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七十六章大到飞起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满目都是喜庆的红色,红的孟琰有点莫名发慌,他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最前方,看到了那个大大的‘囍’字。

    这是一个完全中式的婚礼,没有绚丽的灯光,没有话筒,更没有气球和香槟,音乐也是敲锣打鼓的现奏,看着眼前这一切,孟琰的心中不但没有因为这喜结连理的好事而感到开心,反倒是一沉。

    就在这时,一道嘹亮的声音从喧闹的喜堂里脱颖而出“有请新郎新娘入喜堂!”

    正主终于来了,所有人都看向大门口,孟琰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里。

    不多时,一对身着喜服的新人就出现在了那里,所有人都热烈的鼓起了掌,只有孟琰一个人呆呆的看着这对新人,一动不动,犹如石雕一般。

    新娘盖着盖头,他是看不到的,但他可以看到新郎,那是个身姿修长挺拔,略显消瘦的男人,可尽管是这样,人们依旧可以透过他合身的喜服,看到那具身体蕴含的力量。

    新人缓缓走来,孟琰终于从震惊与不敢置信中缓过神来,他不由自主跨前一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两人面前,挡住了两人的路。

    “是…是你吗?”孟琰抬起有些颤抖的手,缓缓掀开了那红盖头。

    凤冠之下,是一张算不上绝美,却很耐看的脸,虽然不像平时那样素面朝天,但孟琰还是认出了她,认出了那个让他不可救药爱上的女人。

    没错,新娘是纪荀,而新郎孟琰认识,他…是于子言。

    孟琰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退后一步,定定的看着纪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纪荀张了张嘴,最后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然后就挽着于子言的手臂继续往前走去。

    孟琰看着两人紧紧依偎的背影,心痛至极,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喜结连理,这怕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了吧。

    他想追上去,再说点什么,可不管他怎么跑,他与他们之间距离一直都是那么远,无法靠近,好像他一直都在原地踏步似得。

    他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弯下了腰,拜天地,心中的那根线砰然断裂,然后他眼前阵阵发黑,身体也掉进了突然出现的裂缝之中,一直下坠……

    “哈!”

    随着这一声惊呼,孟琰睁开了眼睛,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和吊灯,他才反应过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庆幸之余也更不安了,毕竟那个梦太真实,孟琰实在不确定它会不会成真。

    缓了一会儿后,孟琰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穿在身上很不舒服,他一个翻身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就看到极其诡异的一幕。

    “哎呦我去。”孟琰下意识的发出了这么一声感叹,然后瞪着双眼看着纪荀。

    “一大早的你嚷嚷什么?”纪荀闭着眼睛,正在打坐“本座刚才听你呼吸凌乱,可是做了什么没羞没臊的梦?”

    “没…没有。”孟琰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纪荀身边,然后在她周身绕了一圈又一圈,一脸惊奇的问

    “小荀,你怎么飘起来?”

    “飘起来?”纪荀不自觉的睁开眼睛,看了眼孟琰的脸,又看了看周围,总觉得这样的视角有些奇怪。

    最后,她终于低下了头,看向了自己身下。

    她…她,她居然飘在了半空中!纪荀心中一颤,心绪顿时就乱了,她只感周身的气一泄,然后就开始往下掉,幸好孟琰是军人出身,反应敏捷,在她身体往下掉的同时接住了她,才能让她的屁股遭殃。

    “你这是玩哪出啊?”孟琰失笑。

    “我怎么知道!我打了一晚上的坐,也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纪荀自己还纳闷呢,她也没见于子言打坐打的飘起来啊,自己怎么就打到飞起了?

    就在这时,小艾从卧室走了出来,她本来想直接进卫生间洗漱的,只是被这边的动静吸引,无意中侧了下头,然后就被定在了那里。

    纪荀看看小艾,又看看孟琰,接着又看了看自己搂着孟琰脖子的手,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赶忙从孟琰的怀里跳下去,逃进了厨房。

    吃过早饭后,孟琰就接到张鄙人打来的电话,说那五个打手已经找到了,都说并没有见过雇佣他们的人,就连通话时的声音都是经过处理的,钱也是用打款的方式进账的。

    这下线索就断了,纪荀也不是很确定劫走周启生,洛婉和王佳的正主是不是曹雪宜的母亲,万一不是,这事可就又复杂了。

    不过好在有坏消息,就有好消息,中午的曹雪宜打来了电话,说是已经找到了他妈关王国生的地方,纪荀一听,发现正是盈淑一直以来住的那个小屋子。

    这让纪荀陷入了沉思,盈淑害死了曹雪宜的孩子,曹雪宜的母亲自然怀恨在心,背叛耿裕民十有八九是因为这个,但耿裕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还是盈淑压根就不知道曹雪宜和自己师父的关系,这个可能似乎有点不切实际。

    那么就只能是耿裕民和降头师之间早有芥蒂,只是因为一些事情没办法撕破脸,所以才耗到现在,纪荀想当时自己和盈淑动手的时候,曹雪宜的母亲应该也帮过忙,不然盈淑也不可能被抓的那么容易。

    其他的先不说,既然曹雪宜已经有了消息,那纪荀就着手开始指定计划了,她采取了曾野的意见,找耿裕民,哦不,是找白鸣帮忙,虽然有了孟琰的猎鹰小队协助,但多个帮手多条路,纪荀完全不介意把救援队伍庞大,毕竟晚上他们还得兵分两路,一路人去救王国生,一路人去救周启生三人,耿裕民给自己找了那么多堵,这次不用白不用。

    行动时间定在凌晨一点,这样比较保险,毕竟子时是阴阳交替的时间,对他们有些不利。

    孟琰出门安排事情去了,纪荀在家里一边学习新的招数,一边画符,一边还想着事情,除了那个降头师,纪荀实在想不出谁有可能抓周启生三人,可如果是她,为什么不把人关在一起呢?

    王佳是王国生的女儿,如果用她去威胁王国生,是最好的办法,所以说,那个降头师这么做是有足够动机的,至于周启生和洛婉,他们是周家的人,自然也就在她的算计之内。

    因为精神不集中的原因,纪荀三个小时只画了十几张符,这效率可不行,于是纪荀收敛心神,开始专心学习和画符。

    这次纪荀准备的存货很充足,而且她抛弃了之前的老三样,换了其他威力强大的符咒。

    护身采用了紫气符,这可比丁已巨卿护体符的功效要大很多,之前纪荀不用是因为以她当时的能力,根本不足以画出这样的符纸,可现在不同了,她牛起来了,别说是紫气符了,就连大北斗神咒也不是问题。

    别看纪荀说的轻巧,其实这大北斗神咒想要练成并不容易,这一神咒是由符,咒、诀、步,四法合一的,四法合一威力奇大,驱神役鬼,无所不能,不过难度也与它的威力成正比,想想看,一个人又要念咒,又要踏步,又要捏诀,又要施符,一心四用,不是单单体内的气够就可以施展的。

    要说是完全运用自如,纪荀还做不到,但她已经小有所成,同时灭十个左右普通鬼魂不是问题,注意,是普通鬼魂,就是没什么杀伤力的那种。

    纪荀这显然是临时抱佛脚,样样不精,但样样都懂那么一点。

    直到晚上九点,纪荀已经画了厚厚的一叠符纸,其中大多都是攻击性符纸,毕竟要面对的是一个比盈淑还要厉害许多的降头师,她不敢大意,那可和鬼魂不一样。

    众多鬼魂中,就算是最厉害的摄青鬼和鬼王都是多少怕符纸和符咒的,但降头师不同,她是人,活生生的人,对符纸和符咒有着抗性,虽说纪荀画的都是猛符,但也不敢保证全部有效。

    不过纪荀也不是纯碰运气的人,她手里的招可不只是符纸和符咒,她还有乌木短刀和阴阳笔,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得到这把雌刀,她的铜钱剑就光荣下岗了,被可怜兮兮的丢在了角落,纪荀暗骂自己喜新厌旧,所以…她把铜钱剑挂了起来,嗯,镇宅!

    忙活完后,纪荀就闲了下来,溜达着看了看小艾画符的进度,然后就百无聊赖的四处乱转。

    最后…停在了一扇门前,这个家里有三个房间,一个卧室,一个封存鬼物,还有一个她至今也没打开过,主要是于子言走后她就开始忙了,一忙也就忘了。

    “嘿嘿嘿”纪荀看着那扇门,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扇门后的小世界,在于子言还在的时候,她就打上了主意,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她了!

    满目都是喜庆的红色,红的孟琰有点莫名发慌,他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最前方,看到了那个大大的‘囍’字。

    这是一个完全中式的婚礼,没有绚丽的灯光,没有话筒,更没有气球和香槟,音乐也是敲锣打鼓的现奏,看着眼前这一切,孟琰的心中不但没有因为这喜结连理的好事而感到开心,反倒是一沉。

    就在这时,一道嘹亮的声音从喧闹的喜堂里脱颖而出“有请新郎新娘入喜堂!”

    正主终于来了,所有人都看向大门口,孟琰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里。

    不多时,一对身着喜服的新人就出现在了那里,所有人都热烈的鼓起了掌,只有孟琰一个人呆呆的看着这对新人,一动不动,犹如石雕一般。

    新娘盖着盖头,他是看不到的,但他可以看到新郎,那是个身姿修长挺拔,略显消瘦的男人,可尽管是这样,人们依旧可以透过他合身的喜服,看到那具身体蕴含的力量。

    新人缓缓走来,孟琰终于从震惊与不敢置信中缓过神来,他不由自主跨前一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两人面前,挡住了两人的路。

    “是…是你吗?”孟琰抬起有些颤抖的手,缓缓掀开了那红盖头。

    凤冠之下,是一张算不上绝美,却很耐看的脸,虽然不像平时那样素面朝天,但孟琰还是认出了她,认出了那个让他不可救药爱上的女人。

    没错,新娘是纪荀,而新郎孟琰认识,他…是于子言。

    孟琰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退后一步,定定的看着纪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纪荀张了张嘴,最后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然后就挽着于子言的手臂继续往前走去。

    孟琰看着两人紧紧依偎的背影,心痛至极,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喜结连理,这怕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了吧。

    他想追上去,再说点什么,可不管他怎么跑,他与他们之间距离一直都是那么远,无法靠近,好像他一直都在原地踏步似得。

    他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弯下了腰,拜天地,心中的那根线砰然断裂,然后他眼前阵阵发黑,身体也掉进了突然出现的裂缝之中,一直下坠……

    “哈!”

    随着这一声惊呼,孟琰睁开了眼睛,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和吊灯,他才反应过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庆幸之余也更不安了,毕竟那个梦太真实,孟琰实在不确定它会不会成真。

    缓了一会儿后,孟琰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穿在身上很不舒服,他一个翻身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就看到极其诡异的一幕。

    “哎呦我去。”孟琰下意识的发出了这么一声感叹,然后瞪着双眼看着纪荀。

    “一大早的你嚷嚷什么?”纪荀闭着眼睛,正在打坐“本座刚才听你呼吸凌乱,可是做了什么没羞没臊的梦?”

    “没…没有。”孟琰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纪荀身边,然后在她周身绕了一圈又一圈,一脸惊奇的问

    “小荀,你怎么飘起来?”

    “飘起来?”纪荀不自觉的睁开眼睛,看了眼孟琰的脸,又看了看周围,总觉得这样的视角有些奇怪。

    最后,她终于低下了头,看向了自己身下。

    她…她,她居然飘在了半空中!纪荀心中一颤,心绪顿时就乱了,她只感周身的气一泄,然后就开始往下掉,幸好孟琰是军人出身,反应敏捷,在她身体往下掉的同时接住了她,才能让她的屁股遭殃。

    “你这是玩哪出啊?”孟琰失笑。

    “我怎么知道!我打了一晚上的坐,也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纪荀自己还纳闷呢,她也没见于子言打坐打的飘起来啊,自己怎么就打到飞起了?

    就在这时,小艾从卧室走了出来,她本来想直接进卫生间洗漱的,只是被这边的动静吸引,无意中侧了下头,然后就被定在了那里。

    纪荀看看小艾,又看看孟琰,接着又看了看自己搂着孟琰脖子的手,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赶忙从孟琰的怀里跳下去,逃进了厨房。

    吃过早饭后,孟琰就接到张鄙人打来的电话,说那五个打手已经找到了,都说并没有见过雇佣他们的人,就连通话时的声音都是经过处理的,钱也是用打款的方式进账的。

    这下线索就断了,纪荀也不是很确定劫走周启生,洛婉和王佳的正主是不是曹雪宜的母亲,万一不是,这事可就又复杂了。

    不过好在有坏消息,就有好消息,中午的曹雪宜打来了电话,说是已经找到了他妈关王国生的地方,纪荀一听,发现正是盈淑一直以来住的那个小屋子。

    这让纪荀陷入了沉思,盈淑害死了曹雪宜的孩子,曹雪宜的母亲自然怀恨在心,背叛耿裕民十有八九是因为这个,但耿裕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还是盈淑压根就不知道曹雪宜和自己师父的关系,这个可能似乎有点不切实际。

    那么就只能是耿裕民和降头师之间早有芥蒂,只是因为一些事情没办法撕破脸,所以才耗到现在,纪荀想当时自己和盈淑动手的时候,曹雪宜的母亲应该也帮过忙,不然盈淑也不可能被抓的那么容易。

    其他的先不说,既然曹雪宜已经有了消息,那纪荀就着手开始指定计划了,她采取了曾野的意见,找耿裕民,哦不,是找白鸣帮忙,虽然有了孟琰的猎鹰小队协助,但多个帮手多条路,纪荀完全不介意把救援队伍庞大,毕竟晚上他们还得兵分两路,一路人去救王国生,一路人去救周启生三人,耿裕民给自己找了那么多堵,这次不用白不用。

    行动时间定在凌晨一点,这样比较保险,毕竟子时是阴阳交替的时间,对他们有些不利。

    孟琰出门安排事情去了,纪荀在家里一边学习新的招数,一边画符,一边还想着事情,除了那个降头师,纪荀实在想不出谁有可能抓周启生三人,可如果是她,为什么不把人关在一起呢?

    王佳是王国生的女儿,如果用她去威胁王国生,是最好的办法,所以说,那个降头师这么做是有足够动机的,至于周启生和洛婉,他们是周家的人,自然也就在她的算计之内。

    因为精神不集中的原因,纪荀三个小时只画了十几张符,这效率可不行,于是纪荀收敛心神,开始专心学习和画符。

    这次纪荀准备的存货很充足,而且她抛弃了之前的老三样,换了其他威力强大的符咒。

    护身采用了紫气符,这可比丁已巨卿护体符的功效要大很多,之前纪荀不用是因为以她当时的能力,根本不足以画出这样的符纸,可现在不同了,她牛起来了,别说是紫气符了,就连大北斗神咒也不是问题。

    别看纪荀说的轻巧,其实这大北斗神咒想要练成并不容易,这一神咒是由符,咒、诀、步,四法合一的,四法合一威力奇大,驱神役鬼,无所不能,不过难度也与它的威力成正比,想想看,一个人又要念咒,又要踏步,又要捏诀,又要施符,一心四用,不是单单体内的气够就可以施展的。

    要说是完全运用自如,纪荀还做不到,但她已经小有所成,同时灭十个左右普通鬼魂不是问题,注意,是普通鬼魂,就是没什么杀伤力的那种。

    纪荀这显然是临时抱佛脚,样样不精,但样样都懂那么一点。

    直到晚上九点,纪荀已经画了厚厚的一叠符纸,其中大多都是攻击性符纸,毕竟要面对的是一个比盈淑还要厉害许多的降头师,她不敢大意,那可和鬼魂不一样。

    众多鬼魂中,就算是最厉害的摄青鬼和鬼王都是多少怕符纸和符咒的,但降头师不同,她是人,活生生的人,对符纸和符咒有着抗性,虽说纪荀画的都是猛符,但也不敢保证全部有效。

    不过纪荀也不是纯碰运气的人,她手里的招可不只是符纸和符咒,她还有乌木短刀和阴阳笔,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得到这把雌刀,她的铜钱剑就光荣下岗了,被可怜兮兮的丢在了角落,纪荀暗骂自己喜新厌旧,所以…她把铜钱剑挂了起来,嗯,镇宅!

    忙活完后,纪荀就闲了下来,溜达着看了看小艾画符的进度,然后就百无聊赖的四处乱转。

    最后…停在了一扇门前,这个家里有三个房间,一个卧室,一个封存鬼物,还有一个她至今也没打开过,主要是于子言走后她就开始忙了,一忙也就忘了。

    “嘿嘿嘿”纪荀看着那扇门,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扇门后的小世界,在于子言还在的时候,她就打上了主意,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