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七十九章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阵法之中的场景和现实中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有很多攻击性很强的鬼物,据曾野所说,这些都是负责巡视的鬼物。

    其实孟琰和曾野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在奇门遁甲之中,他们从一开始就和这些鬼物打的不可开交,没有过任何奇怪的感觉,也就是说,从他们踏入这片空地的时候,就进入了奇门遁甲之中,连那些鬼物也被拉了进来。

    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在异世,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现象,就算他们把这些鬼物打败,在天亮之前没有逃出去,就会一直被困在这个世界,而他们又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之前那个世界了…嘶,想想就觉得好吓人。

    纪荀一紧张就容易放飞思绪,这不,净想些有的没得,不过她的嘴和手也没听着,一边甩着符,一边念动口诀。

    “干玉辟毒,振适罗灵。八仙秉钺上帝王灵。太玄落景,七神冲庭。黄真耀角,焕掷火铃。紫文玉字,四景开明。九天六天,四天之精。外传玄祖,内保帅兵。左成右顾,火热风蒸。敕斩万妖,摧馘千精。金真所振,九魔灭形。吾佩真符,役使万灵。上升三境去合帝城。急急如律令!”

    纪荀自从上次跟盈淑的人头附肚童神交手,吃过亏后,她就苦练甩符,现在虽然还不到百发百中,符无虚发的程度,但成功率也是高达百分之八十了。

    要说这老天也是公平的,小艾先天再和普通人不一样,她体内的灵气也是有限的,战斗力是偏高,但是不持久,驱鬼还是得靠纪荀。

    不过孟琰和他的猎鹰小队确实帮了不少忙,他们手里的枪也不知道是什么个结构和原理,总之达到那些鬼物,并不是穿体而过,而是给它们造成了一定伤害,虽然还不至于直接魂飞魄散,但行动上迟疑了很多,就像是…额,被法师控制住了,类似于晕眩技能。

    这在很大程度上给纪荀争取了时间,让她能更准确的甩符。

    其实纪荀也有想过不直接消灭它们,毕竟灵魂没有了,就是真的死了,这些鬼魂也是身不由己,本身并没有错,但它们的攻击性实在太强,如果不直接消灭,就一直没完没了的往上扑。

    她本来是想用地府时用的招数,反过来控制那些鬼魂,为自己所用的,这样两全其美,降头师所控制的不管是人还是鬼物,一旦脱离控制,降头师就会受到反噬,身受重伤。

    如果现在去找曹雪宜的不是白鸣,只有馆长一个人的话,她当然愿意这么做,但毕竟还有白鸣这个心怀鬼胎的人,她那么做只会是帮他解决麻烦。

    如今眼下的局势,即便超度也是没用的,鬼物依然脱离不了控制,她也没有带收鬼的家伙事,所以说,把它们打散也是逼不得已。

    鬼魂的数量越来越少,就在大家庆幸的时候,周围突然挂起了一阵阴风,冰冷刺骨,其中还夹杂着一丝让人恐惧的味道,就在这阴风刮起的瞬间,所剩无几的鬼魂突然化成了一团团黑气,消失在了阴风之中。

    纪荀本以为孟琰和他的猎鹰小队会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她太小看人了。

    张鄙人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推了推眼睛,看着手里的小本本,用播音员似得声音说

    “鬼王,几乎脱离鬼道的存在,样貌不详,能力不详,战斗力不详,克星不详…”

    “行行行…行了!”纪荀没好气的打断了张鄙人毫无营养的话,深吸口气,甩出了一张符纸,随后念动口诀。

    “人见低头,鬼见伏地,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行,百煞潜藏,大显威灵!”

    话音刚落,一个七尺之高的身影就从阴风中显现了出来,没有青面獠牙,也没有狰狞恐怖的面容,只是脸和眼睛有些充血,微微发红,它身着战甲,手持长矛,好不威风,它周身布满骇人鬼气,甚至让整个空间都有些不稳,周围的景象像是信号不好的老电视一样,有些扭曲。

    似乎是面对的鬼怪太多,纪荀总觉得这些玩意要比人要好对付,所以她没有丝毫紧张,回头对张鄙人笑了笑,说

    “改改吧,别不详不详的了,好好记录。”

    似乎是觉得纪荀有点不太尊重自己鬼王的身份,那七尺来高的鬼魂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浓浓的阴气,怒道

    “尔等乃何人?”

    “看见没?鬼王是有自己思想的,不会随便攻击人,它们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存在,基本都反三俗,记下了没?”纪荀耐心的教张鄙人人记录,让在场的所有人不禁冒冷汗,这也太不尊重鬼了。

    好在曾野这时候有眼力价,从纪荀身后晃悠出来,作了个揖,道

    “将军莫怪,这位姑娘脑子有点问题,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她一般见识,老夫姓曾名野,命陨之时正逢清兵入关,将军此等威武,不知是历史上的哪号人物啊?”

    曾野本来是想拍马屁的,但好像马屁没拍对地方,拍到了马腿上,那七尺猛鬼牛眼一瞪,二话没说就要抬手去抓曾野,纪荀虽然已经都没边的打着哈哈,但注意力却没有离开过那鬼王,见它突然要动手,一把将曾野扯到身后,从后腰拔出乌木短刀,刺目的金光让那鬼王动作一滞。

    不仅如此,当它看到乌木短刀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随后就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跪了下去,不是上坟磕头的那种跪,是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古代将领参拜君王时行的礼。

    “末将弋,拜见大人!”

    纪荀一开始还纳闷呢,想这玩意难道是犯贱?拍马屁不管用,非得打上才听话?可当她听到‘弋’字的时候,心中莫名一颤,然后情不自禁的流下了泪,那泪…像是她的,又不像是她的,几乎是第一时间,她就想到了玊,那个和她拥有相同面容的存在。

    “你…”纪荀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张鄙人看了看纪荀,又看了看弋,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在小本本的‘克星’的后面,写了俩字——纪荀。

    “大人,几千年了,末将找了您几千年了,您还记得当年要一统三界的……”

    “不不不,你给我闭嘴!”纪荀赶忙打住,她可以感觉到孟琰等人看着她的眼神,这鬼玩意在说什么?一统三界?她毕生梦想也只不过是拥有三室一厅的大房子而已!

    被纪荀这么一吼,弋那七尺来高的身影一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了起来,最后变成了一个只有一米八多的男子,看来是已经散了厉气。

    见没有危险了,纪荀也懒得理弋,埋头想怎么才能打破这个阵法,但弋就是不依不饶的和纪荀说话,唠唠叨叨的比曾野还烦人,纪荀被烦的不行了,一脚把它踹到了一边,孟琰难得见纪荀这么暴力,心中揣揣。

    其实纪荀这么暴躁并不全是因为弋的喋喋不休和无法打破阵法,她只是觉得很烦,一个玊还没有搞清楚,现在又出来个弋,还几千年,说的跟闹着玩似得,不过看弋的样子,似乎不像是闹着玩,这让她还是不安,一方面她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另一方面又抵触真相,不知不觉中,她又想起在地府时,地藏菩萨和于子言说的那些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