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七十八章还是中计了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一路的风驰电掣,纪荀终于赶到了地点,但那里却一个人都没有,其实别说是人了,鬼也没有一个。

    这让纪荀有些奇怪,她记得曾野之前说这里负责巡逻的都是鬼物,难不成孟琰的猎鹰小队真有那么神?就这会儿功夫就把所有鬼物消灭了?

    郁闷之下,纪荀向那栋唯一的矮楼走去,即便附近已经没有了鬼物,但纪荀依旧十分警惕,一手握着乌木短刀,一手掐着符,要是哪个不长眼的倒霉蛋扑上来,她绝对能在第一时间把丫的打个底朝天。

    可直到走到矮楼墙根下,纪荀也没有受到任何攻击,这不禁让她更加怀疑确实是孟琰他们已经解决了麻烦,但这也太神速了吧?即便有再新式的武器,他们依旧只是个门外汉,那鬼物又不是国外的丧尸,有枪有子弹就能搞定。

    纪荀还是觉得这矮楼前的空地有点古怪,但也说不上是哪里古怪,怎么形容呢?那就是一种感觉,就像是女人的第六感,只不过纪荀现在的感觉要比传说中女人的第六感要强烈很多,这可能也是因为观苍眼的功劳。

    一说起观苍眼,纪荀就气得很,要是观苍眼这神技还能用,她就不用这么纠结了,现在她一方面觉得这里有古怪,一方面又担心楼里的动静,要是有观苍眼,她就能先摸清楼里的情况了。

    起初她还不死心,试了试,但结果还是一样,她又看到了玊,看样子貌似只有把玊放出来,她才能再次使用观苍眼,有那么一瞬间,她有想过放玊出来,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可这实在是太冒险了,万一那天的事再发生,岂不是添乱?

    纪荀蹲在地上着急的薅头发,期间她有试着和曾野沟通过,未果,像是被什么结界阻碍了。

    她习惯性的摸出手机看时间,准备给馆长打个电话看他们到哪了,看着手机,纪荀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她记得孟琰给自己和他的手里搞了个定位,虽然不知道这高科技玩意会不会跟曾野一样被结界阻碍,但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反正现在她也没有其他办法。

    很快,纪荀就凭着模糊的记忆找到了那个定位系统,打开一看,让她震惊到汗毛竖立的事情发生了,虽然信号有些不稳,但系统里所显示的孟琰的位置…确实就tm在她身边!

    “嘶…”纪荀倒吸一口冷气,眯着眼在地上找,想着会不会是孟琰把手机掉些了,可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终于,她放弃了这个不靠谱的想法。

    之前她试着跟曾野联络,被结界阻碍了,现在又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事,她想孟琰和他的猎鹰小队十有八九是跟曾野一样,被结界困了起来,纪荀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直接进楼里,她不太了解结界,也分辨不出自己所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结界,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大多数普通人如果误入结界,在天亮之前没有被救出的话,就会永远被困在结界里,再没办法回到现实世界。

    就在纪荀抓耳挠腮的时候,馆长和白鸣赶到了,两人听纪荀这么一说,脸上都出现了一丝沉重。

    馆长说“阻碍了灵识,却没有完全阻碍信号,应该是奇门遁甲。”

    “就是诸葛孔明的那个奇门遁甲?”

    “嗯。”白鸣点点头“奇门遁甲深奥至极,要想参透不容易,我也不是很了解,若是想救出孟先生等人,也只能是试试,不一定成功。”

    纪荀看了眼手机,已经快两点了“总比没办法好,先试试吧”

    白鸣点点头,沉声道“你听说过《烟波钓叟歌》吗?”

    纪荀打心底里还是有些抵触白鸣,但现在是关键时刻,也不能把关系闹得太僵,于是就捏着嗓子说“是奇门遁甲的入门歌诀吧…怎么了?你直接切入正题的说吧,就别故弄玄虚了!”纪荀有点急,比内急还急。

    “我早年云游,听几个同道中人讲过这么一个故事,说有一修道者,误入了他人梦境,后来才反应过来那并不是梦境,而是误入了高人所布的奇门遁甲之中,至于那个阵法具体叫什么,我记不大清楚了,反正就是和今日的阵法有些相似,当时这位修道者对奇门遁甲的了解也只是在入门歌诀,他觉得自己无法逃出生天,就一边感叹世事无常,一边吟诵了这《烟波钓叟歌》。”

    “结果就出来了?”纪荀嘴角抽了抽“真不知道是该说那人倒霉,还是该说他走了狗屎运,这也行…”

    “没这么简单,只是让奇门遁甲发生了一些变化,他研究了很久,配上符咒和阵法才逃出来,额…不过,没人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符咒,和什么样的阵法。”

    “那你说了些什么啊!”纪荀简直欲哭无泪,合着这老东西除了《烟波钓叟歌》,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嘛,不过也有可能是知道却不说,毕竟老东西不完全和她一条心。

    “也不能这么说。”白鸣笑了笑“既然《烟波钓叟歌》能让奇门遁甲的阵法发生变化,就值得试一试,说不定会有奇效,当时那人误打误撞的逃了出来,我们也并非做不到,毕竟道法里许多门路都是先辈自己摸索出来的。”

    纪荀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决定好后,白鸣便开始着手准备了,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就是盘腿打坐,凝结真气,要说这《烟波钓叟歌》不是单用嘴念就行的,如果没有真气灌溉,那那些文字也只能是没有生命的符号。

    “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乡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来一掌中。轩辕黄帝战蚩尤,涿鹿经年苦未休,偶梦天神授符诀,登坛致祭谨虔修。神龙负图出洛水,彩凤衔书碧云里,因命风后演成文,遁甲奇门从此始。一千八十当时制,太公删成七十二。逮于汉代张子房,一十八局为精艺。先须掌上排九宫……”

    白鸣的声音一响起,纪荀就开始屏息凝神的看着那片空地,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也难怪,是她太心急了,白鸣那里还没念叨完,阵法没有反应也是正常。

    “……若作阴私和合事,请君但向此中推。天三门兮地四户,问君此法如何处?太冲小吉与从魁,此是天门私出路。地户除危定与开,举事皆从此中去。六合太阴太常君,三辰元是地私门。更得奇门相照耀,出门百事总欣欣。太冲天马最为贵,卒然有难宜逃避。”

    当白鸣最后一个字念完的时候,空地之上的空气突然开始躁动,强大的气流让三人的视线开始扭曲,纪荀毕竟拥有观苍眼,她率先看到了那空气之中模糊的身影。

    这一幕…让她觉得莫名的熟悉。

    当时纪荀的脑中只有一个想法,事实上她也顺应着那想法做了,只见她从口袋里抽出阴阳笔,划破指尖点了一滴血在上面,一边念动着她从没有听说过的口诀,一边凌空写了个‘破’字。

    口诀一成,那‘破’字一成形,就跟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着一样,打在了那躁动的空气中,顿时撕裂了一个小口子,透过那个小口子,纪荀看到了实体的人形,是小艾!

    可里面的人似乎根本看不到那个口子,依旧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漫无目的的行走。

    见那口子已经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合拢了,纪荀也来不及想其他,因为她不确定这一系列的招数第二次还管用。

    “分开行动!”纪荀丢下这一句话,就快速的像那口子跑去,然后纵身一跃,宛如一条鱼儿一样钻了进去,随即那口子便合上了。

    纪荀一进入,里面的人便看到她了,小艾把她扶起来,一口气问了好多问题,但纪荀却没有心情回答她。

    直到现在,她才察觉到不对劲,奇门遁甲,可不是谁有兴趣就能参悟的,更何况是这种精妙的阵法,曹雪宜有本事布出这样的阵法吗?就算她能,可为了拦住孟琰这些普通人,用这么大的阵法,似乎也太小题大做了。

    回想白鸣的刚才‘尽心尽力’帮忙的样子,纪荀只感背脊生寒,她果然还是上了那老狐狸的当,只有馆长一个人跟着他,到时候解决了曹雪宜要是他反客为主,学曹雪宜那样用王佳威胁王国生,估计也没人阻止得了他。

    当然,除此之外,纪荀还有一点很不解,为什么她的潜意识中…会知道利用阴阳笔破开阵法缺口呢?这种感觉,真的就好像她曾经,不对,是很久很久以前,就这么做过。

    最重要的是那个奇怪的口诀,她…在这之前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