧。”纪荀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再次强调“我只认你的答案,如果你的答案不变,以后…我们还是朋…对,还是朋友!”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问?等…等事情解决了我们再……”

    “就现在!”纪荀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于子言“于子言,还记得在地府的时候吗?地藏菩萨说过的轮回圆满,我不是很明白,但隐约有感觉,但我不想把自己的感情交给宿命,我不想知道前尘过往如何,只想看眼下,这就是我的爱情观,你如果坚持自己的决定,我不会勉强,真的不会勉强,我…尊重你。”

    于子言苦笑,他早该想到的,纪荀不是普通的女孩子,蚩尤一组的后人,即便是在让人惆怅的爱情面前都依旧果断,雷厉风行。

    放手吗?

    有些舍不得,这是她给他最后的机会啊!

    可是弋已经出现了,轮回随时都可能圆满,钟馗唤醒了他的记忆,他想起了那血流成河的大地,想起了满身血污的玊。

    蚩尤一族本就好战,即便是轮回了千年,也不可能抹杀隐藏在灵魂深处的血性,再加上观苍眼的特殊……

    短短两天,于子言再次走进了死胡同,只是这次却有了出路,要么海阔天空,要么隐于黑暗。

    在回魂路口时,他因心中一惑未解,前去找地藏菩萨。

    地藏菩萨告诉他,宿命之所以被称之为宿命,是因决定果,前生决定后世,前因决定后果,福祸之因,皆自圆成。

    当年玊被剔除神魂,被打入轮回历劫千年,是因为上天念仁,虽然玊造下杀虐,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观苍眼,观苍眼乃父所赐,无法拒绝,身乃母所予,性则定。

    玊固然有错,但错不至神形俱灭。

    天仁,令玊与秦广王轮回千年,以练其心,世世受苦,且广善积德,偿还最初的债。

    如今轮回即将圆满,正是因为债还清了。

    玊和秦广王的宿命给了纪荀和于子言相遇,所以在两人这一世相遇之时,玊与秦广王宿命的孽障就已经消散。

    纪荀和于子言的的结果如何,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早已脱离了宿命的掌控,命运不会给他们的相聚和分离做任何的安排。

    所以说,如果于子言放弃纪荀,那她就真的可能和别人在一起,成为彼此再无他念的存在。

    那样…他们就真的结束了。

    原点,到底是素不相识?还是深爱情笃?全凭于子言当下的一念之差。

    就看他,敢不敢冒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