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六十八章等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于子言,你大爷的!”

    一声嘹亮的女声从把守森严的病房里传出,底气十足。

    这声音一传出,孟琰就收到了消息,他马不停蹄的从市局赶到军区医院,看到睁着眼睛的纪荀后,终于露出了这两天来第一个笑容。

    “你终于回来了!”孟琰伸手想将纪荀揽在怀里,却不料被躲开了。

    “怎…么了?”

    孟琰看起来有些紧张,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小艾和曾野回来后他就知道了地府发生的事,知道纪荀碰上了于子言,知道…

    他现在唯一的筹码就是纪荀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对不起。”纪荀低下了头“我现在脑子里很乱,你…能让我自己静一静吗?”

    “我等你。”孟琰站起身,走到门边停下了脚步“我…就在外面,你有事就叫我。”

    纪荀心中一暖“好。”

    这种温暖的感觉,真的是纪荀最喜欢与向往的,也是她认为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但在与于子言坦白心事后,她就不确定了。

    孟琰和于子言之间,她必须要做一个选择,这是两个相似又截然相反的人,和孟琰在一起,她可以拥有最想要的安逸生活,与稳定的家。

    而于子言却给不了她这些,那本就是个居无定所的男人,他已经做好了把生命都奉献出去的准备。

    纪荀懊恼的倒在床上,手下意识的探向屁股,似乎还能感觉到些疼。

    说起这个她就气的很,于子言那臭男人真的是节操碎成分子了,居然踹她!狠狠一脚把她踹到了回魂路上!哪怕是推一把也比踹好吧?

    气了将近半小时后,纪荀终于平复了些心情,她气的其实不止是于子言踹自己,还有他的不诚实和不坦诚,自己都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他居然还不缴械投降。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他只有两年的阳寿吗?

    额…好吧,这还真算得上是问题,毕竟人鬼殊途,纪荀总不能为了爱情自杀,和他做鬼夫妻吧,而且自杀在地府可是重罪,到时候她从地狱出来,于子言那小白脸说不定就跟别人好了!

    想到这,纪荀顿时就想开了,她从来都不觉得爱情是生活的必须品,既然她和于子言中间隔着万水千山,又何必执着呢?

    人应该学会满足,有了爱你的,疼你的人,就别奢求太多了,最起码纪荀是真的想的。

    如果于子言坦白了自己的感情,她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去他身边,可他没有,还把她生生推入了别人的怀抱,这是纪荀所真正无法忍受的。

    可是心里喜欢着别人,还和另一个男人做男女朋友,是纪荀所无法接受的,她不喜欢纠结在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里,除非她确定自己对于子言已经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不然她不会再和孟琰纠缠不清。

    心里做好决定后,纪荀把孟琰叫了进来,孟琰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看来他已经心里有数了。

    纪荀叹了口气,她不想伤害任何人,更不想伤害自己,可感情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痛苦掺杂着甜蜜的。

    “我…”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孟琰打断了纪荀,抓住了她想要去取戒指的手,看着她的双眼,深情道

    “纪荀,我们可以不急着结婚,我可以等你整理好自己的感情,多久我都可以等,但我不接受分手,于子言和你是根本没有可能的,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你还年轻,总要找一个人走完一生,这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孟琰的一席话,让纪荀原本坚定的心动摇了。

    是啊,她和于子言是根本不可能的,只有两年寿命的他,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一生那么长,她总要找个人一起走,既然那个人不可能是于子言,为什么不能是孟琰呢?

    纪荀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哪一点是吸引孟琰的,但她可以感觉得到,孟琰是真的喜欢她,想和她一起走完这漫长的一生。

    她承认自己是自私的,她打从心底里不愿意回到一个人,如果是从前,她没有尝到被人百般呵护的滋味,自然就可以继续孤独下去,可她现在尝到了那滋味,就不想再回到一个人了。

    那样的滋味…真的不是很好受。

    可心里喜欢着别人,却跟另一个人在一起,这样的滋味,就会好受吗?

    纪荀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把孟琰的手推开了,她将戒指取下,放在了孟琰温热的手心,说

    “等我想明白了,再重新戴上这戒指吧,好吗?我答应你,我不会跟别人在一起,我只是…感觉自己还不配戴上这戒指。”

    “我…我理解”孟琰低头苦笑,沉吟了半晌后,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条链子,将戒指套在上面,然后看向纪荀,说

    “戒指送出去,哪有再收回来的道理,既然不想戴在手上,就戴在脖子上吧,它在你身上,我才能安心,好不好?”

    “幼稚!”纪荀的眼圈瞬间红了起来,笑着将链子接过,戴在了脖子上,水汽已经蔓延到了眼角,她抬手故作随意的抹去,闷声问“这下满意了吧!”

    “嗯,满意了。”孟琰抬起手碰了碰那戒指,郑重道

    “纪荀,我还没有追过你,这段时间我会像普通情侣一样追求你,把于子言从你的脑子里彻底赶走。”

    纪荀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孟琰真的太温柔了,纪荀终于知道什么叫‘绕指柔’了,她感觉有些对不起孟琰。

    因为从前的那些经历,她特别珍惜对自己的好的人,现在却要伤害一个对她这么好的人,她的心里真的不是很舒服。

    孟琰似乎是知道她心中所想,将她抱在怀里,柔声说

    “只要最后我们能在一起,等一等…我还是愿意的。”

    纪荀早已经泣不成声,她回抱住孟琰,一股脑的把眼泪和鼻涕都擦在了他身上。

    毕竟去地府走了一趟,纪荀的灵魂很疲惫,醒来没一会儿就又睡着了,孟琰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一直陪着她,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他必须要快点解决市局的事,才有时间追媳妇。

    睡着后的纪荀,再次进入了一种类似观苍眼的境界,她的意识漂浮在空中,从军区医院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她不是灵魂出窍,只是意识在游离,就好像是其他地方的画面,被收进了脑海一样。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纪荀已经适应了这种情况,画面渐渐变得荒凉,行人渐少,她对自己接下来所将要看到的画面,有了心里准备。

    果然,一片枯林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小艾,只是她好像被一个罩子罩住了,出不来,纪荀知道那是于子言下的结界,为了不让人发现周敏的身体。

    在周敏的身边,还有两个小东西,那是于子言的黑白双煞,这俩猫和在家的时候不一样,眼中满是警惕,尖锐的爪子露在外面,浑身散发着野性,像是缩小版的猛虎。

    不知过了多久,纪荀终于看到了于子言,他从一团黑气里走出,看起来很是疲惫,身上还有些尘土,与纪荀之前见到的样子有些不同。

    ‘难道我走后他跟人动手了?’纪荀不禁这么想‘会是谁呢?能把于子言逼的这么狼狈,不可能是善茬,难道卞城王不顾菊花杀了回马枪?’

    纪荀正在这边一个人琢磨呢,于子言已经撤除了结界,周敏忙走过去扶住他,关切的问

    “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于子言靠着树坐下,看起来也没什么伤,似乎真的只是累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周敏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要赶我回去了?我知道你带着我只是为了保护我,现在我已经没事了,你肯定就要赶我走了。”

    小丫头看着很是可怜,于子言看着他,笑了笑,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说“不会,我不会赶你走。”

    “真的!”周敏这下可高兴坏了,站起来又蹦又跳的。

    周敏是高兴了,纪荀可气的快要冒烟了,她就从来没见过于子言那么人模狗样哦样子,居然还摸别人的头,笑的还那么好看!

    ‘难不成是跟周敏那丫头患难见真情,看上她了?不能啊,要说患难见真情也应该是我吧,而且我刚刚告白过!’

    纪荀心里憋屈的很,想要揍于子言,可也只能是想想。

    高兴了会儿后,周敏就冷静了下来,疑惑的问于子言“子言哥,你为什么要留下我?”

    于子言沉吟了半晌,淡淡道“受人之托。”

    “啊?谁啊?”

    这是纪荀和周敏都想知道的。

    “你哥。”于子言站起身,抬起头看了看冉冉升起的太阳,叹了口气,说“走吧,得找个能打电话的地方。”

    “打电话?给谁打啊?”

    周敏跟着于子言向远处走去,纪荀想跟上去,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向空中拽去,知道反抗也没用,她也就没白费那力气。

    很快,熟悉的铃声就传入了纪荀的耳中,她睁开有些酸涩的双眼,接起了孟琰的来电。

    “还在睡吗?”孟琰的声音很低沉。

    “嗯。”纪荀伸了个懒腰,问“怎么了?”

    “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周奇…死了……”

    “于子言,你大爷的!”

    一声嘹亮的女声从把守森严的病房里传出,底气十足。

    这声音一传出,孟琰就收到了消息,他马不停蹄的从市局赶到军区医院,看到睁着眼睛的纪荀后,终于露出了这两天来第一个笑容。

    “你终于回来了!”孟琰伸手想将纪荀揽在怀里,却不料被躲开了。

    “怎…么了?”

    孟琰看起来有些紧张,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小艾和曾野回来后他就知道了地府发生的事,知道纪荀碰上了于子言,知道…

    他现在唯一的筹码就是纪荀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对不起。”纪荀低下了头“我现在脑子里很乱,你…能让我自己静一静吗?”

    “我等你。”孟琰站起身,走到门边停下了脚步“我…就在外面,你有事就叫我。”

    纪荀心中一暖“好。”

    这种温暖的感觉,真的是纪荀最喜欢与向往的,也是她认为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但在与于子言坦白心事后,她就不确定了。

    孟琰和于子言之间,她必须要做一个选择,这是两个相似又截然相反的人,和孟琰在一起,她可以拥有最想要的安逸生活,与稳定的家。

    而于子言却给不了她这些,那本就是个居无定所的男人,他已经做好了把生命都奉献出去的准备。

    纪荀懊恼的倒在床上,手下意识的探向屁股,似乎还能感觉到些疼。

    说起这个她就气的很,于子言那臭男人真的是节操碎成分子了,居然踹她!狠狠一脚把她踹到了回魂路上!哪怕是推一把也比踹好吧?

    气了将近半小时后,纪荀终于平复了些心情,她气的其实不止是于子言踹自己,还有他的不诚实和不坦诚,自己都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他居然还不缴械投降。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他只有两年的阳寿吗?

    额…好吧,这还真算得上是问题,毕竟人鬼殊途,纪荀总不能为了爱情自杀,和他做鬼夫妻吧,而且自杀在地府可是重罪,到时候她从地狱出来,于子言那小白脸说不定就跟别人好了!

    想到这,纪荀顿时就想开了,她从来都不觉得爱情是生活的必须品,既然她和于子言中间隔着万水千山,又何必执着呢?

    人应该学会满足,有了爱你的,疼你的人,就别奢求太多了,最起码纪荀是真的想的。

    如果于子言坦白了自己的感情,她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去他身边,可他没有,还把她生生推入了别人的怀抱,这是纪荀所真正无法忍受的。

    可是心里喜欢着别人,还和另一个男人做男女朋友,是纪荀所无法接受的,她不喜欢纠结在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里,除非她确定自己对于子言已经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不然她不会再和孟琰纠缠不清。

    心里做好决定后,纪荀把孟琰叫了进来,孟琰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看来他已经心里有数了。

    纪荀叹了口气,她不想伤害任何人,更不想伤害自己,可感情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痛苦掺杂着甜蜜的。

    “我…”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孟琰打断了纪荀,抓住了她想要去取戒指的手,看着她的双眼,深情道

    “纪荀,我们可以不急着结婚,我可以等你整理好自己的感情,多久我都可以等,但我不接受分手,于子言和你是根本没有可能的,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你还年轻,总要找一个人走完一生,这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孟琰的一席话,让纪荀原本坚定的心动摇了。

    是啊,她和于子言是根本不可能的,只有两年寿命的他,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一生那么长,她总要找个人一起走,既然那个人不可能是于子言,为什么不能是孟琰呢?

    纪荀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哪一点是吸引孟琰的,但她可以感觉得到,孟琰是真的喜欢她,想和她一起走完这漫长的一生。

    她承认自己是自私的,她打从心底里不愿意回到一个人,如果是从前,她没有尝到被人百般呵护的滋味,自然就可以继续孤独下去,可她现在尝到了那滋味,就不想再回到一个人了。

    那样的滋味…真的不是很好受。

    可心里喜欢着别人,却跟另一个人在一起,这样的滋味,就会好受吗?

    纪荀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把孟琰的手推开了,她将戒指取下,放在了孟琰温热的手心,说

    “等我想明白了,再重新戴上这戒指吧,好吗?我答应你,我不会跟别人在一起,我只是…感觉自己还不配戴上这戒指。”

    “我…我理解”孟琰低头苦笑,沉吟了半晌后,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条链子,将戒指套在上面,然后看向纪荀,说

    “戒指送出去,哪有再收回来的道理,既然不想戴在手上,就戴在脖子上吧,它在你身上,我才能安心,好不好?”

    “幼稚!”纪荀的眼圈瞬间红了起来,笑着将链子接过,戴在了脖子上,水汽已经蔓延到了眼角,她抬手故作随意的抹去,闷声问“这下满意了吧!”

    “嗯,满意了。”孟琰抬起手碰了碰那戒指,郑重道

    “纪荀,我还没有追过你,这段时间我会像普通情侣一样追求你,把于子言从你的脑子里彻底赶走。”

    纪荀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孟琰真的太温柔了,纪荀终于知道什么叫‘绕指柔’了,她感觉有些对不起孟琰。

    因为从前的那些经历,她特别珍惜对自己的好的人,现在却要伤害一个对她这么好的人,她的心里真的不是很舒服。

    孟琰似乎是知道她心中所想,将她抱在怀里,柔声说

    “只要最后我们能在一起,等一等…我还是愿意的。”

    纪荀早已经泣不成声,她回抱住孟琰,一股脑的把眼泪和鼻涕都擦在了他身上。

    毕竟去地府走了一趟,纪荀的灵魂很疲惫,醒来没一会儿就又睡着了,孟琰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一直陪着她,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他必须要快点解决市局的事,才有时间追媳妇。

    睡着后的纪荀,再次进入了一种类似观苍眼的境界,她的意识漂浮在空中,从军区医院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她不是灵魂出窍,只是意识在游离,就好像是其他地方的画面,被收进了脑海一样。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纪荀已经适应了这种情况,画面渐渐变得荒凉,行人渐少,她对自己接下来所将要看到的画面,有了心里准备。

    果然,一片枯林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小艾,只是她好像被一个罩子罩住了,出不来,纪荀知道那是于子言下的结界,为了不让人发现周敏的身体。

    在周敏的身边,还有两个小东西,那是于子言的黑白双煞,这俩猫和在家的时候不一样,眼中满是警惕,尖锐的爪子露在外面,浑身散发着野性,像是缩小版的猛虎。

    不知过了多久,纪荀终于看到了于子言,他从一团黑气里走出,看起来很是疲惫,身上还有些尘土,与纪荀之前见到的样子有些不同。

    ‘难道我走后他跟人动手了?’纪荀不禁这么想‘会是谁呢?能把于子言逼的这么狼狈,不可能是善茬,难道卞城王不顾菊花杀了回马枪?’

    纪荀正在这边一个人琢磨呢,于子言已经撤除了结界,周敏忙走过去扶住他,关切的问

    “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于子言靠着树坐下,看起来也没什么伤,似乎真的只是累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周敏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要赶我回去了?我知道你带着我只是为了保护我,现在我已经没事了,你肯定就要赶我走了。”

    小丫头看着很是可怜,于子言看着他,笑了笑,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说“不会,我不会赶你走。”

    “真的!”周敏这下可高兴坏了,站起来又蹦又跳的。

    周敏是高兴了,纪荀可气的快要冒烟了,她就从来没见过于子言那么人模狗样哦样子,居然还摸别人的头,笑的还那么好看!

    ‘难不成是跟周敏那丫头患难见真情,看上她了?不能啊,要说患难见真情也应该是我吧,而且我刚刚告白过!’

    纪荀心里憋屈的很,想要揍于子言,可也只能是想想。

    高兴了会儿后,周敏就冷静了下来,疑惑的问于子言“子言哥,你为什么要留下我?”

    于子言沉吟了半晌,淡淡道“受人之托。”

    “啊?谁啊?”

    这是纪荀和周敏都想知道的。

    “你哥。”于子言站起身,抬起头看了看冉冉升起的太阳,叹了口气,说“走吧,得找个能打电话的地方。”

    “打电话?给谁打啊?”

    周敏跟着于子言向远处走去,纪荀想跟上去,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向空中拽去,知道反抗也没用,她也就没白费那力气。

    很快,熟悉的铃声就传入了纪荀的耳中,她睁开有些酸涩的双眼,接起了孟琰的来电。

    “还在睡吗?”孟琰的声音很低沉。

    “嗯。”纪荀伸了个懒腰,问“怎么了?”

    “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周奇…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