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九十四章别让自己后悔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对于任何人来说,一觉睡到自然醒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幸福,最起码对纪荀来说是这样的,她昨天打扫家里的残局直到半夜,虽然都有在帮忙,但那几位祖宗实在太能折腾了,帮忙帮到最后都是些倒忙,地上越拖越花,简直就是一副水墨画!

    最后,纪荀实在没办法,只能让几位祖宗歇息去了,它们那真是货真价实的祖宗啊,不供着都感觉良心不安。

    知道第二天中午,纪荀才醒来,她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就看到那五位祖宗又在她床边站着,瞻仰遗容。

    一看见它们几个,纪荀就感觉原本明媚的天空阴暗了不少,只能认命的去弄吃的,自从让它们尝过饭菜后,它们就不甘愿闻香了,纪荀真的把它们团吧团吧当球扔了的,真的太难伺候了,它们生前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现在一吃饭就要四菜一汤,就这还甩脸子,不是很满意。

    这哪里是五个大人物啊,这分明就是五头嗷嗷待哺的硕鼠!现在曾野也跟它们学坏了,在吃上面讲究了起来,正在推崇‘食不言,寝不语’,可把纪荀憋坏了,最后只能拿出了大北斗神咒,以及房子主人的姿态,才把这几个硕鼠的嘴脸压下去,舒心的吃了顿午饭。

    下午的时候,孟琰打来电话,说市局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一个小时后就能动身去玄家,这可把纪荀兴奋了个够呛,其实不光是她,其他人也挺兴奋的,尤其是小艾,这丫头不知怎么的,就爱出远门。

    周启生也不用多说,自然是因为马上就要见到未婚妻了,其实纪荀也觉得让他们见见挺好的,她相信洛婉确确实实对周启生有感情,如果让周启生去劝劝,应该也是有用的,洛婉并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女人。

    而且于子言和洛齐天在玄家重地发生的事,纪荀也是全场观看了的,她总觉得事情还是有挽回的余地,根本就没想到会演变成怎样不可收拾的局面,当然了,这也都是后话了。

    一个小时后,孟琰十分准时的到达了纪荀面前,他今天穿的不是便装,而是破天荒的穿上了军装,啧啧啧,帅的不要不要的,一个眼神就让纪荀头晕目眩,差点就一个没忍住,从了他。

    纪荀一直觉得男人穿军装是最帅,就算长得再不好看,穿上军装也能把颜值拉高一大截,更何况孟琰本来就长得好看,其实自从神仙湾之后,纪荀就没见他再穿军装了,今天一见,不禁有些感叹时光的飞逝。

    就是临走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小状况,苏妲己对它的容身之处,娃哈哈矿泉水瓶子不满意,非要换个某宝的。

    本来纪荀是不想理它的,不满意就不满意呗,那就在家带着,但后来转念一想,这位姑奶奶也算是爱情大师,带上应该会比其他四个看起来有用,实则没什么用的大男人要管用,于是就派周启生下去买某宝矿泉水。

    结果周启生这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直到去了市中心的商贸城,才找到苏妲己指定的那一款,后来纪荀得出一个结论,广告害人,她就不该教苏妲己开电视,这女人自从那之后,就迷上了看广告,人家都是找电视剧看,她则专找广告看。

    所以这么一来,她就知道了化妆品、面膜、丰胸提臀等一系列东西,还有网购这种便捷的存在,并对这个新新社会有了她自己独到的见解和需求,不过好在就要去玄家了,那地方据说是在山里,网购的快递送不到,所以苏妲己才把她网购的冲动压制了下去。

    直到夜幕降临,几人才出发,纪荀还是第一次坐直升机,刚上去的时候坐不住,东摸摸西瞧瞧,一脸惊奇,不过没一会儿就消停了,因为她…有点晕机……

    见纪荀终于老实了,孟琰问“霍老板呢?他怎么没一起?”

    “我问过了,他说殡仪馆那边还有很多积累下的公务,而且他前几天刚被白鸣和王毅抓住,身子还没好利索,要去也得是过两天了。”纪荀嘴上说的轻松,可心里却犯着嘀咕,想馆长这几天真的是有点奇怪,可至于具体哪里奇怪,却也说不上来。

    没一会儿,其他人就睡着了,那五个矿泉水瓶子也终于安静了下来,纪荀也开始闭目养神,和身体里的曾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营养的话题。

    就在这时,孟琰开口了,他凑到纪荀耳边,轻声说

    “如果这次…于先生还是不接受你呢?”

    “……”纪荀睁开眼睛,一脸郁闷的看着孟琰,心想这男人怎么这么直接,能不能委婉一点说。

    孟琰笑了笑“感情的事,就要直接一点,小荀,我可还等着你和我结婚呢。”

    “可是…”纪荀抿着嘴,半天后才道“可是这样你不觉得心里不舒服吗?于子言不要我,我就去投靠你。”

    “不觉得,因为我喜欢你。”孟琰摸了摸纪荀的头,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计较那么多,只是想要一个圆满的结果,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替补,因为他根本给不了你想要的,嘿嘿,更何况我是你的初恋。”

    “初恋…”纪荀喃喃着,陷入了沉思。

    其实跟孟琰在一起,她确确实实能感觉到幸福,一种很安稳的幸福,可和于子言在一起,却是舒服,这是两种相似,却又完全不同的感觉。

    她的感情路上,没有引导者,纯属是新手上路,如果没有在和孟琰在一起之后,察觉到对于子言的感情,她或许真的会顺理成章的和孟琰结婚,那样的话木已成舟,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纠结了。

    曾经,她很明确自己想要的,那就是安稳的生活,和完整的家庭,可现在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一方面想要着安稳,一方面又不甘于安稳,想像于子言那样拯救世人于水火,斩妖除魔。

    孟琰和于子言,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最起码对于纪荀来说是这样的。

    当然,除此之外,纪荀徘徊不定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很心疼于子言,心疼他的孤单,也心疼他看似坚不可摧的外壳,不想就这么放弃他,还想再努力一把。

    她为自己定了期限,却忽略了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身不由己,无法自控,不然依照她的个性和经历,一早就会和孟琰定下来,完成一直以来的夙愿。

    “老爷子,我该怎么办?”纪荀在心中询问。

    “遵从自己的心,别想太多,既然还有犹豫,就说明你放不下于天师,你还年轻,不用太急,就算是想要选择安稳的生活,也要等没有犹豫的时候再选择,不然…你会后悔的。”

    纪荀沉吟了一会儿“你的意思是…等吗?”

    “嗯,等到你真正看明白自己的心,这是谁都帮不了你的。”

    “也只能这样了。”纪荀叹了口气,想想曾野说的也对,就算孟琰纵容她,但她也得对自己的感情的负责,不应该因为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就将就,这样伤人伤己,到时候自己什么也得不到。

    没有处理好这段感情,就投身于下一段感情,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想清楚后,纪荀顿时茅塞顿开,脑子里也不再是一团糟了。

    “对了,周家的人不会再出事了吧?王国生和王佳去柏林的事情安排好了吗?”纪荀开始转移话题。

    孟琰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但还是认真的回答了纪荀的问题“嗯,都安排好了,你不用操心。”

    纪荀点点头,正郁闷着找不到其他话题呢,突然就想起了张鄙人那天拿的那块石头,有‘克隆’功能的石头,于是就问出了口,她总觉得那玩意很熟悉,不知情外形,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熟悉。

    “哦,是那个呀。”孟琰笑了笑“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那块石头就是从王诩墓里的那块阳宇石里切割下来的,但它好像只能复制于先生的力量,其他的就不行了。”

    “原来是那个东西。”纪荀皱起了眉,她记得自己在地府说起从那块石头里看到人脸的时候,于子言的反应有些不寻常,这让她不由多了个心眼。

    王国生之前说那东西是随荧惑之石从天外陨落的,难道……是外星人?

    纪荀很快就被自己这不是很靠谱的猜测给逗笑了,孟琰疑惑的看着一脸傻笑的她,让纪荀很是尴尬,她忍住笑,又问。

    “你们没看到那石头里有人吗?”

    “没有啊…不过那石头确实挺奇怪的,触感像人的皮肤,可却硬的出奇,也提炼不出什么物质。”

    纪荀撇撇嘴,没有说话,想着有机会还是再看看那块阳宇石吧,她怎么都想确认一下里面到底有没有人。

    直到凌晨三点的时候,直升机终于临近了玄家,纪荀不自觉的激动了起来,爬在机窗上往下看,顿时被眼下的景象给惊呆了。

    对于任何人来说,一觉睡到自然醒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幸福,最起码对纪荀来说是这样的,她昨天打扫家里的残局直到半夜,虽然都有在帮忙,但那几位祖宗实在太能折腾了,帮忙帮到最后都是些倒忙,地上越拖越花,简直就是一副水墨画!

    最后,纪荀实在没办法,只能让几位祖宗歇息去了,它们那真是货真价实的祖宗啊,不供着都感觉良心不安。

    知道第二天中午,纪荀才醒来,她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就看到那五位祖宗又在她床边站着,瞻仰遗容。

    一看见它们几个,纪荀就感觉原本明媚的天空阴暗了不少,只能认命的去弄吃的,自从让它们尝过饭菜后,它们就不甘愿闻香了,纪荀真的把它们团吧团吧当球扔了的,真的太难伺候了,它们生前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现在一吃饭就要四菜一汤,就这还甩脸子,不是很满意。

    这哪里是五个大人物啊,这分明就是五头嗷嗷待哺的硕鼠!现在曾野也跟它们学坏了,在吃上面讲究了起来,正在推崇‘食不言,寝不语’,可把纪荀憋坏了,最后只能拿出了大北斗神咒,以及房子主人的姿态,才把这几个硕鼠的嘴脸压下去,舒心的吃了顿午饭。

    下午的时候,孟琰打来电话,说市局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一个小时后就能动身去玄家,这可把纪荀兴奋了个够呛,其实不光是她,其他人也挺兴奋的,尤其是小艾,这丫头不知怎么的,就爱出远门。

    周启生也不用多说,自然是因为马上就要见到未婚妻了,其实纪荀也觉得让他们见见挺好的,她相信洛婉确确实实对周启生有感情,如果让周启生去劝劝,应该也是有用的,洛婉并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女人。

    而且于子言和洛齐天在玄家重地发生的事,纪荀也是全场观看了的,她总觉得事情还是有挽回的余地,根本就没想到会演变成怎样不可收拾的局面,当然了,这也都是后话了。

    一个小时后,孟琰十分准时的到达了纪荀面前,他今天穿的不是便装,而是破天荒的穿上了军装,啧啧啧,帅的不要不要的,一个眼神就让纪荀头晕目眩,差点就一个没忍住,从了他。

    纪荀一直觉得男人穿军装是最帅,就算长得再不好看,穿上军装也能把颜值拉高一大截,更何况孟琰本来就长得好看,其实自从神仙湾之后,纪荀就没见他再穿军装了,今天一见,不禁有些感叹时光的飞逝。

    就是临走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小状况,苏妲己对它的容身之处,娃哈哈矿泉水瓶子不满意,非要换个某宝的。

    本来纪荀是不想理它的,不满意就不满意呗,那就在家带着,但后来转念一想,这位姑奶奶也算是爱情大师,带上应该会比其他四个看起来有用,实则没什么用的大男人要管用,于是就派周启生下去买某宝矿泉水。

    结果周启生这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直到去了市中心的商贸城,才找到苏妲己指定的那一款,后来纪荀得出一个结论,广告害人,她就不该教苏妲己开电视,这女人自从那之后,就迷上了看广告,人家都是找电视剧看,她则专找广告看。

    所以这么一来,她就知道了化妆品、面膜、丰胸提臀等一系列东西,还有网购这种便捷的存在,并对这个新新社会有了她自己独到的见解和需求,不过好在就要去玄家了,那地方据说是在山里,网购的快递送不到,所以苏妲己才把她网购的冲动压制了下去。

    直到夜幕降临,几人才出发,纪荀还是第一次坐直升机,刚上去的时候坐不住,东摸摸西瞧瞧,一脸惊奇,不过没一会儿就消停了,因为她…有点晕机……

    见纪荀终于老实了,孟琰问“霍老板呢?他怎么没一起?”

    “我问过了,他说殡仪馆那边还有很多积累下的公务,而且他前几天刚被白鸣和王毅抓住,身子还没好利索,要去也得是过两天了。”纪荀嘴上说的轻松,可心里却犯着嘀咕,想馆长这几天真的是有点奇怪,可至于具体哪里奇怪,却也说不上来。

    没一会儿,其他人就睡着了,那五个矿泉水瓶子也终于安静了下来,纪荀也开始闭目养神,和身体里的曾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营养的话题。

    就在这时,孟琰开口了,他凑到纪荀耳边,轻声说

    “如果这次…于先生还是不接受你呢?”

    “……”纪荀睁开眼睛,一脸郁闷的看着孟琰,心想这男人怎么这么直接,能不能委婉一点说。

    孟琰笑了笑“感情的事,就要直接一点,小荀,我可还等着你和我结婚呢。”

    “可是…”纪荀抿着嘴,半天后才道“可是这样你不觉得心里不舒服吗?于子言不要我,我就去投靠你。”

    “不觉得,因为我喜欢你。”孟琰摸了摸纪荀的头,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计较那么多,只是想要一个圆满的结果,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替补,因为他根本给不了你想要的,嘿嘿,更何况我是你的初恋。”

    “初恋…”纪荀喃喃着,陷入了沉思。

    其实跟孟琰在一起,她确确实实能感觉到幸福,一种很安稳的幸福,可和于子言在一起,却是舒服,这是两种相似,却又完全不同的感觉。

    她的感情路上,没有引导者,纯属是新手上路,如果没有在和孟琰在一起之后,察觉到对于子言的感情,她或许真的会顺理成章的和孟琰结婚,那样的话木已成舟,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纠结了。

    曾经,她很明确自己想要的,那就是安稳的生活,和完整的家庭,可现在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一方面想要着安稳,一方面又不甘于安稳,想像于子言那样拯救世人于水火,斩妖除魔。

    孟琰和于子言,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最起码对于纪荀来说是这样的。

    当然,除此之外,纪荀徘徊不定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很心疼于子言,心疼他的孤单,也心疼他看似坚不可摧的外壳,不想就这么放弃他,还想再努力一把。

    她为自己定了期限,却忽略了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身不由己,无法自控,不然依照她的个性和经历,一早就会和孟琰定下来,完成一直以来的夙愿。

    “老爷子,我该怎么办?”纪荀在心中询问。

    “遵从自己的心,别想太多,既然还有犹豫,就说明你放不下于天师,你还年轻,不用太急,就算是想要选择安稳的生活,也要等没有犹豫的时候再选择,不然…你会后悔的。”

    纪荀沉吟了一会儿“你的意思是…等吗?”

    “嗯,等到你真正看明白自己的心,这是谁都帮不了你的。”

    “也只能这样了。”纪荀叹了口气,想想曾野说的也对,就算孟琰纵容她,但她也得对自己的感情的负责,不应该因为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就将就,这样伤人伤己,到时候自己什么也得不到。

    没有处理好这段感情,就投身于下一段感情,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想清楚后,纪荀顿时茅塞顿开,脑子里也不再是一团糟了。

    “对了,周家的人不会再出事了吧?王国生和王佳去柏林的事情安排好了吗?”纪荀开始转移话题。

    孟琰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但还是认真的回答了纪荀的问题“嗯,都安排好了,你不用操心。”

    纪荀点点头,正郁闷着找不到其他话题呢,突然就想起了张鄙人那天拿的那块石头,有‘克隆’功能的石头,于是就问出了口,她总觉得那玩意很熟悉,不知情外形,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熟悉。

    “哦,是那个呀。”孟琰笑了笑“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那块石头就是从王诩墓里的那块阳宇石里切割下来的,但它好像只能复制于先生的力量,其他的就不行了。”

    “原来是那个东西。”纪荀皱起了眉,她记得自己在地府说起从那块石头里看到人脸的时候,于子言的反应有些不寻常,这让她不由多了个心眼。

    王国生之前说那东西是随荧惑之石从天外陨落的,难道……是外星人?

    纪荀很快就被自己这不是很靠谱的猜测给逗笑了,孟琰疑惑的看着一脸傻笑的她,让纪荀很是尴尬,她忍住笑,又问。

    “你们没看到那石头里有人吗?”

    “没有啊…不过那石头确实挺奇怪的,触感像人的皮肤,可却硬的出奇,也提炼不出什么物质。”

    纪荀撇撇嘴,没有说话,想着有机会还是再看看那块阳宇石吧,她怎么都想确认一下里面到底有没有人。

    直到凌晨三点的时候,直升机终于临近了玄家,纪荀不自觉的激动了起来,爬在机窗上往下看,顿时被眼下的景象给惊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