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零九章仵官王与秦广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也不知道是真饿坏了,还是那货的吃相本来就不好,总之纪荀的面条刚上桌,等待许久的女人就狼吞虎咽了起来,吃得那叫一个香,纪荀本来不怎么饿,最后被她勾起了馋虫,小艾更是,小孩子嘛,嘴馋是应该的。

    吃过面后,女人也恢复了原先的姿态,靠在沙发里吃着纪荀‘买’来的水果,然后感叹道

    “唉,好久没有吃阳间的东西了,上一次…还是跟他一起上来的,几千年过去喽…”

    纪荀扫了女人一眼,尝试性的找勒鬼令,不过并没有找到,那女人的裙子真的就跟长在身上一样,根本不可能帮得了东西。

    不过……

    纪荀看向女人高挽的发髻,想着会不会藏在里面,刚才苏妲己他们也没说勒鬼令有多大啊!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女人有些不悦“在下面,可没人敢这么看我,小姑娘,你…难道也被姐姐我……”

    “没有没有!”纪荀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生怕女人误会自己对她有意思。

    就在这时,孟琰打来了电话,保险起见,纪荀还是去卧室接的。

    电话接通后,孟琰连平时那样的问候都没有说,就直接切入了正题。

    “小荀,仵官王失踪了,于先生让我问你,它…有没有去找你?”

    “找我?没…”纪荀声音突然停住,看向门口的方向,沉声问

    “孟琰,你知道仵官王是男的还是女的吗?”

    “啊?”孟琰一愣,显然被纪荀的问题给难住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后,传来了另一个声音,是于子言,他说

    “仵官王是女的,钟馗说她今天穿着一条黑色长裙,你是不是见过她了?”

    “额…我其实把她带……”

    还没等纪荀说完,她贴着电话的耳边顿感一阵凉意,紧接着就传来了一个女声“好久不见啊。”

    纪荀双眼直视着前方,仿佛是被那骇人的冷意冻僵了,她任由身边的女人把电话接了过去,一动不动的听着她和于子言说话。

    “看钟馗那样子,应该是已经和你说过些什么了吧?上次你闯地府,我也没能见到你,真是可惜,本来还想跟你叙叙旧的。”

    相比仵官王的长篇大论,于子言的回答就精简了许多,他只说了三个字。

    “你等我。”

    这两人之间的谈话,纪荀听得是清清楚楚,她没想到仵官王居然是认识于子言的,而于子言好像也认识她,可…这不应该啊!

    纪荀敢肯定,于子言是在见过钟馗后,才发生的变化,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她收留的那个女人…真tm是仵官王!

    看着纪荀一脸便秘的神情,仵官王笑了“我可是一早就告诉过你的,并没有瞒你。”

    “你你你你…”纪荀有点哆嗦,仵官王可是大boss啊,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就碰上这祖宗了!

    不过好在对方似乎并没有要害她,或是为难她的意思,这让纪荀放心不少,不管怎么说,只要她不丢小命,就怎么都好说。

    仵官王看纪荀面目表情丰富,有些疑惑,问“你在想什么?”

    “没…咳,没什么。”纪荀缓了缓神,看着面前的女人,要不是于子言确定了,她绝对不会相信这个逗逼是仵官王!

    “怎么?不相信我就是仵官王?唉,也难怪,你现在还只是个普通人。”

    “现在?”纪荀皱起了眉,正想问些什么呢,门铃就响起了,是于子言。

    他走进来后,二话没说,看也没看纪荀一眼,就把仵官王拉走了,真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神龙见首不见尾!

    纪荀一脸迷茫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那碗被仵官王吃的干净到不能再干净的碗,愣愣的发呆。

    与此同时,冰箱的门也悄悄的关上了,弋一脸凝重,两条眉毛一会皱着,一会舒展,就快打成结了。

    “哎呀,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情敌相见。”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苏妲己的脸上却并没有担心的表情,而是一脸期待,期待看戏!

    “我觉得知道太多不好。”曹操阴沉着脸提醒岳飞和苏妲己,还有后来凑进来的曾野。

    “我们又不是人,都说好奇害死猫,难不成我们还能再死一次?”苏妲己翻了个白眼“再说了,既然我们认识了弋,就说明这是上天的安排。”

    “唉,随你们去吧。”曹操盘腿坐下,继续看漫画书,不过久久没有翻页,明显没有看进心里去。

    苏妲己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曹操,转而问弋

    “那现在怎么办?你到底是希望小荀恢复最初的记忆,还是不想啊?”

    弋抱着头,闷声道“这不是我希望怎样的问题,轮回圆满的时候,大人自然就会想起,这是天意,阻止不了的。”

    “什么?”苏妲己一脸疑惑“我怎么有点听不懂?”

    “这还不懂?你这女子…”曾野坐了下来,捋着胡子说

    “轮回圆满之时,便是一切结束的时候,就好像画一个圆,终究是要回到起点的,耿裕民的出现,仵官王的作祟,这些导致钟馗寻于天师下地府,如果老夫猜的不错的话,于天师应该已经恢复了记忆,至于小荀,只是迟早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定数,定数啊!”

    另一边,于子言已经拉着仵官王远离了纪荀的住处,两人来到一处没有人的地方,于子言才从来仵官王,转身却看到对方正笑眯眯的看着他,瞬间就无奈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于子言难得哑口。

    仵官王眨了眨眼,就像个小女孩“我想做地府之主啊!”

    “别闹了,好不好?”

    “闹?谁闹了?反正我没有。”仵官王靠在电线杆上,定定的看着于子言“这一世,你叫于子言?名字还可以,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叫你秦广王。”

    “抱歉,我现在已经不是地府的秦广王了,只是阳间阴司,是个人。”

    “也就这两年的时间了,你也只能现在过过嘴瘾,再过不到两年,你就得回到地府,到时候不管你是做黑白无常的接班人,还是当回十殿之首,都无所谓,反正你那时候,就不可能再做人类了,唉,你说这命运真的是好神奇,不管你再怎么轮回,都跟地府脱不了关系。”

    “……”于子言依旧是一脸无奈,但并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