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七十三章另一层真相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那一系列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好像只是错觉,但纪荀却相信那并不是错觉。

    小艾被下降那时候了,纪荀查阅过许多有关降头术的资料,其中有一条是说凡有降头师前来陷害对方,其人先感到心慌意乱,或有见奇的征兆,描述的和她刚刚的感觉一模一样!

    纪荀心中一惊,却也不动声色,她捂着肚子把水果放下,一脸痛苦的问曹雪宜“卫生间在哪?”

    “我带你去。”说着曹雪宜就要站起来,却被纪荀阻止了,曹雪宜愣了一下,但并没有多说,只是告诉了纪荀厕所的位置。

    站在厕所里,纪荀看着镜中的自己,心中来来回回念了几遍静心咒,使自己的心静下来,然后开始重新梳理思绪。

    曹雪宜的母亲要害自己,并且用的是降头术,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说曹雪宜会降头术,那她的母亲也会并不奇怪,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曹雪宜压根就不会降头术,会的是她的母亲!

    这样一来,之前曹雪宜不明白她说的话,就可以理解,还有曹雪宜说帮她救王国生的事,现在看来,王国生十有八九是在曹雪宜母亲的手里。

    但是黎马说的就对不上了,它明明说是一个叫曹雪宜的女人害了周奇,而带走王国生的又是跟害死周奇的是一个人,这完全说不通。

    突然,纪荀明白过来一件事,黎马和曹雪宜算是表姐妹,按理说她应该认识曹雪宜,所以知道她的名字并不奇怪,但黎马不知道自己跟周奇也是表兄妹,还有,刚才她在提到周奇的时候,曹雪宜似乎也并不知道那是谁。

    也就是说,周家的几个小辈其实并不知道上一辈人的关系,黎马长期在国外,又怎么可能认识曹雪宜呢?而且周国平也曾说过,他们周家几兄弟因为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走的并不近。

    再者,把一个虚弱的鬼魂打到魂飞魄散,就是一两秒的事情,那个害死周奇的降头师之所以没有那么做,只能是因为黎马当时已经接近魂飞魄散,根本不需要她动手了。

    既然黎马已经那么虚弱了,为什么还能坚持到第二天,告诉她是谁害死周奇的呢?

    纪荀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在那个降头师走后,有人接触过黎马,而且还是个它见过的人,那个人帮黎马渡了些鬼气,让它能坚持下去,然后把曹雪宜的名字告诉了它。

    害死周奇的降头师与耿裕民显然已经由同盟,变成了对立关系,她害死周奇极有可能是想激怒自己,从而除掉耿裕民,也就是白鸣,事实上她也确实差点那么做了。

    耿裕民是个聪明人,他当然明白女降头师的打算,所以把曹雪宜的名字透露给黎马,并给它渡鬼气就可以说得通了,当然,主意是耿裕民出的,执行的很有可能是王毅,他的身体里鬼气充裕,给一个重伤的女鬼渡点鬼气,不是什么难事。

    所有的线索都串了起来,可有一点纪荀确实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耿裕民不直接让正主暴露,而是将她的女儿暴露了出来。

    ‘难不成是因为王国生在她的手里?’纪荀不禁这么想。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关门的声音,随后便是曹雪宜的声音。

    “纪小姐,你出来吧,没事了,我妈已经走了。”

    纪荀深吸一口气,抽出一张卫生纸,用阴阳笔在上面写下了曹雪宜的名字。

    ‘不知道纪小姐能不能给妈妈一条生路,唉,真是造孽。’

    这是曹雪宜心里的真实想法,纪荀也是连连叹气,确实是造孽,周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但经历了这么多,纪荀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天真的小姑娘了,不管曹雪宜她妈有天大的理由,她都害死了周奇。

    这一点,是绝对不能被原谅的,她杀了人,破坏了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该付出相应的代价,就该接受法律的制裁!

    纪荀整理了下情绪,将卫生纸扔在马桶里冲走,然后走出了卫生间。

    待她坐定后,曹雪宜站起身,对她鞠了个躬,说“对不起,请原谅我妈。”

    纪荀并没有接受曹雪宜的道歉,而是说“你打算怎么帮我救王国生。”

    曹雪宜沉吟了一会儿,问“我帮您救人,事成后,您能放过我妈吗?”

    纪荀本想先应下来,等曹雪宜帮她救出了王国生再说,可她不想骗人,她的良知不允许,于是,她说出了实话。

    “你的妈妈杀了人,杀了一个无辜的人,你觉得…我应该原谅她吗?”

    “果然。”曹雪宜苦笑“我只是…”

    “我理解。”纪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手放在了曹雪宜的肩上,柔声说

    “减轻罪孽,是对你妈妈最后的救赎。”

    曹雪宜点点头,没有说话。

    离开曹雪宜的家后,纪荀的心情并没有因为浮出水面的真相而高兴,雪还在下,下的越来越急,都说‘下雪不冷,化雪冷’,可纪荀现在却感到寒冷刺骨。

    人性啊,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有人因为一己私欲,把无辜的人害死;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有人为了能让自己所爱之人不再执迷不悟,大义灭亲;还有些人,呵,他们游离在对与错的边缘,没人知道他们下一秒会偏向哪一边。

    这一天中,纪荀经历了太多酸甜苦辣,周奇的死,黎马的消失,曹雪宜的无奈,也知道了很多藏在暗处,见不得人的秘密。

    突然,纪荀想起了于子言,他在的时候,这些事都不用自己去动脑筋,只管做事就好,而现在,纪荀感觉自己开始孤军奋战了。

    孟琰是个有能力的男人,可他毕竟是个普通人,洛婉个周启生就要结婚了,并不打算再插手这些事,要不是尚青这个意外,她可能已经开始做贤妻了,其实她这样想是对的,也不白白辜负于子言给她的那几十年寿命。

    至于馆长,纪荀现在已经不太明白他是怎么想的了,白鸣毕竟是他师父,再造之恩,救命之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更何况到了他那个年纪,更是在乎这些。

    人生啊,就是这样,有很多很多无奈,也必须要解决那些无奈的事,就算再难做决定,也得给出一个结果,然后自己承受后果。

    “你不怕曹雪宜突然倒戈?请君入瓮,然后和她的母亲一起除掉你?”曾野突然冒了出来,曹雪宜的家里有镇鬼驱邪的东西,它就没跟着进去,在小区里晃悠来着。

    纪荀笑了笑“就算是这样,我也得试试,王国生不能有事,就算不是《九州玄空录》,我也得救他。”

    “听你的意思,好像是觉得他知道另一本《九州玄空录》的下落。”

    “只是怀疑,不敢确定,耿裕民又不是傻子,如果没有线索,是不可能单凭几句话就一直揪着王国生不放的,再说了,王家拿着《九州玄空录》这么多年了,我就不信他们没有找过,就算没有找到,线索也一定比我们要多。”

    “嗯,有道理,小友,你的脑子也不像自己之前说的那样不好使嘛,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把敌人的敌人,变成朋友。”

    纪荀一愣“什么意思?你让我说服曹雪宜她妈和我一起对付耿裕民?不行,她害死了周奇,不管怎么说都必须偿命!”

    “那另一边呢?如果让耿裕民和你一起救王国生,胜算会不会大一些,而且他应该比你要了解那女人。”

    “嗯…是个不错的主意。”纪荀低头沉吟了片刻“耿裕民不是善茬,万一他调过来也打王国生的主意怎么办?”

    “不一定,要是他想那么做,早就做了,还用等着别人先出手?抓住王国生不是得到《九州玄空录》最好的途径,这段时间他走的都是威胁路线,不是吗?”

    “嗯,有道理!”纪荀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空调一开,车里顿时暖和了起来,纪荀的心也暖和了起来。

    她看向曾野,笑了笑,说“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曾野有些不好意思了“额…老夫是你的护身鬼,不在身边在哪?”

    纪荀点点头,笑意更浓,她想,或许于子言当时说的对,曾野这样的护身鬼确实挺适合她的,虽然‘一大把年纪’了,连黎马那样的鬼都对付不了,但它有时候说的话确实有用,不管是出的主意,还是安慰人,曾野都能说到纪荀心坎里。

    有时候纪荀觉得曾野很老谋深算,有它在,基本就没出过什么事,纪荀甚至怀疑在地府的时候,它根本就是想到了小艾被勾走魂魄真正理由,所以才会那么放心的喝酒。

    每次曾野不靠谱的时候,也确实都没出过事。

    想到这,纪荀侧目看了眼曾野,这老头竟然在给自己的胡子编辫子!

    纪荀瞬间满头黑线,但还是笑了,她…明白老头的心意。

    那一系列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好像只是错觉,但纪荀却相信那并不是错觉。

    小艾被下降那时候了,纪荀查阅过许多有关降头术的资料,其中有一条是说凡有降头师前来陷害对方,其人先感到心慌意乱,或有见奇的征兆,描述的和她刚刚的感觉一模一样!

    纪荀心中一惊,却也不动声色,她捂着肚子把水果放下,一脸痛苦的问曹雪宜“卫生间在哪?”

    “我带你去。”说着曹雪宜就要站起来,却被纪荀阻止了,曹雪宜愣了一下,但并没有多说,只是告诉了纪荀厕所的位置。

    站在厕所里,纪荀看着镜中的自己,心中来来回回念了几遍静心咒,使自己的心静下来,然后开始重新梳理思绪。

    曹雪宜的母亲要害自己,并且用的是降头术,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说曹雪宜会降头术,那她的母亲也会并不奇怪,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曹雪宜压根就不会降头术,会的是她的母亲!

    这样一来,之前曹雪宜不明白她说的话,就可以理解,还有曹雪宜说帮她救王国生的事,现在看来,王国生十有八九是在曹雪宜母亲的手里。

    但是黎马说的就对不上了,它明明说是一个叫曹雪宜的女人害了周奇,而带走王国生的又是跟害死周奇的是一个人,这完全说不通。

    突然,纪荀明白过来一件事,黎马和曹雪宜算是表姐妹,按理说她应该认识曹雪宜,所以知道她的名字并不奇怪,但黎马不知道自己跟周奇也是表兄妹,还有,刚才她在提到周奇的时候,曹雪宜似乎也并不知道那是谁。

    也就是说,周家的几个小辈其实并不知道上一辈人的关系,黎马长期在国外,又怎么可能认识曹雪宜呢?而且周国平也曾说过,他们周家几兄弟因为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走的并不近。

    再者,把一个虚弱的鬼魂打到魂飞魄散,就是一两秒的事情,那个害死周奇的降头师之所以没有那么做,只能是因为黎马当时已经接近魂飞魄散,根本不需要她动手了。

    既然黎马已经那么虚弱了,为什么还能坚持到第二天,告诉她是谁害死周奇的呢?

    纪荀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在那个降头师走后,有人接触过黎马,而且还是个它见过的人,那个人帮黎马渡了些鬼气,让它能坚持下去,然后把曹雪宜的名字告诉了它。

    害死周奇的降头师与耿裕民显然已经由同盟,变成了对立关系,她害死周奇极有可能是想激怒自己,从而除掉耿裕民,也就是白鸣,事实上她也确实差点那么做了。

    耿裕民是个聪明人,他当然明白女降头师的打算,所以把曹雪宜的名字透露给黎马,并给它渡鬼气就可以说得通了,当然,主意是耿裕民出的,执行的很有可能是王毅,他的身体里鬼气充裕,给一个重伤的女鬼渡点鬼气,不是什么难事。

    所有的线索都串了起来,可有一点纪荀确实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耿裕民不直接让正主暴露,而是将她的女儿暴露了出来。

    ‘难不成是因为王国生在她的手里?’纪荀不禁这么想。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关门的声音,随后便是曹雪宜的声音。

    “纪小姐,你出来吧,没事了,我妈已经走了。”

    纪荀深吸一口气,抽出一张卫生纸,用阴阳笔在上面写下了曹雪宜的名字。

    ‘不知道纪小姐能不能给妈妈一条生路,唉,真是造孽。’

    这是曹雪宜心里的真实想法,纪荀也是连连叹气,确实是造孽,周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但经历了这么多,纪荀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天真的小姑娘了,不管曹雪宜她妈有天大的理由,她都害死了周奇。

    这一点,是绝对不能被原谅的,她杀了人,破坏了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该付出相应的代价,就该接受法律的制裁!

    纪荀整理了下情绪,将卫生纸扔在马桶里冲走,然后走出了卫生间。

    待她坐定后,曹雪宜站起身,对她鞠了个躬,说“对不起,请原谅我妈。”

    纪荀并没有接受曹雪宜的道歉,而是说“你打算怎么帮我救王国生。”

    曹雪宜沉吟了一会儿,问“我帮您救人,事成后,您能放过我妈吗?”

    纪荀本想先应下来,等曹雪宜帮她救出了王国生再说,可她不想骗人,她的良知不允许,于是,她说出了实话。

    “你的妈妈杀了人,杀了一个无辜的人,你觉得…我应该原谅她吗?”

    “果然。”曹雪宜苦笑“我只是…”

    “我理解。”纪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手放在了曹雪宜的肩上,柔声说

    “减轻罪孽,是对你妈妈最后的救赎。”

    曹雪宜点点头,没有说话。

    离开曹雪宜的家后,纪荀的心情并没有因为浮出水面的真相而高兴,雪还在下,下的越来越急,都说‘下雪不冷,化雪冷’,可纪荀现在却感到寒冷刺骨。

    人性啊,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有人因为一己私欲,把无辜的人害死;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有人为了能让自己所爱之人不再执迷不悟,大义灭亲;还有些人,呵,他们游离在对与错的边缘,没人知道他们下一秒会偏向哪一边。

    这一天中,纪荀经历了太多酸甜苦辣,周奇的死,黎马的消失,曹雪宜的无奈,也知道了很多藏在暗处,见不得人的秘密。

    突然,纪荀想起了于子言,他在的时候,这些事都不用自己去动脑筋,只管做事就好,而现在,纪荀感觉自己开始孤军奋战了。

    孟琰是个有能力的男人,可他毕竟是个普通人,洛婉个周启生就要结婚了,并不打算再插手这些事,要不是尚青这个意外,她可能已经开始做贤妻了,其实她这样想是对的,也不白白辜负于子言给她的那几十年寿命。

    至于馆长,纪荀现在已经不太明白他是怎么想的了,白鸣毕竟是他师父,再造之恩,救命之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更何况到了他那个年纪,更是在乎这些。

    人生啊,就是这样,有很多很多无奈,也必须要解决那些无奈的事,就算再难做决定,也得给出一个结果,然后自己承受后果。

    “你不怕曹雪宜突然倒戈?请君入瓮,然后和她的母亲一起除掉你?”曾野突然冒了出来,曹雪宜的家里有镇鬼驱邪的东西,它就没跟着进去,在小区里晃悠来着。

    纪荀笑了笑“就算是这样,我也得试试,王国生不能有事,就算不是《九州玄空录》,我也得救他。”

    “听你的意思,好像是觉得他知道另一本《九州玄空录》的下落。”

    “只是怀疑,不敢确定,耿裕民又不是傻子,如果没有线索,是不可能单凭几句话就一直揪着王国生不放的,再说了,王家拿着《九州玄空录》这么多年了,我就不信他们没有找过,就算没有找到,线索也一定比我们要多。”

    “嗯,有道理,小友,你的脑子也不像自己之前说的那样不好使嘛,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把敌人的敌人,变成朋友。”

    纪荀一愣“什么意思?你让我说服曹雪宜她妈和我一起对付耿裕民?不行,她害死了周奇,不管怎么说都必须偿命!”

    “那另一边呢?如果让耿裕民和你一起救王国生,胜算会不会大一些,而且他应该比你要了解那女人。”

    “嗯…是个不错的主意。”纪荀低头沉吟了片刻“耿裕民不是善茬,万一他调过来也打王国生的主意怎么办?”

    “不一定,要是他想那么做,早就做了,还用等着别人先出手?抓住王国生不是得到《九州玄空录》最好的途径,这段时间他走的都是威胁路线,不是吗?”

    “嗯,有道理!”纪荀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空调一开,车里顿时暖和了起来,纪荀的心也暖和了起来。

    她看向曾野,笑了笑,说“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曾野有些不好意思了“额…老夫是你的护身鬼,不在身边在哪?”

    纪荀点点头,笑意更浓,她想,或许于子言当时说的对,曾野这样的护身鬼确实挺适合她的,虽然‘一大把年纪’了,连黎马那样的鬼都对付不了,但它有时候说的话确实有用,不管是出的主意,还是安慰人,曾野都能说到纪荀心坎里。

    有时候纪荀觉得曾野很老谋深算,有它在,基本就没出过什么事,纪荀甚至怀疑在地府的时候,它根本就是想到了小艾被勾走魂魄真正理由,所以才会那么放心的喝酒。

    每次曾野不靠谱的时候,也确实都没出过事。

    想到这,纪荀侧目看了眼曾野,这老头竟然在给自己的胡子编辫子!

    纪荀瞬间满头黑线,但还是笑了,她…明白老头的心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