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零七章奇怪的女鬼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黑雾渐渐消散,里面的人影也彻底清晰了,只见她面若桃花,肤若凝脂,一席黑色长裙跟长在她身上似得,把她的曲线勾勒的十分完整。

    纪荀一边捶胸顿足的往出吐苹果渣,一边心中愤懑,她最讨厌漂亮女人了!尤其是御姐!

    因为这类女人的存在让她不自觉的就想露出奴才的一面,她实在承受不住那种女王般的气场。

    不过那女人似乎并没有纪荀想象中那么高冷,她左瞅瞅,右看看,然后把目光定个在了纪荀的身上。

    “阿拉,弄…什莫银?”你什么人。

    “啊?”纪荀一听那姐们的嗓音和口音,顿时就懵了,其实别说是她了,小艾和曾野都被累了个外焦里嫩,你说好好一个御姐,咋就不会说普通话呢?

    “弄到底什莫银?”黑裙御姐似乎很执着于这个问题,坚持不懈的继续问。

    “我…咳。”纪荀清了清嗓子“我叫纪荀。”

    “你就是纪荀啊!”黑裙御姐笑了笑,扭着小蛮腰向纪荀走去,这一迈步,属性就又变了,瞬间就跟个小妖精似得。

    此后,方言省略。

    如果纪荀是个男的,那看着这种尤物向自己走来,绝对会被迷的神魂颠倒,可她是个女人!一个喜欢男人的女人!

    所以,纪荀并没有等待那个女人走进,就甩出了一张符咒,随后催动,刚才她被雷的不轻,但现在清醒过来了,就冲刚才那团黑雾,她就敢肯定这丫的一定是鬼!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纪荀如坠冰窟,直接一口气就凉到了脚后跟!

    那个女人…居然直接把符咒抓在了手里,甚至在纪荀催动符咒后,她都没有受到任何攻击,那张在纪荀看来最具攻击性的符咒,居然就跟乖宝宝一样被她抓在手里,吭也没吭一声。

    “大北斗神咒?嗯,不错。”女人笑了笑,眯着眼看向纪荀,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不过她的口音让纪荀十分出戏。

    “你到底…”纪荀咽了口口水“是什么人?”

    “人?我不是人啊,你不是知道嘛。”说着,女人修长的手指捏在符咒上,居然在撕纸玩!

    眼前的这个女人,让纪荀的三观得到了刷新,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怕这个女人,毕竟人家连大北斗神咒都不放在眼里,而且看上去就跟厉害的样子。

    可那行为举止和口音,实在让纪荀进入不了状态,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副漂亮的皮囊里,住了个逗逼的灵魂,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纪荀还没听说过灵魂里能住灵魂的。

    “小荀姐,这个阿姨似乎认识你哦。”小艾小声提醒纪荀。

    经小艾这么一说,纪荀立刻认真了起来,再次仔细的打量着对方,试图从对方身上找出自己所熟悉的东西。

    可她一无所获,这黑裙御姐身上除了黑裙,啥也没有,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的话…那就是她的胸口趴着一枚花型胸针,不过纪荀也看不出是什么花,她对于这些花花草草没有研究。只是觉得有点眼熟而已。

    但小艾却知道,她拽了拽纪荀的手,低声说“那是彼岸花,开在黄泉路上,小荀姐,是地府的东西。”

    这下纪荀也想起来了,确实有那么一种花,相传开在地狱幽冥的黄泉路两旁,说是唯一一种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就算被众魔遣回,但依旧一门心思的徘徊在黄泉路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个男鬼吸引了,就是不愿意离开。

    后来众魔不忍,当然了,也有可能是觉得这么没有节操的花不要就不要了,所以才同意让她开在黄泉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

    所以,它的花语就成了‘恶魔的温柔’。

    要说起来,其实彼岸花也是地府幽冥的一大象征,不过这花现在不只是开在黄泉路上了,纪荀上次去钟馗府就见过几株,就是时间紧迫,没有细看,只是扫了一眼。

    把彼岸花做成胸针的鬼,而且还穿着礼服,最重要的是不怕符咒和符纸,这让纪荀很是郁闷,根本猜不透眼前女鬼的身份,连个思路都没有。

    于是,纪荀看向曾野,决定由这位老大爷打探对方的身份。

    可能是因为想显得亲切一些吧,曾野问话的时候也带上了相同的口音,纪荀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学的方言。

    原本纪荀也没想过一次就能问出来的对方的来历和目的,但人家确实是说了,而且说的特别详细!

    她说…额,她说她是仵官王,对,就是十殿阎罗之一的那个仵官王,也是司掌合大地狱的那个仵官王!

    她还说…她是来观礼的,因为政见不合,和钟馗在来的路上吵了起来,所以就分开了,然后就迷了路,没有到达和玄家人约定好的地点。

    最后,她表示自己走累了,想找个舒服的地方休息休息,吃点喝点。

    在听完这一切后,纪荀都傻了,仵官王?仵官王是个女的?还是个御姐属性的?最重要的是…是个逗逼?

    吵架?迷路?走累了?

    纪荀感觉自己需要冷静一下,更需要冷静的想一想。

    然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眼前的逗逼绝对不可能是仵官王,肯定是接着仵官王的名义想坑她,吓唬她,嗯…有可能是仵官王的妹妹或者姐姐,要不就是老婆,总之不可能是仵官王本人!绝对不可能!

    打死纪荀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满口方言的女鬼是仵官王,在她的眼里,仵官王要不就是那种五大三粗,小腿比她腰还粗的壮汉,要不就是跟卞城王一样,一脸的老奸巨猾,干干巴巴的老头。

    最重要的是也没有哪个版本的传说,说仵官王是个女的啊!十殿阎罗不都应该是男的吗?啊?

    综上所述,纪荀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坚决不接受那个女鬼是仵官王的说法,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不是仵官王,应该也是地府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然也不可能手抓着符咒,跟没事人似得,而且还穿的那么好,再次也得是谁家少奶奶,要是和她搞好关系,纪荀想多少还是有些用的。

    于是,就把她待会了住处,反正这里是玄家,那女鬼就算再厉害也翻不起什么浪来,再说了,要是对方真有歹心,纪荀也不是吃素的,大北斗神咒不行,她还有别的看家本领嘛。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纪荀实在想不明白那女鬼是怎么认识她的,难不成…自己在地府也是个名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