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九十八章硕鼠比喻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在黑白无常的淫威下,纪荀不得不再次回到之前那个饮品店,极不情愿的再次请它们喝上了柳叶酒,不过黑白无常似乎很怕那位猎鹰小队的成员,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纪荀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其实这也难怪,人世间有许多职业是鬼也怕的,这不是说他们本身有着什么特殊力量,而是因为他们的职业性质。

    有一种是厉气极重,常造杀戮的,比如屠夫,另一种就是警察和军人这类的,他们不仅身带厉气,而且行正义之事,一腔热血,不说其他的,就那身军装就可镇邪,这并不是空穴来风。

    所以,纪荀在第一时间就邀请那位猎鹰小队的成员也坐下来,好让大家能‘其乐融融’的谈事情,但人家就是不愿意,所以纪荀只能让他站的离自己更近一些,这也让她心里踏实了许多。

    一时间,座位上的几人陷入了沉思,小艾看看黑白无常,又看看纪荀,一脸茫然,这丫头就算再聪明,也猜不着在座几人的心里活动。

    黑白无常那边暂且不说,反正纪荀已经打定了主意,是绝对不会同意当什么狗屁阴差的,她现在小日子越来越好了,钱有了,爱情也正在快马加鞭赶来的路上,一切都是明天会更好,凭什么要把大好时光浪费在帮地府抓鬼上!

    再说了,黑白无常三番四次的在这件事上动脑筋,纪荀总觉得它们的目的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虽然不一定是坏事,但也绝不可能是好事,不然有话直说不就好了,怎么还拐弯抹角的。

    黑白无常显然也明白纪荀这小心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直到十几分钟后,谢必安终于开口了。

    “那个…我说丫头啊。”谢必安吸溜了口酒,又继续道

    “你爷爷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主,但鬼毕竟是鬼,它们就该回地府。”

    谢必安这话,早就在纪荀意料之中了,这也是最让她头疼的,她一开始就想到谢必安会拿苏妲己它们说事了,可她能怎么办?先不说别的,苏妲己这女人在这短暂的两天里已经爱上了阳间,百分之二百五是不愿意回去的,最起码近期是不可能的,肯定得等她玩够了。

    而她又是五个鬼中唯一的女性,又漂亮又聪明,其他四个肯定多少会偏向她一些,更何况他们自己也是不愿意回到那个没有电视,没有美食的地府的,所以说地府的科技还是很落后的,归根结底这是主要原因,

    可谁会把眼前的事情归根究底呢?黑白无常不会,因为它们的目的是让纪荀做阴差,苏妲己它们也不会,因为它们的目的就是留在阳间。

    而纪荀被夹在中间,就成了肉夹馍里的肉,两边都夹着她,她也不能强行把五个祖宗交给黑白无常,苏妲己那女人不好说,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而且就算她什么都不做,被带回地府后也有一定可能暴露合同的事,到时候,天谴就是它们和她最后的归宿。

    纪荀愁啊,愁的不到一分钟就把可乐吸了个底朝天,她觉得自己走到了一个死胡同,似乎只有顺从黑白无常这一条出路。

    “唉!”纪荀重重的叹了口气,想来想去,最终试图和黑白无常讲道理。

    “二位爷,你们何必揪住我不放呢?想想,我道行也不高,别看我收了五个鬼王,那是因为它们没有了鬼力,您们想想,我其实就是个三无产品,说出去都会让二位丢人,是不是?二位要是实在想找个阴差,我可以推荐啊,安乡殡仪馆的霍老板怎么样?既有本事又有阅历,绝对比我这废柴有用!”

    纪荀这席话说的连个磕巴也没打,把自己说的一文不值,也没有任何心里障碍,虽然在说馆长的时候有点心虚,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说不定人家老头很乐意干这个呢!

    纪荀说的有头有尾,黑白无常听得也是津津有味,本来纪荀以为有戏,可结果黑白无常话锋一转,依旧不依不饶。

    “嗯,你说的没错,丫头,其实正如你所说,我们找谁都一样,但…但是你的事情就很麻烦了,爷爷我也不知道你留着那五个鬼王做什么,也没兴趣知道,但你得明白一点,地府的鬼是有编制的,不是你说留着,就能留着的,往小了说可能是你们有了感情,要是往大了说,可就严重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性质?”

    纪荀撇撇嘴,咬牙切齿闷声闷气的说出了谢必安想要的答案“饲养小鬼,妨碍地府执法。”

    “嗯,知道就好!”谢必安心里高兴,可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吸溜了口酒,眉头紧锁的说道

    “丫头,不是你爷爷我说你,你这不该闹情绪嘛,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是为你好,其实做阴差也没什么,最主要的是你做了阴差,地府就可以对你饲养鬼王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要知道,那可是鬼王啊,不是小鬼,而且还是五只!”

    “嗯,嗯嗯。”纪荀有气无力的附和,心想有于子言的关系在那摆着,黑白无常现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了?她又不可能趋势那五个祖宗干坏事,再说了她能使唤动嘛!

    她特别郁闷,暗骂谢必安这只老狐狸都虚伪到家了,还口口声声说为她好,这么处心积虑的骗她,难道良心不痛吗?啊?

    见纪荀的神情萎靡,谢必安乐了,继续再接再厉的劝道

    “丫头啊,你不是想要我们地府的平板电脑嘛,当了阴差我就可以送你一部,刚好地府最近出了新款,就当是我这个长辈…啊,给你的见面礼了!”

    “那就先谢谢您了。”纪荀臊眉耷眼的看了谢必安一眼,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嘿嘿一笑,说

    “不如这样,你们让我考虑考虑,明天地府给您回邮件了,我就给您信,怎么样?这毕竟是大事,我得好好想想不是?”

    谢必安听纪荀这么说,已经明白了她心里的小九九,但是也不恼,立刻便点头同意了,那痛快的样子,让纪荀有些不安,但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她只能拖一拖,等于子言和那些老头老太太开完会,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送走黑白二位老祖宗后,纪荀也不敢再乱逛,听话的和猎鹰小队的成员去了住的地方,她真的感觉自己这几年越活越回去了,怎么谁都是她祖宗啊!

    到了住处后,苏妲己就从瓶子飘了出来,她倒也懂人事,看纪荀不是很开心,就没再霍霍她,和弋它们凑一起研究一会儿吃什么去了。

    话说这五位真的是属硕鼠的,活脱脱就是祸害,纪荀记得《诗经国风魏风》中的魏国民歌有提到过硕鼠,说人民用硕鼠讽刺当政者,表达了奴隶的反抗和对理想国度的向往。

    纪荀觉得用以上这个必须形容她和这五头硕鼠挺恰当的,直到现在她才幡然醒悟,自己似乎在被压迫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先前是于子言,现在又是…

    唉,她只有在和孟琰在一起的时候,才能雄起,这么想来,孟琰好像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咳,不过她也只是想想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