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九十三章奇怪的馆长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看来还是把降头术想的太简单了…’

    纪荀有气无力的垂下了头,又一次对自己的道行表示了怀疑,于是,她拿出手机,给馆长拨过去了电话,想着老头钻研玄术也几十年了,应该对降头术也是有一定了解的。

    电话想了很久,才被接通,纪荀本想直入主题说出自己的问题,却听见馆长那边传来呼哧呼哧的声音,纪荀顿时满头黑线,不怪她想歪,主要是那声音把她带歪了。

    “什么…什么事?”馆长主动问。

    “额…”纪荀的眼珠子尴尬的乱转,然后故作轻松的问

    “馆长啊,您这是…”

    “哦,我在搬…搬东西!”

    馆长话音刚落,就好像配合似得传来一阵东西落地的声音,纪荀起初还以为他在搪塞,结果却听到东西落地的声音,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馆长,您…没事吧,搬不动就不要搬了,都一大把年纪了,别把老腰给扭了,要不我过去帮……”

    “到底什么事?快说!不说我挂了!”

    从馆长的语气听上去,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纪荀不敢再打哈哈,说出了自己这边的问题,不过她觉得有些不对劲,馆长和她的关系,似乎不应该因为这点小事动真怒,毕竟比这次还过分的事情,她做了许多。

    “这样啊…”

    馆长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刚才有些不妥,声音放软了一些,但依旧是呼哧带喘的,而且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并没有给纪荀道谢的机会。

    “奇怪,太奇怪了!”纪荀嘴里嘟囔着,却也没把心思放在那上面太久,就帮孟琰驱除降头术残留了。

    要说馆长的法子也确实有效,很快孟琰的脸色便恢复了正常,只是精神消耗太大,睡了过去。

    站在办公室窗边,看着寂静的夜色,纪荀越想越不对劲。

    按理说,降头术虽然猛,但发作和降头师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曹雪宜母女迫不及待的想得到另一本《九州玄空录》,这会儿铁定是出国了,就算不是这样,她们也已经没有必要再催动降头术。

    而出了国后,距离那么远,她们也是没有条件再催动降头术的。

    “难道…她们没出国?不可能啊,这说不通,而且我和孟琰都已经对她们没有了用处,为什么还一直抓着不放?”纪荀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也想不通。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纪荀看了眼睡的正熟的孟琰,没办法,只能把他叫醒,就算自己是局长夫人,也没有资格在局长不知情的情况下插手市局的事情。

    待孟琰坐起来后,门外的人也走了进来,是秦天和一个小警员,纪荀本以为他们来是因为一些琐事,没想到却是和耿嘉民有关系的!

    耿嘉民…居然死了!

    在得到这个消息后,纪荀和孟琰没敢在耽搁,马不停蹄的去了周立波耿嘉民的牢房,倒不是着急看他的尸体,而是着急看那个藏在他身体里的灵魂。

    可现实却让她失望了,那个灵魂已经不见了,她用追魂符都没能找到那个灵魂。

    至此,这又成了一个看起来无法解除的疑惑,所以纪荀没办法确切的告诉馆长自己猜想,只是确定白鸣和耿裕民是亲兄弟的话,似乎也没什么用处,而且白鸣之前也是四处游荡,居无定所,无法从他的人生轨迹中摸索出耿裕民的身影。

    不过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锦阳这边的事基本解决了,纪荀可以去玄家了,说真的,她很担心于子言,担心他又把舍己为人的精神发挥出来,这个男人总会做出很多让她生气,但是又发不出来脾气的事。

    决定了行程后,纪荀就准备回家了,毕竟家里还有一大家子的人和鬼,反正孟琰体内的残余已经清除,她也放心了。

    可在回家之前,她还得去一个地方,那就是安乡殡仪馆,馆长待她如亲人,所以电话里的异常,她还是很在意的,可去了那里后,她却被告知馆长并不在殡仪馆里,打电话也没有人接,无奈之下,她只能先回家,最近事赶事,她脑子里乱的很,又没得到充足的休息,现在对于她来说,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可一回到家,她就又投身了新的炼狱,要说那五个鬼王,其实在地府也接触过高科技,可地府的那些高科技和阳间比起来,就差远了。

    试想,它们现在的电话还是刚刚引进的,电视机什么的自然是没有见过,所以…纪荀家里的那些电器,就成了它们打开新世界的钥匙。

    还没等纪荀开门,就听见里面传出了鬼哭狼嚎,而打开门后,她的新世界也被打开了,不过这个新世界并不是很美好,用‘狼烟纷飞’形容真的是再贴切不过了。

    ‘脸’朝地的电器机;大门敞开,还耷拉着几根菜叶的冰箱;从卫生间蔓延而出的水……

    当然了,这其中最惨不忍睹的就是厨房,因为里面正挤着六个高低胖瘦各不同的身影,它们正在把一切能燃烧的东西往火堆里丢,没错,就是火堆!

    “你们…”纪荀气的就跟个帕金森患者一样,抖个不停,但为了不酿成大祸,她只能忍着脾气去卫生间接水,准备把火扑灭。

    当她路过卧室的时候,看到了和乖宝宝一样,排排坐在床边的小艾和周启生,不用说,他们铁定是恐吓了。

    当纪荀端着水盆来到厨房的时候,曹操还笑眯眯的跟她说

    “你再等等,饭马上就好了!”

    不过纪荀并没有等它说完,就一盆水把正在往上窜的火苗给浇灭了,她见那六个始作俑者眉毛一抽就要恶人先告状,纪荀深吸一口气,强忍住被烟呛到的恶心,怒吼道

    “都给我出去!”

    在一番你一言我一语的解释中,纪荀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啊,这五位祖宗初到贵宝地,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古人嘛,讲究的也多,两手空空的借宿也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就合计着给他们做顿饭,聊表心意。

    本来小艾和周启生是理解它们的,所以打算教他们如何用火,可那几位说什么也不让他们俩插手,说要给他们一个惊喜,结果就……

    要说曾野也是在现今社会纵横了一些日子的,可它根本就没有做过饭,更没有闲心看纪荀做饭,所以它哪知道瓦斯和煤气这种神奇的存在啊,它只能完美的充当了搅屎棍的存在,在那五位准备生活做饭的时候,它投了票,并且尽了一个主人翁的职责,帮它们找各种能生火的东西。

    纪荀听完这一切后,闭上眼睛再次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没来由的笑了起来,其他人和鬼都觉得她是被气疯了,事实上她也确实被气疯了,不过也觉得这五个祖宗可爱。

    她能说什么呢?毕竟人家也是一片好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