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六十九章被激怒了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什么?你说什么?”纪荀猛的从床上弹起,双目远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她明明刚刚还听于子言说…

    对了,纪荀突然想起了不对劲,当时的于子言看起来确实有点不正常,他那人向来对谁都是拒千里之外,怎么可能带上周敏一起去玄家,而且他们离开的时候,周奇也没有特殊交代过什么,他本来是不愿意妹妹跟着于子言离开的。

    还有于子言身上的狼狈,这让纪荀不得不想到了一个可能,于子言在自己走后,见到了周奇,可周奇不可能会出现在回魂路上,只能是于子言又折了回去。

    听纪荀半天不说话,孟琰叹了口气,说“你在医院别乱跑,我叫人送你过来。”

    “好,等我,别让人动周奇的遗体,看住白鸣!”纪荀的声音十分冷静,这让孟琰有些惊讶。

    后来孟琰也就想通了,纪荀本来就不是一般女孩子。

    不多时,纪荀就到了周家,灵堂已经布置好,周奇静静的躺在棺中,他还没有被送进过殡仪馆,此时的遗容是最真实的。

    纪荀不动声色的扫了眼馆长和白鸣的方向,见馆长正在拉着白鸣算着什么,赶紧仔细的检查起遗体。

    周奇的身上有很多被打的痕迹,但却又不像是被虐待,而是和人动了手,发生了很激烈的打斗,这一点从孟琰那里得到了证实,警察是在周奇的办公室发现的尸体,那里确实有打斗的痕迹。

    他表情很诡异,明明是痛苦的,嘴角却是微微上扬,像是在笑,最重要的是,周奇的致命伤,那是胸口的一道伤,直刺心脏,孟琰说,从伤口和凶器上的指纹看,周奇其实是自杀的。

    像周奇那样阳光的人,怎么可能自杀?这不禁让纪荀想到了邪术,她眉头微皱,抬手想要解开周奇的上衣,却无意中碰到了一个冰凉到近乎刺骨的东西,是周奇戴在脖子上的一个小瓶子,特别小,里面还装着一颗小珠子。

    纪荀将它拿在手里看了看,不像是珍珠或水晶,那珠子凉的出奇,比周奇现在的体温还要凉,即便是隔着瓶子纪荀都能感觉到。

    她看了一会儿,就放下了,继续解周奇的衬衣,果然见他身上有快显眼的淤青,最重要的是上眼白有着零零星星的小黑点。

    纪荀叹了口气,侧头低声对身边的孟琰说“是降头术,应该是盈淑之前说的那个帮她提升降头术的女人。”

    “纪荀,我觉得…周奇的死可能只是个开始。”孟琰顿了顿,沉声道“耿裕民应该是想通过这种方式,逼王国生交出另一本《九州玄空录》。”

    “嗯”纪荀点点头,她也这么想“尚青呢?让他叫玄家的人来锦阳帮忙。”

    “尚青…他……”

    看着孟琰欲言又止,纪荀心中一紧,问“他怎么了?”

    “上次你走后,王毅就出现了,后来王佳也出现了,不过却是来帮我们的,他们让我带着你和引魂灯先走,等王佳带着尚青回来的时候…他就……啧,王佳说他的魂魄离体了,这几天一直在和洛婉还有周启生想办法,别担心。”

    纪荀的脸色更加阴沉了,耿裕民又开始害人了,而且他学聪明了,不自己出手。

    纪荀看向白鸣,眼中出现了恨意,一旦她抓到这个老东西的把柄,她一定会亲手把他送进地狱。

    “别冲动。”孟琰小声提醒。

    “我知道。”纪荀深吸一口气,上过香后就离开了,敌人在暗,她在明,这样很是被动,纪荀打算主动出击,去抓她和耿裕民之间那条看不见的线。

    她不敢去见周父周母,不想看到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她能做的只有尽快揪出罪人,和周奇报仇。

    周奇,多么温暖的人啊,纪荀虽然认识他不久,现在也没有了男女之情,但毕竟是曾经动过心的人。

    那时,她为了怕把周奇卷入危险之中,不敢和他在一起,可殊不知他本就身在危险的漩涡里,降头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害死人的,如果纪荀在回到锦阳后能多关注周奇一些,不要刻意的和他保持距离,说不定就会发现不对劲,说不定周奇就不会死!

    纪荀一个人坐在车里,感到很无力,她不停的默念着静心咒,可依旧静不下来,脑子里慢慢都是周奇的笑脸。

    他什么都不知道,甚至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他不知道周家和王家的秘密,更不知道《九州玄空录》,他只是个无辜的人,却被牵扯进了这个深不见底淤滩。

    降头术害人,死者通常都会很痛苦,纪荀一想到周奇那张本该挂着阳光笑容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就特别难受。

    就在这时,孟琰打开副驾驶坐了进来,他的心情也很沉重,依稀还可以想起自己和周奇一起对纪荀表白的画面。

    “馆长和白鸣是怎么说的?”纪荀强打精神问,她知道现在不是消极的时候。

    “也说是降头,但具体是什么降也看不出来,其实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人已经不在了,白鸣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我一直有派人暗中监视他,他这几天一直都和霍老板在一起。”

    纪荀点点头,既然孟琰这么说,那十有八九不会出错,毕竟他安排的人都是一天24个小时全程监视的。

    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了,一个就是那降头师对周奇出手是自己的主意或是耿裕民之前就安排好的,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白鸣确实有问题,但只是用来转移他们注意力的工具。

    纪荀深吸一口气,让孟琰叫馆长和白鸣下来,她不管什么地府和耿裕民的勾当,她现在只想找出杀害周奇的凶手,避免更多的人受伤害。

    其实她也清楚,事到如今耿裕民已经不是一切的源头了,即便是杀了他,还会有王毅和降头师,甚至更多的人,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必须揪出来一个人,给周奇报仇。

    还有周奇父母,他们在失去儿子的同时,还得忍受女儿不在身边的痛苦,他们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承受这些,他们做错了什么?周母那么温柔,与人为善,还会为她做好吃的阳春面,周父在位时更是清廉,事事为市民着想,他们都是好人,好人难道不该有好报吗?

    难道就因为一本《九州玄空录》,他们就活该承受这些吗?

    纪荀越想越愤怒,一拳打在方向盘上,突然间,她感觉脑中传来一阵刺痛,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恨吗?”

    纪荀被这声音吓了一跳,那声音太熟悉了,不就是她自己的声音吗?

    “恨得话,就要发泄出来,否则将毫无意义。”

    那声音不断蛊惑着纪荀,扰乱着她的思想,刺激着她的每一寸神经,渐渐的,她感觉有东西自眼角流出,眼球也是一阵一阵的刺痛。

    “闭嘴!”纪荀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努力克制着蠢蠢欲动杀意。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孟琰带着白鸣走了出来。

    看见白鸣那张脸,纪荀的杀意就更浓郁了,浓郁到让她自己都感觉到恐怖。

    她不停的默念着静心咒,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蠢蠢欲动的杀意怎么也压制不下去。

    “还在犹豫什么?你看这个世界多肮脏!”

    “闭…嘴!别说了!”纪荀痛苦捂着自己头。

    突然,她的额头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那痛让她瞬间清醒了几分,她通过后视镜一看,就看到自己的额头浮现了一个金色的奇怪文字,随后脑中传来于子言的声音。

    “收敛心神,别恐惧,恐惧只会让你更慌。”

    话音一落,一段熟悉的梵音就在纪荀脑中回荡开来,她记得…那是地藏菩萨和于子言超度地府恶鬼的时候念得经文。

    随着这梵音,纪荀渐渐平静了下来,她闭上眼睛,眼前满是金色的梵文,此时她的感觉和在地府时相似,心也渐渐不再那么浮躁了。

    “呼…”纪荀吐出一口浊气,算是彻底恢复了神智,而这时,孟琰也带着馆长和白鸣来到了车前。

    “别冲动。”这还是于子言的声音。

    “闭嘴,我有我自己的打算!”纪荀声音很冷,随后不管于子言再怎么说,她都不在回答。

    馆长和白鸣上车后,就一直看着纪荀,车里的气氛十分诡异,谁都不敢说话。

    “什么?你说什么?”纪荀猛的从床上弹起,双目远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她明明刚刚还听于子言说…

    对了,纪荀突然想起了不对劲,当时的于子言看起来确实有点不正常,他那人向来对谁都是拒千里之外,怎么可能带上周敏一起去玄家,而且他们离开的时候,周奇也没有特殊交代过什么,他本来是不愿意妹妹跟着于子言离开的。

    还有于子言身上的狼狈,这让纪荀不得不想到了一个可能,于子言在自己走后,见到了周奇,可周奇不可能会出现在回魂路上,只能是于子言又折了回去。

    听纪荀半天不说话,孟琰叹了口气,说“你在医院别乱跑,我叫人送你过来。”

    “好,等我,别让人动周奇的遗体,看住白鸣!”纪荀的声音十分冷静,这让孟琰有些惊讶。

    后来孟琰也就想通了,纪荀本来就不是一般女孩子。

    不多时,纪荀就到了周家,灵堂已经布置好,周奇静静的躺在棺中,他还没有被送进过殡仪馆,此时的遗容是最真实的。

    纪荀不动声色的扫了眼馆长和白鸣的方向,见馆长正在拉着白鸣算着什么,赶紧仔细的检查起遗体。

    周奇的身上有很多被打的痕迹,但却又不像是被虐待,而是和人动了手,发生了很激烈的打斗,这一点从孟琰那里得到了证实,警察是在周奇的办公室发现的尸体,那里确实有打斗的痕迹。

    他表情很诡异,明明是痛苦的,嘴角却是微微上扬,像是在笑,最重要的是,周奇的致命伤,那是胸口的一道伤,直刺心脏,孟琰说,从伤口和凶器上的指纹看,周奇其实是自杀的。

    像周奇那样阳光的人,怎么可能自杀?这不禁让纪荀想到了邪术,她眉头微皱,抬手想要解开周奇的上衣,却无意中碰到了一个冰凉到近乎刺骨的东西,是周奇戴在脖子上的一个小瓶子,特别小,里面还装着一颗小珠子。

    纪荀将它拿在手里看了看,不像是珍珠或水晶,那珠子凉的出奇,比周奇现在的体温还要凉,即便是隔着瓶子纪荀都能感觉到。

    她看了一会儿,就放下了,继续解周奇的衬衣,果然见他身上有快显眼的淤青,最重要的是上眼白有着零零星星的小黑点。

    纪荀叹了口气,侧头低声对身边的孟琰说“是降头术,应该是盈淑之前说的那个帮她提升降头术的女人。”

    “纪荀,我觉得…周奇的死可能只是个开始。”孟琰顿了顿,沉声道“耿裕民应该是想通过这种方式,逼王国生交出另一本《九州玄空录》。”

    “嗯”纪荀点点头,她也这么想“尚青呢?让他叫玄家的人来锦阳帮忙。”

    “尚青…他……”

    看着孟琰欲言又止,纪荀心中一紧,问“他怎么了?”

    “上次你走后,王毅就出现了,后来王佳也出现了,不过却是来帮我们的,他们让我带着你和引魂灯先走,等王佳带着尚青回来的时候…他就……啧,王佳说他的魂魄离体了,这几天一直在和洛婉还有周启生想办法,别担心。”

    纪荀的脸色更加阴沉了,耿裕民又开始害人了,而且他学聪明了,不自己出手。

    纪荀看向白鸣,眼中出现了恨意,一旦她抓到这个老东西的把柄,她一定会亲手把他送进地狱。

    “别冲动。”孟琰小声提醒。

    “我知道。”纪荀深吸一口气,上过香后就离开了,敌人在暗,她在明,这样很是被动,纪荀打算主动出击,去抓她和耿裕民之间那条看不见的线。

    她不敢去见周父周母,不想看到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她能做的只有尽快揪出罪人,和周奇报仇。

    周奇,多么温暖的人啊,纪荀虽然认识他不久,现在也没有了男女之情,但毕竟是曾经动过心的人。

    那时,她为了怕把周奇卷入危险之中,不敢和他在一起,可殊不知他本就身在危险的漩涡里,降头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害死人的,如果纪荀在回到锦阳后能多关注周奇一些,不要刻意的和他保持距离,说不定就会发现不对劲,说不定周奇就不会死!

    纪荀一个人坐在车里,感到很无力,她不停的默念着静心咒,可依旧静不下来,脑子里慢慢都是周奇的笑脸。

    他什么都不知道,甚至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他不知道周家和王家的秘密,更不知道《九州玄空录》,他只是个无辜的人,却被牵扯进了这个深不见底淤滩。

    降头术害人,死者通常都会很痛苦,纪荀一想到周奇那张本该挂着阳光笑容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就特别难受。

    就在这时,孟琰打开副驾驶坐了进来,他的心情也很沉重,依稀还可以想起自己和周奇一起对纪荀表白的画面。

    “馆长和白鸣是怎么说的?”纪荀强打精神问,她知道现在不是消极的时候。

    “也说是降头,但具体是什么降也看不出来,其实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人已经不在了,白鸣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我一直有派人暗中监视他,他这几天一直都和霍老板在一起。”

    纪荀点点头,既然孟琰这么说,那十有八九不会出错,毕竟他安排的人都是一天24个小时全程监视的。

    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了,一个就是那降头师对周奇出手是自己的主意或是耿裕民之前就安排好的,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白鸣确实有问题,但只是用来转移他们注意力的工具。

    纪荀深吸一口气,让孟琰叫馆长和白鸣下来,她不管什么地府和耿裕民的勾当,她现在只想找出杀害周奇的凶手,避免更多的人受伤害。

    其实她也清楚,事到如今耿裕民已经不是一切的源头了,即便是杀了他,还会有王毅和降头师,甚至更多的人,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必须揪出来一个人,给周奇报仇。

    还有周奇父母,他们在失去儿子的同时,还得忍受女儿不在身边的痛苦,他们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承受这些,他们做错了什么?周母那么温柔,与人为善,还会为她做好吃的阳春面,周父在位时更是清廉,事事为市民着想,他们都是好人,好人难道不该有好报吗?

    难道就因为一本《九州玄空录》,他们就活该承受这些吗?

    纪荀越想越愤怒,一拳打在方向盘上,突然间,她感觉脑中传来一阵刺痛,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恨吗?”

    纪荀被这声音吓了一跳,那声音太熟悉了,不就是她自己的声音吗?

    “恨得话,就要发泄出来,否则将毫无意义。”

    那声音不断蛊惑着纪荀,扰乱着她的思想,刺激着她的每一寸神经,渐渐的,她感觉有东西自眼角流出,眼球也是一阵一阵的刺痛。

    “闭嘴!”纪荀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努力克制着蠢蠢欲动杀意。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孟琰带着白鸣走了出来。

    看见白鸣那张脸,纪荀的杀意就更浓郁了,浓郁到让她自己都感觉到恐怖。

    她不停的默念着静心咒,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蠢蠢欲动的杀意怎么也压制不下去。

    “还在犹豫什么?你看这个世界多肮脏!”

    “闭…嘴!别说了!”纪荀痛苦捂着自己头。

    突然,她的额头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那痛让她瞬间清醒了几分,她通过后视镜一看,就看到自己的额头浮现了一个金色的奇怪文字,随后脑中传来于子言的声音。

    “收敛心神,别恐惧,恐惧只会让你更慌。”

    话音一落,一段熟悉的梵音就在纪荀脑中回荡开来,她记得…那是地藏菩萨和于子言超度地府恶鬼的时候念得经文。

    随着这梵音,纪荀渐渐平静了下来,她闭上眼睛,眼前满是金色的梵文,此时她的感觉和在地府时相似,心也渐渐不再那么浮躁了。

    “呼…”纪荀吐出一口浊气,算是彻底恢复了神智,而这时,孟琰也带着馆长和白鸣来到了车前。

    “别冲动。”这还是于子言的声音。

    “闭嘴,我有我自己的打算!”纪荀声音很冷,随后不管于子言再怎么说,她都不在回答。

    馆长和白鸣上车后,就一直看着纪荀,车里的气氛十分诡异,谁都不敢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