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七十七章大反转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小艾哀怨的看了眼到处东倒西歪的纪荀,团了团卫生纸塞进耳朵里,可心里却还是很好奇纪荀在找什么,小艾看了眼自己画的符,有看了眼纪荀,最后还是扔下笔跑到了纪荀身边。

    所以说,好奇心的力量是十分强大的!

    “小荀姐,你在找什么呀?”小艾一脸好奇。

    “钥匙。”

    “钥匙?”小艾歪着头想了想,然后拿起自己放在茶几上的一串钥匙,问“是不是这个?”

    “不是,我是找卧室对面那个房间的钥匙!”纪荀看也没看,继续翻找。

    小艾眨了眨眼睛“就是这个钥匙啊。”

    “啊?”纪荀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向小艾手里的钥匙串,然后接过来走到那扇门前,往钥匙孔里一插,果然插进去了!

    纪荀低头看着小艾,严肃道“你哪里找到的?”

    “是于叔叔给我的啊。”小艾说的理所当然,却让纪荀好一阵郁闷,于子言那臭男人宁愿给个小屁孩都不给她,是因为不相信她能保管好吗?哼!

    郁闷归郁闷,但并没有影响纪荀手上的动作,她轻轻拧动钥匙,不多时就传来了‘咔吧’一声,她深吸一口气,按耐着心里的激动,然后推开了门。

    琳琅满目的法器?各式各样的道家秘籍?神坛?供桌?于子言的秘密屋?传送门?棺材?

    很遗憾,这些都不是。

    纪荀张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哈喇子都快流出来,而她的眼前……空无一物!

    “我…嘶”纪荀擦了擦哈喇子,低头问小艾“是我眼睛有问题吗?我怎么什么也没看到?”

    “有东西啊!”小艾指了指地上的红色阵法,说“小荀姐,你知道这是什么阵法吗?”

    经小艾这么一说,纪荀这才注意到地上的阵法,不自觉的往前走了几步,就在她迈出第一步的同时,阵法金光大盛,把她直接弹飞了出去,弹进了正对面的卧室。

    而孟琰和张鄙人恰巧在这个时候开门走了进来,两人看着纪荀‘飞’进卧室,然后大眼瞪小眼的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小艾在纪荀被弹飞的第一时间就关上了门,拍着胸脯庆幸,幸好她听了于叔叔的话,没有往进走,不然就得跟纪荀一起飞了。

    飞进卧室后,纪荀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她从床上坐起来,揉着被闪到的腰,走了出去。

    “亲娘啊,这是怎么一回事?”纪荀的大脑一片空白,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孟琰走了过来,扶住纪荀的肩急声问“怎么了?摔着了?”

    “没…没有。”纪荀直起腰,顿时感到一阵疼痛,果然是真的被闪到了,纪荀心中不禁叫苦,果然是好奇害死猫,人家猫有九条命都能被害死,更何况她只有一条小命!

    当然了,罪魁祸首还是于子言,纪荀敢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货是故意把钥匙留下的,因为他肯定没人能进去,阴险,简直阴险至极!

    气头过去后,纪荀就和孟琰说起了正事,她觉得还是由自己和馆长,还有白鸣去对付降头师比较好,毕竟那边毕竟难对付一点,至于周启生那边,就由孟琰带着猎鹰小队的人去,曾野和小艾从旁协助。

    本来纪荀是不想让小艾掺和进来的,她毕竟还小,但谁承想人家年纪小,本事却不小,在符纸上画符不行,凌空画符倒是很溜,这孩子简直是要逆天节奏啊,果然先天优势是最重要的,人家的起跑线都快成纪荀的终点了。

    很快,行动时间就到了,纪荀与孟琰等人分开后,直接去了安乡殡仪馆,准备接上馆长和白鸣直接去,她看看安乡殡仪馆,又看看宁乡殡仪馆,想着自己这老板做的也忒不称职了,就上任那天去过一次。

    纪荀正在车里一个人没事感慨呢,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顿时被雷了外焦里嫩,屏幕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地府总机’,还有背景,是酆都城的城楼。

    “还真是时代在发展,地府在进步啊!”纪荀嘴里抽搐着,接起了电话“喂?那位啊?”

    “我是周奇。”

    此话一出,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周铭烨催促的声音“正事!说正事!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周铭烨这句话似乎和提醒了周奇,他没有在废话,气儿都不喘,简明扼要的传达出了此次打电话的主要目的。

    “小荀,害死我的是曹雪宜,她想得到《九州玄空录》,复活自己的孩子!”

    “我已经知道了,你在那边还…等等!”纪荀脸色骤变,呼吸不自觉的加重“你是说…她得到《九州玄空录》的目的和救她的孩子?那曹雪宜也是降头师?可…可,可不是她母亲吗?”

    “什么?小荀,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周奇被纪荀弄得一头雾水“你听我说,曹雪宜我是见过的,我认识她,那天就是她给我下的降头,我从王国生和她的对话中得知了她的目的,她死后她想把我打的魂飞魄散,是王国生拼命保住了我,把我送进了地府,我想把这些告诉你,所以就和鬼差打了起来,后来碰到了于先生,他说会把这些转达给你,怎么?你们没有碰面吗?”

    ‘错了,都错了!’

    纪荀心里着急,也来不及等馆长和白鸣,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她一直以为曹雪宜的母亲是降头师,潜意识里也一直以为和耿裕民同盟的降头师,其实她从一开始就错了,曹雪宜的母亲可以是降头师,她自己也可以子承母业,毕竟降头术这种异术本来大多都是从上一辈袭承下来的。

    所以黎马说的没有错,害死周启生的确实是曹雪宜本人,这么一来就说得通了,当时她还在好奇耿裕民为什么不直接暴露正主了。

    车速已经达到了极限,纪荀额头和手心全是汗,她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周启生他们和王国生没有被关在一起了,曹雪宜知道自己暴露了,肯定知道纪荀会出手,她和她妈兵分两路,分散纪荀这边的战斗力。

    如果说没有周奇这个电话,那她铁定会听曹雪宜的,和馆长、白鸣去盈淑之前住的小屋,而他们去了那里,肯定什么都没有,因为曹雪宜,曹雪宜的母亲,王国生,王佳,周启生和洛婉,都在曾野跟踪那五个壮汉,所发现的那个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