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零五章都是兄弟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等于子言带着瑟瑟发抖的周敏回来时,厨房已经飘出了阵阵饭香,从周敏的表情来看,于子言似乎开导的很成功,纪荀一时有些失落,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学会了哄人,也或许是人家本来就会,只是没有哄过她罢了。

    其实回首和于子言相处的那段时间,纪荀就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是自作多情了,人家除了收留她,在危机时刻舍命相救外,根本就没有表现出什么对她有意思的举动,甚至都没有男性对女性基本的绅士。

    她虽然确实是有些孤陋寡闻,但有哪位见多识广的大神听说过让喜欢的女人睡沙发的男人呢?啊?

    就这一点,纪荀就特别心累,那沙发看着软软的,很贴心也很舒服,可睡在上面是真不好受,第二天腰酸背痛的,要不是她睡出了经验,睡出了习惯,外加更更恶劣的情况也遇到过,早就瘫痪了。

    之前她以为和孟琰在一起后,他还会像之前那样,和于子言一个德行,整天压迫她,以调侃她为乐,可后来纪荀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人家孟琰在那之后简直就是体贴入微,一句重话也没有说过。

    想到这,纪荀切肉的动作就更猛了,似乎是把菜刀下的东西当成了于子言,虽然她神经大条,也很想得开,但于子言这次真的是太欺人太甚了!

    既然没那个意思,当时在地府干嘛说出让人误会的话!既然没那个意思,为什么在回魂路口没有直接说清楚,而是吞吞吐吐的,害她回来后胡思乱想!既然没那个意思,md,能不能就别在厨房晃了!

    终于,在于子言第五次进厨房的时候,纪荀怒了,把菜刀‘咚’的一声插在案板上,怒视着一脸若无其事喝水的于子言。

    “我说你能不能别进来了!是觉得我不可能用菜刀劈了你?”纪荀咬牙切齿的。声音不是很高,似乎是不想让外面正在打电话的孟琰听到。

    “我渴。”于子言又恢复了之前在锦阳的贱人样子,波澜不惊的让纪荀的火‘蹭蹭蹭’的往上窜。

    这时,纪荀真的是很庆幸于子言拒绝了她,不然和这样的臭男人生活在一起,她迟早得撒手人寰!

    秉承着‘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态度,纪荀走到了于子言面前,抬头瞪着他,于子言被瞪得有些不自在,眼睛游离。

    最后,于子言的目光放在了自己手里还冒着热气的水杯上,一脸戒备的问“你想干嘛?”

    纪荀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是怕自己又被泼,纪荀不禁觉得好笑,这骚包吃瘪其实也挺难得的,于是她笑了笑把水瓶塞在他怀里,赶苍蝇似的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出去。

    要说于子言也乖,竟然真的出去了,但一分钟不到,他就又进来了。

    纪荀深吸一口气,这次不是用眼睛瞪他了,而是用他最熟悉的鼻孔瞪他。

    “我…那个…”于子言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把创可贴举到纪荀的鼻子前,指了指她插在腰间的手,然后把创可贴放下,就出去了。

    经于子言这么一提醒,纪荀才反应过来,注意到了手指上的伤口,赶忙用水冲了冲,贴上了创可贴,她说呢,怎么明明处理干净的肉会有血丝,原来不是人家肉的,是…她自己的……

    为此,纪荀感到十分丢人,她觉得于子言一定会认为她情伤未愈,觉得她很可悲,很可怜……

    “我来吧。”

    就在纪荀胡思乱想的抓狂时,一个温暖的声音闯入了她的耳中,是孟琰,这样的冰火两重天对于纪荀来说是那样的明显,让她心猿意马的同时,心里更乱了。

    不多时,在孟琰的帮助下,饭菜算是圆满完成了,周敏也换上了得体的衣服,毕竟孟琰还在,她我不是那种特别不懂事的孩子。

    四人坐定,于子言举起手里的酒盅,难得说起了场面话。

    “让客人做饭,我这做主人的实在过意不去,自罚一杯。”

    “我也是,很过意不去。”说着,周敏把果汁干了。

    不过她这话一出口,纪荀的脸色就变了变,其实谁都没有错,但周敏这句无心之言,却让纪荀觉得她已经和于子言有了更深的瓜葛。

    在饭桌上冷场了三秒之后,周敏自己也反应过来,干嘛解释“小荀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啊呀,对不起嘛,之前的事情也是,是我不懂事,你别生我气好不好?”

    “没事,都是兄弟!”说着纪荀端起酒盅,对于子言扬了扬,仰头饮尽,她自己心里很清楚,周敏心性单纯,话里不会有她误会的那个意思,但清楚归清楚,难过归难过。

    有那么一瞬间,纪荀就在想,如果一切只如初见该多好,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麻烦事,那时候,她是真的把于子言当成朋友,当成家人,可现在……

    想到这,纪荀不禁觉得自己不是人,居然想泡家人!不应该,不应该……

    这么想,纪荀就莫名的舒心了很多,发挥她的口才,把饭桌上的气氛调整了过来,四人也算是有说有笑。

    这时,纪荀的手机想了,她拿出来一看,是谢必安,赶忙接通。

    它说地府已经回了邮件,耿裕民和耿嘉民的魂魄确实没有入地府,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来纪荀反倒安心了,毕竟这个情况,她早有预料,也感觉应该这样,如果不是的话,她倒感觉不正常了。

    不过谢必安带来的,并不只是这一个消息,它还是…

    “什么?仵官王回来玄家观礼!”纪荀直接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结果腿磕到桌底,疼的她好一阵哭爹喊娘。

    “你激动个什么劲?就不能学着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吗?真是的,吼得你爷爷我耳朵疼。”说着,谢必安顿了顿,似乎是在掏耳朵,不过很快,它的声音就再次从听筒里传来。

    “不只是仵官王,你不用担心,这次钟馗大人也会去,就是怕仵官王在观礼的时候搞小动作,丫头,你别担心,地府这边的问题,地府会压着一些,你们只管耿裕民就行,他的魂魄没被带回地府,说不定会在洛大小姐接受玄家家主之位的时候捣乱,这次她的事情关注度极高,洛齐天请来了不少在外面有头有脸的人类,他们可不能出差池。”

    “行,我知道。”说罢,纪荀就要挂断电话。

    “等等!”谢必安干咳一声“关于阴差的……”

    “嘟嘟嘟…”

    纪荀直接挂断了电话,她现在可不是很怕黑白无常了,毕竟是它们上赶着想拉她当阴差,又不是她有事求它们,再说了,她死的时候于子言早就接受它们的职务了,自己又不归这两个老鬼管,凭什么怕它们!

    在座的除了周敏外,都是耳力过人的主,当然听到了谢必安在电话里说的,不过还有周敏在,他们并没有急着说正事。

    等饭吃完了,周敏自觉的回了房间,三人才坐回沙发,准备说正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