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七十四章消失的人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漫无目的的在锦阳转悠了一会儿后,纪荀就打算回家了,毕竟自从醒来后,她还没有见过小艾。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小艾还没睡,一见纪荀回来很是高兴,踢踏着拖鞋忙前忙后的帮她端茶倒水,让纪荀心中一暖。

    从前,她都是一个人住,回了家只能面对冷锅冷灶,傻傻的看着墙壁自娱自乐,而现在就不同了,她不用再把所有灯打开,假装家里有人,因为在这个家里,有人为她亮着一盏灯,等她回家。

    纪荀把小艾搂在身边,脸颊贴着她的头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小艾看了眼纪荀光秃秃的手指,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问出了口“小荀姐,你没有把于叔叔带回来吗?”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把于子言带回来呢?”

    “嗯…”小艾垂下头想了一会儿,闷声道“于叔叔对你那么好,小荀姐,你真的没有感觉到什么吗?”

    纪荀失笑“你个小孩子懂什么?他……”

    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像了,纪荀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周启生,这厮和未婚妻还有前任女朋友忙活忙着救尚青呢,怎么想起来给她打电话了?

    ‘难道是尚青出事了?’纪荀不禁这么想,心中顿时慌了,赶忙接通电话,她虽然和尚青的交情并不算很深,也没见过几面,但她挺喜欢和这位痴情的公子哥相处的,而且,人家之所以成了现在这样,也是因为她。

    接通电话后,纪荀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就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周启生求助的声音。

    “大小姐,你快来吧,那俩女人又打起来了!”

    纪荀无语扶额,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这里忙的都快脚打后脑勺了,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这俩祖宗还有心情闹矛盾。

    可周启生既然打了这个电话,她也不能不管,只能随便套了件衣服往出走,小艾见纪荀刚回来就要出去,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纪荀心中升起一阵酸楚,实在不忍心抛下这小丫头,于是就带上了。

    听电话里的动静,似乎战况很激烈,纪荀只能先让曾野这个游说老手先赶过去调解调解。

    夜色中,一辆骚包的车正在极速行驶,趁着这会儿功夫,纪荀已经听周启生讲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洛婉和尚青之间的情义很深,是旁人所看不明白的,所以自从尚青魂魄离体后,洛婉就整日郁郁寡欢,除了想办法找回尚青的魂魄外,什么也不关心。

    对于洛婉的焦虑,周启生和王佳都看在眼里,周启生倒是没什么,他可以体会洛婉的心情,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妻奴,就算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会说出来。

    但王佳就不同了,看着昔日的男友对其他女人百般的好,她就很不爽,再加上洛婉一门心思扑在别的男人身上,她就更替周启生觉得不值了。

    不过这些都是私人情绪问题,三人都是成年人了,也知道以大局为重,人命为先的道理,所以尽管心里有不舒服,也只能压着。

    今天之所以爆发,是因为洛婉的一个决定。

    由于这几日已经用尽所有的招魂方式,都没有找回尚青的魂魄,期间还把别的阴魂招了过来,占据了尚青的身体,差一点就酿成大祸。

    无奈之下,洛婉就算了算,要知道窥视天机是必损阳寿的,她本来人决定再也不卜算了的,这一次也是逼不得已。

    结果还真让她算到了蹊跷,他们之所以用尽所有办法,都招不回来尚青的魂魄,是因为他的魂魄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困住了,也就是说,尚青的魂魄,被人抓了起来。

    锦阳的修行者虽然不少,但大多都认识尚青,那些不认识的蓝派也没有能力困住他的魂魄,所以这绝不可能是一起乌龙事件,是有人故意困住了尚青的魂魄,不让他回到本体。

    至于是谁,那就很好猜了,把尚青的魂魄打出本体的人是王毅,而他也有足够的动机那么做,几乎是一瞬间,三人就想到了他。

    三天即将就要过去了,马上就是尚青魂魄离体的第四天了,七日一过,要是尚青的魂魄还没有回来,就会成为鬼魂,再没有办法还阳。

    时间有限,洛婉唯恐迟则生变,便决定去找王毅抢人,而她又不知道王毅在哪,三人中最有可能知道他藏身之处的就是王佳,毕竟做了十几年的姐弟了,上次王毅出来抢纪荀的身体不是也没有通知她嘛,她就自己赶来了。

    其实洛婉想的没错,王佳确实知道王毅在哪,她虽然很小就离开了家,但和他弟弟的关系却比外人看起来好很多,所以她方式才会帮王毅收留周珊珊。

    在万一和耿裕民站在一起后,王佳也一直和弟弟保持着联络,试图劝说他回归正道,但奈何王毅入魔太深,根本听不进去。

    可尽管是这样,王毅依旧和王佳很亲,在最近回到锦阳后,也有去看过王佳,她之所以对周启生再次回心转意,死缠烂打,也是因为王毅提醒过她,说耿裕民有意针对周家的人。

    那天王毅去抢纪荀的身体前,就是和王佳在一起的,但王毅有的时候把她关在了家里,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所以才会迟到。

    可尽管她能找到王毅的藏身之所,也不愿意告诉洛婉,一是因为怕洛婉伤害王毅,或者受到伤害,让周启生担心,第二条就是纯属赌气,不想告诉洛婉。

    虽说是赌气,但在得知尚青的魂魄被困后,她还是打电话问了王毅,然而得到的答案确实尚青的魂魄根本不在他的手上!

    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王佳就告诉了洛婉和周启生,可洛婉偏偏不信,说王佳包庇王毅,这么一来,两人就打了起来,各有各的理,谁也不服输。

    纪荀在知道来龙去脉后,一个头两个大,倒不只是因为两人打架,而是因为尚青,王佳没有必要说假话,尚青的魂魄十有八九不在王毅那里,那会在哪里呢?还有谁有可能闲的没事困别人的魂魄玩呢?

    很快,她就到了周启生等人所在的地方,那是王佳租的房子,由于诸多因素限制,整个锦阳除了于子言的家,确实只有这里比较适合放魂魄离体的身体。

    停好车后,纪荀看了眼绝尘而去的商务车,若有所思的走进电梯里,按了楼层,然后就皱着眉头想事情,小艾扬起小脸看着她,眼中隐隐有些不安,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纪荀并没有看到。

    “叮”的一声,电梯门应声打开,纪荀跨出去,瞬间就察觉出了不对劲,这一层…似乎太安静了。

    她僵硬的扭动脖子,看向王佳家的方向,门是打开的,屋子里的灯光静静的照射在外面的瓷砖上,似乎是在欢迎客人自己往进走。

    纪荀低头看了眼小艾,把她护在身后,然后拔出后腰处的乌木短刀,一步一步的向门口挪去。

    静,真的是出奇的静,那大开着的门里没有半点声音,整个楼层只有其他住户家里,隐隐约约传出的说话声,而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人觉得更压抑。

    终于,纪荀和小艾挪到了门边,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大致扫了眼里面的情况,客厅很乱,没有一个人。

    思索再三后,纪荀再次探出头,仔细的打量着里面,在经历了那么多事后,她的感觉也是很敏锐的了,但她此时并没有感觉到危险,于是就没再缩手缩脚的,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她穿过凌乱不堪的客厅,向卧室走去,确实没有一个站着的人,只有平躺在床上的尚青。

    小艾再次扬起了不安的小脸,拽了拽纪荀袖子,小声说

    “小荀姐,刚才你停车的时候,我看到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提着很大的布袋缩进了一辆商务车里,从轮胎上看,是超载的,最少有七八个人。”

    听小艾这么说,纪荀惊讶的连嘴都合不拢了,还‘从轮胎上看’,小艾才多大呀,这是要成精了吗?灵魂自带灵气的人就是和他们这些凡夫俗子不一样,这还没长开呢,就锋芒毕露了。

    事实上小艾注意到的,纪荀也注意到了,她刚才就一直在想这事,但当时也没有立刻和周启生他们联系在一起,毕竟她脑洞有限。

    纪荀并没有着急的追出去,而是坐在床上冷静的思考,既然人数不少,那八成就是普通人做得案,尤其是那五大三粗的体型,绝对是绑架圈里的佼佼者,惯犯。

    不管是受人指使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纪荀在第一时间就报了案,当然了,这个报案并不是报给公安局,而是报给孟琰,毕竟这家里还躺着位半死不活的尚青,让人看见了别说是周启生他们了,就连她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动静,不过不是孟琰他们,而是曾野。

    纪荀抬起眼皮看了眼老爷子,问“怎么样?”

    曾野揉着老腰,捋着胡子,老神在在道“路老夫都记下了,不过小友,这次的事情可不简单啊,那个地方很邪乎,都是鬼魂在巡视,似乎是被什么人控制了,能同时控制那么多鬼魂的人,肯定不是善茬,而且还能买凶,一定有着一定权势。”

    “权势…”纪荀若有所思的看着曾野“老爷子,你说…会不会是她?”

    “你是说…”曾野低头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微微点了点头“嗯,确实有可能,她有动机。”

    漫无目的的在锦阳转悠了一会儿后,纪荀就打算回家了,毕竟自从醒来后,她还没有见过小艾。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小艾还没睡,一见纪荀回来很是高兴,踢踏着拖鞋忙前忙后的帮她端茶倒水,让纪荀心中一暖。

    从前,她都是一个人住,回了家只能面对冷锅冷灶,傻傻的看着墙壁自娱自乐,而现在就不同了,她不用再把所有灯打开,假装家里有人,因为在这个家里,有人为她亮着一盏灯,等她回家。

    纪荀把小艾搂在身边,脸颊贴着她的头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小艾看了眼纪荀光秃秃的手指,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问出了口“小荀姐,你没有把于叔叔带回来吗?”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把于子言带回来呢?”

    “嗯…”小艾垂下头想了一会儿,闷声道“于叔叔对你那么好,小荀姐,你真的没有感觉到什么吗?”

    纪荀失笑“你个小孩子懂什么?他……”

    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像了,纪荀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周启生,这厮和未婚妻还有前任女朋友忙活忙着救尚青呢,怎么想起来给她打电话了?

    ‘难道是尚青出事了?’纪荀不禁这么想,心中顿时慌了,赶忙接通电话,她虽然和尚青的交情并不算很深,也没见过几面,但她挺喜欢和这位痴情的公子哥相处的,而且,人家之所以成了现在这样,也是因为她。

    接通电话后,纪荀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就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周启生求助的声音。

    “大小姐,你快来吧,那俩女人又打起来了!”

    纪荀无语扶额,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这里忙的都快脚打后脑勺了,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这俩祖宗还有心情闹矛盾。

    可周启生既然打了这个电话,她也不能不管,只能随便套了件衣服往出走,小艾见纪荀刚回来就要出去,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纪荀心中升起一阵酸楚,实在不忍心抛下这小丫头,于是就带上了。

    听电话里的动静,似乎战况很激烈,纪荀只能先让曾野这个游说老手先赶过去调解调解。

    夜色中,一辆骚包的车正在极速行驶,趁着这会儿功夫,纪荀已经听周启生讲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洛婉和尚青之间的情义很深,是旁人所看不明白的,所以自从尚青魂魄离体后,洛婉就整日郁郁寡欢,除了想办法找回尚青的魂魄外,什么也不关心。

    对于洛婉的焦虑,周启生和王佳都看在眼里,周启生倒是没什么,他可以体会洛婉的心情,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妻奴,就算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会说出来。

    但王佳就不同了,看着昔日的男友对其他女人百般的好,她就很不爽,再加上洛婉一门心思扑在别的男人身上,她就更替周启生觉得不值了。

    不过这些都是私人情绪问题,三人都是成年人了,也知道以大局为重,人命为先的道理,所以尽管心里有不舒服,也只能压着。

    今天之所以爆发,是因为洛婉的一个决定。

    由于这几日已经用尽所有的招魂方式,都没有找回尚青的魂魄,期间还把别的阴魂招了过来,占据了尚青的身体,差一点就酿成大祸。

    无奈之下,洛婉就算了算,要知道窥视天机是必损阳寿的,她本来人决定再也不卜算了的,这一次也是逼不得已。

    结果还真让她算到了蹊跷,他们之所以用尽所有办法,都招不回来尚青的魂魄,是因为他的魂魄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困住了,也就是说,尚青的魂魄,被人抓了起来。

    锦阳的修行者虽然不少,但大多都认识尚青,那些不认识的蓝派也没有能力困住他的魂魄,所以这绝不可能是一起乌龙事件,是有人故意困住了尚青的魂魄,不让他回到本体。

    至于是谁,那就很好猜了,把尚青的魂魄打出本体的人是王毅,而他也有足够的动机那么做,几乎是一瞬间,三人就想到了他。

    三天即将就要过去了,马上就是尚青魂魄离体的第四天了,七日一过,要是尚青的魂魄还没有回来,就会成为鬼魂,再没有办法还阳。

    时间有限,洛婉唯恐迟则生变,便决定去找王毅抢人,而她又不知道王毅在哪,三人中最有可能知道他藏身之处的就是王佳,毕竟做了十几年的姐弟了,上次王毅出来抢纪荀的身体不是也没有通知她嘛,她就自己赶来了。

    其实洛婉想的没错,王佳确实知道王毅在哪,她虽然很小就离开了家,但和他弟弟的关系却比外人看起来好很多,所以她方式才会帮王毅收留周珊珊。

    在万一和耿裕民站在一起后,王佳也一直和弟弟保持着联络,试图劝说他回归正道,但奈何王毅入魔太深,根本听不进去。

    可尽管是这样,王毅依旧和王佳很亲,在最近回到锦阳后,也有去看过王佳,她之所以对周启生再次回心转意,死缠烂打,也是因为王毅提醒过她,说耿裕民有意针对周家的人。

    那天王毅去抢纪荀的身体前,就是和王佳在一起的,但王毅有的时候把她关在了家里,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所以才会迟到。

    可尽管她能找到王毅的藏身之所,也不愿意告诉洛婉,一是因为怕洛婉伤害王毅,或者受到伤害,让周启生担心,第二条就是纯属赌气,不想告诉洛婉。

    虽说是赌气,但在得知尚青的魂魄被困后,她还是打电话问了王毅,然而得到的答案确实尚青的魂魄根本不在他的手上!

    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王佳就告诉了洛婉和周启生,可洛婉偏偏不信,说王佳包庇王毅,这么一来,两人就打了起来,各有各的理,谁也不服输。

    纪荀在知道来龙去脉后,一个头两个大,倒不只是因为两人打架,而是因为尚青,王佳没有必要说假话,尚青的魂魄十有八九不在王毅那里,那会在哪里呢?还有谁有可能闲的没事困别人的魂魄玩呢?

    很快,她就到了周启生等人所在的地方,那是王佳租的房子,由于诸多因素限制,整个锦阳除了于子言的家,确实只有这里比较适合放魂魄离体的身体。

    停好车后,纪荀看了眼绝尘而去的商务车,若有所思的走进电梯里,按了楼层,然后就皱着眉头想事情,小艾扬起小脸看着她,眼中隐隐有些不安,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纪荀并没有看到。

    “叮”的一声,电梯门应声打开,纪荀跨出去,瞬间就察觉出了不对劲,这一层…似乎太安静了。

    她僵硬的扭动脖子,看向王佳家的方向,门是打开的,屋子里的灯光静静的照射在外面的瓷砖上,似乎是在欢迎客人自己往进走。

    纪荀低头看了眼小艾,把她护在身后,然后拔出后腰处的乌木短刀,一步一步的向门口挪去。

    静,真的是出奇的静,那大开着的门里没有半点声音,整个楼层只有其他住户家里,隐隐约约传出的说话声,而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人觉得更压抑。

    终于,纪荀和小艾挪到了门边,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大致扫了眼里面的情况,客厅很乱,没有一个人。

    思索再三后,纪荀再次探出头,仔细的打量着里面,在经历了那么多事后,她的感觉也是很敏锐的了,但她此时并没有感觉到危险,于是就没再缩手缩脚的,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她穿过凌乱不堪的客厅,向卧室走去,确实没有一个站着的人,只有平躺在床上的尚青。

    小艾再次扬起了不安的小脸,拽了拽纪荀袖子,小声说

    “小荀姐,刚才你停车的时候,我看到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提着很大的布袋缩进了一辆商务车里,从轮胎上看,是超载的,最少有七八个人。”

    听小艾这么说,纪荀惊讶的连嘴都合不拢了,还‘从轮胎上看’,小艾才多大呀,这是要成精了吗?灵魂自带灵气的人就是和他们这些凡夫俗子不一样,这还没长开呢,就锋芒毕露了。

    事实上小艾注意到的,纪荀也注意到了,她刚才就一直在想这事,但当时也没有立刻和周启生他们联系在一起,毕竟她脑洞有限。

    纪荀并没有着急的追出去,而是坐在床上冷静的思考,既然人数不少,那八成就是普通人做得案,尤其是那五大三粗的体型,绝对是绑架圈里的佼佼者,惯犯。

    不管是受人指使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纪荀在第一时间就报了案,当然了,这个报案并不是报给公安局,而是报给孟琰,毕竟这家里还躺着位半死不活的尚青,让人看见了别说是周启生他们了,就连她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动静,不过不是孟琰他们,而是曾野。

    纪荀抬起眼皮看了眼老爷子,问“怎么样?”

    曾野揉着老腰,捋着胡子,老神在在道“路老夫都记下了,不过小友,这次的事情可不简单啊,那个地方很邪乎,都是鬼魂在巡视,似乎是被什么人控制了,能同时控制那么多鬼魂的人,肯定不是善茬,而且还能买凶,一定有着一定权势。”

    “权势…”纪荀若有所思的看着曾野“老爷子,你说…会不会是她?”

    “你是说…”曾野低头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微微点了点头“嗯,确实有可能,她有动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