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零六章万人空巷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或许是因为喝了点酒的关系,于子言的精神有些恍惚,窝在沙发里一副似睡未睡的样子,纪荀和孟琰都看着他,等着他先发言,不过这货好像进入了一种酒香弥漫,似乎并没有发言的意思。

    终于,孟琰忍不住了,一脸疑惑的问“小荀,电话里说的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太听明白。”

    虽然他刚才吃饭的时候听到了一些,但并没有听全,而且关于地府的那些麻烦事,他确实是一点都不知道,毕竟他本事再大,也只是一介普通人。

    要说起来,其实这也不怪于子言有意瞒着他,主要是因为孟琰是凡胎肉体,他知道的多了,超过了那个度,就算是窥视了天机。

    纪荀一看于子言那副半死不活,闭口不言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并没有回答孟琰的问题,而是把话题撇开了,毕竟就算是她再不靠谱,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尤其是在天道已经苏醒,人间动荡不安的时候。

    于是,纪荀和于子言就用各种借口支开了孟琰,而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并没有执意留下。

    待孟琰走后,纪荀这才长舒一口气,问于子言“你有什么办法吗?要不要放炮仗吓走仵官王,我听说是鬼都怕这个,而且阳间发生大事放放炮,是很正常的事情,顺理成章,就算吓不死它,也能烦死它。”

    于子言白了她一眼,淡声道“仵官王确实属于鬼道,但那毕竟是十殿阎罗之一,百分之二百的属于冥神。”

    纪荀撇撇嘴,闷声嘟囔“那还怎么办?仵官王又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次它来观礼铁定没什么好事!”

    “只能静观其变了。”于子言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办法。

    其实也不能说于子言无能,他在听到谢必安在电话里说的话之后,也想过很多办法,但大多行不通,要知道仵官王可是真正的冥神,是天上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承认的存在,于子言就算本事再大,也只是一脚踏入神级的人类,根本不足以和冥神抗衡,就算打得过,也不能打。

    所以关于仵官王来观礼的事情,他们只能无奈的保持沉默,无法阻止。

    但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他们并不是全无收获。

    既然仵官王肯在这个时候出现,那就说明洛齐天和他也有着一定的关系,毕竟冥神出现在人类面前也属于大忌,仵官王既然肯这么做,已经说明一切。

    可与此同时,这也说明了要出大事。

    试想,仵官王身为反地府组织的头目,它会轻易出现吗?这明显不寻常,毕竟boss都是留在最后出场的,不然就起不到压轴作用了,这一定律基本是不可能改变的。

    就算于子言不懂这个道理,但纪荀懂,她可是在小艾的干扰下,看过数万偶像剧、宫斗剧,甚至阴谋剧的人。

    起初于子言还不相信,但在纪荀打不通谢必安电话的时候,他终于相信了。

    打不通电话,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谢必安,也就是黑白无常,很有可能已经回到了阴间。

    关于这次洛婉接手玄家的事,有很多人都特别在意,其实不光是人,鬼也很在意,尤其是地府,更是重中之重,纪荀碰到黑白无常的那次,它们十有八九是趁着勾魂的空档偷偷跑来的。

    玄家,要说大也不算很大,但其中夹杂的关系却是错综复杂,牵扯很多,根本理不清楚,算是一个大社会之外的小社会。

    所以,玄家主人的每一次更替,都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这次,所有人似乎都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在纪荀离开之前,于子言破天荒的跟她说起了长篇大论,但并不是关于仵官王的事情,而是关于黑白无常。

    刚才谢必安在电话里说的那句‘考虑的怎么样’,他可是尽数收到了耳朵里。

    不过纪荀并不十分理解于子言这么在意这件事的原因,她觉得就算是被黑白无常招做了阴差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工作量重一点,麻烦多一点,又不是什么实在无法接受的事情。

    可被于子言这么一说,纪荀总觉得事情严重了许多,可问他,他又什么都不说,这让纪荀十分恼火。

    回住处的路上,纪荀突然间就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她想…黑白无常该不会也是想培养自己,成为它们的接班人吧!

    想想,于子言只有一个,黑白无常是双人组合,这也是它们的特色,要是以后黑白无常成为一个……

    纪荀觉得怎么看都很别扭,除非于子言带上他的黑白双煞,肯给它们头顶绑上‘一见发财’和‘天下太平’,让它们充当黑白无常的角色。

    不过…纪荀怎么想怎么搞笑,那样还不把鬼都萌翻了?尤其是那些生前是爱猫人士的,简直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想到这,纪荀不自觉的笑出了声,不过这里是玄家,也没人会因为她这个神经病般的行为侧目而视,别说是傻笑了,你就算是仰天长啸也没人会管,谁还没见过个大世面呢?是不是?

    等纪荀回到住处的时候,弋已经把故事讲完了,所以纪荀压根就不知道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闲言少叙,纪荀倒头就睡,她最近脑细胞大量消耗,需要补一补,不然她真的有点担心自己哪天脑死亡了。

    另一边,纪荀走后,于子言就窝在沙发里发呆,似乎是在想什么事,也似乎什么也没想。

    不多时,周敏就拿着手机从房间走了出来,挠着头问道“子言哥,你最近有和我哥联系过吗?我打他电话,总是在关机状态。”

    “可能是公司的事情比较忙吧,这不是快过春节了嘛。”

    于子言说的煞有其事,所以周敏并没有怀疑什么,她走到于子言的身边坐下,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口。

    有些事情,她明白,也不明白,始终都只是和局外人。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众人就迎来了那个最重要的日子。

    这天,纪荀一早就把鬼王五人组收回了矿泉水瓶里,也没有随身携带,而是藏了起来,她可不想让仵官王察觉到它们的存在,那样很有可能会给她带来麻烦。

    藏好后,纪荀就拖家带口的出了门,左边曾野,右边小艾,远远看去这俩还真有点像纪荀的护法。

    本来离开住处后,纪荀是打算先祭五脏庙的,可今天玄家最热闹繁华的街道,居然空无一人,连鬼也没有,不只是行人,看店的老板也不知所踪了。

    这让纪荀不禁心中一喜,背着手在各店之中溜达,顿时有了一种‘我的,我的,都是我的’的感觉,就在她抓起一个橘子,准备拨皮的时候,小艾拦住了她。

    “小荀姐,这样不好吧?”

    看着她天真无邪的小脸,纪荀心中有了种罪恶感,她早年四处流浪,对于这些并不是很在意。

    但小艾不同,这孩子道德观念很强,人生座右铭就是“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

    最后,纪荀还是良心发现了,但她并没有放下橘子,反而抓了好几种水果,不过她也没白吃,在收银台放了几张一块钱。

    额…好吧,确实是有些少了,反正她也只是想意思意思。

    离开水果店后,两人一鬼一边啃苹果,一边大摇大摆的迈着步子,怎么看都很拽。

    原本纪荀是打算给孟琰打电话,问问情况的,但她现在改变主意了,开什么玩笑?现在整条街的店里都没有人,这可是比超市大降价,还有老板跟着小姨子跑了的机会还要难得,反正她对那个仵官王也不怎么感兴趣,最起码现在是这样的。

    然而就在纪荀准备甩开膀子‘买’东西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卷起一阵黑雾,紧接着就有一个人从黑雾里走了出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纪荀被吓了一跳,刚好苹果也将咽未咽卡在了喉咙的地方,上上不来,下下不去,让纪荀好一阵捶胸顿足。

    或许是因为喝了点酒的关系,于子言的精神有些恍惚,窝在沙发里一副似睡未睡的样子,纪荀和孟琰都看着他,等着他先发言,不过这货好像进入了一种酒香弥漫,似乎并没有发言的意思。

    终于,孟琰忍不住了,一脸疑惑的问“小荀,电话里说的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太听明白。”

    虽然他刚才吃饭的时候听到了一些,但并没有听全,而且关于地府的那些麻烦事,他确实是一点都不知道,毕竟他本事再大,也只是一介普通人。

    要说起来,其实这也不怪于子言有意瞒着他,主要是因为孟琰是凡胎肉体,他知道的多了,超过了那个度,就算是窥视了天机。

    纪荀一看于子言那副半死不活,闭口不言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并没有回答孟琰的问题,而是把话题撇开了,毕竟就算是她再不靠谱,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尤其是在天道已经苏醒,人间动荡不安的时候。

    于是,纪荀和于子言就用各种借口支开了孟琰,而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并没有执意留下。

    待孟琰走后,纪荀这才长舒一口气,问于子言“你有什么办法吗?要不要放炮仗吓走仵官王,我听说是鬼都怕这个,而且阳间发生大事放放炮,是很正常的事情,顺理成章,就算吓不死它,也能烦死它。”

    于子言白了她一眼,淡声道“仵官王确实属于鬼道,但那毕竟是十殿阎罗之一,百分之二百的属于冥神。”

    纪荀撇撇嘴,闷声嘟囔“那还怎么办?仵官王又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次它来观礼铁定没什么好事!”

    “只能静观其变了。”于子言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办法。

    其实也不能说于子言无能,他在听到谢必安在电话里说的话之后,也想过很多办法,但大多行不通,要知道仵官王可是真正的冥神,是天上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承认的存在,于子言就算本事再大,也只是一脚踏入神级的人类,根本不足以和冥神抗衡,就算打得过,也不能打。

    所以关于仵官王来观礼的事情,他们只能无奈的保持沉默,无法阻止。

    但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他们并不是全无收获。

    既然仵官王肯在这个时候出现,那就说明洛齐天和他也有着一定的关系,毕竟冥神出现在人类面前也属于大忌,仵官王既然肯这么做,已经说明一切。

    可与此同时,这也说明了要出大事。

    试想,仵官王身为反地府组织的头目,它会轻易出现吗?这明显不寻常,毕竟boss都是留在最后出场的,不然就起不到压轴作用了,这一定律基本是不可能改变的。

    就算于子言不懂这个道理,但纪荀懂,她可是在小艾的干扰下,看过数万偶像剧、宫斗剧,甚至阴谋剧的人。

    起初于子言还不相信,但在纪荀打不通谢必安电话的时候,他终于相信了。

    打不通电话,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谢必安,也就是黑白无常,很有可能已经回到了阴间。

    关于这次洛婉接手玄家的事,有很多人都特别在意,其实不光是人,鬼也很在意,尤其是地府,更是重中之重,纪荀碰到黑白无常的那次,它们十有八九是趁着勾魂的空档偷偷跑来的。

    玄家,要说大也不算很大,但其中夹杂的关系却是错综复杂,牵扯很多,根本理不清楚,算是一个大社会之外的小社会。

    所以,玄家主人的每一次更替,都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这次,所有人似乎都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在纪荀离开之前,于子言破天荒的跟她说起了长篇大论,但并不是关于仵官王的事情,而是关于黑白无常。

    刚才谢必安在电话里说的那句‘考虑的怎么样’,他可是尽数收到了耳朵里。

    不过纪荀并不十分理解于子言这么在意这件事的原因,她觉得就算是被黑白无常招做了阴差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工作量重一点,麻烦多一点,又不是什么实在无法接受的事情。

    可被于子言这么一说,纪荀总觉得事情严重了许多,可问他,他又什么都不说,这让纪荀十分恼火。

    回住处的路上,纪荀突然间就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她想…黑白无常该不会也是想培养自己,成为它们的接班人吧!

    想想,于子言只有一个,黑白无常是双人组合,这也是它们的特色,要是以后黑白无常成为一个……

    纪荀觉得怎么看都很别扭,除非于子言带上他的黑白双煞,肯给它们头顶绑上‘一见发财’和‘天下太平’,让它们充当黑白无常的角色。

    不过…纪荀怎么想怎么搞笑,那样还不把鬼都萌翻了?尤其是那些生前是爱猫人士的,简直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想到这,纪荀不自觉的笑出了声,不过这里是玄家,也没人会因为她这个神经病般的行为侧目而视,别说是傻笑了,你就算是仰天长啸也没人会管,谁还没见过个大世面呢?是不是?

    等纪荀回到住处的时候,弋已经把故事讲完了,所以纪荀压根就不知道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闲言少叙,纪荀倒头就睡,她最近脑细胞大量消耗,需要补一补,不然她真的有点担心自己哪天脑死亡了。

    另一边,纪荀走后,于子言就窝在沙发里发呆,似乎是在想什么事,也似乎什么也没想。

    不多时,周敏就拿着手机从房间走了出来,挠着头问道“子言哥,你最近有和我哥联系过吗?我打他电话,总是在关机状态。”

    “可能是公司的事情比较忙吧,这不是快过春节了嘛。”

    于子言说的煞有其事,所以周敏并没有怀疑什么,她走到于子言的身边坐下,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口。

    有些事情,她明白,也不明白,始终都只是和局外人。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众人就迎来了那个最重要的日子。

    这天,纪荀一早就把鬼王五人组收回了矿泉水瓶里,也没有随身携带,而是藏了起来,她可不想让仵官王察觉到它们的存在,那样很有可能会给她带来麻烦。

    藏好后,纪荀就拖家带口的出了门,左边曾野,右边小艾,远远看去这俩还真有点像纪荀的护法。

    本来离开住处后,纪荀是打算先祭五脏庙的,可今天玄家最热闹繁华的街道,居然空无一人,连鬼也没有,不只是行人,看店的老板也不知所踪了。

    这让纪荀不禁心中一喜,背着手在各店之中溜达,顿时有了一种‘我的,我的,都是我的’的感觉,就在她抓起一个橘子,准备拨皮的时候,小艾拦住了她。

    “小荀姐,这样不好吧?”

    看着她天真无邪的小脸,纪荀心中有了种罪恶感,她早年四处流浪,对于这些并不是很在意。

    但小艾不同,这孩子道德观念很强,人生座右铭就是“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

    最后,纪荀还是良心发现了,但她并没有放下橘子,反而抓了好几种水果,不过她也没白吃,在收银台放了几张一块钱。

    额…好吧,确实是有些少了,反正她也只是想意思意思。

    离开水果店后,两人一鬼一边啃苹果,一边大摇大摆的迈着步子,怎么看都很拽。

    原本纪荀是打算给孟琰打电话,问问情况的,但她现在改变主意了,开什么玩笑?现在整条街的店里都没有人,这可是比超市大降价,还有老板跟着小姨子跑了的机会还要难得,反正她对那个仵官王也不怎么感兴趣,最起码现在是这样的。

    然而就在纪荀准备甩开膀子‘买’东西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卷起一阵黑雾,紧接着就有一个人从黑雾里走了出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纪荀被吓了一跳,刚好苹果也将咽未咽卡在了喉咙的地方,上上不来,下下不去,让纪荀好一阵捶胸顿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