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八十一章开打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怎么?想好了没?”曹雪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她或许觉得对于纪荀来说,保住一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帅哥,比留住一个没用且刚刚认识的鬼魂要划算。

    “小荀…你,你过来。”孟琰的声音传来,纪荀忙不迭的过去,小艾和张鄙人等人见她来了,赶忙让开。

    看着孟琰苍白的脸,和因痛苦紧皱的眉头,纪荀痛心至极,她俯下身,凑近了孟琰,柔声说“我在,我在,你别死啊,坚持一下,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哈哈…咳咳咳……”

    随着咳嗽,孟琰的嘴角渗出了丝丝鲜血,纪荀吓坏了,用手帮他擦,可越擦越多,豆大的眼泪如决堤似得滴落在孟琰的脸上,他虽然痛苦无比,却笑了,颤抖着抓住纪荀的手,说

    “你…哭起来也很好看,能看看到…你为我而哭,我很开心,你…”

    “你给我闭嘴!”纪荀无奈的看着孟琰“别的男人都是见不得女人哭,你居然…且,孟琰,你听好了,只要你坚持住,只要你活下来,我就…嫁给你。”

    “我不喜欢…强人所难,强扭的瓜不甜…你其实…喜欢的他,我…知道。”

    “说不定你努力努力,我还是会回心转意的啊,于子言那个死人…”

    纪荀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有人拍了她一下,是小艾。

    “小荀姐,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我看过于叔叔给你的书,上面说念《道德经》可可以破除降头术。”

    经小艾这么一提醒,纪荀也想了起来,但这百花飞头降不是一般的凶险,能不能起到作用还两说,可现在也只能试一试了,总之不会有更坏的结果。

    见这边半天没有动静,曹雪宜不耐烦了,冷冷道“你到底决定好没有!”

    弋知道这其中有自己的关系,飘到纪荀身边,说“大人,要不末将…”

    “不需要!”纪荀打断了弋,进行了几次吐纳,强行让自己稳定心神,然后对小艾说

    “孟琰交给你了,一旦念动《道德经》,曹雪宜母女一定会想办法坏事,我去缠住他们。”

    临危授命,小艾也不废话,珍重的点了点头“好。”

    “小荀,其实……”

    “你给我闭嘴!”纪荀狠狠的瞪了孟琰一眼,然后站起身,那一起身间,弋仿佛看到了那个它所熟悉的玊。

    纪荀抽出后腰处的乌木短刀,顿时金光照亮了周围的昏暗,她扫了眼张鄙人手里的‘克隆仪’,对他和猎鹰小队的成员说“不要离开孟琰,弹药给我增援就好。”

    语毕,纪荀再不做任何犹豫,欺身而上,由于对方是两人,她的工作量毕竟重,所以也不敢贸然消耗符纸,在猎鹰小队的配合下,和曹雪宜母女缠斗了近半分钟,才趁着对方的空挡甩出一张符,同时念动口诀。

    “吾含天地,咒毒杀鬼方,咒金金自销,咒木木自折,咒水水自竭,咒火火自灭,咒山山自崩,咒石石自裂,咒神神自缚,咒鬼鬼自杀,咒祷祷自断,咒痈痈自决,咒毒毒自散,咒诅诅自灭。”

    这人体真气配合符箓禁制鬼神的强制性咒语,纪荀见识过,效果极佳,这可是她所会运用的符咒最猛的了!

    可打在曹雪宜母女的身上,却只是让她们发出了一声痛苦,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纪荀一口气直接凉到了脚后跟,之前还怀疑白鸣放水,现在想来,确实是这母女合力,事半功倍了!

    刚才那一记猛招,似乎是彻底激怒了这对疯子母女,原本还念着些往日旧情,不愿意伤害纪荀呢,这下也不管那些了,什么药降、蛊降、声降、符降都往纪荀身上招呼,这下纪荀别说是还手了,光躲就躲了个满头大汗,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见纪荀被压制住了,曹雪宜打起了孟琰的主意,一个闪身向孟琰跑去,随后甩出一堆乱七八糟的降头,驱赶猎鹰小队的成员。

    可她还是太小看这些军人了,别说是降头了,她就算是扔个原子弹过去,他们都会不动如山的站在那里,没有人是不怕死的,但,他们除外,因为他们是军人,使命和责任,是他们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就在那些五颜六色的降头将要打在猎鹰小队成员身上的时候,居然被弹开了,曹雪宜来不及惊讶,赶忙躲开,降头术与玄门道法的区别,就在于降头术对降头师本人也是有限的,不管其心术正不正,而且降头一旦被下在主人身上,她自己和很难接触的,因为这算是反噬。

    但玄门道法却不同,其道术针对的是妖魔邪祟,对人无效,只有极少数的道术才有攻击人的作用。

    曹雪宜堪堪躲开自己的降头,定睛一看,脸色骤变,因为她看到猎鹰小队的周围,出现了一道似有似无的屏障,她的降头就是被那屏障挡开的。

    “…绝学无忧,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馀,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我独异於人,而贵食母……”

    小艾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曹雪宜的耳中,她冷冷一笑,看向纪荀“你以为《道德经》还能对我的百花飞头降有用吗?真是天真!”

    纪荀手上没占便宜,嘴上却不含糊“邪不胜正,你这丑女人那么恶毒,老天爷都不会帮着你,命运之神一定会站在老娘这边,你等着吧,输得一定会是你!”

    此话一出,曾野当即拍手叫好,可手拍到一半,就被弋拽了出去,向曹雪宜后背攻去,曾野还来不及跟它说明自己有多弱,就被弋一个甩尾,甩到了曹雪宜身上,曾野感觉到脚底板结结实实传来的触感,吓得一哆嗦,怕曹雪宜拽住它的脚,赶忙一个曲腿收回了。

    再去看曹雪宜,曾野的那一脚对它来说是不轻,但曹雪宜却没有动,只是踉跄了一步,就站稳了,她回头看着两人,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渐渐扭曲,抬手向曾野抓去。

    什么?曹雪宜为什么抓曾野?

    当然不是因为它踹了她,而是因为现在的弋看起来确实有些吓人,先不管还是不是纸老虎,反正那样子是挺唬人的,极具视觉冲击,七尺之高的身体,宛如和顶天立地巨人,脸和眼睛也充了血,比刚才在阵法之中还要红上许多,仿佛能滴出血来,它身着黑金战甲,手持森光长矛,赫然就是个征战沙场,杀人如麻的将军,这气势,一般人见了都得害怕。

    纪荀见曹雪宜被缠住了,松了口气,专心的对付起了曹雪宜她妈,符咒中的最猛的符已经用出去了,尽管没有什么大用处,但纪荀依然不放弃,想着可能是没有对了口,她今天库存多,就不信没有一张有用的。

    想到这,纪荀连续扔出几道符咒,一一催动,那些都是比较低级的攻击符咒,纪荀也只是想试试水,其实那些符咒打在曹雪宜她妈的身上还是有用的,可能是年纪大了,身体不行的缘故,每一张符打在她身上,她身体就会抖上一抖,尤其是打在小腹处的时候。

    ‘这应该就是命门所在了!’

    纪荀心中大喜,笑眯眯的抽出了几张符咒,这一招打在曹雪宜她妈的小腹上,不把她打全残,也得是半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