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六十七章突如其来的坦白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地府再次恢复平静,纪荀和于子言走在宁静的小路上,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纪荀有想过先开口,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而且还有可能废了半天口舌,也得不到答案,她在想自己要不要多此一举。

    于子言扫了眼纪荀,问“怎么了?”

    “没…没事。”纪荀想了想还是算了,就像地藏菩萨说的,等因果完成后,她自然就会明白一切。

    于子言点点头,继续目不斜视的往前走,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没来由的问道“纪荀,如果有一天你不你了,你…会怎么样?”

    “啊?”纪荀更迷糊了“什么你你你的?”

    于子言难得的给她解释起来“就是…你一直以来所认定的生活模式,可能压根就不属于你,就好像在你从小到大的记忆中,你一直都是个女的,但有一天突然好多人跑出来告诉你,其实你是男的。”

    “额…我只能说我没去过泰国。”纪荀知道于子言在说的是刚才地藏王提起的事,但她却怎么也听不明白于子言在说什么“你不如直说好了,我的智商不在平均线上,理解能力也不太好,毕竟我没上过学,也没有语文老师教。”

    “……”于子言瞪了纪荀一眼“听不懂就算了,天机不可泄露。”

    “且。”纪荀翻了个白眼,不再理那个臭男人,不过对于这种熟悉的调侃,她感到很开心。

    又走了走了一会儿,纪荀说“对了,洛婉要和周启生结婚了。”

    “我知道,她很早之前就打电话跟我说了。”

    “哦”纪荀有点郁闷,合着自己和周启生的父母是最后得到消息的啊,想到周启生的父母,纪荀想起了周家和王家的事,就告诉了于子言,可谁知人家早就知道了。

    纪荀就纳了闷了,这货是人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让她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自己吭哧吭哧的调查了那么久,结果人家动动脑子就想明白了,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话说回来,纪荀真的挺好奇于子言都知道了些什么,这就跟玩侦探小游戏一样,一旦开始,就想知道结局,根本停不下来。

    可不管纪荀怎么问,于子言就是不说,还警告她不要再插手耿裕民的事。

    “凭什么!”纪荀不服气“你又不是我爸,怎么管这么宽!”

    “你不就要和孟琰结婚了嘛,就不能安生点?平静的生活不是你最想要的吗?为什么非要挤进这件事情来,就算没有你,我也能很好的解决问题。”

    “打住,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和打算,不用你操心!”纪荀很是气愤,话说难听点,于子言就是在说她没用,只会添乱,亏得她那么够意思的跑回去,真是白眼狼,没良心!

    就算她确实挺废柴的,但她够义气啊!大不了以后她抓紧修行嘛,要是从一开始就生在玄家,她说不定也能凌空画符跟玩似得。

    似乎是感觉到了纪荀心情不美丽,于子言难得服了软“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么一来,纪荀倒没脾气了“你说的也是实话。”

    “嗯。”于子言沉吟了一会儿,然后一步跨到纪荀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明亮的双眸直视着纪荀的脸。

    “怎…怎么了?”

    看着于子言近在咫尺的俊脸,纪荀不知怎么的紧张了起来,她想退后一些,却被于子言抓住了肩膀,此时的于子言虽然严肃认真,却不像是以往对待事情时的严肃认真,那其中,多了一丝郑重和…柔情。

    “你…”于子言顿了顿,深吸一口气“你真的喜欢上孟琰了?”

    纪荀一愣“额…那个,其实…我…”

    她抬起手摸向自己胸口,想要按耐住狂跳心脏,可看着于子言的脸,她的心脏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一个模糊的想法从她的心中升起,却好像鱼儿一样,让她难以准确的抓住。

    她鼓起勇气看着回望于子言“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你要…想清楚,看看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不定会…发现不一样感觉。”

    “不一样的感觉?”纪荀垂下了眼帘。

    于子言问她喜欢孟琰吗?那她喜欢孟琰吗?是喜欢这个人,还是喜欢他给自己的恋爱感觉?更或者只是想要一个家那么简单。

    她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她想要的就是一个家,从来没有考虑过喜不喜欢的问题,她想要被关心呵护,想要安全感,想要有家人和一个家庭。

    孟琰很优秀,她有时候会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所以总会有一些小心翼翼,很刻意的对他好,这样的相处方式,当她看到洛婉和周启生那种不经意的柔情时,才发现自己和孟琰的相处方式似乎有些奇怪。

    即便孟琰对她百般的好,她也总觉得少些什么,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但可以明确感觉到的距离感,难以更加亲近,难道…就是少了恋人之间感觉吗?

    可是恋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更或者说,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纪荀抬起头看着于子言,问“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是…”于子言笑了笑“不想和她分开。”

    “然后呢?”

    “总会不经意的想起,也会完全被她的喜怒哀乐影响,不管是什么样的事,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她,只要她是快乐的,那怎么样都无所谓。”

    “这样…的感觉吗?”纪荀若有所思,把于子言说的这些一一往孟琰身上推,却发现一个也推不上去。

    她不会经常想起孟琰,不会完全被他的喜怒哀乐影响,她想给予孟琰快乐,可那太刻意了,反倒是她,一直在从孟琰身上索取着快乐和安全感。

    她一直都在想孟琰是个可以托付一生的男人,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喜不喜欢他。

    而在于子言说那些话的同时,纪荀几乎很快就把他对号入座了,她记得很清楚,自己就算是跟孟琰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想起他,而且…不想让他离开,不想见不到他。

    这…是喜欢吗?可是她为什么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喜欢于子言?爱情,难道都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吗?

    纪荀不禁又开始设想,如果和于子言在一起,她会不会比现在更开心,更安心?

    答案是肯定的,她连于子言的调侃都可以当作是享受,还有什么是能让她感觉到不快乐的呢?

    这让她想起了于子言住院时的那个玩笑,以身相许,其实…她并不排斥。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已经来到了回魂路旁,纪荀看着那若隐若现的蓝光,问于子言“你喜欢我吗?”

    “我…”于子言沉吟,没有把话说完。

    “回答我!”纪荀声音不自觉提高“你问我喜不喜欢孟琰,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他只是不讨厌,我喜欢你,我发现我喜欢你,不想你离开,于子言,你喜欢我吗?”

    “我其实…”于子言放在两侧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纪荀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她想那不会错的,于子言喜欢她,只是…他在犹豫要不要捅破这层窗户纸。

    纪荀深吸一口气,看着于子言郑重道

    “于子言,我喜欢你,虽然发现的有点迟,但开始的很早,怪我笨,没有发现,其实洛婉他们都有提醒过我,可我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对不起,是我笨!”

    “……”于子言没有说话,他始终在犹豫。

    纪荀也是个急性子,她心里明白于子言也喜欢她,但她必须要听这个男人说出口,他很强,也很胆小,纪荀坚信,如果不是自己就要个孟琰结婚了,于子言不可能这么直白的说出那些话。

    但这还不够,她要逼他,逼他亲口承认!

    于是,纪荀搂住了于子言的腰,踮起脚尖想要去亲吻他苍白的唇,却被他躲开了。

    纪荀不敢置信的看着于子言,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坦白到这个程度了,他还要抵赖!

    地府再次恢复平静,纪荀和于子言走在宁静的小路上,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纪荀有想过先开口,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而且还有可能废了半天口舌,也得不到答案,她在想自己要不要多此一举。

    于子言扫了眼纪荀,问“怎么了?”

    “没…没事。”纪荀想了想还是算了,就像地藏菩萨说的,等因果完成后,她自然就会明白一切。

    于子言点点头,继续目不斜视的往前走,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没来由的问道“纪荀,如果有一天你不你了,你…会怎么样?”

    “啊?”纪荀更迷糊了“什么你你你的?”

    于子言难得的给她解释起来“就是…你一直以来所认定的生活模式,可能压根就不属于你,就好像在你从小到大的记忆中,你一直都是个女的,但有一天突然好多人跑出来告诉你,其实你是男的。”

    “额…我只能说我没去过泰国。”纪荀知道于子言在说的是刚才地藏王提起的事,但她却怎么也听不明白于子言在说什么“你不如直说好了,我的智商不在平均线上,理解能力也不太好,毕竟我没上过学,也没有语文老师教。”

    “……”于子言瞪了纪荀一眼“听不懂就算了,天机不可泄露。”

    “且。”纪荀翻了个白眼,不再理那个臭男人,不过对于这种熟悉的调侃,她感到很开心。

    又走了走了一会儿,纪荀说“对了,洛婉要和周启生结婚了。”

    “我知道,她很早之前就打电话跟我说了。”

    “哦”纪荀有点郁闷,合着自己和周启生的父母是最后得到消息的啊,想到周启生的父母,纪荀想起了周家和王家的事,就告诉了于子言,可谁知人家早就知道了。

    纪荀就纳了闷了,这货是人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让她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自己吭哧吭哧的调查了那么久,结果人家动动脑子就想明白了,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话说回来,纪荀真的挺好奇于子言都知道了些什么,这就跟玩侦探小游戏一样,一旦开始,就想知道结局,根本停不下来。

    可不管纪荀怎么问,于子言就是不说,还警告她不要再插手耿裕民的事。

    “凭什么!”纪荀不服气“你又不是我爸,怎么管这么宽!”

    “你不就要和孟琰结婚了嘛,就不能安生点?平静的生活不是你最想要的吗?为什么非要挤进这件事情来,就算没有你,我也能很好的解决问题。”

    “打住,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和打算,不用你操心!”纪荀很是气愤,话说难听点,于子言就是在说她没用,只会添乱,亏得她那么够意思的跑回去,真是白眼狼,没良心!

    就算她确实挺废柴的,但她够义气啊!大不了以后她抓紧修行嘛,要是从一开始就生在玄家,她说不定也能凌空画符跟玩似得。

    似乎是感觉到了纪荀心情不美丽,于子言难得服了软“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么一来,纪荀倒没脾气了“你说的也是实话。”

    “嗯。”于子言沉吟了一会儿,然后一步跨到纪荀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明亮的双眸直视着纪荀的脸。

    “怎…怎么了?”

    看着于子言近在咫尺的俊脸,纪荀不知怎么的紧张了起来,她想退后一些,却被于子言抓住了肩膀,此时的于子言虽然严肃认真,却不像是以往对待事情时的严肃认真,那其中,多了一丝郑重和…柔情。

    “你…”于子言顿了顿,深吸一口气“你真的喜欢上孟琰了?”

    纪荀一愣“额…那个,其实…我…”

    她抬起手摸向自己胸口,想要按耐住狂跳心脏,可看着于子言的脸,她的心脏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一个模糊的想法从她的心中升起,却好像鱼儿一样,让她难以准确的抓住。

    她鼓起勇气看着回望于子言“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你要…想清楚,看看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不定会…发现不一样感觉。”

    “不一样的感觉?”纪荀垂下了眼帘。

    于子言问她喜欢孟琰吗?那她喜欢孟琰吗?是喜欢这个人,还是喜欢他给自己的恋爱感觉?更或者只是想要一个家那么简单。

    她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她想要的就是一个家,从来没有考虑过喜不喜欢的问题,她想要被关心呵护,想要安全感,想要有家人和一个家庭。

    孟琰很优秀,她有时候会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所以总会有一些小心翼翼,很刻意的对他好,这样的相处方式,当她看到洛婉和周启生那种不经意的柔情时,才发现自己和孟琰的相处方式似乎有些奇怪。

    即便孟琰对她百般的好,她也总觉得少些什么,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但可以明确感觉到的距离感,难以更加亲近,难道…就是少了恋人之间感觉吗?

    可是恋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更或者说,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纪荀抬起头看着于子言,问“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是…”于子言笑了笑“不想和她分开。”

    “然后呢?”

    “总会不经意的想起,也会完全被她的喜怒哀乐影响,不管是什么样的事,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她,只要她是快乐的,那怎么样都无所谓。”

    “这样…的感觉吗?”纪荀若有所思,把于子言说的这些一一往孟琰身上推,却发现一个也推不上去。

    她不会经常想起孟琰,不会完全被他的喜怒哀乐影响,她想给予孟琰快乐,可那太刻意了,反倒是她,一直在从孟琰身上索取着快乐和安全感。

    她一直都在想孟琰是个可以托付一生的男人,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喜不喜欢他。

    而在于子言说那些话的同时,纪荀几乎很快就把他对号入座了,她记得很清楚,自己就算是跟孟琰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想起他,而且…不想让他离开,不想见不到他。

    这…是喜欢吗?可是她为什么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喜欢于子言?爱情,难道都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吗?

    纪荀不禁又开始设想,如果和于子言在一起,她会不会比现在更开心,更安心?

    答案是肯定的,她连于子言的调侃都可以当作是享受,还有什么是能让她感觉到不快乐的呢?

    这让她想起了于子言住院时的那个玩笑,以身相许,其实…她并不排斥。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已经来到了回魂路旁,纪荀看着那若隐若现的蓝光,问于子言“你喜欢我吗?”

    “我…”于子言沉吟,没有把话说完。

    “回答我!”纪荀声音不自觉提高“你问我喜不喜欢孟琰,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他只是不讨厌,我喜欢你,我发现我喜欢你,不想你离开,于子言,你喜欢我吗?”

    “我其实…”于子言放在两侧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纪荀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她想那不会错的,于子言喜欢她,只是…他在犹豫要不要捅破这层窗户纸。

    纪荀深吸一口气,看着于子言郑重道

    “于子言,我喜欢你,虽然发现的有点迟,但开始的很早,怪我笨,没有发现,其实洛婉他们都有提醒过我,可我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对不起,是我笨!”

    “……”于子言没有说话,他始终在犹豫。

    纪荀也是个急性子,她心里明白于子言也喜欢她,但她必须要听这个男人说出口,他很强,也很胆小,纪荀坚信,如果不是自己就要个孟琰结婚了,于子言不可能这么直白的说出那些话。

    但这还不够,她要逼他,逼他亲口承认!

    于是,纪荀搂住了于子言的腰,踮起脚尖想要去亲吻他苍白的唇,却被他躲开了。

    纪荀不敢置信的看着于子言,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坦白到这个程度了,他还要抵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