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六十六章地藏菩萨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金光漫天,把原本死气沉沉的地府照的仿若瑶池仙境,连枯木干草都好像有了鲜活的生命一样。

    身在其中,纪荀也说不上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心中无法平静,却又好像宁静无波,超度的咒语还在吟唱,就像是一股暖流拂过所有青面獠牙的恶鬼。

    恶鬼,生前罪恶千万,死后被打入地狱受刑,这是惩罚,也是为了能让它们感受苦痛,体会极苦,明白善才是唯一的正果,等到它们明白了,方得重入轮回。

    这也是逼不得已的办法,毕竟超度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需要自己有一定的善果。

    于子言此次在地府超度恶鬼,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更是收获了无上的功德。

    渐渐的,金光之中多了一道宽厚仁慈的声音。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

    众所周知,佛渡人,冥界有地藏菩萨,佛教四大菩萨之一,因其“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所以得名。

    地藏菩萨曾是名叫光目的孝女,在无量劫前,曾是一婆罗门女,她的母亲不信三宝而行邪道,生前喜欢吃鱼子,造了极多的杀生业,光目女知道母亲死后会堕落到恶道中。

    于是请阿罗汉入定观看,见母亲果然在地狱中受苦,光目女一心念佛,以佛像诚敬供养。

    鬼王告知,因为她布施供养和念佛的功德,亡母和其他地狱罪人,已脱离地狱苦而投生天道。

    从此,婆罗门女便在佛像前立下誓愿,要度脱罪苦的众生。

    后来,她放弃了成为满天神佛之一的机会,留在地狱普度冤魂,其毕生所求就是渡尽怨灵,地狱未空不成佛。

    故立誓,要度尽六道一切众生自己才成就佛果:“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所以今日盛举,要不是她念诵佛经相助,就算于子言再厉害,也很难做到这种程度的超度。

    金光缓缓变暗,纪荀这才有些不舍的睁开双眼,很快便来到了天际的佛光。

    “地藏菩萨。”于子言语气难得的恭敬,即便道家与佛家理念有所不同,但这位地藏菩萨还是很值得尊敬的。

    “阿弥陀佛,后生,能以自身渡化如此之多的恶鬼,你很有慧根啊,有没有想过遁入佛门,相信这样,你会获得更大的功德。”

    纪荀愣了,她没想到这位救苦救难的菩萨一见面就怂恿于子言当和尚,说真的,她挺怕于子言一个脑抽答应下来。

    不过好在于子言没有间歇性脑抽的毛病,他笑了笑,说

    “晚辈做这些不过是份内之事,都是应该的,不存在什么功德不功德,菩萨,晚辈已是道家中人,不敢叛离师门,还望菩萨理解。”

    “嗯,也好…也好。”地藏菩萨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钟馗就和几位阎君,还有一种判官鬼差赶到了,他们都恭恭敬敬的对地藏菩萨见了礼,才开始忙着押送那些已经被渡化了的恶鬼。

    钟馗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看也没看于子言和纪荀一眼,问卞城王“这是怎么回事?”

    “是…”卞城王想说话,可是老头才说出一个字,身子就是一抖,看来刚才那惊世骇俗的一‘捅’,确实给这可怜的老头带来了巨大的创伤。

    “这二人擅闯地府地府,打伤鬼差,其中一位便是于家的阳间阴司,他释放出自身灵力,才使得众恶鬼闯出地狱。”宋帝王这些话倒是中肯,没有夸大事实。

    现在纪荀才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庆幸,要是让卞城王说,这事铁定得被夸大其词,到时候钟馗就算有心帮他们脱罪,都很难了。

    “擅闯地府?”钟馗浓眉一挑,看向身后的于子言和纪荀,然后冷冷一笑,至于他这个笑原本想表达的意思,就不得而知了。

    于子言倒是依旧镇定自若,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地藏菩萨,缓声道

    “我们是来救人的,一个叫周敏,一个叫王小艾,都是阳寿未尽的小姑娘,若是诸位不信,可以去查生死簿,我怀疑地府勾错了魂,身为阳间阴司,辅助地府亡羊补牢,属分内之事,还望钟馗大人明察。”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不与我等说明,私自救人!”卞城王身残志坚,着实令人佩服。

    “何来私自救人?玄门正宗过阴可是被地府允许的,我是阳间阴司,是北阴大帝千年前就承认的阳间冥神,卞城王,如果每个人过阴救人都要找你们去审批,那算起来怕是七日都下不来,常言道‘七日成鬼’,这后果,你承担得起吗?地府勾错魂魄不找自己的原因,却来问罪我们,还真是…哼!”

    “那你……”

    于子言趁着卞城王说话不利索,打断了他,继续道“倒是二位,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怕不只是执行公务这么简单吧!”

    “你!”

    卞城王本来就脸色白的发青,被于子言这么一说,脸色更是不好看了,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有些理亏,但毕竟有阎君的身份摆着,他本以为于子言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敢公然与地府作对。

    毕竟于子言前几天刚大闹了钟馗府,这事已经在地府传的沸沸扬扬了,钟馗可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但他不知道的是,于子言已经和钟馗见过了,而且达成了共识。

    钟馗心中已经已经有了打算,但并不想这么快的暴露和于子言之间的关系,就顺着卞城王所想的,大手一挥准备把于子言和纪荀抓回酆都城。

    “阿弥陀佛,且慢。”地藏菩萨的声音自众人头顶传来,她一说话,众人自然不能不理会,这也是于子言坚持超度恶鬼,把这位引来的原因。

    钟馗与众阎君判官微微躬身,等候着地藏菩萨的教诲。

    “阿弥陀佛,这后生与女子因救人而来,虽伤地府鬼差,却并不取其性命,且渡化众多恶鬼,可谓是功过相抵,诸位,能做出此等大仁之举,想必也并非大奸大恶之徒,依我看,不如就此打住,放他们离去吧。”

    地藏菩萨此话一出,连向来言语锋利的卞城王都不得不点头称是,钟馗当然也是顺水推舟。

    地藏菩萨点点头,随后看向于子言“后生,你日后定要继续积德行善,广结善缘,他日必定会有一番大作为,阿弥陀佛。”

    于子言躬了躬身“是,谨遵菩萨教诲!”

    “阿弥陀佛。”地藏菩萨转而又看向纪荀“女子,你身上本有些戾气,方才我与这位后生已替你化解,往后你万不敢再找杀戮,这样等因果完成,修成完整之身时,才不会再坠入魔道。”

    纪荀被地藏菩萨这几句话弄得有些迷糊,正想询问,却听地藏菩萨说

    “因果还未完成,你不必执着于疑问,只要记住往后莫要再造杀戮便是,阿弥陀佛。”

    纪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学着于子言原先的样子弓腰称“是”。

    “阿弥陀佛。”

    随着这底气浑厚的一句,地藏菩萨隐去了身形。

    “既然菩萨都那么说,你们还不快走!”钟馗沉声道。

    于子言笑了笑,望向卞城王“看来今日是不能接受五官王的邀请了。”

    卞城王瞪了于子言一眼,然后恶毒的看向纪荀,然后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拂袖离去,当然了,如果他走路的姿势别那么奇怪,可能看起来会更威严。

    钟馗看了眼周围,凑到于子言的身边,冷笑着问“卞城王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于子言恢复了一直以来的表情,转身离开了。

    纪荀嘿嘿一笑,也没说什么,紧跑两步追上了于子言,她还有一些话,想要问于子言。

    金光漫天,把原本死气沉沉的地府照的仿若瑶池仙境,连枯木干草都好像有了鲜活的生命一样。

    身在其中,纪荀也说不上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心中无法平静,却又好像宁静无波,超度的咒语还在吟唱,就像是一股暖流拂过所有青面獠牙的恶鬼。

    恶鬼,生前罪恶千万,死后被打入地狱受刑,这是惩罚,也是为了能让它们感受苦痛,体会极苦,明白善才是唯一的正果,等到它们明白了,方得重入轮回。

    这也是逼不得已的办法,毕竟超度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需要自己有一定的善果。

    于子言此次在地府超度恶鬼,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更是收获了无上的功德。

    渐渐的,金光之中多了一道宽厚仁慈的声音。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

    众所周知,佛渡人,冥界有地藏菩萨,佛教四大菩萨之一,因其“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所以得名。

    地藏菩萨曾是名叫光目的孝女,在无量劫前,曾是一婆罗门女,她的母亲不信三宝而行邪道,生前喜欢吃鱼子,造了极多的杀生业,光目女知道母亲死后会堕落到恶道中。

    于是请阿罗汉入定观看,见母亲果然在地狱中受苦,光目女一心念佛,以佛像诚敬供养。

    鬼王告知,因为她布施供养和念佛的功德,亡母和其他地狱罪人,已脱离地狱苦而投生天道。

    从此,婆罗门女便在佛像前立下誓愿,要度脱罪苦的众生。

    后来,她放弃了成为满天神佛之一的机会,留在地狱普度冤魂,其毕生所求就是渡尽怨灵,地狱未空不成佛。

    故立誓,要度尽六道一切众生自己才成就佛果:“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所以今日盛举,要不是她念诵佛经相助,就算于子言再厉害,也很难做到这种程度的超度。

    金光缓缓变暗,纪荀这才有些不舍的睁开双眼,很快便来到了天际的佛光。

    “地藏菩萨。”于子言语气难得的恭敬,即便道家与佛家理念有所不同,但这位地藏菩萨还是很值得尊敬的。

    “阿弥陀佛,后生,能以自身渡化如此之多的恶鬼,你很有慧根啊,有没有想过遁入佛门,相信这样,你会获得更大的功德。”

    纪荀愣了,她没想到这位救苦救难的菩萨一见面就怂恿于子言当和尚,说真的,她挺怕于子言一个脑抽答应下来。

    不过好在于子言没有间歇性脑抽的毛病,他笑了笑,说

    “晚辈做这些不过是份内之事,都是应该的,不存在什么功德不功德,菩萨,晚辈已是道家中人,不敢叛离师门,还望菩萨理解。”

    “嗯,也好…也好。”地藏菩萨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钟馗就和几位阎君,还有一种判官鬼差赶到了,他们都恭恭敬敬的对地藏菩萨见了礼,才开始忙着押送那些已经被渡化了的恶鬼。

    钟馗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看也没看于子言和纪荀一眼,问卞城王“这是怎么回事?”

    “是…”卞城王想说话,可是老头才说出一个字,身子就是一抖,看来刚才那惊世骇俗的一‘捅’,确实给这可怜的老头带来了巨大的创伤。

    “这二人擅闯地府地府,打伤鬼差,其中一位便是于家的阳间阴司,他释放出自身灵力,才使得众恶鬼闯出地狱。”宋帝王这些话倒是中肯,没有夸大事实。

    现在纪荀才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庆幸,要是让卞城王说,这事铁定得被夸大其词,到时候钟馗就算有心帮他们脱罪,都很难了。

    “擅闯地府?”钟馗浓眉一挑,看向身后的于子言和纪荀,然后冷冷一笑,至于他这个笑原本想表达的意思,就不得而知了。

    于子言倒是依旧镇定自若,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地藏菩萨,缓声道

    “我们是来救人的,一个叫周敏,一个叫王小艾,都是阳寿未尽的小姑娘,若是诸位不信,可以去查生死簿,我怀疑地府勾错了魂,身为阳间阴司,辅助地府亡羊补牢,属分内之事,还望钟馗大人明察。”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不与我等说明,私自救人!”卞城王身残志坚,着实令人佩服。

    “何来私自救人?玄门正宗过阴可是被地府允许的,我是阳间阴司,是北阴大帝千年前就承认的阳间冥神,卞城王,如果每个人过阴救人都要找你们去审批,那算起来怕是七日都下不来,常言道‘七日成鬼’,这后果,你承担得起吗?地府勾错魂魄不找自己的原因,却来问罪我们,还真是…哼!”

    “那你……”

    于子言趁着卞城王说话不利索,打断了他,继续道“倒是二位,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怕不只是执行公务这么简单吧!”

    “你!”

    卞城王本来就脸色白的发青,被于子言这么一说,脸色更是不好看了,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有些理亏,但毕竟有阎君的身份摆着,他本以为于子言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敢公然与地府作对。

    毕竟于子言前几天刚大闹了钟馗府,这事已经在地府传的沸沸扬扬了,钟馗可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但他不知道的是,于子言已经和钟馗见过了,而且达成了共识。

    钟馗心中已经已经有了打算,但并不想这么快的暴露和于子言之间的关系,就顺着卞城王所想的,大手一挥准备把于子言和纪荀抓回酆都城。

    “阿弥陀佛,且慢。”地藏菩萨的声音自众人头顶传来,她一说话,众人自然不能不理会,这也是于子言坚持超度恶鬼,把这位引来的原因。

    钟馗与众阎君判官微微躬身,等候着地藏菩萨的教诲。

    “阿弥陀佛,这后生与女子因救人而来,虽伤地府鬼差,却并不取其性命,且渡化众多恶鬼,可谓是功过相抵,诸位,能做出此等大仁之举,想必也并非大奸大恶之徒,依我看,不如就此打住,放他们离去吧。”

    地藏菩萨此话一出,连向来言语锋利的卞城王都不得不点头称是,钟馗当然也是顺水推舟。

    地藏菩萨点点头,随后看向于子言“后生,你日后定要继续积德行善,广结善缘,他日必定会有一番大作为,阿弥陀佛。”

    于子言躬了躬身“是,谨遵菩萨教诲!”

    “阿弥陀佛。”地藏菩萨转而又看向纪荀“女子,你身上本有些戾气,方才我与这位后生已替你化解,往后你万不敢再找杀戮,这样等因果完成,修成完整之身时,才不会再坠入魔道。”

    纪荀被地藏菩萨这几句话弄得有些迷糊,正想询问,却听地藏菩萨说

    “因果还未完成,你不必执着于疑问,只要记住往后莫要再造杀戮便是,阿弥陀佛。”

    纪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学着于子言原先的样子弓腰称“是”。

    “阿弥陀佛。”

    随着这底气浑厚的一句,地藏菩萨隐去了身形。

    “既然菩萨都那么说,你们还不快走!”钟馗沉声道。

    于子言笑了笑,望向卞城王“看来今日是不能接受五官王的邀请了。”

    卞城王瞪了于子言一眼,然后恶毒的看向纪荀,然后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拂袖离去,当然了,如果他走路的姿势别那么奇怪,可能看起来会更威严。

    钟馗看了眼周围,凑到于子言的身边,冷笑着问“卞城王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于子言恢复了一直以来的表情,转身离开了。

    纪荀嘿嘿一笑,也没说什么,紧跑两步追上了于子言,她还有一些话,想要问于子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