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七十章杀意正浓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虽然有了于子言的帮助,纪荀心中的杀意淡了一些,可总归还是无法平静,她的手紧紧握成拳,脸部的肌肉微微颤动,她告诉自己必须要冷静。

    可周奇都死了,那是一条人命啊,一条年轻的生命,他的事业好不容易做到今天的地步,正是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却不幸英年早逝,一个幸福的家庭也就此支离破碎。

    其实耿裕民这个名字所造成的悲剧根本不止这一次,西郊死的那一百多个流浪汉,他们没有家人的关心,就活该去死吗?还有小艾的父亲和在盈淑手下丧命的那些孩子,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许多,纪荀越想越愤怒。

    每一条命的消失,就代表着一个家庭的破碎,或许之前那些人不是身边之人的缘故吧,纪荀虽然也很愤怒,也想立刻杀了耿裕民,但却没有现在这么强烈。

    说真的,她都不舍的一刀捅死后座的白鸣,她真希望他就是耿裕民,这样她就可以找到一个发泄口,宣泄自己的情绪了。

    孟琰担心的看着纪荀,将温暖的大手覆盖在她的小拳头上,这温度从手背直直传到纪荀心里,让她鼓起了一丝勇气。

    她睁开眼睛,看着车窗外的鹅毛大雪,轻声道

    “白老爷子,周奇的死不简单,想必你也知道了吧,这一切都是冲着你手上那本《九州玄空录》去的,都到了这个时候,您就别藏着了。”

    “你的意思是要交出去?”白鸣皱起了眉,神色阴沉。

    纪荀冷冷一笑“怎么可能呢?交出去就会有更多的人遭殃,我是想…不如直接毁了,这样就谁都不惦记了,反正这种书对其他人来说是可有可无,就算没有了,也不会对这个世界有太大的影响。”

    “这可是…”

    “就算那是上古流落的神书,没办法给世人带来安稳,反而掀起了这样的争斗,留它有什么用?不如毁了一了百了,白老先生一直不同意,难道…”纪荀眼中寒光乍现“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

    所有人都没想到纪荀会这么突然的捅破那层窗户纸,皆是一愣,馆长最先回过神来,对纪荀厉声道

    “小荀,你这是什么话!好歹你也见过我一声‘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白鸣就是你的爷爷,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爷爷?哼!”纪荀将四面车门锁住,从羽绒衣中掏出一把通体发黑的短刀,没错,那就是另一把乌木短刀,她在来这里之前,回了趟家。

    她冷冷一笑,就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快速拧转身体跪在座位上,将乌木短刀抵在了白鸣的脖子上,馆长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纪荀冷冷的声音打断了。

    “你今天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就别想安然无恙的离开。”

    白鸣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架在脖子上的利刃,笑着说“小姑娘,你想当着市局局长的面杀人?”

    “你是该死的人!”纪荀把刀网上提了提,血瞬间就从白鸣皱巴巴的脖子上流了出来。

    馆长见纪荀真的不是闹着玩,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了,急声道“师父手里确实有《九州玄空录》,我见过,小荀你别冲动!”

    纪荀微微一愣,她知道馆长不可能骗人,于是问“在哪见过?”

    “从柏林回来后,师父就把那本《九州玄空录》毁了,当着我的面毁的,小荀,你真的误会师父了!”

    纪荀笑了笑,依旧不作退步“馆长,不是我不相信你,可你怎么知道那就是另一本《九州玄空录》?说不定是根据王国生那本伪造的!”

    “那如果是真的呢?小荀,如果那本是真的,你就真误会师父了!”馆长急的满头大汗,却不敢轻举妄动,他看的出来纪荀是动了真格的。

    这时,孟琰也说话了。

    “小荀,先把刀放下,在事情还没有彻底搞清楚之前,别妄下定论。”

    其实纪荀也有些动摇了,毕竟自始至终,都没有明确证据说明白鸣有罪,但她相信于子言的判断绝对不会有错,也不可能有错,纪荀知道,他不仅是通过信鸽判断出白鸣有问题的,虽然具体的她不清楚,但她绝对相信于子言的判断。

    “如果你不愿意相信,那就动手吧。”白鸣仰了仰脖子,笑的很是洒脱“你们对我不放心,我都知道,唉,也难怪,我能理解。”

    “心理战?”纪荀冷笑“可惜…你打错牌了!”

    话音一落,纪荀就要动手,却被孟琰拦腰抱住,纪荀心中一紧,拼命的挣扎,可她哪里挣脱得了,于是只能扯着嗓子威胁孟琰,试图逼迫他松开自己。

    可孟琰根本就不听,还打开车锁让馆长带着白鸣下了车,纪荀急的都快哭了,拼命捶打着孟琰的身体,也不知道是想挣脱,还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宣泄自己心中的情绪。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纪荀终于累了,软软的被孟琰抱在怀里,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喃喃道

    “为什么要杀了他?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是无辜的…无辜的啊!”

    “小荀…”孟琰紧了紧双臂,附在纪荀耳边耳语“你不要这样,求你了,睡一觉吧,让我来解决这件事。”

    纪荀摇了摇头“不,你们都想把我从这件事情里摘出去,以为那样就是为我好,可你们有没有真的顾及过我的感受?我空学一身本事,难道就是为了在家等你们胜利消息的?就算我的能力还不够,可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好好修行,你什么都不跟我说,什么都不让我知道,看着那么多生命接二连三的消失,你真的以为我能安心的过好自己的生活吗?”

    “唉”孟琰叹了口气,想想也是,如果一开始就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也好,可现在纪荀已经知道了不少,哪里还能回到从前的样子,自己和于子言都想为她好,却忽略了这样的好,其实是种偏执。

    纪荀虽然只是个女孩子,但她不是那种需要别人时时刻刻当做瓷娃娃对待的女孩子。

    于是,孟琰就将这几天和于子言暗中摸到线索,告诉了她。

    虽然确实还没有掌握能放在台面上的明确证据,但白鸣确实是有问题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现在确实不能动他,这不仅是因为地府的问题,更是因为他手下的那帮人,这也是为什么白鸣敢有恃无恐的待在他们身边原因。

    和他同流合污的人有多少,都是谁,还是个未知数,目前浮出水面的只有那个女降头师和王毅,那个女降头师先不说,王毅根本就是个疯子,这从在昆仑山他第一次出手就可以看出。

    虽然王毅脑子不太好使,但不得不说,他那九个护身鬼是很厉害的,于子言也坦言过,即便是他使出全力,也没有把握能在不给普通人造成恐慌与伤亡的情况下消灭王毅。

    他和耿裕民还不同,耿裕民有目的,他不想死,可王毅没有,既然他肯臣服于耿裕民,为他做事,就说明王毅很信任他,甚至依赖他。

    所以在没把握能将王毅和耿裕民一起干掉的情况下,耿裕民是不能死的,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体内的鬼气已经十分可怕,又看过《九州玄空录》,根本就是颗炸弹,有什么耿裕民在,他还是定时的,如果耿裕民不在了,那他就会原地爆炸。

    到时候鬼神的事情传开,一系列的事情被牵扯而出,就会天下大乱。

    其实耿裕民之所以那么确定王国生那里有另一本《九州玄空录》,也是于子言促成的,因为只有这样,耿裕民才不会立刻打旱魃和观苍眼的主意,毕竟《九州玄空录》才是他完成一切的前提,如果没有那本书,他手中的牌就只有旱魃和王毅,到时候如果成功不了,他就很难再有机会了。

    所有人都默契的维持着这种微妙的平静,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所有人都在蓄力,等待着交手的时机。

    “可馆长…似乎真的相信了白鸣。”纪荀沉声道。

    “毕竟是师徒,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孟琰叹了口气,又继续道

    “我们要做的就是稳住白鸣这些人,尽全力不让锦阳出事,于子言这次回玄家除了于家的事外,就是为了那个二夫人去的,她是王毅的亲妈,对王毅来说不比耿裕民的分量轻,只要能控制住王毅,那其他就会容易一些。”

    “嗯,是这么个理。”纪荀点点头,然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急声道

    “你说…那些和耿裕民一伙的人,会不会是玄家的?我听于子言和洛婉说,玄家对所有修行者都有记录,尤其是那些没有加入玄家的,如果他们有异动,那玄家不可能察觉不到!”

    “这个我和于子言已经察觉到了,他这次回玄家也是为了这个。”

    “那现在跑出来捣乱的那个女降头师是怎么回事?她这不是顶风作案嘛!”纪荀觉得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显然,孟琰也是这么想的,事实上他从一开始就有派人去保护这些周家的人,再加上尚青这次带来的人,基本就是万无一失,不可能出事。

    而且白鸣心里有数,他身在敌营,本身就很危险,哪里敢闹出人命,激怒他们。

    可周奇确实是死了,而且死的很惨,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有些不合乎常理,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女降头师背叛了白鸣,并且想借纪荀之手,制白鸣于死地!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即便不会亲密无间的合作,也能得到一些意料之外的收获。

    当然,周奇的仇纪荀还是要报的!

    孟琰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室,问“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市局?”

    “不了,我要去曹老师那里看看。”

    她想过了,所有周家的人里,只有曹老师和她的丈夫是最好下手的,那个女降头师的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他们。

    “好,我和你一起去”说着,孟琰发动了车子,与此同时,纪荀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是…周奇的号码!

    虽然有了于子言的帮助,纪荀心中的杀意淡了一些,可总归还是无法平静,她的手紧紧握成拳,脸部的肌肉微微颤动,她告诉自己必须要冷静。

    可周奇都死了,那是一条人命啊,一条年轻的生命,他的事业好不容易做到今天的地步,正是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却不幸英年早逝,一个幸福的家庭也就此支离破碎。

    其实耿裕民这个名字所造成的悲剧根本不止这一次,西郊死的那一百多个流浪汉,他们没有家人的关心,就活该去死吗?还有小艾的父亲和在盈淑手下丧命的那些孩子,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许多,纪荀越想越愤怒。

    每一条命的消失,就代表着一个家庭的破碎,或许之前那些人不是身边之人的缘故吧,纪荀虽然也很愤怒,也想立刻杀了耿裕民,但却没有现在这么强烈。

    说真的,她都不舍的一刀捅死后座的白鸣,她真希望他就是耿裕民,这样她就可以找到一个发泄口,宣泄自己的情绪了。

    孟琰担心的看着纪荀,将温暖的大手覆盖在她的小拳头上,这温度从手背直直传到纪荀心里,让她鼓起了一丝勇气。

    她睁开眼睛,看着车窗外的鹅毛大雪,轻声道

    “白老爷子,周奇的死不简单,想必你也知道了吧,这一切都是冲着你手上那本《九州玄空录》去的,都到了这个时候,您就别藏着了。”

    “你的意思是要交出去?”白鸣皱起了眉,神色阴沉。

    纪荀冷冷一笑“怎么可能呢?交出去就会有更多的人遭殃,我是想…不如直接毁了,这样就谁都不惦记了,反正这种书对其他人来说是可有可无,就算没有了,也不会对这个世界有太大的影响。”

    “这可是…”

    “就算那是上古流落的神书,没办法给世人带来安稳,反而掀起了这样的争斗,留它有什么用?不如毁了一了百了,白老先生一直不同意,难道…”纪荀眼中寒光乍现“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

    所有人都没想到纪荀会这么突然的捅破那层窗户纸,皆是一愣,馆长最先回过神来,对纪荀厉声道

    “小荀,你这是什么话!好歹你也见过我一声‘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白鸣就是你的爷爷,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爷爷?哼!”纪荀将四面车门锁住,从羽绒衣中掏出一把通体发黑的短刀,没错,那就是另一把乌木短刀,她在来这里之前,回了趟家。

    她冷冷一笑,就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快速拧转身体跪在座位上,将乌木短刀抵在了白鸣的脖子上,馆长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纪荀冷冷的声音打断了。

    “你今天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就别想安然无恙的离开。”

    白鸣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架在脖子上的利刃,笑着说“小姑娘,你想当着市局局长的面杀人?”

    “你是该死的人!”纪荀把刀网上提了提,血瞬间就从白鸣皱巴巴的脖子上流了出来。

    馆长见纪荀真的不是闹着玩,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了,急声道“师父手里确实有《九州玄空录》,我见过,小荀你别冲动!”

    纪荀微微一愣,她知道馆长不可能骗人,于是问“在哪见过?”

    “从柏林回来后,师父就把那本《九州玄空录》毁了,当着我的面毁的,小荀,你真的误会师父了!”

    纪荀笑了笑,依旧不作退步“馆长,不是我不相信你,可你怎么知道那就是另一本《九州玄空录》?说不定是根据王国生那本伪造的!”

    “那如果是真的呢?小荀,如果那本是真的,你就真误会师父了!”馆长急的满头大汗,却不敢轻举妄动,他看的出来纪荀是动了真格的。

    这时,孟琰也说话了。

    “小荀,先把刀放下,在事情还没有彻底搞清楚之前,别妄下定论。”

    其实纪荀也有些动摇了,毕竟自始至终,都没有明确证据说明白鸣有罪,但她相信于子言的判断绝对不会有错,也不可能有错,纪荀知道,他不仅是通过信鸽判断出白鸣有问题的,虽然具体的她不清楚,但她绝对相信于子言的判断。

    “如果你不愿意相信,那就动手吧。”白鸣仰了仰脖子,笑的很是洒脱“你们对我不放心,我都知道,唉,也难怪,我能理解。”

    “心理战?”纪荀冷笑“可惜…你打错牌了!”

    话音一落,纪荀就要动手,却被孟琰拦腰抱住,纪荀心中一紧,拼命的挣扎,可她哪里挣脱得了,于是只能扯着嗓子威胁孟琰,试图逼迫他松开自己。

    可孟琰根本就不听,还打开车锁让馆长带着白鸣下了车,纪荀急的都快哭了,拼命捶打着孟琰的身体,也不知道是想挣脱,还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宣泄自己心中的情绪。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纪荀终于累了,软软的被孟琰抱在怀里,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喃喃道

    “为什么要杀了他?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是无辜的…无辜的啊!”

    “小荀…”孟琰紧了紧双臂,附在纪荀耳边耳语“你不要这样,求你了,睡一觉吧,让我来解决这件事。”

    纪荀摇了摇头“不,你们都想把我从这件事情里摘出去,以为那样就是为我好,可你们有没有真的顾及过我的感受?我空学一身本事,难道就是为了在家等你们胜利消息的?就算我的能力还不够,可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好好修行,你什么都不跟我说,什么都不让我知道,看着那么多生命接二连三的消失,你真的以为我能安心的过好自己的生活吗?”

    “唉”孟琰叹了口气,想想也是,如果一开始就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也好,可现在纪荀已经知道了不少,哪里还能回到从前的样子,自己和于子言都想为她好,却忽略了这样的好,其实是种偏执。

    纪荀虽然只是个女孩子,但她不是那种需要别人时时刻刻当做瓷娃娃对待的女孩子。

    于是,孟琰就将这几天和于子言暗中摸到线索,告诉了她。

    虽然确实还没有掌握能放在台面上的明确证据,但白鸣确实是有问题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现在确实不能动他,这不仅是因为地府的问题,更是因为他手下的那帮人,这也是为什么白鸣敢有恃无恐的待在他们身边原因。

    和他同流合污的人有多少,都是谁,还是个未知数,目前浮出水面的只有那个女降头师和王毅,那个女降头师先不说,王毅根本就是个疯子,这从在昆仑山他第一次出手就可以看出。

    虽然王毅脑子不太好使,但不得不说,他那九个护身鬼是很厉害的,于子言也坦言过,即便是他使出全力,也没有把握能在不给普通人造成恐慌与伤亡的情况下消灭王毅。

    他和耿裕民还不同,耿裕民有目的,他不想死,可王毅没有,既然他肯臣服于耿裕民,为他做事,就说明王毅很信任他,甚至依赖他。

    所以在没把握能将王毅和耿裕民一起干掉的情况下,耿裕民是不能死的,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体内的鬼气已经十分可怕,又看过《九州玄空录》,根本就是颗炸弹,有什么耿裕民在,他还是定时的,如果耿裕民不在了,那他就会原地爆炸。

    到时候鬼神的事情传开,一系列的事情被牵扯而出,就会天下大乱。

    其实耿裕民之所以那么确定王国生那里有另一本《九州玄空录》,也是于子言促成的,因为只有这样,耿裕民才不会立刻打旱魃和观苍眼的主意,毕竟《九州玄空录》才是他完成一切的前提,如果没有那本书,他手中的牌就只有旱魃和王毅,到时候如果成功不了,他就很难再有机会了。

    所有人都默契的维持着这种微妙的平静,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所有人都在蓄力,等待着交手的时机。

    “可馆长…似乎真的相信了白鸣。”纪荀沉声道。

    “毕竟是师徒,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孟琰叹了口气,又继续道

    “我们要做的就是稳住白鸣这些人,尽全力不让锦阳出事,于子言这次回玄家除了于家的事外,就是为了那个二夫人去的,她是王毅的亲妈,对王毅来说不比耿裕民的分量轻,只要能控制住王毅,那其他就会容易一些。”

    “嗯,是这么个理。”纪荀点点头,然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急声道

    “你说…那些和耿裕民一伙的人,会不会是玄家的?我听于子言和洛婉说,玄家对所有修行者都有记录,尤其是那些没有加入玄家的,如果他们有异动,那玄家不可能察觉不到!”

    “这个我和于子言已经察觉到了,他这次回玄家也是为了这个。”

    “那现在跑出来捣乱的那个女降头师是怎么回事?她这不是顶风作案嘛!”纪荀觉得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显然,孟琰也是这么想的,事实上他从一开始就有派人去保护这些周家的人,再加上尚青这次带来的人,基本就是万无一失,不可能出事。

    而且白鸣心里有数,他身在敌营,本身就很危险,哪里敢闹出人命,激怒他们。

    可周奇确实是死了,而且死的很惨,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有些不合乎常理,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女降头师背叛了白鸣,并且想借纪荀之手,制白鸣于死地!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即便不会亲密无间的合作,也能得到一些意料之外的收获。

    当然,周奇的仇纪荀还是要报的!

    孟琰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室,问“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市局?”

    “不了,我要去曹老师那里看看。”

    她想过了,所有周家的人里,只有曹老师和她的丈夫是最好下手的,那个女降头师的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他们。

    “好,我和你一起去”说着,孟琰发动了车子,与此同时,纪荀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是…周奇的号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