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八十五章鬼王排排坐(一)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中国历史少数民族诸侯政权九黎,中国上古传说中的一个族群,又称“黎”。

    九黎在远古时代是一个部落联盟,民族集合,并不是作为一个单薄的民族个体存在。

    居住并发展于黄河中下游一带,为中国最早进入农业时代的民族集团。

    九黎共有九个部落,每个部落有九个氏族蚩尤是他们的大酋长。

    《史记》等书记载:蚩尤姜姓,炎帝之后。酉字对应于鸡,易经中为巽,主号令群雄之意。故蚩尤古又记为蚩酉。

    传说蚩尤有兄弟八十一人,即有八十一个支系氏族,能呼风唤雨,以金作兵器,常以兵作乱。他们勇敢善战,威震天下,他们信奉巫教,杂拜鬼神。

    当时,掌握文化的人被称之为“巫”,能用铜制造兵器,还有刑法,这些文化对于后来的华夏族有深刻的影响。

    后有人认为五刑即由此而来。

    当时人类的智慧根本高不到哪里去,不像现代新新人类这样聪明,所以能有这样的思想,是极其难得的。

    要说这九黎族势力有多大,听听上古传说就知道了,因为传说中三皇五帝中的天皇伏羲、地皇女娲、人皇神农,都是从东夷九黎出来的,毕竟无从考究,咱也甭管是不是真的,总之这九黎族是人才辈出,不然谁能空穴来风的传出这些?

    还有,相传后羿、帝狻、熙和等神话体系也都是出自东夷九黎。

    后来呢,黄帝与蚩尤这俩部族大佬在涿鹿掐起了架,打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日月难辨,后来黄帝联合炎帝,占着人多的优势把蚩尤打了个半服,所以很遗憾,最后是以九黎的失败告终的。

    九黎经过长期斗争,一部分留在北方,建立了黎国,后来灭于周朝;一部分参加了黄炎部落联盟,可能即'黎民'逐渐融合于华夏族;另一部分退回到南方江汉流域,建立了三苗部落联盟。

    后来有些闲着没事干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查到的,说战国时的荆楚与今天的苗族,就是九黎、三苗的后裔,不过这并不是很重要,就让这些问题,给那些吃饱了撑的没事做的人研究吧!

    总之呢,关于上古那一块的时间段,有着形形色色的传说,毕竟当时文化不发达,人们也没办法用文字详细的把所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只能口口相传,简称——传说。

    “你是上古时期的人?”纪荀咽了口口水,想起了弋在见到她和乌木雌刀后的话,难道…嘶……

    (为了区分于子言和纪荀的乌木短刀,以后纪荀拿着的就叫‘乌木雌刀’了,不好听,请忽略!)

    “是的,大人,您也……”

    “停停停!”纪荀打断了弋“我不想听你讲故事,下一个。”

    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纪荀还是决定把玊的事情放一放,现在事情太多,她不想因为这件事再烦心,虽然她确实挺好奇玊和自己,还有和弋的关系,但现在不是时候,知道太多只能让她分心,本来就够乱的了,她的脑容量已经有些超负荷了。

    在听到弋叫纪荀大人的时候,其余四个鬼王都低下了头,似乎是有些失望,各个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似得。

    见它们没有继续,纪荀指了指其中唯一的女性,说“你先来吧。”

    那女鬼抬起头,对纪荀和孟琰,还有小艾各笑了一下,那笑,让孟琰浑身一震,其实别说是他了,就连纪荀和小艾都没这女鬼的笑给勾引了。

    用千娇百媚来形容这个女鬼,都不够形象的。

    “奴家…苏妲己。”

    因为有了弋的事,纪荀三人都有了思想准备,但还是被那女鬼的名字惊到了。

    “苏苏苏苏…苏妲己?”纪荀抓起茶几上的眼罩给孟琰带上,然后问“你到底是鬼还是…妖精?”

    纪荀这么问,其实也是被传说给洗脑了,其实这个传说大多数人都听过。

    苏妲己是中国商朝最后一位君主商纣王的宠妃,据《史记》记载,妲己是苏氏诸侯之女,乃一个美若天仙、能歌善舞、国色天香的美人,在商纣王徵伐苏部落时被好酒贪色的纣王掳入宫中,尊为贵妃,极尽荒淫之能事,酒池肉林等乃是纣王为博她欢颜而创,并为了讨好她发明炮烙之刑,后被周武王所杀。

    现在人们一说到妲己,就马上会想到另外一个词语“狐狸精”,其实那只是神化《封神榜》的文学创作而已。

    在中妲己被描述为一个本性善良、美艳无比的女子,但在入宫途中被九尾狐狸精害死,并被其附身,才有后期一连串令人发指的恶行。

    似乎苏妲己它自己也听说过这个版本的传说,它变本加厉的来了个倾国倾城的笑,把纪荀笑了个神魂颠倒,似乎是玩够了,苏妲己正了正身,正色道

    “我当然是鬼了!什么被狐狸精附身的,真是荒谬,没错,那些祸国殃民的事都是我做的,可后世不也有很多类似的‘女妖精’嘛,唉,狐狸精…也不知道是褒,还是贬……”

    纪荀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把自己罪行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不过她也没在苏妲己的事情上纠结太久,毕竟那已经是几千年之前的事了,她也没兴趣翻出来进行采访,又不能报道出去挣钱!

    相比于苏妲己和纣王的那点破事,纪荀还是更好奇其余的三个男鬼是谁,她皱着眉犹豫了半天,指着一位国字脸,一脸正气的男鬼问

    “你又是哪位大人物啊?”

    那国字脸坐直身子,宛如一尊如山的塑像,久久未语,似乎是在回忆当年,就在纪荀以为它真的就是一尊塑像,它终于开口了,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

    “岳飞。”

    “额。”纪荀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大惊小怪了,毕竟九黎族和苏妲己的事情已经炼化了她的神经,只是一说起岳飞,纪荀就想起了一件事,若有所思的问岳飞。

    “你见过秦桧吗?我指的是在地府,那老东西也没有投胎吧?”

    “没见过,我不爱出门。”

    纪荀心想,也对,秦桧就算真的没有投胎,也是在十八层地狱受刑的,像岳飞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不过不爱出门就不对了,没想到岳飞还是一宅男。

    可是话说回来,现在岳飞都冒出来了,那自己当时在地府火车上看到的那个秦桧,会不会真的就是南宋时,害死岳飞的那个秦桧呢?那王一涟可就惨了。

    想了些有的没得后,纪荀又看向胖乎乎的中年男鬼,她其实不太好奇它的身份,比较好奇最后剩下的那个宽肩大汉的身份,可那鬼看着太凶,她有些怕,还是决定放在最后。

    “孤乃…”

    “用‘我’字!”纪荀现在胆特别肥,毕竟她也是被弋叫做大人的,这胖鬼居然跟她称‘孤’!

    “咳。”胖鬼也是个识时务的人,他眉毛自然的一挑,说“我叫曹操。”

    “……”纪荀深吸一口气,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看向最后那位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的宽肩壮汉,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