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八十章值与不值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乙逢犬马丙鼠猴,六丁玉女骑龙虎。又有三奇游六仪,号为玉女守门扉。若作阴私和合事,请君但向此中推。天三门兮地四户,问君此法如何处?太冲小吉与从魁,此是天门私出路。地户除危定与开,举事皆从此中去。六合太阴太常君,三辰元是地私门。更得奇门相照耀,出门百事总欣欣。太冲天马最为贵,卒然有难宜逃避。”

    纪荀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遍念动《烟波钓叟歌》,现在手机上的时间也不跳动了,她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要是白鸣已经占据主动权,就大事不妙了。

    曾野在这期间有跟弋谈过,这才知道它其实跟自己一样,也没有多大的本事,刚才那气势已经用尽了全部的鬼力,合着这货就是充充场面,吓唬人的,实则就是只纸老虎,光看着厉害。

    “小荀,你歇一歇。”孟琰终于看不下去了,走到了纪荀身边“其实奇门遁甲的话,小张是了解一点的,他们部门就是研究这个的。”

    纪荀念动《烟波钓叟歌》耗费了不少精力,瞪着孟琰有气无力道

    “你怎么不早说!”

    这下孟琰可就叫屈了“我刚才说了很多次,你都没听见?”

    “额……”纪荀自知理亏,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转而看向张鄙人。

    张鄙人把小本本收起,推了推眼睛说

    “少夫人,通常这种封闭空间的出口很难找,隐蔽极深,就像是一个被扎了小眼的纸箱子,要找到那个小眼并不容易,还是以箱子做比较,如果箱子里装满物体,满到箱子的容量无法承受,那这个箱子就会坏掉,里面的东西也就能接触到外面的空气了,刚才弋…先生出现时所引发的状况,足以说明这个办法可行。”

    “你的意思是用强大的力量充斥这个空间?”纪荀想起了自己被困在般若幻境中时,于子言的做法,他当时就是放出全部灵力,才打破幻境的,可她本身并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除非放出玊,当然,这个办法她也只是想想而已。

    张鄙人自然明白纪荀心中所想,他推了推眼镜,继续道

    “猎鹰小队用的枪里,有着从于先生那里借来的力量,如果全部放出来,然后再不停的进行克隆,生成相同的力量分子,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纪荀听的晕晕乎乎,感觉自己真是长见识了,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不科学的力量用科学解释的,不过虽然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还是有点道理的,毕竟科学是那么神奇的东西。

    “可是怎么克隆?”纪荀觉得这是个问题。

    “这一点不用担心。”说着,张鄙人从衣服口袋拿出了一块会自行发光的透明石头,纪荀看着很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毕竟那块石头经过改装,已经有点面目全非了。

    有了主意后,大家就行动了起来,顿时,熟悉的金光充斥了整个空间,纪荀手里的乌木短刀也产生了共鸣,嗡嗡作响,然后疯了一样的脱离了纪荀的掌控,悬浮在半空中微微震颤,随着它的震颤,金光更甚了。

    在那金光之中,纪荀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孟琰看到这一幕,眼中出现了一抹复杂的程序。

    “变了!变了!”小艾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纪荀这才回过神,抓起阴阳笔在空中写了个‘破’字,再次念动咒语,和刚才进来时一样,那个‘破’字打在了模糊不清的‘墙壁’上,随着嘭的一声,无形的‘墙壁’坍塌,脱落。

    纪荀心中一喜,还没等阵法完全解除,就像矮楼而去,就在这时,一团血雾向她飞来,纪荀心中一惊,此时阵法已经完全破除,她终于看清了空地之上的局势,原来曹雪宜和馆长他们已经打下来了!

    “小荀!小心!”馆长大喊,一个分神被曹雪宜母女所制住,白鸣孤掌难鸣,很快也败下了阵来。

    但纪荀根本没有心思去担心那边的状况,她比较忧心自己的处境,因为那百花飞头降…她已经来不及躲开,更来不及化解了!

    ‘真是阴沟里翻船啊!’

    纪荀苦笑,不过她并不怕死,虽然曾经怕的要命,但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了,毕竟地府她又不是没去过,下去还能找周铭烨和周奇,更有钟馗这样的靠山,下去后…或许就没有这么多事了吧,她就可以心安理得享受生活了,再过不久…于子言不是也就……

    纪荀这边的临终构想还没完成,突然就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她撞飞了出去,她的腰差点没被撞折。

    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她看到孟琰,站在了那个原本属于她的位置上。

    “孟琰!”

    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云霄,纪荀只感觉自己眼前阵阵发黑,她眼睁睁的看着孟琰痛苦倒地,看着他的猎鹰小队一脸沉痛的把他护在中间,把枪口对准了曹雪宜母女,尽管里面已经没有了‘弹药’,可他们依旧维持着军人的英姿,只不过这些都已经没用了。

    曹雪宜无视了那些黑洞洞的枪口,冷笑着走到纪荀面前,说

    “纪小姐,看着重要之人痛苦,甚至死去,是怎样的感觉呢?”

    纪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豆大的眼泪无意识的往下掉,她说

    “救救孟琰。”

    “救?哈哈哈…”曹雪宜仰天长啸“怎么就没人救救我的孩子呢?他连魂魄都没有了,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他是那么可爱那么懂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说到最后,她一脸凶狠的抓起白鸣,嘶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

    “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纪荀也怒了,周奇的死,虽然不是她造成的,但她也难辞其咎,现在孟琰也……

    弋在这时拜托了曾野的拉扯,跨前一步,粗声粗气道“妖女!尔还不听从大人的命令!”

    曹雪宜斜眼看着弋,不屑一笑“你是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

    “雪宜。”曹母制止了女儿,看着弋问道“你是谁?”

    “吾的姓名,岂是尔等低贱之辈能问的?”

    曹母不但没有弋的话而生气,反倒笑了,对纪荀道“王国生,王佳,周启生,洛婉,包括现在的霍立三人,都中了降头,救他们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闻言,纪荀苦笑“我不知道另一本《九州玄空录》的下落。”

    “不,不是那本《九州玄空录》。”曹母眯着双眼,看向弋,幽幽道“这位不管是为人时,还在现在的灵体,都是佼佼者,而且体内蕴含着生命的灵气,我外孙魂魄虽然散了,但尚有一魄在世间游荡,只要这个鬼魂肯帮忙,我外孙的魂魄就能完整,怎么样?”

    曹雪宜听后大喜,不过随后又沉下了脸“妈,没有下册的《九州玄空录》,这个办法不完整,会不会像传闻那样会出事?”

    “这么久了那本书都没下落,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曹母叹了口气,拍了拍女儿的手,随后看向纪荀“怎么样?用一个鬼魂,换这么多人的命,可是很值的。”

    “……”纪荀垂下了头,乍一听确实是值的,但这种事情根本没办法用值与不值衡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