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七十一章痴情人儿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看到周奇的号码,纪荀就想到了一个人,她屏住呼吸,缓缓的接通了电话,果然,里面传来了空灵且虚弱的声音。

    “报仇…给阿奇报仇……”

    “你在哪?”纪荀急声问。

    “公司…快……快来!”

    黎马的声音到了最后突然凄厉无比,让纪荀的心为之一颤,她还想说些什么,可惜电话已经挂断了。

    不知道为什么,纪荀很怕黎马出事,她不敢再耽搁,即刻便让孟琰开车往周奇的公司驶去,期间孟琰把自己的手机丢给了纪荀,他的手机里有周奇手机的定位,这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周奇,虽然最终还是没有保住周奇,但幸好还有些用。

    “你什么都没有带,这样赶过去有用吗?要不要叫王佳他们来?”孟琰提议。

    “不用了,尚青那边也挺棘手的。”

    说着纪荀深吸一口气,收敛心神,缓缓闭上眼睛,她现在只能借住观苍眼的力量了,她身上倒是带着一些符纸,但是显然不够,那个女降头师比盈淑要厉害许多,虽然她这次只是想救下黎马,却也没多少把握。

    毕竟…她对降头术也不是特别的了解。

    于子言下的封印接连被冲破,已经很不稳固了,纪荀用身体里的气去探,很快就找到封印,也找到了另一个自己。

    明明是完全相同的两张脸,可纪荀就是感觉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很妖媚,眉宇间透着淡淡的邪气,最奇怪的是她穿着古代的衣服,一席广袖红裙包裹着那完美到极致的身体,再加上她勾人的眼神,活脱脱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妖精。

    纪荀看着封门里她,有很多话想说,可最终却只说出三个字。

    “你是谁?”

    “这个问题,你已经不是第一次问了。”她摆弄着胸前的长发,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就再回答一次,我就是你,只不过不叫纪荀,世人成我为尊,我的名字叫…玊(s)。”

    “你…”纪荀想问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我存在于很久很久之前,久到所有人都不记得了,真是可悲啊,到了最后,竟然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玊的笑很是凄凉,纪荀也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但她并没有在玊的问题上停留太久,而是伸手去揭封门上的封条,可当她的手接触到封条的时候,却犹豫了,因为她想起了上一次在周国平他家楼下的那一幕。

    如果她揭下封条,那封印就会解除,玊也会得到解放,那样的话可能就会让那晚的一幕再次上演,这么一来就会乱上加乱。

    最后,纪荀还是收回了手,转身准备离开。

    “你不想得到力量了?”玊不解。

    “想,但是不能。”说罢,纪荀决然的离开了。

    睁开眼后,纪荀叹了口气,她隐约觉得那个玊跟地藏菩萨说的那句话有关,可她却不敢太深入,她的潜意识在阻止她接近真相。

    见纪荀脸色不对,孟琰问“怎么了?”

    “没事。”纪荀叹了口气,心念一动,叫出了曾野,虽然这老爷子有时候不是很靠谱,但总归也是个帮手。

    很快,周奇的公司就到了,纪荀不想把孟琰牵扯进来,就没让他跟着一起进去,毕竟一会儿要是真打起来,孟琰也不一定帮得上忙。

    顺着定位的指引,纪荀很快就找到黎马,它已经很虚弱了,整个身体已经接近透明,纪荀疾步走上前去,正想把它收进矿泉水瓶子里,离开这里再说,可黎马却拒绝了,它摇了摇头,虚弱道

    “我已经快要消失了,你别管我,给…给阿奇报仇!”

    纪荀心中一软,声音不自觉的放柔“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曹雪宜,她…她害死了阿奇,你一定要报仇,把她碎尸万段!”

    黎马有些语无伦次,除了个人名外并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就在这时,曾野回来了,它说这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看来黎马口中的曹雪宜已经离开了。

    纪荀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还是来迟了。

    就在纪荀以为会一无所获的时候,黎马突然恢复了些神智,讲出了周奇临死之前的事情。

    纪荀和孟琰确定关系后,周奇就一直在公司住着,用工作填充自己,他知道黎马一直跟着他,却没说什么,或许还是觉得有些愧对于她的感情吧,毕竟黎马是那么深爱着他。

    那天,黎马依旧像往常那样安静的站在周奇身边,看着他认真工作的侧脸,突然就有一个女人推门走了进来,黎马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正想出手却突然失去了意识。

    等它恢复意识后,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周奇也还是好好的,它不解,就问周奇,可周奇什么也不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在那之后,周奇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身上也莫名的出现了淤青,黎马急了,可周奇还是什么都不说,于是它想到了纪荀,可那两天纪荀刚好过阴去救小艾,所以黎马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她。

    周奇出事的前一天,黎马再次看到了那个女人,也见到了王国生。

    那晚是王国生先到的,他似乎很着急,什么都不说就往周奇嘴里灌虫子,黎马以为他要害周奇,就拼死阻止,后来曹雪宜就来了,它这才知道周国平其实是要救周奇。

    可是一切都晚了,它和王国生已经是两败俱伤,根本不是曹雪宜的对手。

    从他们的对话中,黎马知道了前因后果,虽然不是很听的明白,但它还是原封不动的讲给了纪荀听,纪荀这才将事情串联起来。

    曹雪宜和耿裕民的目的一样,想通过霍霍周家的人逼迫王国生交出另一本《九州玄空录》,所以找上了周奇,在黎马失去的那段时间,曹雪宜给周奇下了降头,那是一种叫灵降的降头,作用除了害人外,还有控制人的作用,让被下降的那个人无条件的服从自己。

    王国生自然是不可能交出那本《九州玄空录》的,他也没办法交出,于是,曹雪宜就控制周奇,和王国生打了起来。

    虽然被控制着,但周奇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自己思想,他不甘心被控制,所以就了解了自己的生命,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自杀的原因。

    周奇死后,黎马就疯了一般的攻击曹雪宜,可它身上的鬼气已经所剩无几,根本不可能是曹雪宜的对手,所以最后不禁没有替周奇报了仇,还让自己差点魂飞魄散。

    因为周奇事先报了警的缘故,曹雪宜并不敢再拖下去,她见黎马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就没有再管它,带着王国生离开了。

    告诉了纪荀这些后,黎马就再没有说什么了。

    它无力的趴在地上,看着周奇的手机,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它觉得自己还是做了件对的事情的,虽然生前总是对他无理取闹,还背着他跟其他人鬼混,伤害了他,但最后,它还是做了对的事情。

    “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对不对?”黎马苦笑“这样也好,你一定要告诉他,我…我是爱他的,我…做了对的……事情。”

    纪荀有些不忍,求助的看向曾野,可显然它也没办法,毕竟黎马的鬼气散的太多,根本已经没有挽救的余地了。

    等纪荀再低头去看黎马时,那里已经空空如也了,纪荀无力的坐在地上,她的脑子里很乱,她不知道该不该同情黎马,其实也没什么好同情的,因为它走的没有遗憾。

    “我会告诉想办法告诉周奇的,你…放心吧。”纪荀从地上爬起来,她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王国生还在曹雪宜手里,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感伤,姓曹的,她只认识一个,虽然不确定是不是,但她还是要去看一看。

    她希望是曹雪宜就是自己心里想的那个人,也希望不是。

    看到周奇的号码,纪荀就想到了一个人,她屏住呼吸,缓缓的接通了电话,果然,里面传来了空灵且虚弱的声音。

    “报仇…给阿奇报仇……”

    “你在哪?”纪荀急声问。

    “公司…快……快来!”

    黎马的声音到了最后突然凄厉无比,让纪荀的心为之一颤,她还想说些什么,可惜电话已经挂断了。

    不知道为什么,纪荀很怕黎马出事,她不敢再耽搁,即刻便让孟琰开车往周奇的公司驶去,期间孟琰把自己的手机丢给了纪荀,他的手机里有周奇手机的定位,这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周奇,虽然最终还是没有保住周奇,但幸好还有些用。

    “你什么都没有带,这样赶过去有用吗?要不要叫王佳他们来?”孟琰提议。

    “不用了,尚青那边也挺棘手的。”

    说着纪荀深吸一口气,收敛心神,缓缓闭上眼睛,她现在只能借住观苍眼的力量了,她身上倒是带着一些符纸,但是显然不够,那个女降头师比盈淑要厉害许多,虽然她这次只是想救下黎马,却也没多少把握。

    毕竟…她对降头术也不是特别的了解。

    于子言下的封印接连被冲破,已经很不稳固了,纪荀用身体里的气去探,很快就找到封印,也找到了另一个自己。

    明明是完全相同的两张脸,可纪荀就是感觉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很妖媚,眉宇间透着淡淡的邪气,最奇怪的是她穿着古代的衣服,一席广袖红裙包裹着那完美到极致的身体,再加上她勾人的眼神,活脱脱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妖精。

    纪荀看着封门里她,有很多话想说,可最终却只说出三个字。

    “你是谁?”

    “这个问题,你已经不是第一次问了。”她摆弄着胸前的长发,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就再回答一次,我就是你,只不过不叫纪荀,世人成我为尊,我的名字叫…玊(s)。”

    “你…”纪荀想问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我存在于很久很久之前,久到所有人都不记得了,真是可悲啊,到了最后,竟然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玊的笑很是凄凉,纪荀也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但她并没有在玊的问题上停留太久,而是伸手去揭封门上的封条,可当她的手接触到封条的时候,却犹豫了,因为她想起了上一次在周国平他家楼下的那一幕。

    如果她揭下封条,那封印就会解除,玊也会得到解放,那样的话可能就会让那晚的一幕再次上演,这么一来就会乱上加乱。

    最后,纪荀还是收回了手,转身准备离开。

    “你不想得到力量了?”玊不解。

    “想,但是不能。”说罢,纪荀决然的离开了。

    睁开眼后,纪荀叹了口气,她隐约觉得那个玊跟地藏菩萨说的那句话有关,可她却不敢太深入,她的潜意识在阻止她接近真相。

    见纪荀脸色不对,孟琰问“怎么了?”

    “没事。”纪荀叹了口气,心念一动,叫出了曾野,虽然这老爷子有时候不是很靠谱,但总归也是个帮手。

    很快,周奇的公司就到了,纪荀不想把孟琰牵扯进来,就没让他跟着一起进去,毕竟一会儿要是真打起来,孟琰也不一定帮得上忙。

    顺着定位的指引,纪荀很快就找到黎马,它已经很虚弱了,整个身体已经接近透明,纪荀疾步走上前去,正想把它收进矿泉水瓶子里,离开这里再说,可黎马却拒绝了,它摇了摇头,虚弱道

    “我已经快要消失了,你别管我,给…给阿奇报仇!”

    纪荀心中一软,声音不自觉的放柔“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曹雪宜,她…她害死了阿奇,你一定要报仇,把她碎尸万段!”

    黎马有些语无伦次,除了个人名外并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就在这时,曾野回来了,它说这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看来黎马口中的曹雪宜已经离开了。

    纪荀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还是来迟了。

    就在纪荀以为会一无所获的时候,黎马突然恢复了些神智,讲出了周奇临死之前的事情。

    纪荀和孟琰确定关系后,周奇就一直在公司住着,用工作填充自己,他知道黎马一直跟着他,却没说什么,或许还是觉得有些愧对于她的感情吧,毕竟黎马是那么深爱着他。

    那天,黎马依旧像往常那样安静的站在周奇身边,看着他认真工作的侧脸,突然就有一个女人推门走了进来,黎马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正想出手却突然失去了意识。

    等它恢复意识后,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周奇也还是好好的,它不解,就问周奇,可周奇什么也不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在那之后,周奇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身上也莫名的出现了淤青,黎马急了,可周奇还是什么都不说,于是它想到了纪荀,可那两天纪荀刚好过阴去救小艾,所以黎马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她。

    周奇出事的前一天,黎马再次看到了那个女人,也见到了王国生。

    那晚是王国生先到的,他似乎很着急,什么都不说就往周奇嘴里灌虫子,黎马以为他要害周奇,就拼死阻止,后来曹雪宜就来了,它这才知道周国平其实是要救周奇。

    可是一切都晚了,它和王国生已经是两败俱伤,根本不是曹雪宜的对手。

    从他们的对话中,黎马知道了前因后果,虽然不是很听的明白,但它还是原封不动的讲给了纪荀听,纪荀这才将事情串联起来。

    曹雪宜和耿裕民的目的一样,想通过霍霍周家的人逼迫王国生交出另一本《九州玄空录》,所以找上了周奇,在黎马失去的那段时间,曹雪宜给周奇下了降头,那是一种叫灵降的降头,作用除了害人外,还有控制人的作用,让被下降的那个人无条件的服从自己。

    王国生自然是不可能交出那本《九州玄空录》的,他也没办法交出,于是,曹雪宜就控制周奇,和王国生打了起来。

    虽然被控制着,但周奇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自己思想,他不甘心被控制,所以就了解了自己的生命,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自杀的原因。

    周奇死后,黎马就疯了一般的攻击曹雪宜,可它身上的鬼气已经所剩无几,根本不可能是曹雪宜的对手,所以最后不禁没有替周奇报了仇,还让自己差点魂飞魄散。

    因为周奇事先报了警的缘故,曹雪宜并不敢再拖下去,她见黎马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就没有再管它,带着王国生离开了。

    告诉了纪荀这些后,黎马就再没有说什么了。

    它无力的趴在地上,看着周奇的手机,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它觉得自己还是做了件对的事情的,虽然生前总是对他无理取闹,还背着他跟其他人鬼混,伤害了他,但最后,它还是做了对的事情。

    “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对不对?”黎马苦笑“这样也好,你一定要告诉他,我…我是爱他的,我…做了对的……事情。”

    纪荀有些不忍,求助的看向曾野,可显然它也没办法,毕竟黎马的鬼气散的太多,根本已经没有挽救的余地了。

    等纪荀再低头去看黎马时,那里已经空空如也了,纪荀无力的坐在地上,她的脑子里很乱,她不知道该不该同情黎马,其实也没什么好同情的,因为它走的没有遗憾。

    “我会告诉想办法告诉周奇的,你…放心吧。”纪荀从地上爬起来,她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王国生还在曹雪宜手里,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感伤,姓曹的,她只认识一个,虽然不确定是不是,但她还是要去看一看。

    她希望是曹雪宜就是自己心里想的那个人,也希望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