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六十四章给我捅他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天上小鬼到处飞,纪荀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形,她仰着头,嘴张得老大,但这并不影响她脚下的动作。

    不一会儿,纪荀就回到了刚才的地方,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于子言,因为这骚包浑身被金光包裹,完全是个发光体。

    看着这么狂炫酷霸拽的于子言,纪荀感到很久违,心底也升起了一丝热血,她抬手将铜钱剑上的包裹和艾蒿撸下,一手持剑一手掐剑诀,然后飘身向于子言而去。

    “怎么又回来了!”于子言不悦。

    “且”纪荀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在这个时候跟这臭男人斗嘴。

    阳气一经外泄,方圆百里的鬼魂就开始蠢蠢欲动的向这里移动,当然那都是些厉害的鬼物,普通鬼物感受到这阳气只会瑟瑟发抖的躲起来。

    这是个好消息,也是个坏消息,好的是可能惊动钟馗和转轮王一党,让他们想办法解决一下这边的情况。

    坏的就是可能引来更多五官王的人,还有那些鬼气高涨的厉鬼,到时候不等转轮王想出办法,纪荀和于子言就顶不住了。

    为了不扰乱地府最终的秩序,于子言和纪荀并没有下重手,只是在压制卞城王和宋帝王,并不敢伤害其性命,毕竟十殿阎君,缺一不可。

    但卞城王和宋帝王却和他们二人不同,这两位阎君的目的就是把于子言和纪荀带回去,所以他们下手毫不留情,步步紧逼。

    只是不到一刻的功夫,于子言和纪荀就被压下了一头,纪荀的脾气其实真的不太好,一看这两个老臭不要脸的得寸进尺,她就气的很,将铜钱剑背在背后,一边画掌心符一边念咒。

    “吾含天地,咒毒杀鬼方,咒金金自销,咒木木自折,咒水水自竭,咒火火自灭,咒山山自崩,咒石石自裂,咒神神自缚,咒鬼鬼自杀,咒祷祷自断,咒痈痈自决,咒毒毒自散,咒诅诅自灭,急急如……”

    “别冲动!”于子言适时的打断了纪荀,他可知道这掌心符出去的威力,这道符是以人体真气配合符箓禁制鬼神的强制性咒语,纪荀现在没有身体,也就没有真气,只能调动身体里的煞气,这么一来的威力先不说,纪荀自身就是鬼魂,肯定会多少受到些影响。

    纪荀撇撇嘴,也冷静了一些“那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被动挨打吧!”

    “你先离开!”

    “不!”纪荀狠狠的瞪了于子言一眼,我不再跟他废话,飘身迎上卞城王的攻击。

    要说是鬼气,那能比上十殿阎君的人自然是不多的,于子言虽然厉害,可靠得也是自身的灵气和真气,和鬼气无关,虽然在地府于子言拜托了很多限制,但要想凭一己之力轻轻松松突出重围,逃出生天,是万万不可能的,毕竟孙大圣只有一个。

    所以相比之下,卞城王和宋帝王确实还是不容小觑的,纪荀一迎上卞城王的攻击,就觉得浑身一寒,刺骨的厉气让她不由胆寒,她果断放弃了拼鬼气的想法,选择继续倚仗铜钱剑,那可是她现在唯一能用的武器了。

    “鼠辈,垂死挣扎!”卞城王冷冷一笑,周身鬼气更甚了,纪荀见此架势,只能将压箱底的技术拿了出来。

    她手一甩,把铜钱剑甩到身前半米处,剑直立在半空中,随着主人掐剑诀的动作微微颤动,发出‘嗡嗡’的共鸣,这招是她自己发明的,在阳间还没来得及用。

    “一转六神藏,二转四煞没,三转阴霾收,四转淫雨止,五转乾坤焕耀,六转日月合明,七转封潭锁海,收摄阴霾不正之炁……”

    这是引煞咒,顾名思义,通常就是修道者将附着在普通人体内的阴煞,引到自己身上,用自身的灵气或真气清除邪煞,当然,这并不是唯一的办法,在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

    而就眼前的形势看,纪荀是不可能运用自身真气驱煞的,因为她自己也算是半个煞,她想做的是把周围的煞引过来,用铜钱剑的阳气将它们的鬼气稍稍削弱,然后为自己所用。

    在引煞口诀启动的一瞬间,纪荀周身五米之内的鬼煞开始向她飘来,仿若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所牵引,它们在挣扎,想要逃脱,可铜钱剑的金光已经爬到了它们的身上,让它们的鬼力快速削弱。

    于子言抽空撇了眼这边,嘴角勾起了个淡淡的弧度,他原本以为纪荀这些日子只顾着谈恋爱了,却不料她还有心思修习玄术,还研究除了这种招数。

    纪荀感觉到了于子言的目光,回头对他做了个鬼脸,一脸得意,就是这一分神,逃走了好几个鬼煞,纪荀不敢再大意,赶紧收敛心神。

    见鬼气已经被削弱的差不多了,纪荀对于子言试了个眼色,于子言会意,几步跃到了纪荀身边。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已经无需多言,便领会到了就对的意思,于子言咬破指尖,凌空画了个符,最后一笔完成的瞬间,纪荀开了口。

    “天之玄精,地之玄精。神之玄精,鬼之玄精。助之吾身,万窍通灵。谁能识破混沌理,常与天地同真体;谁能识破混沌窍,常与天地同真妙。南斗六星,北斗七星,七曲魁星。速助吾身,虚空通灵。吾奉至大圣神文昌帝君如律令。”

    咒语一出,那些被纪荀‘捆绑’住的鬼煞便是身形一颤,随后乌黑的眼珠被金光所代替,周身也是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它们直立起身子,飘身就向其他的鬼煞冲去。

    “我靠,早知道引煞也让你来了,这威力!我之前还担心不会成功。”纪荀目瞪口呆,在地府里引煞本来就占据地利,她本以为这些阴煞被控制后会挣扎呢,谁知道居然被于子言制的服服帖帖,完全成了他的狗腿子!

    “你这办法好用,但…”于子言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将纪荀的脸摁向她身后。

    “嘶…”纪荀倒吸一口冷气,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不远处,是一片片黑压压的鬼魂,它们正张牙舞爪的向这边扑来,纪荀脊梁骨一阵冰凉,靠自己控制的这点鬼煞,估计都不够人家用爪子划拉两下的。

    “怎么会来这么多?”纪荀不解。

    “应该是因为我散发出的灵力,酆都城那边截住不少,不然会更多。”于子言沉吟了片刻,问“你会超度吗?”

    纪荀嘴角抽了抽“开什么玩笑,就算会咱俩也超度不了这么多啊!”

    卞城王也不打了,抱着膀子退到一边,阴阳怪气的说“哼,这些有的可是阿鼻地狱的鬼魂,本王劝你们还是早些束手就擒的好,到时候要是真的扰乱了地府安宁,你们就算是被活剐了都不足以赎罪!”

    “在地府杀鬼,确实不是闹着玩的,于子言,怎么办?”纪荀这下是真慌了,这事要是闹大,怕是不只会牵连他们两。

    “只能超度了!”于子言抿着唇,冷冷的看向卞城王和宋帝王,说

    “你们是地府阎君,难道要看着这些恶鬼闹事吗?到时候传出去也不好听,不如暂时化干戈为玉帛,一起解决了地府之乱,再说我们之间的事。”

    “解决?”卞城王阴冷一笑“我们为什么要解决这事?这正是我们所想要的结果,而且…要不是因为你这个阳间阴司乱来,也引不出这么多恶鬼。”

    “跟着老头费什么话!”纪荀的火蹭蹭蹭冒了上来,趋势着鬼魂向卞城王靠近,大喝道“给我捅他菊花,用力!”

    “菊花?”卞城王疑惑的看向身边的宋帝王,他根本没把这些小鬼放在眼里,因为它们根本伤不到自己。

    但是人都有好奇心,卞城王也是从人变来的,正在他摸着身上找菊花时,忽感后庭一痛。

    “嗯…”

    一道销魂的痛呼从卞城王的嗓子眼挤出,不过他好歹是地府阎君,没有像凡夫俗子那样跪倒在地,痛苦不堪,他只是弯了弯身子,甚至还能控制住自己向后探去的手。

    但是除了这些,他也再做不了其他,只能一脸便秘之色的杵在一边,低头不语。

    “噗…哈哈哈嗝…那个小鬼儿好样的!够猛!”纪荀竖起了大拇指,要不是于子言给了她一个适可而止的眼神,怕是宋帝王也难逃菊花伤。

    关于攻击卞城王菊花的原因,其实并不只是因为纪荀想让他闭嘴,也是因为那个地方是他们这些大人物最不设防的地方,最好攻击,额,不过这招也就能用一次,下次肯定就不行了。

    其次,这个后庭的位置呀,是人体最脆弱的,人们强健身体会练胳膊,练胸,练肚子大腿等等,但有谁听说过会练菊花的呢?

    是不是?对不对?有没有道理?

    这边,纪荀正在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英明神武无声鼓掌呢,那边的于子言已经开始游说宋帝王了,这货没卞城王那么有脑子,有想法,确实是个比较好收买的人。

    天上小鬼到处飞,纪荀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形,她仰着头,嘴张得老大,但这并不影响她脚下的动作。

    不一会儿,纪荀就回到了刚才的地方,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于子言,因为这骚包浑身被金光包裹,完全是个发光体。

    看着这么狂炫酷霸拽的于子言,纪荀感到很久违,心底也升起了一丝热血,她抬手将铜钱剑上的包裹和艾蒿撸下,一手持剑一手掐剑诀,然后飘身向于子言而去。

    “怎么又回来了!”于子言不悦。

    “且”纪荀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在这个时候跟这臭男人斗嘴。

    阳气一经外泄,方圆百里的鬼魂就开始蠢蠢欲动的向这里移动,当然那都是些厉害的鬼物,普通鬼物感受到这阳气只会瑟瑟发抖的躲起来。

    这是个好消息,也是个坏消息,好的是可能惊动钟馗和转轮王一党,让他们想办法解决一下这边的情况。

    坏的就是可能引来更多五官王的人,还有那些鬼气高涨的厉鬼,到时候不等转轮王想出办法,纪荀和于子言就顶不住了。

    为了不扰乱地府最终的秩序,于子言和纪荀并没有下重手,只是在压制卞城王和宋帝王,并不敢伤害其性命,毕竟十殿阎君,缺一不可。

    但卞城王和宋帝王却和他们二人不同,这两位阎君的目的就是把于子言和纪荀带回去,所以他们下手毫不留情,步步紧逼。

    只是不到一刻的功夫,于子言和纪荀就被压下了一头,纪荀的脾气其实真的不太好,一看这两个老臭不要脸的得寸进尺,她就气的很,将铜钱剑背在背后,一边画掌心符一边念咒。

    “吾含天地,咒毒杀鬼方,咒金金自销,咒木木自折,咒水水自竭,咒火火自灭,咒山山自崩,咒石石自裂,咒神神自缚,咒鬼鬼自杀,咒祷祷自断,咒痈痈自决,咒毒毒自散,咒诅诅自灭,急急如……”

    “别冲动!”于子言适时的打断了纪荀,他可知道这掌心符出去的威力,这道符是以人体真气配合符箓禁制鬼神的强制性咒语,纪荀现在没有身体,也就没有真气,只能调动身体里的煞气,这么一来的威力先不说,纪荀自身就是鬼魂,肯定会多少受到些影响。

    纪荀撇撇嘴,也冷静了一些“那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被动挨打吧!”

    “你先离开!”

    “不!”纪荀狠狠的瞪了于子言一眼,我不再跟他废话,飘身迎上卞城王的攻击。

    要说是鬼气,那能比上十殿阎君的人自然是不多的,于子言虽然厉害,可靠得也是自身的灵气和真气,和鬼气无关,虽然在地府于子言拜托了很多限制,但要想凭一己之力轻轻松松突出重围,逃出生天,是万万不可能的,毕竟孙大圣只有一个。

    所以相比之下,卞城王和宋帝王确实还是不容小觑的,纪荀一迎上卞城王的攻击,就觉得浑身一寒,刺骨的厉气让她不由胆寒,她果断放弃了拼鬼气的想法,选择继续倚仗铜钱剑,那可是她现在唯一能用的武器了。

    “鼠辈,垂死挣扎!”卞城王冷冷一笑,周身鬼气更甚了,纪荀见此架势,只能将压箱底的技术拿了出来。

    她手一甩,把铜钱剑甩到身前半米处,剑直立在半空中,随着主人掐剑诀的动作微微颤动,发出‘嗡嗡’的共鸣,这招是她自己发明的,在阳间还没来得及用。

    “一转六神藏,二转四煞没,三转阴霾收,四转淫雨止,五转乾坤焕耀,六转日月合明,七转封潭锁海,收摄阴霾不正之炁……”

    这是引煞咒,顾名思义,通常就是修道者将附着在普通人体内的阴煞,引到自己身上,用自身的灵气或真气清除邪煞,当然,这并不是唯一的办法,在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

    而就眼前的形势看,纪荀是不可能运用自身真气驱煞的,因为她自己也算是半个煞,她想做的是把周围的煞引过来,用铜钱剑的阳气将它们的鬼气稍稍削弱,然后为自己所用。

    在引煞口诀启动的一瞬间,纪荀周身五米之内的鬼煞开始向她飘来,仿若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所牵引,它们在挣扎,想要逃脱,可铜钱剑的金光已经爬到了它们的身上,让它们的鬼力快速削弱。

    于子言抽空撇了眼这边,嘴角勾起了个淡淡的弧度,他原本以为纪荀这些日子只顾着谈恋爱了,却不料她还有心思修习玄术,还研究除了这种招数。

    纪荀感觉到了于子言的目光,回头对他做了个鬼脸,一脸得意,就是这一分神,逃走了好几个鬼煞,纪荀不敢再大意,赶紧收敛心神。

    见鬼气已经被削弱的差不多了,纪荀对于子言试了个眼色,于子言会意,几步跃到了纪荀身边。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已经无需多言,便领会到了就对的意思,于子言咬破指尖,凌空画了个符,最后一笔完成的瞬间,纪荀开了口。

    “天之玄精,地之玄精。神之玄精,鬼之玄精。助之吾身,万窍通灵。谁能识破混沌理,常与天地同真体;谁能识破混沌窍,常与天地同真妙。南斗六星,北斗七星,七曲魁星。速助吾身,虚空通灵。吾奉至大圣神文昌帝君如律令。”

    咒语一出,那些被纪荀‘捆绑’住的鬼煞便是身形一颤,随后乌黑的眼珠被金光所代替,周身也是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它们直立起身子,飘身就向其他的鬼煞冲去。

    “我靠,早知道引煞也让你来了,这威力!我之前还担心不会成功。”纪荀目瞪口呆,在地府里引煞本来就占据地利,她本以为这些阴煞被控制后会挣扎呢,谁知道居然被于子言制的服服帖帖,完全成了他的狗腿子!

    “你这办法好用,但…”于子言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将纪荀的脸摁向她身后。

    “嘶…”纪荀倒吸一口冷气,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不远处,是一片片黑压压的鬼魂,它们正张牙舞爪的向这边扑来,纪荀脊梁骨一阵冰凉,靠自己控制的这点鬼煞,估计都不够人家用爪子划拉两下的。

    “怎么会来这么多?”纪荀不解。

    “应该是因为我散发出的灵力,酆都城那边截住不少,不然会更多。”于子言沉吟了片刻,问“你会超度吗?”

    纪荀嘴角抽了抽“开什么玩笑,就算会咱俩也超度不了这么多啊!”

    卞城王也不打了,抱着膀子退到一边,阴阳怪气的说“哼,这些有的可是阿鼻地狱的鬼魂,本王劝你们还是早些束手就擒的好,到时候要是真的扰乱了地府安宁,你们就算是被活剐了都不足以赎罪!”

    “在地府杀鬼,确实不是闹着玩的,于子言,怎么办?”纪荀这下是真慌了,这事要是闹大,怕是不只会牵连他们两。

    “只能超度了!”于子言抿着唇,冷冷的看向卞城王和宋帝王,说

    “你们是地府阎君,难道要看着这些恶鬼闹事吗?到时候传出去也不好听,不如暂时化干戈为玉帛,一起解决了地府之乱,再说我们之间的事。”

    “解决?”卞城王阴冷一笑“我们为什么要解决这事?这正是我们所想要的结果,而且…要不是因为你这个阳间阴司乱来,也引不出这么多恶鬼。”

    “跟着老头费什么话!”纪荀的火蹭蹭蹭冒了上来,趋势着鬼魂向卞城王靠近,大喝道“给我捅他菊花,用力!”

    “菊花?”卞城王疑惑的看向身边的宋帝王,他根本没把这些小鬼放在眼里,因为它们根本伤不到自己。

    但是人都有好奇心,卞城王也是从人变来的,正在他摸着身上找菊花时,忽感后庭一痛。

    “嗯…”

    一道销魂的痛呼从卞城王的嗓子眼挤出,不过他好歹是地府阎君,没有像凡夫俗子那样跪倒在地,痛苦不堪,他只是弯了弯身子,甚至还能控制住自己向后探去的手。

    但是除了这些,他也再做不了其他,只能一脸便秘之色的杵在一边,低头不语。

    “噗…哈哈哈嗝…那个小鬼儿好样的!够猛!”纪荀竖起了大拇指,要不是于子言给了她一个适可而止的眼神,怕是宋帝王也难逃菊花伤。

    关于攻击卞城王菊花的原因,其实并不只是因为纪荀想让他闭嘴,也是因为那个地方是他们这些大人物最不设防的地方,最好攻击,额,不过这招也就能用一次,下次肯定就不行了。

    其次,这个后庭的位置呀,是人体最脆弱的,人们强健身体会练胳膊,练胸,练肚子大腿等等,但有谁听说过会练菊花的呢?

    是不是?对不对?有没有道理?

    这边,纪荀正在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英明神武无声鼓掌呢,那边的于子言已经开始游说宋帝王了,这货没卞城王那么有脑子,有想法,确实是个比较好收买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