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九十章灵魂与身体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王佳走了,什么都没有再说,因为她已经清楚的明白,周启生的心意。

    而这其中的字一大功臣苏妲己却一直窝在沙发里,没有再说话,她那句‘他生莫作有情痴,人间无地著相思’的真正意思,没有人懂,因为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了那个了解她的人。

    纪荀认命的下楼买香,一路上就在想,苏妲己口才那么好,是不是可以让她跟于子言谈谈呢?虽然决定先把感情的事情放在一边,但纪荀总会时常情不自禁的想起于子言,想要立刻赶往玄家见到他,在回魂路口没能得到的答案,她想听他说。

    就算他依旧固执己见,她也想听他亲口说。

    “招惹了就不管了,真是讨厌!”纪荀懊恼的踢着地上的雪,心里很气,越气越想见到于子言。

    就在她郁闷的闷头走路时,肩上突然一沉,然后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小荀…”

    “馆长?”纪荀心中一紧,赶忙回头去看,果然是馆长,他看起来很狼狈,脸色也不是很好,不过好在身上没有伤。

    纪荀暗自松了口气,扶着馆长往家走,心想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被抓的人都被放了回来?

    等香气充斥了整个客厅后,馆长也休息好了,纪荀、周启生和小艾坐定,听馆长‘讲故事’。

    正如纪荀所想,馆长确实是被白鸣和王毅抓住了,可奇怪的是两人并没有为难他,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两人还没机会为难他,他就逃走了。

    原因是两人起了内讧,众所周知,王毅的母亲一直被玄家关着,他从一开始就想救母亲,但白鸣,也就是耿裕民却不同意,说那样太危险,从而让王毅一等再等。

    可王毅救母心切,终于忍不了了,再次提起了要闯玄家救母亲,耿裕民当然还是不同意,于是王毅怒了,和他吵了起来,最后动起了手,馆长这才趁机逃了出来。

    “不对吧…”纪荀顿了顿“看王毅之前的样子似乎很敬重耿裕民,不该打起来啊!”

    “总之我看到的是这样的。”馆长吸了一大口烟,一番吞云吐雾之后,幽幽道

    “其实也可以理解,几次交手下来,我们也看得出王毅那孩子的性格比较极端和冲动,不服管教,耿裕民和他非亲非故,要说动手也不是不可能,被玄家抓住的毕竟是他的母亲。”

    纪荀一想,也是。

    “那白鸣最后怎么样了?”

    “看样子是凶多吉少,王毅身体里的鬼气增长不少,师父他怕是…不,不对!”

    纪荀听馆长话锋一转,连忙追问“哪里不对?”

    “我总觉得师父变了,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

    “人总会变得,都过了那么久了,肯定会不一样吧。”周启生说。

    “不,不是那种不一样。”馆长若有所思的吸了口烟“自从柏林见到师父后,我就总觉得很奇怪,不是指他心态变了,而是…像整个人都变了,行为举止都让我觉得很陌生,找不到半点从前的影子,完完全全就像个陌生人,那种感觉就好像…就好像……”

    “好像什么?”纪荀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可馆长就是不往下说。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孟琰。

    电话里孟琰也没说是什么事,只是让纪荀赶紧去一趟市局,纪荀也没敢耽搁,撇下一家老小就飙车到了市局,本以为是什么十万火急,结果只是耿嘉民又发狂了。

    自从被抓住后,耿嘉民的精神一直都恍恍惚惚的,还时常跟抽了大烟似得发狂,看起来完全就是个神经病。

    “这次不一样。”孟琰面色阴沉,带着纪荀来到一台电脑前,然后点亮屏幕,放出了一段监控录像。

    录像中的耿嘉民起初只是在床上躺着,好像是睡着了,但一分钟左右后,就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开始胡言乱语。

    隐约可以听到什么‘你终于死了’,‘还我身体’,‘不要伤害他们’。

    不仅如此,耿嘉民说话时似乎是在和什么人扭打,但监控录像中却只有他一个人!

    这看起来很诡异,如果是往常,孟琰根本不会在意,只会觉得耿嘉民是在发神经,但自从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牛鬼蛇神的存在后,他的世界观就有了一点变化,他觉得耿嘉民并不只是在发神经,而是…他的面前,确实有人!只是他们看不见而已。

    纪荀很快就明白了孟琰的意思,倒不是她会读心术,看透了孟琰的想法,而是她在录像中,确确实实看到了一个人。

    不,已经不能说是人了,应该是灵魂!

    录像结束,孟琰又打来了一张照片,在照片出现的一瞬间,纪荀整个人就呆在了当场,急声问“这是谁?”

    “这是我们用技术还原的耿嘉民的脸部,他在毁容之前,就是这个样子。”

    “嘶~”纪荀倒吸一口冷气,她可以肯定,一定,以及确定,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个灵魂,和照片上的人是一模一样的!

    也就是说…耿嘉民身体里的灵魂,并不是他自己的!

    见纪荀这幅样子,孟琰几乎肯定了心中的猜测,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问出了口“怎么样?”

    “你先等等。”纪荀冷静了一下,她在想耿嘉民身体里的灵魂到底是谁?而真正的耿嘉民又去了哪里?

    突然,她想起了馆长之前说的话,赶忙打过去了电话,果然,王毅和耿裕民动手的时间和耿嘉民发狂的时间是前后脚,这让纪荀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但她并没有贸然说出来,而是问孟琰“既然有了长相和dna,你们查到耿嘉民的真实名字,还有经历了吗?”

    孟琰点了点头“虽然不是很完全,但还是查到了一些,耿嘉民确实姓耿,但名字却没人知道,这就没办法确定他到底是耿嘉民还是耿裕民了,在文革之前,他家一直都在吃阴间饭,后来被关进了牛棚,他的父母和家人几乎都死光了,只剩下兄弟二人,后来兄弟也走散了,就剩下了他一个人。”

    纪荀心中的猜想渐渐成型,她问馆长要了王毅和耿裕民动手的地点,然后让孟琰派人去那里找,找耿裕民留下的毛发,或是尸体,然后验他的dna。

    经纪荀一说,孟琰立刻明白了她意思,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但地府都存在了,还有什么是更匪夷所思的呢?

    在这期间,孟琰带纪荀来到了耿嘉民的牢房,他已经安静了下来,正坐在简陋的床边一动不动的发呆。

    孟琰问纪荀“如果猜想是对的,你会告诉霍老板吗?”

    “……”纪荀没有说话,而是在心里暗自衡量,馆长现在虽然还没有联想到这一系列的事情,但已经意识到了白鸣身份的蹊跷,虽然嘴上没说,但馆长还是一样师父是清白的,如果可以确定本来的耿嘉民是无辜的,那告诉馆长也无妨,毕竟面对生死,他已经可以坦然了,可如果……

    就在纪荀沉默不语的时候,一个警员送来了文档,孟琰接过,交给纪荀。

    她觉得自己手里这原本应该轻飘飘的文件夹真的很重很重,因为这里面所记录的信息,表达了太多,也意味着太多,虽然不能完全让事情真相大白,但也是有很大用处的。

    “需要我先看看吗?”孟琰轻声问,然后自然而然的把手搭在了纪荀的肩上。

    “不用。”纪荀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文件。

    果然,资料中显示的dna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也就是说,耿裕民和耿嘉民,不,不对,应该是耿裕民和白鸣,确确实实是亲兄弟!

    “耿裕民这一步棋走的真好啊!”纪荀苦笑“只是他怎么也料不到,王毅会失控。”

    “还是要把灵魂弄出来,这样才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孟琰看向纪荀“有办法做到吗?”

    “我做不到,更何况灵魂融合了这么久,要是馆长的摄魂鉴还在就好了。”纪荀撇撇嘴,暗道自己果然还是道行太浅,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这些,而是耿裕民的死后,他的魂魄到底有没有进入地府?

    纪荀拿出手机,在通话记录中翻出了地府专线,然后一刻也不敢耽搁的拨了过去。

    王佳走了,什么都没有再说,因为她已经清楚的明白,周启生的心意。

    而这其中的字一大功臣苏妲己却一直窝在沙发里,没有再说话,她那句‘他生莫作有情痴,人间无地著相思’的真正意思,没有人懂,因为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了那个了解她的人。

    纪荀认命的下楼买香,一路上就在想,苏妲己口才那么好,是不是可以让她跟于子言谈谈呢?虽然决定先把感情的事情放在一边,但纪荀总会时常情不自禁的想起于子言,想要立刻赶往玄家见到他,在回魂路口没能得到的答案,她想听他说。

    就算他依旧固执己见,她也想听他亲口说。

    “招惹了就不管了,真是讨厌!”纪荀懊恼的踢着地上的雪,心里很气,越气越想见到于子言。

    就在她郁闷的闷头走路时,肩上突然一沉,然后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小荀…”

    “馆长?”纪荀心中一紧,赶忙回头去看,果然是馆长,他看起来很狼狈,脸色也不是很好,不过好在身上没有伤。

    纪荀暗自松了口气,扶着馆长往家走,心想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被抓的人都被放了回来?

    等香气充斥了整个客厅后,馆长也休息好了,纪荀、周启生和小艾坐定,听馆长‘讲故事’。

    正如纪荀所想,馆长确实是被白鸣和王毅抓住了,可奇怪的是两人并没有为难他,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两人还没机会为难他,他就逃走了。

    原因是两人起了内讧,众所周知,王毅的母亲一直被玄家关着,他从一开始就想救母亲,但白鸣,也就是耿裕民却不同意,说那样太危险,从而让王毅一等再等。

    可王毅救母心切,终于忍不了了,再次提起了要闯玄家救母亲,耿裕民当然还是不同意,于是王毅怒了,和他吵了起来,最后动起了手,馆长这才趁机逃了出来。

    “不对吧…”纪荀顿了顿“看王毅之前的样子似乎很敬重耿裕民,不该打起来啊!”

    “总之我看到的是这样的。”馆长吸了一大口烟,一番吞云吐雾之后,幽幽道

    “其实也可以理解,几次交手下来,我们也看得出王毅那孩子的性格比较极端和冲动,不服管教,耿裕民和他非亲非故,要说动手也不是不可能,被玄家抓住的毕竟是他的母亲。”

    纪荀一想,也是。

    “那白鸣最后怎么样了?”

    “看样子是凶多吉少,王毅身体里的鬼气增长不少,师父他怕是…不,不对!”

    纪荀听馆长话锋一转,连忙追问“哪里不对?”

    “我总觉得师父变了,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

    “人总会变得,都过了那么久了,肯定会不一样吧。”周启生说。

    “不,不是那种不一样。”馆长若有所思的吸了口烟“自从柏林见到师父后,我就总觉得很奇怪,不是指他心态变了,而是…像整个人都变了,行为举止都让我觉得很陌生,找不到半点从前的影子,完完全全就像个陌生人,那种感觉就好像…就好像……”

    “好像什么?”纪荀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可馆长就是不往下说。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孟琰。

    电话里孟琰也没说是什么事,只是让纪荀赶紧去一趟市局,纪荀也没敢耽搁,撇下一家老小就飙车到了市局,本以为是什么十万火急,结果只是耿嘉民又发狂了。

    自从被抓住后,耿嘉民的精神一直都恍恍惚惚的,还时常跟抽了大烟似得发狂,看起来完全就是个神经病。

    “这次不一样。”孟琰面色阴沉,带着纪荀来到一台电脑前,然后点亮屏幕,放出了一段监控录像。

    录像中的耿嘉民起初只是在床上躺着,好像是睡着了,但一分钟左右后,就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开始胡言乱语。

    隐约可以听到什么‘你终于死了’,‘还我身体’,‘不要伤害他们’。

    不仅如此,耿嘉民说话时似乎是在和什么人扭打,但监控录像中却只有他一个人!

    这看起来很诡异,如果是往常,孟琰根本不会在意,只会觉得耿嘉民是在发神经,但自从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牛鬼蛇神的存在后,他的世界观就有了一点变化,他觉得耿嘉民并不只是在发神经,而是…他的面前,确实有人!只是他们看不见而已。

    纪荀很快就明白了孟琰的意思,倒不是她会读心术,看透了孟琰的想法,而是她在录像中,确确实实看到了一个人。

    不,已经不能说是人了,应该是灵魂!

    录像结束,孟琰又打来了一张照片,在照片出现的一瞬间,纪荀整个人就呆在了当场,急声问“这是谁?”

    “这是我们用技术还原的耿嘉民的脸部,他在毁容之前,就是这个样子。”

    “嘶~”纪荀倒吸一口冷气,她可以肯定,一定,以及确定,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个灵魂,和照片上的人是一模一样的!

    也就是说…耿嘉民身体里的灵魂,并不是他自己的!

    见纪荀这幅样子,孟琰几乎肯定了心中的猜测,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问出了口“怎么样?”

    “你先等等。”纪荀冷静了一下,她在想耿嘉民身体里的灵魂到底是谁?而真正的耿嘉民又去了哪里?

    突然,她想起了馆长之前说的话,赶忙打过去了电话,果然,王毅和耿裕民动手的时间和耿嘉民发狂的时间是前后脚,这让纪荀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但她并没有贸然说出来,而是问孟琰“既然有了长相和dna,你们查到耿嘉民的真实名字,还有经历了吗?”

    孟琰点了点头“虽然不是很完全,但还是查到了一些,耿嘉民确实姓耿,但名字却没人知道,这就没办法确定他到底是耿嘉民还是耿裕民了,在文革之前,他家一直都在吃阴间饭,后来被关进了牛棚,他的父母和家人几乎都死光了,只剩下兄弟二人,后来兄弟也走散了,就剩下了他一个人。”

    纪荀心中的猜想渐渐成型,她问馆长要了王毅和耿裕民动手的地点,然后让孟琰派人去那里找,找耿裕民留下的毛发,或是尸体,然后验他的dna。

    经纪荀一说,孟琰立刻明白了她意思,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但地府都存在了,还有什么是更匪夷所思的呢?

    在这期间,孟琰带纪荀来到了耿嘉民的牢房,他已经安静了下来,正坐在简陋的床边一动不动的发呆。

    孟琰问纪荀“如果猜想是对的,你会告诉霍老板吗?”

    “……”纪荀没有说话,而是在心里暗自衡量,馆长现在虽然还没有联想到这一系列的事情,但已经意识到了白鸣身份的蹊跷,虽然嘴上没说,但馆长还是一样师父是清白的,如果可以确定本来的耿嘉民是无辜的,那告诉馆长也无妨,毕竟面对生死,他已经可以坦然了,可如果……

    就在纪荀沉默不语的时候,一个警员送来了文档,孟琰接过,交给纪荀。

    她觉得自己手里这原本应该轻飘飘的文件夹真的很重很重,因为这里面所记录的信息,表达了太多,也意味着太多,虽然不能完全让事情真相大白,但也是有很大用处的。

    “需要我先看看吗?”孟琰轻声问,然后自然而然的把手搭在了纪荀的肩上。

    “不用。”纪荀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文件。

    果然,资料中显示的dna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也就是说,耿裕民和耿嘉民,不,不对,应该是耿裕民和白鸣,确确实实是亲兄弟!

    “耿裕民这一步棋走的真好啊!”纪荀苦笑“只是他怎么也料不到,王毅会失控。”

    “还是要把灵魂弄出来,这样才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孟琰看向纪荀“有办法做到吗?”

    “我做不到,更何况灵魂融合了这么久,要是馆长的摄魂鉴还在就好了。”纪荀撇撇嘴,暗道自己果然还是道行太浅,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这些,而是耿裕民的死后,他的魂魄到底有没有进入地府?

    纪荀拿出手机,在通话记录中翻出了地府专线,然后一刻也不敢耽搁的拨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