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九十二章梦游玄家(二)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有的时候,纪荀就觉得于子言很深沉,沉入广袤的大海,让人看不透也摸不透,正如此时此刻,她已经全方位360的观察了好几圈,可就是愣没有看出于子言在想什么。

    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没有纪荀所认为该有的愤怒和伤心,真的就好像一滩死水,平静无波。

    虽然知道于子言听不到她的声音,但纪荀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于子言,其实你……”

    “于子言,我说过让你别来的?”

    一道清冷额声音打断了纪荀的话,她回头去看,只见一个美得让人心动,冷得让人心冻的女人走了过来,那一身黑色,把她衬得特别白,原本及腰的长发已经被老老实实的扎了起来,给她增添了一丝干练的感觉,比都市女强人还要干练许多。

    是于子彤,许久不见,真别说纪荀还真有点想这女人,好吧,她其实是有点想拜于子彤为师了,在玄术方面,没有人引导是不行的,就像此时的纪荀,她感觉自己已经的修为已经到达了一个瓶颈,就算外人看来再怎么进步,她自己也是感觉一直在原地踏步。

    不过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见于子彤停在了于子言身边,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竖起耳朵听两人说话。

    “怎么样?被碰瓷儿了吧?”于子彤坏坏一笑“其实这样也好,人心险恶,虽然你在外面流浪多年,已经看过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但你始终没有身在玄家的我了解。”

    “你…一早就猜到了洛齐天叫我来的目的?”

    “当然。”说着于子彤淡淡的扫了身边之人一眼“其实你也应该有想到吧,只不过是没想到洛齐天真能那么悲哀,于子言,对于那个老东西,你爱还是太天真了,他为了家主的位子,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闻言,于子言目光一凌“玄家…真的气数将尽了。”

    “那只是你认为而已,玄家可顽强着呢,你出去了那么多年,或许不知道,玄家内部盘根错节,和外面更是,商界和政界都跟我们关系不浅,不然你以为玄家这样的反科学组织,凭什么能存在到现在?”

    “我知道。”于子言眉头微皱,似乎是有点不服气。

    “你知道,但并不完全知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些关系网远比你想象的要庞大许多。”

    “……”

    于子言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准备离开,于子彤当然不能就这么放他走,沉声道

    “你要清楚你现在住在哪里!那是于家的地盘,也就是说你已经回归了于家,你的所作所为都和于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这边的事情很快就会传遍玄家,所有人都会知道刺杀了家主,到时候玄家就会彻底乱掉,你不会想就这么一走了之吧?就算你走了,洛齐天也不会放过这个咬死于家的好机会。”

    于子言面色一沉,垂下了眼帘“我…不会离开。”

    “那你有什么打算,总得和我说一说吧!”于子彤的眼中似乎多了一丝哀怨,这让纪荀有些吃惊,想这冰美人原来也是有小女儿的一面的。

    于子言叹了口气,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沉默了一会儿后,说

    “你再让我想想,我已经联系过孟琰了,他说会带着周启生尽快赶来,首先是挽回洛婉,只要她能回归本初,洛齐天的举步就会艰难一些,到时候我们做什么也会轻松许多。”

    于子彤想了想,点头认同,与此同时,纪荀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到了半空,这可是她几次以来第一次听完了全部的故事。

    可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于子彤抬脚紧走几步,走到了于子言身边,纪荀隐约可以听到自己的名字,至于其他,却是半点都听不到了。

    纪荀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临近夜晚了,别看在‘梦’里没过多久,可这现实中却是已经过了三四个小时。

    她刚睡醒,头脑还昏昏沉沉的,只能坐在沙发上发呆,脑子却也没闲着,想着自己最近总是能在梦里见到于子言的原因。

    经过地府的事后,纪荀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所‘梦’到的一切,都是现实中曾真实发生过得事,她之前也有想过原因,却一直也没找到,只能半推半就的接受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说法。

    可当她眉心中浮现出封印,还有为此听到于子言的声音时,她才幡然醒悟,或许这一切都跟封印有关系,当然了,还有观苍眼所独居的能力。

    “等等……不对!”纪荀猛然直起身子,自顾自的嘟囔“闯地府之前的梦,还有从地府回来的梦,似乎…似乎都不是当天发生的事情,不然时间对不上,那么…也就是说,于子言在一到两天前就已经…”

    想到这,纪荀看向孟琰,这才发现他也趴在办公桌上,似乎是睡着了,老实说,纪荀确实有点心疼,孟琰和于子言的经历虽然完全不一样,但他们之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活的很累。

    于子言是有着玄家和黑白无常的压力,孟琰则是有着其他的压力,虽然纪荀并不完全了解,但可以想象,她从没有听孟琰说过他的家庭,可能随随便便就坐上代理局长的位子,并且成为小队队长,其背后的力量不容忽视。

    而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承担着更大的压力,力量与压力,自古以来就是相辅相成的。

    这样想着,纪荀已经走到了孟琰的身边,她本来是想给对方盖件衣服的,可手一接触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孟琰…在发抖!

    “孟琰!孟琰你怎么了?”纪荀叫着他的名字似乎让他清醒过来,但显然并没有多少作用,于是纪荀只能把他的身体抬起来,好看的他的脸。

    很快,纪荀便发现孟琰其实并没有睡着,而是被一种她所不熟悉的疼痛搞得有些半梦半醒,纪荀赶忙翻出药给他吃,可此时的他因为痛苦紧咬着牙关,根本喂不进去。

    情急之下,纪荀也想不了那么多了,把药塞进自己嘴里,噙了口水想孟琰苍白的嘴唇压去。

    纪荀不知道这些药能不能起到作用,但她现在能想到的只有这一个办法。

    苦涩到让人作呕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来,可纪荀却不敢稍作喘息,只是一个劲的撬着孟琰紧咬的牙关,试图把药送进去。

    直到被孟琰咬伤嘴唇,传出血腥味的时候,孟琰才被惊醒,一见是纪荀,即刻便松开了牙关,把药吞了下去,纪荀大喜,轻抚着他的后背帮忙顺气,可很快心就又沉了下来,那些药…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孟琰依旧一脸痛苦,脸色铁青。

    纪荀暗骂自己愚蠢,真是病急乱投医,孟琰都这个样子了,哪里是医生开的咬可以解决的!

    现在的纪荀是谁都无法求助,六神无主之下只能念起了净天地神咒,希望可以起一些作用。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杀鬼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随着符纸燃起的一抹火光,孟琰的眉头果然松了一些,纪荀再接再厉,不禁是净天地神咒,只要是脑子里能想起的净化型符咒,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总之这类符咒对人体是百利而无一害。

    果然,纪荀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孟琰的神情渐渐放松了下来,呼吸也变平稳了。

    纪荀见状,精神一泄,一个腿软坐在了地上,呼哧带喘的就像是刚跑了几公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