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零四章傻子理论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我穿着衣服呢啊…”周敏抱着纪荀的外套,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睡裙,一脸无辜。

    “你你你…”纪荀有气撒不出,只能一把将于子言的脸撇向自己,咬牙切齿的问“她平时就是这样的?你居然…咳,你就是这样照顾周奇的妹妹的?凉着怎么办?”

    “我不冷啊!”

    只是一会儿功夫,周敏已经凑到了于子言身边,依旧是一脸无辜,似乎是真的看不懂现在的形式。

    纪荀不想和小女孩一般计较,只是冷若冰霜的看向于子言,一言不发。

    “敏敏,你先回去。”于子言的声音很淡,有些无奈。

    “不要!”

    说着,周敏抽出了茶几上的纸巾,准备帮于子言擦脸,却被躲开了。

    “回去。”这次于子言的声音变得严厉了许多,但并无责备的意思。

    “且,就不!”周敏甩手扔掉纸巾,眼圈红红的,看着很是委屈,但就是不想让徘徊在眼眶中的泪掉下来,她抿着嘴,看着于子言,看了许久,却没有说什么。

    周敏喜欢于子言,这纪荀是知道的,也听周敏讲过和于子言的初见,但她也喜欢于子言啊!感情面前都是自私的,她不可能因为周敏失去哥哥,更不可能周敏比她小,就把于子言让出去。

    整个屋子陷入了让人窒息的沉寂之中,于子言向来对付什么样的敌人,处理什么样的事情都游刃有余,但感情上的事,他也只是一个初学者,不懂如何应对。

    就在三人僵持不下之时,门铃突然响了,纪荀多动症的毛病一直没改掉,即便悲伤已逆流成河,她也早就坐不住了,喧宾夺主的去开门。

    结果门一打开,她就看到了一个最不应该出现的人,孟琰。

    “你…你怎么会来?”纪荀有些不自在,虽然孟琰是清楚她对于子言感情的,但两个男人坐到一起,她总觉得…不太好。

    然而孟琰则依旧的泰然自若,笑着摸了摸纪荀的头,说

    “是于先生约我来吃饭的,刚才我忙,没时间给你打电话,就让于先生先交你过来。”

    孟琰的这一席话,让纪荀顿时如坠冰窖,一个小时之前,她还傻兮兮的因为于子言来电话而开心,以为他想通了,来了之后才发现并不是那样,而现在,她才真正看明白,原来是这个样子。

    她有一种被当傻子玩弄了的感觉,于子言和孟琰都很聪明,他们难道会想不到自己在接到于子言的电话后会怎么想吗?他们这是要怎样!

    纪荀心中的火一下就被点燃了,但她并没有对孟琰说什么,让他进了屋,毕竟这里是玄家,门外人多眼杂。

    客厅里有四个人,心情各异,纪荀扫了眼其他三位,最终把目光落在于子言的身上,冷冷的问

    “你是怕我纠缠你?”

    孟琰目光一沉“小荀,你…”

    “孟琰,你别说话,我在问于子言。”纪荀打断孟琰,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于子言的脸,声音也是依旧的冷漠“回答我,于子言,你平时不是很能说吗?”

    “你别为难子言哥!”周敏急了,插着腰站起身“你已经接受了别人的戒指,难道你就问心无愧吗?我是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子言哥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

    于子言叹了口气“敏敏,你先回房。”

    “我……”

    “回去!”这次于子言的声音已经不只是严厉,而是命令。

    周敏被于子言这么一吼,愣在了当场,然后眼泪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在她的印象中,这是于子言第一次吼她。

    小姑娘嘛,而且之前还是被家人捧在手心上的小公主,她哪里受过这委屈,再加上出门在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她所能依赖的只有于子言这一个人。

    纪荀其实也很心疼周敏,之前是被气昏了头,经于子言那一嗓子她倒是泄了气,正想替周敏说些什么,这小丫头就开门跑了出去。

    现在可是冬天,周敏又只穿着一条睡裙,纪荀怕她冻坏了,正想去追,却被于子言抢先了。

    看着于子言离去的背影,纪荀一阵苦笑,觉得自己有些瞎操心了,身为女人,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去追另一个女孩子,她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于子言和周敏离开后,整个房子就剩里和孟琰了,对于孟琰,纪荀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男人对她表白,宠爱,求婚,纵容,舍命相救…

    一路走来,纪荀看得出他的真心,也不忍心责备他的小心思,其实有时候纪荀也在想,自己何德何能,能让这么一个男人如此煞费苦心。

    沉默了一会儿后,孟琰率先开口,他说“小荀,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卑鄙,很…自私?”

    “感情面前,有谁是不自私的呢?”纪荀笑了笑,生气也就刚才那么一下,现在就气不起来了。

    “我只是…不想把照顾你一辈子的机会让出去,小荀,我…我真的不想失去你,在来玄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我想让你早点见到于先生,打消心里的念头,同时我又不希望你见到于先生,我怕你接受不了,更怕…于先生会…会…”

    “你怕他对我回心转意?”纪荀自嘲的笑了笑,重重的叹了口气“或许真的是我的感觉错了吧,于子言可能真的对我没有那个意思,他那么大义的人,把拯救天下苍生视为己任,怎么可能有时间陪我玩这种感情游戏,是我太自作多情了。”

    纪荀能这么想,孟琰暗自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心疼“那你…”

    “放心吧,我没事,人这一辈子很长,谁还没碰到过几个爱而不得的人,我已经很幸运了,能在这种时候遇到你,孟琰,谢谢你,不过…”

    纪荀顿了顿,手不自觉的探向挂在脖子上的戒指,想了好一会儿,才说

    “不过我现在还不能正式答应你的求婚,心里装着别人,我这样和你在一起,对你也不公平。”

    “我不在意,我可以帮你忘掉。”

    纪荀摇了摇头“可我在意,我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孟琰,你别急,给我一点时间,等我真正结束了这段感情,我一定会嫁给你,毕竟…毕竟除了你,也没人心血来潮的想娶我了。”

    “我不是心血来潮,我是认真的!”孟琰认真的强调,那样子,竟让纪荀觉得有些可爱。

    于是,纪荀被逗笑了,在他脑门上轻轻拍了一下,说

    “傻子,我知道。”

    “我也不是傻子。”孟琰别扭的别过脸去,在纪荀看来就像一个别扭的大男孩。

    “不是傻子你这么一门心思的想娶我?我哪里好了,长的不好看,又笨,职业也不是很好,就是性格好一点,唉,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没啥特别的优点。”

    “你的性格就是你最大的发光点。”孟琰扭回头,想要将纪荀搂紧怀里,却又怕会让纪荀反感,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还是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去做了,让他庆幸的是,纪荀只是身子僵了僵,并没有反抗。

    感受着怀中的充实,孟琰温言道

    “我真的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特别的女孩子,在经历过那些后,还能一直这么开朗,每次看到你,不管我有多大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两个人在一起不就该是这样吗?看到彼此就会很开心,小荀,我很期待能成为那个可以让你看到就很开心的存在。”

    “傻子。”纪荀失笑,不过也觉得孟琰说的很有道理,两个人在一起,不就应该是这样的状态吗?有什么能是比拥有好心情更难得,更珍贵的呢?

    这种傻子理论,真的就是对爱情最直接明了的坦述。

    “我穿着衣服呢啊…”周敏抱着纪荀的外套,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睡裙,一脸无辜。

    “你你你…”纪荀有气撒不出,只能一把将于子言的脸撇向自己,咬牙切齿的问“她平时就是这样的?你居然…咳,你就是这样照顾周奇的妹妹的?凉着怎么办?”

    “我不冷啊!”

    只是一会儿功夫,周敏已经凑到了于子言身边,依旧是一脸无辜,似乎是真的看不懂现在的形式。

    纪荀不想和小女孩一般计较,只是冷若冰霜的看向于子言,一言不发。

    “敏敏,你先回去。”于子言的声音很淡,有些无奈。

    “不要!”

    说着,周敏抽出了茶几上的纸巾,准备帮于子言擦脸,却被躲开了。

    “回去。”这次于子言的声音变得严厉了许多,但并无责备的意思。

    “且,就不!”周敏甩手扔掉纸巾,眼圈红红的,看着很是委屈,但就是不想让徘徊在眼眶中的泪掉下来,她抿着嘴,看着于子言,看了许久,却没有说什么。

    周敏喜欢于子言,这纪荀是知道的,也听周敏讲过和于子言的初见,但她也喜欢于子言啊!感情面前都是自私的,她不可能因为周敏失去哥哥,更不可能周敏比她小,就把于子言让出去。

    整个屋子陷入了让人窒息的沉寂之中,于子言向来对付什么样的敌人,处理什么样的事情都游刃有余,但感情上的事,他也只是一个初学者,不懂如何应对。

    就在三人僵持不下之时,门铃突然响了,纪荀多动症的毛病一直没改掉,即便悲伤已逆流成河,她也早就坐不住了,喧宾夺主的去开门。

    结果门一打开,她就看到了一个最不应该出现的人,孟琰。

    “你…你怎么会来?”纪荀有些不自在,虽然孟琰是清楚她对于子言感情的,但两个男人坐到一起,她总觉得…不太好。

    然而孟琰则依旧的泰然自若,笑着摸了摸纪荀的头,说

    “是于先生约我来吃饭的,刚才我忙,没时间给你打电话,就让于先生先交你过来。”

    孟琰的这一席话,让纪荀顿时如坠冰窖,一个小时之前,她还傻兮兮的因为于子言来电话而开心,以为他想通了,来了之后才发现并不是那样,而现在,她才真正看明白,原来是这个样子。

    她有一种被当傻子玩弄了的感觉,于子言和孟琰都很聪明,他们难道会想不到自己在接到于子言的电话后会怎么想吗?他们这是要怎样!

    纪荀心中的火一下就被点燃了,但她并没有对孟琰说什么,让他进了屋,毕竟这里是玄家,门外人多眼杂。

    客厅里有四个人,心情各异,纪荀扫了眼其他三位,最终把目光落在于子言的身上,冷冷的问

    “你是怕我纠缠你?”

    孟琰目光一沉“小荀,你…”

    “孟琰,你别说话,我在问于子言。”纪荀打断孟琰,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于子言的脸,声音也是依旧的冷漠“回答我,于子言,你平时不是很能说吗?”

    “你别为难子言哥!”周敏急了,插着腰站起身“你已经接受了别人的戒指,难道你就问心无愧吗?我是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子言哥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

    于子言叹了口气“敏敏,你先回房。”

    “我……”

    “回去!”这次于子言的声音已经不只是严厉,而是命令。

    周敏被于子言这么一吼,愣在了当场,然后眼泪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在她的印象中,这是于子言第一次吼她。

    小姑娘嘛,而且之前还是被家人捧在手心上的小公主,她哪里受过这委屈,再加上出门在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她所能依赖的只有于子言这一个人。

    纪荀其实也很心疼周敏,之前是被气昏了头,经于子言那一嗓子她倒是泄了气,正想替周敏说些什么,这小丫头就开门跑了出去。

    现在可是冬天,周敏又只穿着一条睡裙,纪荀怕她冻坏了,正想去追,却被于子言抢先了。

    看着于子言离去的背影,纪荀一阵苦笑,觉得自己有些瞎操心了,身为女人,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去追另一个女孩子,她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于子言和周敏离开后,整个房子就剩里和孟琰了,对于孟琰,纪荀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男人对她表白,宠爱,求婚,纵容,舍命相救…

    一路走来,纪荀看得出他的真心,也不忍心责备他的小心思,其实有时候纪荀也在想,自己何德何能,能让这么一个男人如此煞费苦心。

    沉默了一会儿后,孟琰率先开口,他说“小荀,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卑鄙,很…自私?”

    “感情面前,有谁是不自私的呢?”纪荀笑了笑,生气也就刚才那么一下,现在就气不起来了。

    “我只是…不想把照顾你一辈子的机会让出去,小荀,我…我真的不想失去你,在来玄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我想让你早点见到于先生,打消心里的念头,同时我又不希望你见到于先生,我怕你接受不了,更怕…于先生会…会…”

    “你怕他对我回心转意?”纪荀自嘲的笑了笑,重重的叹了口气“或许真的是我的感觉错了吧,于子言可能真的对我没有那个意思,他那么大义的人,把拯救天下苍生视为己任,怎么可能有时间陪我玩这种感情游戏,是我太自作多情了。”

    纪荀能这么想,孟琰暗自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心疼“那你…”

    “放心吧,我没事,人这一辈子很长,谁还没碰到过几个爱而不得的人,我已经很幸运了,能在这种时候遇到你,孟琰,谢谢你,不过…”

    纪荀顿了顿,手不自觉的探向挂在脖子上的戒指,想了好一会儿,才说

    “不过我现在还不能正式答应你的求婚,心里装着别人,我这样和你在一起,对你也不公平。”

    “我不在意,我可以帮你忘掉。”

    纪荀摇了摇头“可我在意,我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孟琰,你别急,给我一点时间,等我真正结束了这段感情,我一定会嫁给你,毕竟…毕竟除了你,也没人心血来潮的想娶我了。”

    “我不是心血来潮,我是认真的!”孟琰认真的强调,那样子,竟让纪荀觉得有些可爱。

    于是,纪荀被逗笑了,在他脑门上轻轻拍了一下,说

    “傻子,我知道。”

    “我也不是傻子。”孟琰别扭的别过脸去,在纪荀看来就像一个别扭的大男孩。

    “不是傻子你这么一门心思的想娶我?我哪里好了,长的不好看,又笨,职业也不是很好,就是性格好一点,唉,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没啥特别的优点。”

    “你的性格就是你最大的发光点。”孟琰扭回头,想要将纪荀搂紧怀里,却又怕会让纪荀反感,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还是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去做了,让他庆幸的是,纪荀只是身子僵了僵,并没有反抗。

    感受着怀中的充实,孟琰温言道

    “我真的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特别的女孩子,在经历过那些后,还能一直这么开朗,每次看到你,不管我有多大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两个人在一起不就该是这样吗?看到彼此就会很开心,小荀,我很期待能成为那个可以让你看到就很开心的存在。”

    “傻子。”纪荀失笑,不过也觉得孟琰说的很有道理,两个人在一起,不就应该是这样的状态吗?有什么能是比拥有好心情更难得,更珍贵的呢?

    这种傻子理论,真的就是对爱情最直接明了的坦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