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零三章很冷…静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你会不顾认错了?”曾野一脸便秘的表情“我是她的护身鬼,可自由获取她的过去,也能看穿她的灵智,可…可,她没有半点像蚩尤后人的样子啊,传说中的蚩尤…不是兵主战神吗?他的后人…额,最起码不能是那丫头的样子吧!”

    “唉。”弋重重的叹了口气“都过去几千年了,大人魂魄里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唯有那双眼睛,是她身份最后的证明。”

    “不对,还是不对啊。”曾野抓着头“没有听说过蚩尤有目可远视四方的能力啊。”

    “嗯,那不是蚩尤一族自己的能力,那是…初秦时候的事了,当年大人的母亲和太上老君唯一的弟子,玄都道人情愫暗生,这才诞下大人,那双眼睛也是从玄都道人身上传来的。”

    “玄都道人?”曾野觉得这四个字有些熟,想了半天后,脑中灵光一现,激动道“那位玄都道人是叫王诩吗?鬼谷的那个!”

    “嗯,不错,在未修成正果之前,玄都道人确实住在鬼谷,那双观苍眼,也是他得道之后修成的,按理说着属于自身修为,是不应该传给下一代的,但蚩尤一族体质霸道,大概有这个原因,世人都说观苍眼本应是男子持有,可在玄都道人之后,就只有大人那双才是真正的观苍眼了,只不过,唉……”

    “你唉什么唉,继续啊!”曾野是越听越起劲,它感觉自己傍上了一棵大树!

    “只不过大人是女性,奈阴身,再加上蚩尤一族本来的力量,那双眼睛更是蹊跷,若是道行不足就激发观苍眼的力量,会反被其控制,造下杀戮,千年前,大人就犯下过这样的错,要不是大人的母亲和玄都道人极力维护,大人怕是就得神形俱灭了。”

    弋一时陷入了沉思,眼中有些泛红,它沉默了半晌,这才继续道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大人被削去了神魂,那神魂中夹杂着的可是大人大半的力量,除此之外,还有关于蚩尤一族与观苍眼的记忆,这些都是大人的母亲和玄都道人亲自执行的,自从大人的人魂被打入轮回后,大人的母亲就郁郁寡欢,就…唉!”

    “那玄都道人呢?”岳飞问。

    “大人的母亲死后,玄都道人就带着大人的神魂销声匿迹了,想来…应该也是……唉”

    “原来是这样。”岳飞也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强大的力量,其实也并非什么好事,那时候其实错的不是小荀,只是那力量而已。”

    “嗯!”曾野神情严肃的点点头,心里却不禁开始撒花了,既然说那时候纪荀的母亲死了,纪荀也直接被打入了轮回,没有生子,那她就是最后一个蚩尤后人了!

    想到这曾野就激动得不得了,华夏子孙有谁不知道‘蚩尤’这两个字的,它以后的名头就要挂上‘蚩尤’这两个字了,想想就有些小激动啊!以后投胎更不是问……

    不过话说回来,蚩尤的后人…曾野觉得自己似乎没有机会投胎了……

    于是,它又垂下了头,活了那么多年,它就是觉得天大地大,投胎最大!

    短暂的沉默后,岳飞才想起来弋还没说最重要的事情,赶忙问

    “那你说的小荀不能和于天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难道于天师也是哪位大人物的后人?”

    “不是,只是……”弋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于天师,是打开大人神志的钥匙啊,我之所以苟活至此,也是因为当时对她母亲的承诺,那个时候……”

    “啊湫!”

    纪荀突然打了个喷嚏,所以准备敲门的手只能收回,揉了揉鼻子,暗自嘟囔着“谁在念叨我?”

    这门虽然没有敲响,但里面的人已经听到了动静,门很快就被打开了。

    “还不慢嘛!”于子言笑了笑,侧身把纪荀让进了屋。

    坐在沙发上的纪荀有些局促不安,本来她来的路上已经计划好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揪着于子言的耳朵把回魂路口没说完的话说完,可真见了人,她倒扭捏了起来。

    活了二十多年,纪荀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的窘态,她平时都是直来直往,有什么说什么,但现在…她觉得自己变了,变得像极了怀春的少女!

    “喝点水吧,玄家虽然不比外面的气温低,但也很冷。”说着,于子言把一杯热水放在了纪荀面前,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和玻璃杯子组合在一起,怎么看都特别好看!

    “嗯。”纪荀点点头,把水杯抓在手中,黑白双煞也和她来套近乎了。

    要说这两只猫,其实和纪荀关系很不错的,毕竟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她在喂,那两只猫似乎也是长时间不见故人,有些想了,打着呼呼在她身上蹭啊蹭的,纪荀笑着摸了摸它们的头,这才放松了一些,抬眼环视四周,问

    “这是你在玄家的住处?比锦阳的好嘛,不过…就是太空了。”

    “嗯。”于子言并没有在意纪荀对房子的评价,而是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这么明显的没话找话,纪荀当然看得出来,不过于子言难得这样,她也没有调侃,而是笑了笑,认真回答道

    “还行吧,玄术上有了些进步,不过赶不上小艾,人家都会凌空画符了,哦,对了,锦阳发生的事情孟琰和你说了吗?真是匪夷所思,还有,你知道为什么另一本《九州玄空录》为什么会在柏林吗?”

    于子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不愿意回答纪荀的问题,还是真不晓得,总之没有再继续这些乱七八糟的话题,而是缓声问道

    “你和孟琰…打算什么时候定下来?”

    此话一出,纪荀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冷冷的问

    “你叫我来你家,就是为了说这个?是孟琰请你当说客,还是你多管闲事啊!”

    “纪荀,你冷静点!”

    “我看起来难道不冷静吗?”纪荀笑了笑,笑的很假,而就在她笑起的同时,原本握在她手中的水杯轻轻一扬,里面的水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然后舒展身体,跟爱恋中的女子那样,扑在了于子言的俊脸上。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先见之明,总之给纪荀的那杯水不是很烫,但他的皮肤还是微微泛起了红。

    纪荀很轻很轻的把水杯放下,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她正襟危坐,把黑白双煞搂在怀里,扫了眼面无表情的于子言,笑着说

    “你可以再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一遍,我耳朵不好使,没有听清。”

    “喵~”

    黑白双煞异口同声的叫出了声,似乎是在劝于子言,也似乎是在感叹自己不该出现。

    不过好在于子言没再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一件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娇小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脚上踩着拖鞋,正迷迷糊糊的打着哈欠,样卫生间走。

    不过走到一半,她就停下了脚步,因为她感觉到了气氛不对,而且有一道灼热无比的目光正扫射着她的全身。

    周敏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斜着眼看向沙发的方向。

    “嗨,小荀姐,你怎么来了?”

    纪荀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手捂住于子言的眼睛,一手抓起自己脱下的外套就像周敏扔去,嘶声怒吼道

    “你这成何体统!滚回去把衣服穿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