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八十六章鬼王排排坐(二)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半天没听有人说话,孟琰有些奇怪,问“小荀,我能摘下眼罩了吗?”

    纪荀好半天才从懵逼之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这才想起孟琰看不见,伸手帮他摘下眼罩,指着那位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的宽肩壮汉,说

    “你觉得…它是谁?”

    “吕布吧。”孟琰想也没想就说出来,这身行头太形象了,随后他就反应过来纪荀为啥半天不说话了。

    据正史记载“建安三年,布复叛为术,遣高顺攻刘备于沛,破之。太祖遣夏侯惇救备,为顺所败。太祖自征布,至其城下,遗布书,为陈祸福。”

    当时吕布看了曹操寄来的恐吓信,心里多少都有那么一点恐惧,就想要不就算了打吧,直接投靠曹操。

    吕布手下的谋士陈宫也是机灵了一下,感觉曹操不会接纳‘劣迹斑斑’的吕布,就建议吕布放手一搏,然后还给吕布分析了目前的形式。

    陈宫说,曹操率军前来,不会和吕布展开持久战,如果吕布派遣士兵在城外驻守,那么自己将会率领军队把守城门,如果曹操向吕布发动了攻击,那么自己就会率领军队从后方进攻曹操,如果曹操只是想要攻城的话,吕布在城外和曹操周旋。

    过不了多久,曹操的军队因为粮食供应不足,士兵战斗力就会下降,吕布率兵攻击即可。

    但是,吕布因怀疑陈宫这货有别的心思,就便没有采用陈宫的建议,几天后,曹操和吕布展开了战斗,屡次失败退回城内,曹操攻打吕布三个月之后,吕布的手下侯成、宋宪、魏续等人投靠了曹操。

    吕布见自己那是就要成为光杆子司令了,所以还是投降了曹操,结果就被捆绑到了曹操的面前,吕布想要说服曹操收留他至曹营,为曹操效力,就说

    ““曹公得到我,由我率领骑兵,曹公率领步兵,可以统一天下了。””

    其实当时曹操确实是动心了,但却被刘备的一句“君不见丁建阳董卓的下场吗?”,给捣碎了。

    吕布当时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临死前感叹,说:“大耳儿最不能相信。”

    其实吕布死在白门楼上这件事,不能都怪曹操,毕竟说句不好听的,吕布有‘三姓家奴’这个外号不是龙穴来风,主要是刘备多了一句嘴,吕布才嗝屁的。

    但纪荀就是觉得他们这些杀惯了人的人不讲道理,那绝对都是有仇必报的主,再加上她自从见到这几个鬼王后,吕布就一个字也没说过,纪荀总感觉它在憋坏,可要是打起来,曹操绝对不是吕布的对手,这俩人在一块…呵呵,就差个刘备了。

    也幸亏它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多少鬼力,要不然纪荀在得知那胖鬼就是曹操的第一时间,就把它们赶出去了,这要是打起来,孟琰家还不得被掀了房顶?

    不过话说回来,它们明明都是鬼王级别的鬼物,怎么所剩的鬼力连个摄青鬼都不如?

    疑惑之下,纪荀问出了口,毕竟这才是她把它们留到现在的主要目的,她觉得这事铁定跟耿裕民那帮子人脱不了关系。

    果然,据国字脸岳飞说,它们本来是不想离开地府的,虽然它们是鬼王级别的,但生前并没有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只是因为生在战争年代,杀人太多,身上的戾气过重,无法投胎,所以在下面过得还算自在,平时也没人管,还有吃有喝的供着。

    当然了,除了苏妲己,至于它为什么也能过上舒舒服服的日子,咳,这其中的原因就显而易见了,毕竟它笑起来,连纪荀都有点受不了。

    其实地府出乱子后,它们这些鬼魂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然自个儿过自个儿的小日子,可有一天卞城王出现了,说只要它们能帮忙把逃跑的鬼魂抓起来,就让它们轮回,如果不想轮回,也可以满足它们的所有条件。

    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其实谁都有点受不了了,那可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啊,所以它们就动心了,与十殿阎王中的几位阎王签订了合同,就加入了抓鬼大军。

    听到这,纪荀就笑了,她心中已然有数,但并没有说什么,打破这几位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继续听岳飞讲。

    它们来到地上后,就着手办事,但好景不长,没多久就被糊里糊涂的抽去了鬼力,是实实在在的糊里糊涂,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总之鬼力一下子就全没了,现在它们每天只能恢复一点点,既回不到地府,也没办法再继续抓鬼。

    几位大哥大姐游手好闲的晃荡了几天,才聚在一起,这才各自有了伴。

    “那你们怎么不和地府的鬼差联系呢?它们应该可以送你们回地府吧!”小艾声音稚嫩,但思路却是清晰的很。

    “不行啊。”苏妲己柳眉微皱,叹了口气“当时我们和卞城王它们签订合同的时候,是秘密的,其中有一条就是这事得对地府其他人员保密,说是为了地府颜面着想,要是我们去见了那些鬼差,先不说泄密,它们肯定会把我们当成逃跑的鬼魂,直接抓回地府,扔进地狱受刑,我们现在没有鬼力,肯定不是它们的对手。”

    纪荀和孟琰对视了一眼,两人心里已经有了清晰的思路。

    耿裕民最近除了怨气外,还在收集鬼魂,谁能肯定他收集鬼魂不是为了得到鬼力呢?毕竟鬼力对王毅来说还是很有用的。

    所以就借着仵官王和卞城王这几个有鬼心思阎王,让鬼王们来到人间,逐个击破后吸取鬼力,可能是因为这些人身份特殊的原因,所以他并不敢直接抓起来或打散魂魄,所以就悄悄吸取鬼力。

    至于为什么几位鬼王都没有察觉,大概曹雪宜母女有着一定的功劳,他们看着好像是近期才背叛耿裕民的。

    而仵官王和卞城王这些阎王放鬼王们来到阳间,也并不是全因为帮耿裕民,这些鬼王都有着自己的思想,且力量也不小,它们到时候要是选择帮北阴大帝、阎罗王和钟馗等,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给它们的计划带来不变。

    至于那个保密条例,应该是不想让北阴大帝率先察觉到它们的意图,或是更早的引起地府众鬼的恐慌。

    小艾歪着头看了两人半天,又问“岳叔叔,你们…为什么非要遵守那个保密条例,嗯…我是说,如果那个合同的存在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好事,可能引来很大灾难,或许你们不遵守合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呢?”

    “不一样。”岳飞叹了口气,懊恼的低下了头,它们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些什么,反应过来那合同签错了。

    苏妲己眯了眯眼,接着说“你们阳间的合同是受法律保护的,而我们的合同,是受天道保护的,比你们的法律还要严格,一旦违反,就会遭受天劫,天劫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纪荀彻底无语了,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

    “那你们是想我把事情转达给地府?”纪荀回想起这几个鬼王见到她时的表情,就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因为当时它们看着她时的表情,很是开心,就像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哎呀,这也不行。”苏妲己靠在椅背上,千娇百媚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才继续说

    “我们之所以可以告诉你们,是因为你们是普通人,不是地府工作人员,可如果你们把这件事转达给了地府,那性质就变了,也算是我们违反了合同里的保密条例,依然会招来天谴的,哦,对了,不只是我们几个。”

    纪荀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嘴角抽了抽“你什么意思?”

    “为了合同的保密性,天雷会连你们一起惩罚。”说着,苏妲己做出了一个很是无辜的表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似乎也在说‘是你们自己要问的,不是我们非要说的’。

    “我…”纪荀扶额,强压着心里的翻江倒海,说了两个字“好吧。”

    不然呢?她还能怎样?难不成掐死几个泄愤?这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说真的,她有点不忍心,包括苏妲己,那可是少年少遇的尤物,杀之可惜啊,但…留着也浪费。

    除了弋不知道她的名声和事迹外,其他人都知道,谁敢跟它好啊!

    “那你们一路自觉的跟着我是为什么?总不会……”

    纪荀神情一顿,声音戛然而止,她似乎已经想到了这几位的意图,一脸便秘的看向那几个比她打了不知几轮的老鬼们。

    半天没听有人说话,孟琰有些奇怪,问“小荀,我能摘下眼罩了吗?”

    纪荀好半天才从懵逼之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这才想起孟琰看不见,伸手帮他摘下眼罩,指着那位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的宽肩壮汉,说

    “你觉得…它是谁?”

    “吕布吧。”孟琰想也没想就说出来,这身行头太形象了,随后他就反应过来纪荀为啥半天不说话了。

    据正史记载“建安三年,布复叛为术,遣高顺攻刘备于沛,破之。太祖遣夏侯惇救备,为顺所败。太祖自征布,至其城下,遗布书,为陈祸福。”

    当时吕布看了曹操寄来的恐吓信,心里多少都有那么一点恐惧,就想要不就算了打吧,直接投靠曹操。

    吕布手下的谋士陈宫也是机灵了一下,感觉曹操不会接纳‘劣迹斑斑’的吕布,就建议吕布放手一搏,然后还给吕布分析了目前的形式。

    陈宫说,曹操率军前来,不会和吕布展开持久战,如果吕布派遣士兵在城外驻守,那么自己将会率领军队把守城门,如果曹操向吕布发动了攻击,那么自己就会率领军队从后方进攻曹操,如果曹操只是想要攻城的话,吕布在城外和曹操周旋。

    过不了多久,曹操的军队因为粮食供应不足,士兵战斗力就会下降,吕布率兵攻击即可。

    但是,吕布因怀疑陈宫这货有别的心思,就便没有采用陈宫的建议,几天后,曹操和吕布展开了战斗,屡次失败退回城内,曹操攻打吕布三个月之后,吕布的手下侯成、宋宪、魏续等人投靠了曹操。

    吕布见自己那是就要成为光杆子司令了,所以还是投降了曹操,结果就被捆绑到了曹操的面前,吕布想要说服曹操收留他至曹营,为曹操效力,就说

    ““曹公得到我,由我率领骑兵,曹公率领步兵,可以统一天下了。””

    其实当时曹操确实是动心了,但却被刘备的一句“君不见丁建阳董卓的下场吗?”,给捣碎了。

    吕布当时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临死前感叹,说:“大耳儿最不能相信。”

    其实吕布死在白门楼上这件事,不能都怪曹操,毕竟说句不好听的,吕布有‘三姓家奴’这个外号不是龙穴来风,主要是刘备多了一句嘴,吕布才嗝屁的。

    但纪荀就是觉得他们这些杀惯了人的人不讲道理,那绝对都是有仇必报的主,再加上她自从见到这几个鬼王后,吕布就一个字也没说过,纪荀总感觉它在憋坏,可要是打起来,曹操绝对不是吕布的对手,这俩人在一块…呵呵,就差个刘备了。

    也幸亏它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多少鬼力,要不然纪荀在得知那胖鬼就是曹操的第一时间,就把它们赶出去了,这要是打起来,孟琰家还不得被掀了房顶?

    不过话说回来,它们明明都是鬼王级别的鬼物,怎么所剩的鬼力连个摄青鬼都不如?

    疑惑之下,纪荀问出了口,毕竟这才是她把它们留到现在的主要目的,她觉得这事铁定跟耿裕民那帮子人脱不了关系。

    果然,据国字脸岳飞说,它们本来是不想离开地府的,虽然它们是鬼王级别的,但生前并没有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只是因为生在战争年代,杀人太多,身上的戾气过重,无法投胎,所以在下面过得还算自在,平时也没人管,还有吃有喝的供着。

    当然了,除了苏妲己,至于它为什么也能过上舒舒服服的日子,咳,这其中的原因就显而易见了,毕竟它笑起来,连纪荀都有点受不了。

    其实地府出乱子后,它们这些鬼魂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然自个儿过自个儿的小日子,可有一天卞城王出现了,说只要它们能帮忙把逃跑的鬼魂抓起来,就让它们轮回,如果不想轮回,也可以满足它们的所有条件。

    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其实谁都有点受不了了,那可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啊,所以它们就动心了,与十殿阎王中的几位阎王签订了合同,就加入了抓鬼大军。

    听到这,纪荀就笑了,她心中已然有数,但并没有说什么,打破这几位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继续听岳飞讲。

    它们来到地上后,就着手办事,但好景不长,没多久就被糊里糊涂的抽去了鬼力,是实实在在的糊里糊涂,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总之鬼力一下子就全没了,现在它们每天只能恢复一点点,既回不到地府,也没办法再继续抓鬼。

    几位大哥大姐游手好闲的晃荡了几天,才聚在一起,这才各自有了伴。

    “那你们怎么不和地府的鬼差联系呢?它们应该可以送你们回地府吧!”小艾声音稚嫩,但思路却是清晰的很。

    “不行啊。”苏妲己柳眉微皱,叹了口气“当时我们和卞城王它们签订合同的时候,是秘密的,其中有一条就是这事得对地府其他人员保密,说是为了地府颜面着想,要是我们去见了那些鬼差,先不说泄密,它们肯定会把我们当成逃跑的鬼魂,直接抓回地府,扔进地狱受刑,我们现在没有鬼力,肯定不是它们的对手。”

    纪荀和孟琰对视了一眼,两人心里已经有了清晰的思路。

    耿裕民最近除了怨气外,还在收集鬼魂,谁能肯定他收集鬼魂不是为了得到鬼力呢?毕竟鬼力对王毅来说还是很有用的。

    所以就借着仵官王和卞城王这几个有鬼心思阎王,让鬼王们来到人间,逐个击破后吸取鬼力,可能是因为这些人身份特殊的原因,所以他并不敢直接抓起来或打散魂魄,所以就悄悄吸取鬼力。

    至于为什么几位鬼王都没有察觉,大概曹雪宜母女有着一定的功劳,他们看着好像是近期才背叛耿裕民的。

    而仵官王和卞城王这些阎王放鬼王们来到阳间,也并不是全因为帮耿裕民,这些鬼王都有着自己的思想,且力量也不小,它们到时候要是选择帮北阴大帝、阎罗王和钟馗等,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给它们的计划带来不变。

    至于那个保密条例,应该是不想让北阴大帝率先察觉到它们的意图,或是更早的引起地府众鬼的恐慌。

    小艾歪着头看了两人半天,又问“岳叔叔,你们…为什么非要遵守那个保密条例,嗯…我是说,如果那个合同的存在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好事,可能引来很大灾难,或许你们不遵守合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呢?”

    “不一样。”岳飞叹了口气,懊恼的低下了头,它们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些什么,反应过来那合同签错了。

    苏妲己眯了眯眼,接着说“你们阳间的合同是受法律保护的,而我们的合同,是受天道保护的,比你们的法律还要严格,一旦违反,就会遭受天劫,天劫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纪荀彻底无语了,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

    “那你们是想我把事情转达给地府?”纪荀回想起这几个鬼王见到她时的表情,就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因为当时它们看着她时的表情,很是开心,就像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哎呀,这也不行。”苏妲己靠在椅背上,千娇百媚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才继续说

    “我们之所以可以告诉你们,是因为你们是普通人,不是地府工作人员,可如果你们把这件事转达给了地府,那性质就变了,也算是我们违反了合同里的保密条例,依然会招来天谴的,哦,对了,不只是我们几个。”

    纪荀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嘴角抽了抽“你什么意思?”

    “为了合同的保密性,天雷会连你们一起惩罚。”说着,苏妲己做出了一个很是无辜的表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似乎也在说‘是你们自己要问的,不是我们非要说的’。

    “我…”纪荀扶额,强压着心里的翻江倒海,说了两个字“好吧。”

    不然呢?她还能怎样?难不成掐死几个泄愤?这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说真的,她有点不忍心,包括苏妲己,那可是少年少遇的尤物,杀之可惜啊,但…留着也浪费。

    除了弋不知道她的名声和事迹外,其他人都知道,谁敢跟它好啊!

    “那你们一路自觉的跟着我是为什么?总不会……”

    纪荀神情一顿,声音戛然而止,她似乎已经想到了这几位的意图,一脸便秘的看向那几个比她打了不知几轮的老鬼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