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六十三章不甘心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且慢!”一个小鬼儿连跑带跳的来到卞城王和宋帝王面前,先是跪下给他们磕了个头,然后呼哧带喘的说

    “二位老爷,五官王大人说…说…啊说……”

    这‘说’了半天也没出来个长短,把纪荀气的啊,这不是吊人胃口嘛,要知道这小鬼儿的一句话,就很有可能让他们走不了。

    “啊…说…不能让他们走!”

    此话一出,众人大骇,首先做出反应的是于子言,他冷冷一笑,从腰间抽出了乌木短刀,这么一来卞城王和宋帝王就明白了,当日大闹地府的人据说就是拿着一把乌木短刀,他们虽然没亲眼见过,但这几天却听了不下百次。

    卞城王一声令下,他身后的小鬼就要张牙舞爪的往于子言这边冲,可刚迈开一条腿,就被扑面而来的金光掀翻在地,卞城王和宋帝王对视了一眼,兴奋道

    “你…你是…那个于子言?”

    “以肉身过阴,难道世间还有第二人吗?”于子言笑了笑“二位,我身入地府,不受任何限制,力量无边,你们…确定要带我们回去?”

    于子言这话也不知道是拍到了卞城王什么地方,他明显更兴奋了,也不再趋势手下小鬼,自己就向于子言扑来了。

    纪荀见开打了,就准备去抓铜钱剑,却被于子言狠狠的瞪了一眼,她一哆嗦,也不敢再违背这位爷的意思,瞅准时机带着周敏和小艾向没人注意的小路走去。

    临走之前,她有些不舍的看了于子言一眼,本意是想诀别,毕竟阎王可不是一般小鬼,法力无边,更何况他一下要对付两个,一会儿还不知道会不会再赶来帮手,他这一留下,基本就是凶多吉少了。

    可这一回头,却让她打消了这个顾虑,她没想到呀,万万没想好,这位爷居然已经把凌空画符练的炉火纯青了!

    修习玄术道法的人不知道,这凌空画符可谓是众多术法中最厉害,也是最难的,甚至有人练到头发白了都练不成,纪荀听说玄门正宗之内,只有玄家家主能做到凌空画符,不过应该是因为老了,画起来动作不怎么利索。

    众所周知,画符需要的东西和条件有很多,除了择时外,最重要的就是黄纸、朱砂。

    这里的黄纸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不是随便找张黄纸就能画符,那需要特殊材料制作,在祖师神位下供养,燃香,念咒。

    而且画符用的朱笔都是有讲究的,朱砂更是如此,因为本身朱砂就带着辟邪的功能,更重要的是朱砂是经由日月精华的矿脉中采集,因吸收天地之正气,所以带有极强的磁场。

    朱砂不同于玉石、天珠握在手里是冰凉的感觉,它握在手心里是温暖的,也就是说,朱砂是带有极强阳气的磁场。

    黄纸,朱笔,朱砂,道法,这几样缺一不可,还要灌注全部精气神,这样的强强组合,画出的符箓才管用,可见画符不是件容易的事,画出管用的符更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凌空画符则不需要这些辅助的东西,唯一借住的只是自身功力。

    所谓的凌空画符,就是根本不用符纸了,而是在空中画出符箓,就能达到黄符的效果。

    试想,什么都不需要准备就可以随时随地画符,没有数量的限制,准确度又高,不像是普通的甩符一样,还得瞅准才能扔,这就是个无限产符的外挂啊,而且还不会被举报!

    还有,既然能凌空画符,那这个人的功力一定不会很低,那画出的符威力自然不容小觑。

    纪荀感觉自己的担心简直就是多余的,人家于子言英明神武,压根就不把什么宋帝王和卞城王放在眼里,怪不得一开始就跃跃欲试的想动手。

    没一会儿,纪荀带着两个丫头绕到了回魂路上,引魂灯的蓝光已经很微弱了,她瞅了半天才找到,周敏那丫头一踏上回魂路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拽走了,想必就是于子言给她准备的引魂灯起了效果。

    纪荀这边也不再耽搁,带着小艾向蓝光走去。

    可是越往前走,纪荀心里就越不舒服,感觉…空落落的,又像是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心脏,抓的不算紧,我不疼,但就是很难受。

    她突然停了下来,再往前走真正的踏上回魂路了,就不能再回头了,她低下头,脑子里满满都是于子言的身影和处变不惊的小白脸。

    ‘真的就这么分开了吗?’纪荀觉得有些不甘心,但原因是什么,她却说不清楚,她只是…不想就这么离开。

    “小荀姐?”小艾眼中满是担心,这丫头聪明的很,虽然不太清楚纪荀心中在想什么,但也知道跟于子言有关。

    “我…”纪荀抓了抓手里的铜钱剑,看向曾野“我要回去!”

    曾野似乎还在神游,被纪荀这一嗓子吼得吓了一跳,迷茫的问“回哪啊?”

    “我要回去找于子言,老爷子,小艾就…就拜托你了!”说完,纪荀并没有再给曾野回话的时间,转身向来时的路跑去。

    身后,小艾的声音幽幽飘来“小荀姐,加油!我等你和于叔叔回来!”

    纪荀心中莫名一动,大声回了句“好!”

    说完,她才反应过来小艾的话似乎有些不对劲,听起来怪怪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不能抛下于子言一个人面对危险,就算他再厉害,再牛逼闪闪,也终究还是个人,是凡胎肉体。

    是人,就会有感觉,心会感觉到孤单,身体能感觉到疼痛,一个人就算再强,都会希望有个依靠,身心依靠。

    没人会想要单打独斗,如果能有一个可以把背后交付出去的人,将会是一种莫大的安慰。

    纪荀还记得于子言舍命相救的身影,与看似锋利的关心,他会担心自己一个小姑娘害怕鬼怪,把她的眼睛蒙住,不让她看到孟嘉欣魂飞魄散的样子,还会堵住她的耳朵,让她好受一些。

    在验尸房,他会担心她受不了血腥味,给她一个单独的隔间,让她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虽然被利用了,但她却一点都生不气来。

    还有般若幻境,王诩墓,康山湖底,昆仑山,泽普县……

    这一路走来,总是于子言在保护她,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次次都有惊无险,健健康康的活到现在。

    而于子言呢?

    纪荀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很差了,当初要不是为了带自己离开般若幻境,强行使用力量,他也不至于一再虚弱。

    时至今日,纪荀依旧记得于子言抱着她的身体跳下楼的画面,她不是很清楚于子言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好到愿意一次次的用生命去维护。

    但她知道做人要有良心,受恩就该还,就算于子言真的是对谁都这个样子,但她并不能做到心安理得的接受,而且……

    而且她…还想跟那个臭男人说一句‘再见’。

    再见,不是再也不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