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六十五章超度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宋帝王,维护地府太平是你们十殿阎君的职业,不是吗?”于子言沉声质问。

    这位宋帝王的脸皮还是很薄的,不像刚才那个卞城王那么臭不要脸,能把话说的直白。

    “额,这…”宋帝王支支吾吾了半天,侧头看了眼卞城王,见他一直低着头一脸严肃,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卞城王,我们先解决了那些恶鬼,在捋我们之间的事,怎么样?”纪荀学着幼儿园阿姨的口气问。

    “我…嗯!”

    卞城王这个‘嗯’可谓是十分清醒,纪荀嘿嘿一笑,对宋帝王说“您看,老卞都‘嗯’了!”

    “那…那就,先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吧。”宋帝王大手一挥,命令自己的手下调转枪头,先镇压眼前的暴动。

    “你们…要…跟我们…回去,见…见五官…五官王……”卞城王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见这老头这么坚强,纪荀有些不忍心了,看向于子言征求他的意见,似乎是刚才那一幕的缘故,纪荀总感觉这个五官王也可能是个逗逼。

    毕竟原先和他一党的只有宋帝王一个,这脑子不好使的毛病可是会传染的,如果是这样,见见也没什么,反正他们现在也不能公开把于子言怎么样,他们刚才可没犯错误。

    于子言沉吟了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的眉心始终皱着,像是有什么心事,纪荀想问,不过转念一想问也白问,就没有自讨没趣。

    那些恶鬼似乎是许久没活动了,走的有点慢,纪荀眯眯着眼看着那黑压压的一片,纳闷道

    “于子言,你这都快赶上唐僧了,血让人惦记,灵力又是怎么回事?”

    “对于需要水的人来说,给一碗完全纯净的水,你会不会更加渴望?”

    “额…会!但是什么意思?”纪荀依旧一脸懵逼。

    “我的父亲是当时最厉害的阳间阴司,我的母亲…是灵魂最纯洁的人。”

    纪荀没想到于子言会再次提起他的母亲,一时有些发愣,不过经于子言这么一说,她确实想了起来。

    当时她也是看到了于子言母亲的灵魂的,那确实是一个很干净的灵魂,没有一点点阴寒之气,即便是经历了那些不好的事,但它依旧能保持平和的状态,这是很难得的。

    拥有如此纯洁灵魂孕育出的生命,自然会跟常人不同,更何况给予这生命的另一半力量,还是当时最强的阳间阴司。

    阳间阴司的力量很神奇,体内的灵气会跟他所祛除的阴煞数量成正比,这似乎也是天道用来约束他们力量的禁制,毕竟是凡胎肉体,没有经过千百年的修行,心性不稳定。

    而鬼魂对于力量的渴望远远比任何生物要强,因为它们比动物还要弱肉强食。

    同时,它们也是十分敏感的,所以才会在于子言的灵力外泄后,这么快的感知,此时它们对于子言的渴望,就像是《西游记》里眼睛对唐三藏的渴望。

    想明白这些后,纪荀又不自觉的疑惑起一个问题,为什么偏偏是于家担任着阳间阴司的职责,凡事有果必有因,于家的人也是凡胎肉体,可是却能和普通人不一样,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

    纪荀偷偷的看了眼于子言,若有所思。

    不多时,那些恶鬼就晃悠了过来,宋帝王的带来的鬼差已经上前去压制了,猴头儿和老徐也在其列,这俩人确实是尽职尽责,尽管明白以自己的能力可能做不了什么,甚至还会被恶鬼吞噬,但他们依旧迎了上去。

    宋帝王本来想上去帮忙的,但卞城王一直低着头一动不动,他怕纪荀和于子言趁机对他不利,就没有离开,一直站在卞城王身边。

    纪荀这下对宋帝王刮目相看了,她确实是有想过再对卞城王‘不利’,争取不用去五官王面前一日游的,不过有宋帝王在,她也不好下手。

    对于卞城王来说,其实他更希望宋帝王离开,因为他的菊花…需要关爱一下。

    收敛心神,纪荀不再管身后的两个阎君,她闭上双眼,把铜钱剑立于空中,淡淡的金光散布开来,纪荀的口中传出沉稳的梵音,那是超度的咒语。

    奈何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战绩纸老虎,纪荀忙活了半天睁开眼睛,结果只超度净化了一个恶鬼。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现在也是灵体,又没有符纸,很多方面都受限制,而且前几日刚吞噬了阴煞,增加她鬼气的同时,也削弱了她修道以来的灵气。

    “看来还是太勉强了。”于子言无奈的叹了口气,将乌木短刀塞到纪荀怀里,夺过铜钱剑席地而坐。

    僧人超度需要佛珠之类的东西,道家也是,很多人都以为只有和尚才能超度,其实不然,简单的来说,普通人也是可以超度的,我们称之为‘感化’。

    道家超度有他们独有的方式,有靠符纸的,也有单纯靠自身道法的,总之方法很多。

    于子言坐定后,将周身灵气放出,那些恶鬼在嗅到灵气的香味时,都争先恐后的往于子言而来,带倒不少阴差,不过并没有伤它们,因为此时这些恶鬼的眼中,只有那金色的灵气。

    其实不止是这些恶鬼,那些鬼差和两位阎君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迷离,包括纪荀也是,只不过他们尚有神智,与那些恶鬼不一样。

    坦白的说,看着这么多恶鬼靠近,纪荀是有些害怕的,但她并没有像宋帝王和卞城王那样远离,而是像一座雕像一样守在于子言身边,以防不测。

    突然,她有了种想要保护于子言的冲动,想要…一直保护下去,如果她足够聪明,稍懂世故的话,就会明白,这种感觉…是爱!

    这时,于子言的声音突然响起了,沉闷却无比神圣,让人听了就很舒服的感觉。

    “灵官咒,灵官法,灵官使起泰山榨,泰山重的千斤榨,给你上起千斤法,榨你头,榨你腰,轧你血水顺河漂,抬不起头,撑不起腰,七柱明香把你烧,千人抬不起,万人拉不起,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与此同时,于子言在虚空之中画了个符咒,打在铜钱剑之上,铜钱剑的金光瞬间大涨。

    “救苦天尊,遍满十方界。常以威神力,救拔诸众生。救一切罪,度一切厄。渺渺超仙源,荡荡自然清,皆成大道力,以伏诸魔精,空中何灼灼…”

    超度正式开始,纪荀看着满目的金光,也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这其中的神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