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八十二章周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为了起到混淆视听的作用,纪荀在甩出那张关联符的同时,还甩出了几张普通攻击性的符纸,看似与前几次无异,其实区别大了去了,所以说,天生我材必有用,攻击力小符要是用好了,用对地方了,也能有奇效。

    就在那几张关联符咒接近曹雪宜她妈的小腹时,纪荀掐了一个手诀,放在嘴边,开始念动口诀。

    “南方火令,上使六丁。九天力士,百万精兵。封泉泉干,封石石裂。封山山崩,封河河竭。封庙庙破,封火火灭。封神神亡,封鬼鬼绝。三天勑令,一切收摄。急急如律令。”

    随着纪荀尾音的结束,那几张关联的符纸瞬间被点燃,它们在曹雪宜她妈的小腹处转了几圈,让曹雪宜她妈痛呼连连,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曹雪宜的注意,但她被曾野和弋,还有猎鹰小队的火力困得死死的,根本没办法过来增援。

    不多时,那几张带着火的符纸就离开了曹雪宜她妈的小腹,向地上钻去,一挨着黄土地,它们的火光顿时大盛,很快就汇成了一个阵法,将曹雪宜她妈困在里面。

    虽然看着是挺容易逃出来的,但曹雪宜她妈在阵法中根本动不了,因为这不是普通的火阵,而是幽火封邪咒,这看似灼热的火其实是没有任何温度的,普通人就算是挨着也没有一点事,但如果要是妖魔邪祟,或是心术不正,已经生成了心魔的人碰着,就会有比火烧还要痛苦的感觉,被困其中,也会被封印一切邪力,所以曹雪宜她妈才会跟一滩烂泥一样摊在地上,这说明这老女人已经被仇恨吞噬,体内全是阴暗的力量了。

    这算是解决了一个,纪荀松了口气,走过去用符咒把馆长和白鸣的降头术解了,或许是因为太仓促的缘故,他们俩被下的降头只是很普通的药降。

    “感觉怎么样?”纪荀焦急的问馆长,她还记着白鸣的仇呢,不想跟这个老东西多说话。

    “还好,还好。”

    馆长和白鸣休息了一会儿,就加入了战斗,和曾野、弋一起对付曹雪宜去了,那女人比他妈要难对付,果然还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已经把他妈拍在沙滩上了。

    曹雪宜母女算是被牵制住了,所以纪荀并没有再动手,而是来到了孟琰身边,《道德经》似乎只是起到了稍微缓解他痛苦的作用,并没能解除百花飞头降。

    小艾已经累的快虚脱了,她体内的灵气就刚刚恢复了一点点,现在已经全用完了,纪荀心疼的拭去她额头的汗,拍了拍她的肩,让她放心,然后收敛心神,虔诚的念动了《道德经》。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虽然纪荀体内的灵气没有小艾那么纯,但她占了后天的便宜,经过不停的修炼,再加上乌木短刀的帮助,她终于成功发挥了《道德经》的作用。

    之前就说过,这种经文的念诵不是谁都可以的,需要灵气或者真气的加持,不然就只能是没有用,没有生命的普通文字。

    再纪荀轻柔,却不失庄重的声音中,乌木短刀缓缓浮在半空,一圈一圈的泛着金光,纪荀所念诵的经文也渐渐成型,成了一个个金色的小字,与从天而降的雪花一同落在孟琰的身上,然后融入了他的身体里。

    火光还有金光所交织,将昏暗照亮,猎鹰小队的成员虽然也都是见过世面的,但也没见过这种景象,心中震撼。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随着最后一个字的结束,孟琰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却深深陷入了沉睡,纪荀叹了口气,她不像小艾的灵气纯,更不像于子言那样多行善事,连超度都不能独立完成,更别说是这种救人的事了,她能做的只是压制住孟琰体内的降头,不让它继续腐蚀内脏,让孟琰好受一点,解除降头还得是曹雪宜这样的正牌降头师才行。

    纪荀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其实有时候她为了达到目的,也是不择手段的,所以,她觉得自己应该用一些特殊手段,让曹雪宜先把孟琰救了,再从长计议。

    思想走到哪里,身体就做到哪里,纪荀站起身,向曹雪宜她妈走去,准备以胁迫的方式逼曹雪宜就犯,她本以为自己是可以通过那只灼烧恶人的幽火的,可她刚迈出一步,就感觉到让她难耐的灼热,赶忙收回了脚,心中不禁纳闷。

    她就算是逼不得已灭火几个鬼魂,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罪过吧?就算她是个肉食主义者,无肉不欢,可也不算是心事不正,大逆不道的人阿!凭什么幽火连她都烧!这也太tm猖狂了!

    不过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进不去纪荀也就不禁了,从她的库存里抓出了一张符,喊了曹雪宜一句,说

    “你先救人,不然你妈就得去阴市报道了!”

    曹雪宜一脸沉痛,但嘴上却不松“你先放了我妈,我就救你的姘头。”

    “啧,我说你好歹也是当过老师的人,怎么嘴上就这么不积德呢?什么姘头,那是我的未婚夫!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唯女子与小人…额。”纪荀想起来自己也是个‘小女子’,果断住了嘴,话锋一转道

    “曹雪宜,人与人之间是需要信任的,对不对?你救了我未婚夫,我保证放了你妈,咱们一码归一码,大不了再大战三百回合!”

    曹雪宜不依不饶,固执己见“你先放了我妈,我保证救你姘头!”

    “那不行,你先救我未婚夫,我再放你妈!我发誓!要是不放,我就五雷轰顶,不得好死!”说着,纪荀摸了摸自己的良心,想如果曹雪宜真的先解除了孟琰身上的降头,她…这能那么诚实守信的放了曹雪宜她妈吗?

    ‘不行,绝对不行!我凭本事抓的,也是凭本事让她救得人,凭什么放?为了打到邪恶,匡扶正义,这点小心思应该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纪荀有点捏不准,毕竟道哥没有人情味,是那样的刚正不阿……

    曹雪宜显然是老头了纪荀的小心思,根本就不松口,两人你来我往的磨了半天洋工,纪荀终于怒了,指着手里的符说

    “认识这是什么符吗?”

    曹雪宜得空瞅了一眼,本来不想理纪荀的,但自家老娘的命抓在人家手里,所以不得不不耻下问“什么符?”

    “这是大北斗神咒!”纪荀一字一顿,字正腔圆,似乎是怕曹雪宜土包子,不知道这符的威力,体贴的解释道

    “驱神役鬼,无所不能,我记得你是教语文的,应该能理解这四个字的意思吧,你现在没资格跟我谈条件,这符一打出去,你娘可就不是终生残疾那么简单了!”

    曹雪宜冷冷一笑“我们的筹码是相同的,我不救你姘头,你姘头照样也不只是终生残疾那么简单!”

    听了她的话,纪荀不怒反笑“未婚夫没了可以再找,我看你亲娘没了去哪找,哎呀,这下好了,自己儿子还没救回来呢,亲娘也没了,真是可怜!可怜呐!”

    “姓纪的,你也tm也算是正道人士?”

    曹雪宜被纪荀的话气的一哆嗦,分了心神,结果被白鸣手里的拂尘甩了一下,打出三米之远,纪荀知道她已经乱了心神,继续道

    “其实你抓王国生也没用,他不知道另一本《九州玄空录》的下落,这世界上啊,除了于子言也就只有我知道了,曹雪宜,其实你也没什么错,就是想救儿子,我理解,你我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我不是不可以帮你。”

    最后这几句话,其实谁都听的出来纪荀没走心,而且复活死人是逆天的事,更何况还是个魂魄已散的人,纪荀要真那么做了,原本就处于觉醒状态呢天道铁定会震怒,所以纪荀根本不可能那么做。

    但曹雪宜听不出来,她是刚刚疯过的人,现在也不算很清醒,突如其来的希望让她冲昏了头脑,竟同意了纪荀的交易。

    “女儿,你别…”

    曹雪宜母亲可不傻,但就在她声音刚刚响起不久,就禁了声,随后纪荀就感觉背后刮起一阵阴风,她当时都快哭了,明明事情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啊,这又是哪位陈咬金?

    为了起到混淆视听的作用,纪荀在甩出那张关联符的同时,还甩出了几张普通攻击性的符纸,看似与前几次无异,其实区别大了去了,所以说,天生我材必有用,攻击力小符要是用好了,用对地方了,也能有奇效。

    就在那几张关联符咒接近曹雪宜她妈的小腹时,纪荀掐了一个手诀,放在嘴边,开始念动口诀。

    “南方火令,上使六丁。九天力士,百万精兵。封泉泉干,封石石裂。封山山崩,封河河竭。封庙庙破,封火火灭。封神神亡,封鬼鬼绝。三天勑令,一切收摄。急急如律令。”

    随着纪荀尾音的结束,那几张关联的符纸瞬间被点燃,它们在曹雪宜她妈的小腹处转了几圈,让曹雪宜她妈痛呼连连,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曹雪宜的注意,但她被曾野和弋,还有猎鹰小队的火力困得死死的,根本没办法过来增援。

    不多时,那几张带着火的符纸就离开了曹雪宜她妈的小腹,向地上钻去,一挨着黄土地,它们的火光顿时大盛,很快就汇成了一个阵法,将曹雪宜她妈困在里面。

    虽然看着是挺容易逃出来的,但曹雪宜她妈在阵法中根本动不了,因为这不是普通的火阵,而是幽火封邪咒,这看似灼热的火其实是没有任何温度的,普通人就算是挨着也没有一点事,但如果要是妖魔邪祟,或是心术不正,已经生成了心魔的人碰着,就会有比火烧还要痛苦的感觉,被困其中,也会被封印一切邪力,所以曹雪宜她妈才会跟一滩烂泥一样摊在地上,这说明这老女人已经被仇恨吞噬,体内全是阴暗的力量了。

    这算是解决了一个,纪荀松了口气,走过去用符咒把馆长和白鸣的降头术解了,或许是因为太仓促的缘故,他们俩被下的降头只是很普通的药降。

    “感觉怎么样?”纪荀焦急的问馆长,她还记着白鸣的仇呢,不想跟这个老东西多说话。

    “还好,还好。”

    馆长和白鸣休息了一会儿,就加入了战斗,和曾野、弋一起对付曹雪宜去了,那女人比他妈要难对付,果然还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已经把他妈拍在沙滩上了。

    曹雪宜母女算是被牵制住了,所以纪荀并没有再动手,而是来到了孟琰身边,《道德经》似乎只是起到了稍微缓解他痛苦的作用,并没能解除百花飞头降。

    小艾已经累的快虚脱了,她体内的灵气就刚刚恢复了一点点,现在已经全用完了,纪荀心疼的拭去她额头的汗,拍了拍她的肩,让她放心,然后收敛心神,虔诚的念动了《道德经》。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虽然纪荀体内的灵气没有小艾那么纯,但她占了后天的便宜,经过不停的修炼,再加上乌木短刀的帮助,她终于成功发挥了《道德经》的作用。

    之前就说过,这种经文的念诵不是谁都可以的,需要灵气或者真气的加持,不然就只能是没有用,没有生命的普通文字。

    再纪荀轻柔,却不失庄重的声音中,乌木短刀缓缓浮在半空,一圈一圈的泛着金光,纪荀所念诵的经文也渐渐成型,成了一个个金色的小字,与从天而降的雪花一同落在孟琰的身上,然后融入了他的身体里。

    火光还有金光所交织,将昏暗照亮,猎鹰小队的成员虽然也都是见过世面的,但也没见过这种景象,心中震撼。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随着最后一个字的结束,孟琰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却深深陷入了沉睡,纪荀叹了口气,她不像小艾的灵气纯,更不像于子言那样多行善事,连超度都不能独立完成,更别说是这种救人的事了,她能做的只是压制住孟琰体内的降头,不让它继续腐蚀内脏,让孟琰好受一点,解除降头还得是曹雪宜这样的正牌降头师才行。

    纪荀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其实有时候她为了达到目的,也是不择手段的,所以,她觉得自己应该用一些特殊手段,让曹雪宜先把孟琰救了,再从长计议。

    思想走到哪里,身体就做到哪里,纪荀站起身,向曹雪宜她妈走去,准备以胁迫的方式逼曹雪宜就犯,她本以为自己是可以通过那只灼烧恶人的幽火的,可她刚迈出一步,就感觉到让她难耐的灼热,赶忙收回了脚,心中不禁纳闷。

    她就算是逼不得已灭火几个鬼魂,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罪过吧?就算她是个肉食主义者,无肉不欢,可也不算是心事不正,大逆不道的人阿!凭什么幽火连她都烧!这也太tm猖狂了!

    不过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进不去纪荀也就不禁了,从她的库存里抓出了一张符,喊了曹雪宜一句,说

    “你先救人,不然你妈就得去阴市报道了!”

    曹雪宜一脸沉痛,但嘴上却不松“你先放了我妈,我就救你的姘头。”

    “啧,我说你好歹也是当过老师的人,怎么嘴上就这么不积德呢?什么姘头,那是我的未婚夫!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唯女子与小人…额。”纪荀想起来自己也是个‘小女子’,果断住了嘴,话锋一转道

    “曹雪宜,人与人之间是需要信任的,对不对?你救了我未婚夫,我保证放了你妈,咱们一码归一码,大不了再大战三百回合!”

    曹雪宜不依不饶,固执己见“你先放了我妈,我保证救你姘头!”

    “那不行,你先救我未婚夫,我再放你妈!我发誓!要是不放,我就五雷轰顶,不得好死!”说着,纪荀摸了摸自己的良心,想如果曹雪宜真的先解除了孟琰身上的降头,她…这能那么诚实守信的放了曹雪宜她妈吗?

    ‘不行,绝对不行!我凭本事抓的,也是凭本事让她救得人,凭什么放?为了打到邪恶,匡扶正义,这点小心思应该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纪荀有点捏不准,毕竟道哥没有人情味,是那样的刚正不阿……

    曹雪宜显然是老头了纪荀的小心思,根本就不松口,两人你来我往的磨了半天洋工,纪荀终于怒了,指着手里的符说

    “认识这是什么符吗?”

    曹雪宜得空瞅了一眼,本来不想理纪荀的,但自家老娘的命抓在人家手里,所以不得不不耻下问“什么符?”

    “这是大北斗神咒!”纪荀一字一顿,字正腔圆,似乎是怕曹雪宜土包子,不知道这符的威力,体贴的解释道

    “驱神役鬼,无所不能,我记得你是教语文的,应该能理解这四个字的意思吧,你现在没资格跟我谈条件,这符一打出去,你娘可就不是终生残疾那么简单了!”

    曹雪宜冷冷一笑“我们的筹码是相同的,我不救你姘头,你姘头照样也不只是终生残疾那么简单!”

    听了她的话,纪荀不怒反笑“未婚夫没了可以再找,我看你亲娘没了去哪找,哎呀,这下好了,自己儿子还没救回来呢,亲娘也没了,真是可怜!可怜呐!”

    “姓纪的,你也tm也算是正道人士?”

    曹雪宜被纪荀的话气的一哆嗦,分了心神,结果被白鸣手里的拂尘甩了一下,打出三米之远,纪荀知道她已经乱了心神,继续道

    “其实你抓王国生也没用,他不知道另一本《九州玄空录》的下落,这世界上啊,除了于子言也就只有我知道了,曹雪宜,其实你也没什么错,就是想救儿子,我理解,你我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我不是不可以帮你。”

    最后这几句话,其实谁都听的出来纪荀没走心,而且复活死人是逆天的事,更何况还是个魂魄已散的人,纪荀要真那么做了,原本就处于觉醒状态呢天道铁定会震怒,所以纪荀根本不可能那么做。

    但曹雪宜听不出来,她是刚刚疯过的人,现在也不算很清醒,突如其来的希望让她冲昏了头脑,竟同意了纪荀的交易。

    “女儿,你别…”

    曹雪宜母亲可不傻,但就在她声音刚刚响起不久,就禁了声,随后纪荀就感觉背后刮起一阵阴风,她当时都快哭了,明明事情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啊,这又是哪位陈咬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