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零八章冰箱议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纪荀安顿好那个女鬼后,就贼眉鼠眼的来到了厨房,她故作随意的关上了门,然后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冰箱门,顿时五个矿泉水瓶酒出现在了她眼前,不过这五个矿泉水瓶的样子已经和她离开前不一样。

    从左边开始算,第一个是弋,他正在里面无聊的扣手玩,自从他有一次看见纪荀以此打发时间后,就学会了,没事就喜欢扣手,扣的不亦乐乎。

    接着是苏妲己,不过她今天很老实,没有出什么幺蛾子,正在睡传说中的美容觉,纪荀就纳了闷了,她一个鬼,又不会长痘痘,也不会皮肤不好,睡哪门子的美容觉?难不成就是想体会一下做现代女性的感觉?

    然后是岳飞,人家不愧是一代忠良,就没有跟其他几个一样干出那么有失身份的事,一门心思的凝结鬼气,就是想以后纪荀遇到麻烦的时候,可以帮忙,这让纪荀十分的感动,想着今晚一定要给岳元帅做他最喜欢的糖醋排骨、红烧肉!

    再往下就是曹操了,这个被现代人誉为跑的最快的男人,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热血漫画,压根就没注意到纪荀正在看他。

    最后就是吕布了,这货自从出现后,就一直郁郁寡欢的不说话,连个‘嗯’字纪荀都没听到他发出过。

    此时,他正跟标枪一样立在矿泉水瓶里,一脸阴郁的看着冰箱里的食材,那表情,别提多忧国忧民了,纪荀觉得他一定是在想晚上该吃什么,如何才能在食材不新鲜前,全部吃掉。

    纪荀扫了眼前面的四个矿泉水瓶子,最后还是靠近了吕布一些,撑着膝盖小声问道

    “吕哥,你瞅啥?或者说…你愁啥?”

    吕布闻声看向纪荀,其实坦白的将,人家吕布长得确实挺帅,那眼睛,那鼻子,那眉毛,那小嘴,简直无可挑剔,如果他走在锦阳的大街上,绝对顾吸引所有年龄段的女性!

    吕布看了纪荀很长时间,似乎是在想要不要跟个黄毛丫头吐露心里的小秘密,很显然,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把小秘密说出来,因为他大概明白了一个道理。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纪荀会吃饱了撑的八卦他之外,再没有人会在乎他的悲伤了。

    “你…爱过吗?”

    吕布此话一出,纪荀顿时懵了,她没想到吕布还是一个文艺青年,走这种路线,纪荀一直都觉得像他这种猛人,应该是想着报仇,却没想到人家是在想老婆。

    纪荀摸摸鼻子,嘿嘿一笑后,问“吕哥,你这是想嫂子了?”

    “唉。”吕布叹了口气,45抬头看向蓝盈盈的…额,矿泉水瓶盖子,然后用极具磁性的声音说

    “小荀啊,你没有深爱过,不懂那种爱到撕心裂肺的感觉,我…虽然在外人看来薄情,名声也不是很好,但对于蝉儿,我真的是做不到放下,她…她是我…唉,算了,不说了,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嘿嘿,我确实不太懂。”纪荀挠了挠头,把胳膊肘撑在冰箱上,支着下巴,一脸好奇的问

    “吕哥,你在地府没遇见嫂子?你一直没有投胎,也没学学人家别人,去奈何桥上等嫂子?”

    “等过几百年,不过后来崔判官告诉我,说蝉儿根本就没有投胎,魂魄也没有归于地府。”

    “怎么会这样?”纪荀皱起了眉“那意思是说嫂子的魂魄还在人间游荡?可真的多年了…坏了,最近不太平,嫂子的魂魄要是真的在人间,那就是存在了上千年的厉害角色,说不定耿裕民…”

    “什么?我的蝉儿…”

    “不过吕哥你也别急。”纪荀赶忙打断,生怕这位爷的大嗓门惊动了外面来历不明的女鬼,她示意吕布别嚷嚷,凑过去悄声说

    “这事我会帮你留意的,你也别急,只要嫂子的魂魄还在人间,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想办法让你们团聚的,对了…嫂子漂亮吗?有没有照片?”

    问完,纪荀自己就笑了,三国那时候怎么可能有照片,除非有人穿越过去,给貂蝉拍照,还有,那貂蝉能不漂亮吗?她问这些不是废话嘛,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那吕布眼里肯定出貂蝉啊!

    想到这,纪荀也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让这对有亲人终成眷属,只要吕布不是寻思着找刘备,怎么都好说!

    和纪荀说了这些后,吕布的郁闷心情也好了许多,脸不再是一直耷拉着了,他对纪荀笑了笑,十分郑重的说了声“谢谢!”

    “谢谢就免了,等真让你们团聚了再说吧。”纪荀笑了笑,然后又往吕布那凑了凑,问起了正事“对了,吕哥,你们签合同的时候,应该见过仵官王吧,它是女的还是男的?”

    “额…你问这干嘛?”吕布摸着胡子渣想了想,肯定道

    “是男的!”

    听吕布这么一说,纪荀就放下了心,她就说嘛,仵官王怎么可能是女的!一个女的干嘛整天想着争权夺势?再说了,用天道秩序来威胁地府那种馊到长绿毛的点子,是那个逗逼女鬼能想出来的吗?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纪荀满意的点了点头,就打算去给外面那位可怜的女鬼做点吃的,像它那种级别的鬼,应该是不会满足于闻香的。

    可就在她准备关上冰箱门的时候,曹操说话了,他放下漫画书,白了眼隔壁的吕布,说

    “你见过仵官王吗?凭什么确定人家就一定会是男的?”

    “那天送合同的…不都是男的嘛!”吕布的眼神虽然有些虚,但依旧底气十足,纪荀就最佩服这种人了,狠起来连自己都忽悠。

    曹操高深莫测的笑了笑,问“可你就确定那里面有仵官王本人吗?它们并没有向我们介绍过自己,不是吗?”

    “嗯…哎…额……”吕布支支吾吾了半天,然后一挺腰板,瞪着曹操怒道“你和曹贼,到底什么意思?阎君怎么说也是地府的头目,怎么可能是女流之辈!你休的胡言乱语,误导了小荀姑娘!”

    “且,不可理喻,所以说,你最后…咳咳咳”曹操也意识到自己有找死倾向,所以及时收住了话,装模作样额捶着胸口猛咳。

    纪荀听了半天,也听懂了,不禁失笑,合着吕布根本就没有见过仵官王,只是靠自己的猜测罢了,其实他也没错,在今天之前,纪荀自己也压根没想过仵官王可能是个女的。

    “唉。”纪荀叹了口气,本来是想跟鬼王五人组确定一下的,可现在看来,似乎是她想多了。

    见纪荀叹气,曹操理了理衣服,说“怎么了?纪小姐,你是发现了什么吗?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纪荀想了想,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跟它们说的,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曹操听后沉默了,凝眉深思,就连其他几个也凑了过来。

    苏妲己伸了个懒腰,一边妩媚的整理着长发,一边娇声道

    “十殿阎王的身上都会有代表他们身份的令牌,叫勒鬼令,你看看那女人身上有没有,不就知道了?阎王来阳间,如果没有带勒鬼令,那就是地府没有批准,是不可能上得来的,就算上来了,没有勒鬼令也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趋势的,换句话说,只要阎王们离开地府,自身的一切力量就会被保存在勒鬼令之中,而这,也是为了躲过天道,毕竟人鬼殊途,阴阳相背,阎王什么特殊,这方面受到的制约也比较多。”

    听苏妲己说完,岳飞也点了点头,说“确实如此,我听说之前秦广王就…额咳咳咳,咳咳咳……”

    岳元帅这话说到一半,突然就咳了起来,让纪荀好一阵纳闷,今天这都怎么了?难道是在冰箱里冻着了?怎么都咳嗽起来?

    纪荀一脸茫然,不过也确定了外面女人不是仵官王,毕竟她身上除了黑裙子和彼岸花的胸针外,别无其他,哪有什么勒鬼令。

    在纪荀关上门后,岳飞的咳嗽也停止了,可能是因为刚才用力过猛,他的脸有点红。

    苏妲己贴着矿泉水瓶听了听外面动静,然后有些责备的看向岳飞,抱怨道

    “老头儿,你这嘴怎么那么快,差点就把那时说出来了!”

    “其实说了也没什么,大人又不可能想起什么来。”弋一边扣手,一边嘟囔,看起来好像很郁闷。

    这也难怪,他在世间游荡了那么久,无非就是想找到纪荀,现在是找到了,可人家根本就不记得他是哪根葱,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真正认识他的人了。

    其实…确实挺悲哀的。

    纪荀安顿好那个女鬼后,就贼眉鼠眼的来到了厨房,她故作随意的关上了门,然后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冰箱门,顿时五个矿泉水瓶酒出现在了她眼前,不过这五个矿泉水瓶的样子已经和她离开前不一样。

    从左边开始算,第一个是弋,他正在里面无聊的扣手玩,自从他有一次看见纪荀以此打发时间后,就学会了,没事就喜欢扣手,扣的不亦乐乎。

    接着是苏妲己,不过她今天很老实,没有出什么幺蛾子,正在睡传说中的美容觉,纪荀就纳了闷了,她一个鬼,又不会长痘痘,也不会皮肤不好,睡哪门子的美容觉?难不成就是想体会一下做现代女性的感觉?

    然后是岳飞,人家不愧是一代忠良,就没有跟其他几个一样干出那么有失身份的事,一门心思的凝结鬼气,就是想以后纪荀遇到麻烦的时候,可以帮忙,这让纪荀十分的感动,想着今晚一定要给岳元帅做他最喜欢的糖醋排骨、红烧肉!

    再往下就是曹操了,这个被现代人誉为跑的最快的男人,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热血漫画,压根就没注意到纪荀正在看他。

    最后就是吕布了,这货自从出现后,就一直郁郁寡欢的不说话,连个‘嗯’字纪荀都没听到他发出过。

    此时,他正跟标枪一样立在矿泉水瓶里,一脸阴郁的看着冰箱里的食材,那表情,别提多忧国忧民了,纪荀觉得他一定是在想晚上该吃什么,如何才能在食材不新鲜前,全部吃掉。

    纪荀扫了眼前面的四个矿泉水瓶子,最后还是靠近了吕布一些,撑着膝盖小声问道

    “吕哥,你瞅啥?或者说…你愁啥?”

    吕布闻声看向纪荀,其实坦白的将,人家吕布长得确实挺帅,那眼睛,那鼻子,那眉毛,那小嘴,简直无可挑剔,如果他走在锦阳的大街上,绝对顾吸引所有年龄段的女性!

    吕布看了纪荀很长时间,似乎是在想要不要跟个黄毛丫头吐露心里的小秘密,很显然,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把小秘密说出来,因为他大概明白了一个道理。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纪荀会吃饱了撑的八卦他之外,再没有人会在乎他的悲伤了。

    “你…爱过吗?”

    吕布此话一出,纪荀顿时懵了,她没想到吕布还是一个文艺青年,走这种路线,纪荀一直都觉得像他这种猛人,应该是想着报仇,却没想到人家是在想老婆。

    纪荀摸摸鼻子,嘿嘿一笑后,问“吕哥,你这是想嫂子了?”

    “唉。”吕布叹了口气,45抬头看向蓝盈盈的…额,矿泉水瓶盖子,然后用极具磁性的声音说

    “小荀啊,你没有深爱过,不懂那种爱到撕心裂肺的感觉,我…虽然在外人看来薄情,名声也不是很好,但对于蝉儿,我真的是做不到放下,她…她是我…唉,算了,不说了,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嘿嘿,我确实不太懂。”纪荀挠了挠头,把胳膊肘撑在冰箱上,支着下巴,一脸好奇的问

    “吕哥,你在地府没遇见嫂子?你一直没有投胎,也没学学人家别人,去奈何桥上等嫂子?”

    “等过几百年,不过后来崔判官告诉我,说蝉儿根本就没有投胎,魂魄也没有归于地府。”

    “怎么会这样?”纪荀皱起了眉“那意思是说嫂子的魂魄还在人间游荡?可真的多年了…坏了,最近不太平,嫂子的魂魄要是真的在人间,那就是存在了上千年的厉害角色,说不定耿裕民…”

    “什么?我的蝉儿…”

    “不过吕哥你也别急。”纪荀赶忙打断,生怕这位爷的大嗓门惊动了外面来历不明的女鬼,她示意吕布别嚷嚷,凑过去悄声说

    “这事我会帮你留意的,你也别急,只要嫂子的魂魄还在人间,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想办法让你们团聚的,对了…嫂子漂亮吗?有没有照片?”

    问完,纪荀自己就笑了,三国那时候怎么可能有照片,除非有人穿越过去,给貂蝉拍照,还有,那貂蝉能不漂亮吗?她问这些不是废话嘛,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那吕布眼里肯定出貂蝉啊!

    想到这,纪荀也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让这对有亲人终成眷属,只要吕布不是寻思着找刘备,怎么都好说!

    和纪荀说了这些后,吕布的郁闷心情也好了许多,脸不再是一直耷拉着了,他对纪荀笑了笑,十分郑重的说了声“谢谢!”

    “谢谢就免了,等真让你们团聚了再说吧。”纪荀笑了笑,然后又往吕布那凑了凑,问起了正事“对了,吕哥,你们签合同的时候,应该见过仵官王吧,它是女的还是男的?”

    “额…你问这干嘛?”吕布摸着胡子渣想了想,肯定道

    “是男的!”

    听吕布这么一说,纪荀就放下了心,她就说嘛,仵官王怎么可能是女的!一个女的干嘛整天想着争权夺势?再说了,用天道秩序来威胁地府那种馊到长绿毛的点子,是那个逗逼女鬼能想出来的吗?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纪荀满意的点了点头,就打算去给外面那位可怜的女鬼做点吃的,像它那种级别的鬼,应该是不会满足于闻香的。

    可就在她准备关上冰箱门的时候,曹操说话了,他放下漫画书,白了眼隔壁的吕布,说

    “你见过仵官王吗?凭什么确定人家就一定会是男的?”

    “那天送合同的…不都是男的嘛!”吕布的眼神虽然有些虚,但依旧底气十足,纪荀就最佩服这种人了,狠起来连自己都忽悠。

    曹操高深莫测的笑了笑,问“可你就确定那里面有仵官王本人吗?它们并没有向我们介绍过自己,不是吗?”

    “嗯…哎…额……”吕布支支吾吾了半天,然后一挺腰板,瞪着曹操怒道“你和曹贼,到底什么意思?阎君怎么说也是地府的头目,怎么可能是女流之辈!你休的胡言乱语,误导了小荀姑娘!”

    “且,不可理喻,所以说,你最后…咳咳咳”曹操也意识到自己有找死倾向,所以及时收住了话,装模作样额捶着胸口猛咳。

    纪荀听了半天,也听懂了,不禁失笑,合着吕布根本就没有见过仵官王,只是靠自己的猜测罢了,其实他也没错,在今天之前,纪荀自己也压根没想过仵官王可能是个女的。

    “唉。”纪荀叹了口气,本来是想跟鬼王五人组确定一下的,可现在看来,似乎是她想多了。

    见纪荀叹气,曹操理了理衣服,说“怎么了?纪小姐,你是发现了什么吗?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纪荀想了想,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跟它们说的,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曹操听后沉默了,凝眉深思,就连其他几个也凑了过来。

    苏妲己伸了个懒腰,一边妩媚的整理着长发,一边娇声道

    “十殿阎王的身上都会有代表他们身份的令牌,叫勒鬼令,你看看那女人身上有没有,不就知道了?阎王来阳间,如果没有带勒鬼令,那就是地府没有批准,是不可能上得来的,就算上来了,没有勒鬼令也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趋势的,换句话说,只要阎王们离开地府,自身的一切力量就会被保存在勒鬼令之中,而这,也是为了躲过天道,毕竟人鬼殊途,阴阳相背,阎王什么特殊,这方面受到的制约也比较多。”

    听苏妲己说完,岳飞也点了点头,说“确实如此,我听说之前秦广王就…额咳咳咳,咳咳咳……”

    岳元帅这话说到一半,突然就咳了起来,让纪荀好一阵纳闷,今天这都怎么了?难道是在冰箱里冻着了?怎么都咳嗽起来?

    纪荀一脸茫然,不过也确定了外面女人不是仵官王,毕竟她身上除了黑裙子和彼岸花的胸针外,别无其他,哪有什么勒鬼令。

    在纪荀关上门后,岳飞的咳嗽也停止了,可能是因为刚才用力过猛,他的脸有点红。

    苏妲己贴着矿泉水瓶听了听外面动静,然后有些责备的看向岳飞,抱怨道

    “老头儿,你这嘴怎么那么快,差点就把那时说出来了!”

    “其实说了也没什么,大人又不可能想起什么来。”弋一边扣手,一边嘟囔,看起来好像很郁闷。

    这也难怪,他在世间游荡了那么久,无非就是想找到纪荀,现在是找到了,可人家根本就不记得他是哪根葱,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真正认识他的人了。

    其实…确实挺悲哀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