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七十二章装傻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再次来到曹老师的家,纪荀心中有些许感慨,但她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感慨。

    上一次见曹老师的时候,她有些神经质,看起来就很不对劲,可这次纪荀再见曹老师,却发现她已经恢复了正常,这让纪荀感到很奇怪。

    一个月的时间都不到,就能完全治愈精神上的问题,那给曹老师治疗的医生得去拿诺贝尔奖了吧,这得是何等精湛的医术才能做到啊。

    纪荀心中冷笑,想着曹老师绝对有问题,虽然她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如果曹老师真的就是曹雪宜的话,那她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孩子被做成了人头附肚童神,又怎么可能对那个体育老师的骚扰而束手无策,更任由它的鬼魂纠缠自己。

    “纪小姐,纪小姐?”曹老师见纪荀始终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推了她一下。

    纪荀虽然不太了解降头术,但也知道不能跟降头师太接近,她见曹老师要碰自己,赶忙侧身躲开,这是她下意识的举动,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曹老师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了?纪小姐?”曹老师以为纪荀不舒服,伸手想去摸摸她的额头,可似乎又察觉到这样不礼貌,尴尬的收回手,把冒着热气的水往她跟前推了推,说

    “这快过年了,天气都使劲的冷开了,纪小姐,您喝点水,暖暖身子,我听我丈夫说了,前几天的事…真是太感谢您了,要是您今天没什么事,我想请您吃个饭。”

    “饭就算了,我今天来找您,是有另一件事。”纪荀看着热气腾腾的水杯,冷声问“曹老师,请问…您的名字叫什么?”

    “名字?”曹老师一愣,回道“我叫曹雪宜。”

    ‘果然!’

    纪荀心中已经有了数,便不再坐立不安了,她靠着沙发的靠背,冷冷的看着曹老师“说吧,王国生在哪里?”

    “王国生?”曹老师一脸茫然“您说的是前任市长吗?”

    纪荀冷冷一笑“他的身份对于你来说,可不止前任市长那么简单吧,曹雪宜,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没想到我能找到你吧?那天被你忽略的女鬼,我已经见到它了,你也别装傻了,没有意义。”

    “女鬼?什么意思?我做什么了?”曹雪宜脸上迷茫更甚了,看起来好像真的不明白纪荀在说什么。

    “演技真好。”纪荀深吸一口气,她很想和曹雪宜直接撕破脸,但是不行,王国生还在她的手上,所以纪荀只能耐着性子,沉声道

    “你没必要这样继续演戏,我可以告诉你另一本书根本不在王国生身上,你抓他没有用,只是在浪费时间。”

    “纪小姐,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曹雪宜看起来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但碍于纪荀是她的救命恩人,和自身良好的家教,她依旧不厌其烦的一次次重复着以上的话。

    曹雪宜不耐烦,纪荀更是,但人家非不承认,她也没有办法。

    终于,在毫无意义的说了一堆废话后,纪荀也懒得再跟她卖关子,从衣服内兜掏出阴阳笔,从纸抽里抽出了一张纸巾,写下了曹雪宜的名字。

    很快,那张纸巾上就歪歪扭扭的拧出了一排字,纪荀看了那排字后彻底无语了,曹雪宜此时此刻心里想的居然是‘纪小姐该不会是接触的牛鬼蛇神太多,精神不正常了吧?’

    见曹雪宜斜着身子要看纸巾,纪荀大方的移开了手,反正普通人是看不到上面的字的,降头师也不例外。

    纪荀抱着胳膊看着曹雪宜,想这女人还真是煮熟了的鸭子嘴硬,都到这份上了还装,纪荀看了看表,已经下午三点了,她和这女人已经耗了近一个小时。

    一个人的耐心是有限的,更何况纪荀今天心情不佳,她烦躁的站起身,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下,想出更好的办法,但办法不是说想就能想出来的。

    无奈之下,纪荀心一横,从后腰处拔出乌木短刀,踩着茶几跳到曹雪宜面前,抓着她的领子把刀逼在她雪白的脖子上,恶狠狠道

    “你别逼我,不然我会忍不住把周奇的命债先讨回来,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同是周家的人,你和周奇也算是表兄妹,怎么能…”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纪荀冷冷的瞥向的门的方向,暗骂曹雪宜的丈夫早不回来,晚不回来,怎么非要这个时候回来。

    曹雪宜被纪荀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脸色煞白,但她毕竟也是经过事的人,面对纪荀所散发出的杀意,她还是勉强开了口。

    “你…你先把刀放下,有事咱们好好说,你救过我的命,我…我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情的,相信我。”

    纪荀此刻也是烦躁的很,她正想让曹雪宜闭嘴,别吵了,门外却突然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纪小姐,你先冷静一下,一会儿我丈夫进来,咱们谁都不好看,对不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我们又不是仇人。”

    趁着这会儿功夫,门锁已经被打开了,纪荀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收起乌木短刀,坐了回去。

    这时,外面的人也走了进来,不是曹雪宜的丈夫,而是一个保养很好的女人,她优雅的走进来,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笑着对曹雪宜说

    “家里来来客人了啊,怪不得顾不上给妈妈开门,我去洗点儿水果,你们先聊。”

    “好。”曹雪宜紧握着手里的杯子,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这让纪荀有些不解,想着难不成她是怕自己连她的母亲一起伤害?

    果然,就在纪荀这么想的同时,曹雪宜低声对她说“纪小姐,我求你…别伤害我妈,好不好?我大概明白你刚才话里的意思了,只要你不伤害我妈,我可以帮你救出王先生,好不好?”

    “救?”纪荀微微皱眉“什么意思?”

    曹雪宜没有立刻回答纪荀的问题,而是低着头沉思,似乎是比做思想斗争,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喃喃道“纪小姐,其实我…”

    “水果来了。”那美妇人端着果盘走了出来,她的脸上始终都带着温婉的笑,放下果盘后,她坐在了曹雪宜身边,对纪荀道

    “纪小姐,我们见过的。”

    “嗯,我记得。”纪荀的情绪并不高涨,并没有许久的意思。

    “纪小姐,真是得谢谢您,您不仅救了我女儿,还救了老周,和我们一大家子人,不如这样,一会儿您和我一起回去,我做几个爽口的小菜,外面的饭菜都不好吃,今天就让您尝尝我的手艺,哦对了,吃水果,都是特别新鲜的。”说着那美妇人将果盘往纪荀面前推了推。

    “嗯。”纪荀本不想吃的,但美妇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母性让她不自觉的想要亲近一些,所以没有忍心拒绝她的好意,伸手拿起叉子,想一块苹果扎去。

    就在苹果快要挨着她嘴边的时候,纪荀突然感觉背脊一寒,冷风阵阵吹来,却也说不清是从哪里吹来的,令人毛发悚然,心里也莫名的不安然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