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章约见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呦,没想到她们俩居然是…居然是…那个!”

    “是啊,真的是想不到,唉,可惜了那么好看的一个姑娘了……”

    ……

    纪荀耳缝里隐约可以听到周围人们讨论的声音,但其中有一位她就不能接受了,什么叫‘可惜了那么好看的一个姑娘’?难道她就不好看吗?啊?就算没有苏妲己那样的长相,但她长得也不赖吧,把阴司大人和部长大人迷的团团转,刚才那人真是没眼光!肤浅!

    腹诽完后,纪荀终于收回了心身,看着傻站在不远处的小白脸,和他身后的黑衣保镖,挺挺胸脯,似是为了证明自己清白似得,大声问

    “喂!说你呢!为什么非礼我妹妹?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你就对良家妇女动手动脚!成何体统!”

    苏妲己似乎是玩够了,离开了纪荀那根本不足够遮风挡雨的小身板,直起身子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嗯,是啊,都把人家弄疼了。”

    “额…我…我…”小白脸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来个长短,周围的人又开始窃窃私语了,不过这一次声音都特别小,纪荀完全听不见。

    “对不起,我可能是…认错人了。”

    小白脸的认错太多相当诚恳,这样一来纪荀就算还有脾气,也发不出来了,只能大手一挥,示意小白脸赶紧滚。

    其实纪荀自己对于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毕竟苏妲己那副妖孽的样子,连作为女性的她有时候都受不了,更别说是血气方刚的男人了。

    俗话说得好,一个巴掌拍不响,纪荀就不相信苏妲己这祸害没有‘勾引’人家,刚才那个小白脸子虽然看着年纪不大,但纪荀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不同于同龄人的沉稳和冷静,也算是人中龙凤,如果苏妲己什么都没做,那人家也不可能大庭广众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

    而且刚才自己推开他的时候,他好像是一脸迷茫的。

    把那五个祖宗赶羊似得赶回房间后,纪荀眼疾手快的关上了门,她可不想再接受外面那些大爷大妈的注目礼了。

    进了房间后,纪荀倒也没说什么,不是不敢惹苏妲己,主要这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苏妲己这老妖精都活了几千年了,肯定不会对那些‘小屁孩’感兴趣。

    可这次貌似不一样,因为苏妲己在进屋后,跟她说了一句话。

    “丫头,我觉得你应该打听一下刚才那位少爷的来历。”

    纪荀正喝水呢,听苏妲己这么说,一口水就喷了出来,直接喷到了坐在她对面的吕布身上。

    要说这五位祖宗,虽然鬼力没有了,但一直可以凝聚实体,这有好处也有坏处,就像是刚才,如果吕布没有实体,那就喷不到它脸上了,不是吗?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她那天见吕布第一面起,这位三国第一猛将就没有开口说过话,总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她有些怕这位仁兄会不会因为自己对它不敬,就把自己的脖子拧断。

    幸好是没有,吕布在瞪了她一眼,表示自己很愤怒之后,就面无表情的飘进了卫生间。

    看着吕布的背影,纪荀点了点头,想这孩子…呸,不对,是这位仁兄,还是很有大丈夫气概的嘛,没有让这一优良品质在时间的洪流里湮没。

    “喂,我在和你说话呢,你怎么又走思了!”

    苏妲己这千回百转的声音终于让纪荀想起刚才她喷水的原因,赶忙收回没边的思绪,撇了撇嘴,看向一脸不满的苏妲己,问

    “你又想干嘛?难不成真对刚才那个小白脸子感兴趣了?你们不合适,人鬼殊途,你也别想着霍霍两下就撤,到时候人家找我要人怎么办?我上哪给……”

    “你想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苏妲己说这句话之前也没想什么,见纪荀准备要点头,她赶忙抢过话头,继续道

    “我是觉得那人身上的气味很特别…也很熟悉…”

    “现在男士也出了很多款香水的!”纪荀心想你个土老帽,不知道男的也喷香水吧!

    “我不是…唉,算了,兴许是我多虑了。”说罢,苏妲己也不再继续和纪荀讨论刚才那个小白脸了,凑到小艾身边看电视去了。

    说起苏妲己和小艾啊,纪荀就觉得有些奇怪,她发现原本谁都不放在眼里的腹黑苏妲己,竟然对小艾格外的好,不是那种虚伪的好,而是无微不至的那种。

    “难道苏妲己喜欢小孩子?”纪荀一个瞎琢磨。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本来以为会是孟琰,毕竟这会儿到了饭点,孟琰开完会应该会叫她吃饭,人家可不像于子言那臭男人。

    结果她往手机屏幕上一看,竟然的洛婉,这让她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赶忙接通电话,把听筒放在了耳边,然后小心翼翼的“喂”了一声。

    “小荀…”洛婉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熟悉,与纪荀刚才下飞机的时候见她不同,只是一如往昔。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时过变迁,又回到了从前,纪荀心中一暖,来到了阳台,轻轻“嗯”了一声。

    其实于纪荀来说,洛婉和她并不是那种很亲近的关系,不能算是知己,也不能说的特别好的朋友。

    但纪荀的朋友本身就不多,洛婉更是,她的身份不允许她有过多的朋友,两人因于子言结识,很少跨过于子言直接联系,但两个女孩子之间就是有一种很特别的友情,没有利益的干涉,又是其他乱七八糟东西的牵绊。

    最起码…曾经是这样的,现在,纪荀并不十分确定洛婉打这个电话的意思,这不能怪纪荀心理阴暗,只能说她们的身份变了。

    短时间的沉默后,还是纪荀先开了口,她问“你…还好吗?有没有见到启生?”

    “嗯。”洛婉顿了顿,又说“我想请你吃个饭,想了想,有些话…还是对你说最合适。”

    “好。”

    纪荀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得到了约定地址后就挂断了电话,她低头看着楼下的枯枝败叶,心里始终未能平静。

    其实她知道自己和洛婉见面的话,有些不合适,毕竟自己是跟着孟琰来的,在这次玄家易主的事情里,孟琰又属于中立,最起码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所以说,自己和洛婉私下见面的事,一旦被有心人知道,就会大做文章,毕竟尚家是敌是友,还存在一定变数,尚青虽然是尚家的三少爷,又是长辈们看好的存在,但在这种决定整个家族命运的大事上,他也改变不了什么,最起码眼下是这样的。

    她相信洛婉一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但…她就是怕万一,万一被发现了,孟琰说不定也会受到牵连。

    “不如给孟先生打个电话?”岳飞的声音从纪荀背后传来。

    “要是他不让我去…”纪荀顿了顿“我还是想听听洛婉是怎么想的。”

    “那我陪你去。”岳飞声音响起的同时,曾野也说出了和它一样的话。

    其实纪荀也有这么想过,但它们俩和她一起去,其实也没什么用。

    就在几人都不说话的时候,曹操凑过来,它们这些鬼的五感比人类敏感许多,刚才纪荀和洛婉之间的三言两语,都没有逃过它们的耳朵。

    他说“依我看,你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越是遮遮掩掩,就越显得可疑,不如大摇大摆的去赴约,身正不怕影子斜,有人要说,你就让他们去说,玄家掌事的人那么多,还能听信了他们的胡言乱语不成?再说了,现在所有人的心思都扑在玄家易主这件事上,哪有时间揪你,就算要说,也是那位洛小姐,她都不怕,你怕什么?”

    曹操不愧是一带枭雄,看事情十分透彻,岳飞虽也睿智,却不像他这般看得通透,帝王和将军,毕竟是不一样的,纪荀想…要是什么时候需要动手了,或许岳飞会有用武之地。

    显然,其他几位也很赞成曹操的看法,所以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找个人陪纪荀去还是必须的,不是怕她有危险,是怕她的脑子不够用。

    最终,还是决定让苏妲己陪纪荀去,毕竟都是女人,要是找个男人去,会让人觉得她是去打架的。

    “呦,没想到她们俩居然是…居然是…那个!”

    “是啊,真的是想不到,唉,可惜了那么好看的一个姑娘了……”

    ……

    纪荀耳缝里隐约可以听到周围人们讨论的声音,但其中有一位她就不能接受了,什么叫‘可惜了那么好看的一个姑娘’?难道她就不好看吗?啊?就算没有苏妲己那样的长相,但她长得也不赖吧,把阴司大人和部长大人迷的团团转,刚才那人真是没眼光!肤浅!

    腹诽完后,纪荀终于收回了心身,看着傻站在不远处的小白脸,和他身后的黑衣保镖,挺挺胸脯,似是为了证明自己清白似得,大声问

    “喂!说你呢!为什么非礼我妹妹?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你就对良家妇女动手动脚!成何体统!”

    苏妲己似乎是玩够了,离开了纪荀那根本不足够遮风挡雨的小身板,直起身子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嗯,是啊,都把人家弄疼了。”

    “额…我…我…”小白脸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来个长短,周围的人又开始窃窃私语了,不过这一次声音都特别小,纪荀完全听不见。

    “对不起,我可能是…认错人了。”

    小白脸的认错太多相当诚恳,这样一来纪荀就算还有脾气,也发不出来了,只能大手一挥,示意小白脸赶紧滚。

    其实纪荀自己对于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毕竟苏妲己那副妖孽的样子,连作为女性的她有时候都受不了,更别说是血气方刚的男人了。

    俗话说得好,一个巴掌拍不响,纪荀就不相信苏妲己这祸害没有‘勾引’人家,刚才那个小白脸子虽然看着年纪不大,但纪荀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不同于同龄人的沉稳和冷静,也算是人中龙凤,如果苏妲己什么都没做,那人家也不可能大庭广众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

    而且刚才自己推开他的时候,他好像是一脸迷茫的。

    把那五个祖宗赶羊似得赶回房间后,纪荀眼疾手快的关上了门,她可不想再接受外面那些大爷大妈的注目礼了。

    进了房间后,纪荀倒也没说什么,不是不敢惹苏妲己,主要这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苏妲己这老妖精都活了几千年了,肯定不会对那些‘小屁孩’感兴趣。

    可这次貌似不一样,因为苏妲己在进屋后,跟她说了一句话。

    “丫头,我觉得你应该打听一下刚才那位少爷的来历。”

    纪荀正喝水呢,听苏妲己这么说,一口水就喷了出来,直接喷到了坐在她对面的吕布身上。

    要说这五位祖宗,虽然鬼力没有了,但一直可以凝聚实体,这有好处也有坏处,就像是刚才,如果吕布没有实体,那就喷不到它脸上了,不是吗?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她那天见吕布第一面起,这位三国第一猛将就没有开口说过话,总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她有些怕这位仁兄会不会因为自己对它不敬,就把自己的脖子拧断。

    幸好是没有,吕布在瞪了她一眼,表示自己很愤怒之后,就面无表情的飘进了卫生间。

    看着吕布的背影,纪荀点了点头,想这孩子…呸,不对,是这位仁兄,还是很有大丈夫气概的嘛,没有让这一优良品质在时间的洪流里湮没。

    “喂,我在和你说话呢,你怎么又走思了!”

    苏妲己这千回百转的声音终于让纪荀想起刚才她喷水的原因,赶忙收回没边的思绪,撇了撇嘴,看向一脸不满的苏妲己,问

    “你又想干嘛?难不成真对刚才那个小白脸子感兴趣了?你们不合适,人鬼殊途,你也别想着霍霍两下就撤,到时候人家找我要人怎么办?我上哪给……”

    “你想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苏妲己说这句话之前也没想什么,见纪荀准备要点头,她赶忙抢过话头,继续道

    “我是觉得那人身上的气味很特别…也很熟悉…”

    “现在男士也出了很多款香水的!”纪荀心想你个土老帽,不知道男的也喷香水吧!

    “我不是…唉,算了,兴许是我多虑了。”说罢,苏妲己也不再继续和纪荀讨论刚才那个小白脸了,凑到小艾身边看电视去了。

    说起苏妲己和小艾啊,纪荀就觉得有些奇怪,她发现原本谁都不放在眼里的腹黑苏妲己,竟然对小艾格外的好,不是那种虚伪的好,而是无微不至的那种。

    “难道苏妲己喜欢小孩子?”纪荀一个瞎琢磨。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本来以为会是孟琰,毕竟这会儿到了饭点,孟琰开完会应该会叫她吃饭,人家可不像于子言那臭男人。

    结果她往手机屏幕上一看,竟然的洛婉,这让她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赶忙接通电话,把听筒放在了耳边,然后小心翼翼的“喂”了一声。

    “小荀…”洛婉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熟悉,与纪荀刚才下飞机的时候见她不同,只是一如往昔。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时过变迁,又回到了从前,纪荀心中一暖,来到了阳台,轻轻“嗯”了一声。

    其实于纪荀来说,洛婉和她并不是那种很亲近的关系,不能算是知己,也不能说的特别好的朋友。

    但纪荀的朋友本身就不多,洛婉更是,她的身份不允许她有过多的朋友,两人因于子言结识,很少跨过于子言直接联系,但两个女孩子之间就是有一种很特别的友情,没有利益的干涉,又是其他乱七八糟东西的牵绊。

    最起码…曾经是这样的,现在,纪荀并不十分确定洛婉打这个电话的意思,这不能怪纪荀心理阴暗,只能说她们的身份变了。

    短时间的沉默后,还是纪荀先开了口,她问“你…还好吗?有没有见到启生?”

    “嗯。”洛婉顿了顿,又说“我想请你吃个饭,想了想,有些话…还是对你说最合适。”

    “好。”

    纪荀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得到了约定地址后就挂断了电话,她低头看着楼下的枯枝败叶,心里始终未能平静。

    其实她知道自己和洛婉见面的话,有些不合适,毕竟自己是跟着孟琰来的,在这次玄家易主的事情里,孟琰又属于中立,最起码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所以说,自己和洛婉私下见面的事,一旦被有心人知道,就会大做文章,毕竟尚家是敌是友,还存在一定变数,尚青虽然是尚家的三少爷,又是长辈们看好的存在,但在这种决定整个家族命运的大事上,他也改变不了什么,最起码眼下是这样的。

    她相信洛婉一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但…她就是怕万一,万一被发现了,孟琰说不定也会受到牵连。

    “不如给孟先生打个电话?”岳飞的声音从纪荀背后传来。

    “要是他不让我去…”纪荀顿了顿“我还是想听听洛婉是怎么想的。”

    “那我陪你去。”岳飞声音响起的同时,曾野也说出了和它一样的话。

    其实纪荀也有这么想过,但它们俩和她一起去,其实也没什么用。

    就在几人都不说话的时候,曹操凑过来,它们这些鬼的五感比人类敏感许多,刚才纪荀和洛婉之间的三言两语,都没有逃过它们的耳朵。

    他说“依我看,你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越是遮遮掩掩,就越显得可疑,不如大摇大摆的去赴约,身正不怕影子斜,有人要说,你就让他们去说,玄家掌事的人那么多,还能听信了他们的胡言乱语不成?再说了,现在所有人的心思都扑在玄家易主这件事上,哪有时间揪你,就算要说,也是那位洛小姐,她都不怕,你怕什么?”

    曹操不愧是一带枭雄,看事情十分透彻,岳飞虽也睿智,却不像他这般看得通透,帝王和将军,毕竟是不一样的,纪荀想…要是什么时候需要动手了,或许岳飞会有用武之地。

    显然,其他几位也很赞成曹操的看法,所以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找个人陪纪荀去还是必须的,不是怕她有危险,是怕她的脑子不够用。

    最终,还是决定让苏妲己陪纪荀去,毕竟都是女人,要是找个男人去,会让人觉得她是去打架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