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九十六章请客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真是不逛不知道,纪荀本来以为玄家的都是道士一类的人物,可走在街上一看,才发现在这里居住的不仅仅有道士,还有和尚,降头师,蛊女等。

    他们隶属于玄家,从表面上看并不属于洛、于和尚的任何一家,属于自由人,纪荀后来听孟琰说,以这种形式存在的自由人,占整个玄家人数的三分之一,也是近年来,玄家势力增长的最佳途径。

    当然了,除了自由人和家族弟子外,还有一些普通人,他们是这个类城市之中最大的创造者,他们促进着这个半封闭城市的货币流通,大多商业化的存在,都是他们在掌控。

    这些人大多都是外面那些和玄家有关系的企业派来的,还有一些是无家可归的孤儿,被玄家的人捡到,又无心学道,就在这里开个小店谋生,这样的存在玄家也是很欢迎的,还会从政策上给予支持,毕竟对于任何一个城市来说,人力是发展的必需品,玄家人数有限,有没办法大张旗鼓的招人,所以人力来源比较单一。

    不仅如此,这个半封闭的小城市偶尔还会迎来另一种客人,那就是不以害人为目的的妖鬼,他们大多都行善积德,以此来促进修行,所以玄家并不会对它们出手,相反,还很欢迎它们。

    因为玄家所买卖的东西,并不全是世间的那些普通货物,还有一些他们降妖除魔时得到的珍宝,这些珍宝有的是对他们没什么用的,却对那些妖鬼有极大的用处。

    通常情况下,这些妖鬼购买物品所付出的只是玄家之人需要,而它们不需要的东西,这算是双赢,互利,但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它们已经靠行善积德修成人形,已入世,这种情况就可以用货币直接购买,但所需的票票比较多,所以大多数妖鬼并不选择这样的支付方式。

    其实只要不害人,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算是妖鬼也是可以被玄家接受的,但一旦你起了歹心,就好比说是耿裕民、王毅和曹雪宜母女,他们虽然是人,但却不如那些妖鬼,这是玄家不会姑息放过的。

    怎么说呢?玄家自诩是正义的存在,降妖除魔,千百年来也确实如此,但在世间的利益面前,他们也难免犯糊涂,反倒成了他们所一直斩除的存在。

    就比如说是洛齐天,在来的路上,纪荀多少听孟琰说了。

    其实洛齐天并不是带领玄家走上外道的第一人,从他的前几辈开始,就已经跨过了和世间融合的极限,和普通人来往的过于频发,这也是玄家能从陈旧的古式建筑,发展成高楼大厦的主要原因。

    都说修习玄术分三个阶段,修行、修身和修心,可这些坐在高位上的人却不知不觉反了过来。

    其实玄家的存在,孟琰也是在神仙湾见过纪荀等人后,才听家里长辈说起的,不错,玄家的存在,国家一直都知道,并且也会借助并集合他们的力量,解决一些普通人力无法解决的事情。

    国家之所以允许玄家这样不寻常的存在,说是被迫,其实也不全是,毕竟有秩序的管理这些身怀绝技的游人,比放其不管要好很多,世界这么大,中国地域辽阔,万一他们躲在哪个犄角旮旯干坏事,也很难发现。

    所以说,玄家的存在,对于外面的人来说,也是一种双赢和互利的体现。

    但一旦跃过那无形的默契,天平就失衡了,洛齐天已经从一个修道者,变成了处心积虑的俗人,他把属于整个玄家的关系网占为己有,为自己谋利,包括他的前几任,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这一点,外面的人自然也看出来了,但玄家发展到今天,已经势不可挡,不是说连根拔起,就可以轻易做到的,而且有些人因为利益,也选择跨过自己那条线,和玄家站在了一起。

    在这种情况下,玄家和外面又形成了新的平衡,只是这种平衡比较微妙,稍不注意就会失衡。

    逛了将近三个小时后,纪荀终于受不了了,找了家饮品店坐了下来,其他人和鬼倒是依旧经历充沛,这让纪荀很是佩服。

    坐在已经几乎没有温度的阳光下,纪荀手捧热可可,眯着眼看向外面稀松来往的人,不由得想,从前的玄家,应该比现在要好很多吧,就像世外桃源一样,人们安居乐业,并没有过于明显的利益冲突。

    ‘原来在钢筋水泥混成的大盒子里,都是会变的。’纪荀苦笑,难得的悲春伤秋。

    “必须死!”

    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吓得纪荀手一哆嗦,热可可就洒了出来,但纪荀并没有在意这些,因为她太激动了,妈的,黑白这俩货总算是在对的时间,出现了!

    原本在她身后的谢必安正打算抬手在纪荀头上拍一下,打招呼,可没想到这丫头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就跟苍蝇看到大粪…咳,不对……

    应该是跟小孩看到糖…额,也不对,总之谢必安就是从纪荀脸上看到了一种特别的兴奋神情。

    “你…”谢必安缩回手,抱住了沮丧棒,原本已经不怎么能看清的眉毛一皱,说

    “虽然你依靠上了钟馗大人,但你爷爷还是你爷爷,丫头,你…你不会是想……咳,你爷爷我之前虽然戏耍了你,但也没亏待你吧。”

    “什么?”纪荀有些听不懂谢必安的话,不过她并没有在那上面纠结,拉着黑白二爷坐下,然后帮它们要了喝的,见两鬼一脸不解,也没有再说废话,直接切入了正题。

    “我们已经查出来了耿裕民和耿嘉民的身份,其实耿嘉民就是白鸣,没错没错,就是馆长和阴司周铭烨的师父,他们这两人前不久都死了,你们有抓到他们的魂魄吗?”

    不错,这就是纪荀现在最关心的事情,要是地府办事效率牛掰点,阳间就解决了一大麻烦。

    谢必安眨巴了几下眼睛,也沉下了脸“额…这个,我们这几天都没回地府,那里的总机电话又被人破坏了,所以并不知道这个情况。”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二位跑一趟?”纪荀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心虚,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能使唤这两位爷。

    “跑一趟倒不至于,你等我写个email,问一下!”说着,谢必安居然…拿出了一个平板电脑……

    “……”纪荀满头黑线,虽然她早就知道地府与时俱进了,但她的思想多少还是保守的,没想到地府连平板电脑和email都有了,那以后谁还过阴啊,那多费事!

    “行了,等等吧,大概明天就会有信儿。”说着谢必安收起了平板,也不知道是塞哪去了,反正纪荀半点没有看出端倪。

    “那个…”纪荀贼眉鼠眼的把小吃单子往两位眼前推了推,笑眯眯的说“二位还想吃什么?尽管点!我请客~”

    “必须死!”范无救这次的声音虽然依旧很大,但纪荀可以明显感觉出它心情不错,这句的意思应该是再说她懂事。

    “哎?范弟,你等等。”谢必安摁住范无救的手,定定的看着纪荀“丫头,你又在打什么主意,这是想贿赂阴司冥神吗?”

    纪荀见谢必安突然就严肃了起来,满脸堆笑“谢老爷,您看您…您看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晚辈就是想孝敬孝敬二位,毕竟二位不辞辛劳的拒魂,也是为了阴阳平衡,晚辈只是想敬一点点的心意而已,感恩节虽然过去了,但感恩的心依然存在啊!”

    “什么跟什么?”谢必安三角眼微眯,吸溜了一口柳叶酒,说

    “丫头,你就别跟你爷爷我耍小聪明了,有什么事就说,你爷爷我先听听,能办自然会帮你办,毕竟你和小言…咳哼,我们懂得。”

    “懂什么?”纪荀嘴角抽了抽,她确定自己在谢必安眼中看到了一抹狡黠。

    “必须死?”范无救声音小了一些,纪荀知道它问的可能跟自己有关,但…就是tm的听不懂!

    “嗯,嗯,是。”谢必安不明就里的点点头,然后看向纪荀“快说吧,到底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