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六十二章斗智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其实猴头儿和老徐带人来拦纪荀也不能说是背叛,因为它们压根就不一定是忠诚于她的,只是觉得有利可图而已。

    老徐是聪明人,但也老实,是个脚踏实地的人,与其跟纪荀一起朝不保夕的执行什么‘秘密任务’,以求飞黄腾达,还不如安安分分做好它鬼差的事情,这俩货肯定是进恶狗岭不久就退了出去,踏上了告密的路!

    纪荀理解它们的做法,但理解和想开是两回事,此时她的怒火从双眼中喷射而出,看的老徐和猴头儿有理也虚心了几分,所以…它们就纷纷撇开眼睛不看纪荀了。

    这时,于子言跨前一步,将三个女孩子让在身后,看着那小眯眯眼的胖子,冷声说

    “宋帝王,你带这么点人,就想拦住我们?”

    纪荀一听是宋帝王,身子一哆嗦,想这于子言也太狂了,那可是地府里神级在册的冥神啊!

    传说他居住在大海之底,东南沃石下,掌管黑绳大地狱,此重纵广亦五百由由旬,亦另设十六小地狱。

    阳世为人,不思君德最大,膺位享禄者,不坚臣节,士庶不报水土之恩,妻妾负夫主,应爱继与人为子嗣,曾受恩惠,及得过财产,负良归宗归支者,奴仆负家主…等等,都归他管。

    虽然他的权利和本事不能说是地府里数一数二的,但肯定也是很牛逼的,这于子言一上来就呛声,说不定可以兵不血刃的局面也给他搅和了。

    不过纪荀转念一想,于子言不像是鲁莽的人,应该有自己的打算,于是就没出声,听他吹牛逼。

    果然,宋帝王小眼睛用力一瞪,威严道

    “你是何人?竟敢如此狂笑!擅闯地府是死罪,本王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笑出来!”

    说罢,宋帝王就要动手,却被于子言一个手势打住了,为了不让别人说自己以强欺弱,宋帝王赏赐给了于子言临终发言的机会。

    “宋帝王,世人说你性情仁孝,心地纯净,然嫉恶如仇,明察秋毫,对散播邪知邪见者,诳诞不经胆大妄为者,忘恩负义污蔑于人者,或嗜杀成性残酷狠毒者,或为恶人狡辩脱罪者等等,绝不宽恕,必押堕本殿所设之种种地狱,这…是真的吗?”

    忽然听于子言夸自己,宋帝王一愣,但还是挺了挺胸,声音浑厚,底气十足道

    “嗯,不错!”

    纪荀这一听,也明白了于子言的意思,跨前一步来到他身边,瞪着比宋帝王大了好几十…百倍的眼睛,嚷嚷道

    “那你为什么和耿裕民那老不死的狼狈为奸!他散播邪知邪见,嗜杀成性暴露狠毒,你别跟我们玩那些人还没死,不归你管的文字游戏,你堂堂一个阎王,做了事还不敢承认吗?”

    见宋帝王张嘴要说话,纪荀大手一挥“不要解释!为恶人狡辩脱罪者要入你司掌的地狱受刑,你身子都不正,还管别人?笑话!你的性情仁孝,嫉恶如仇呢?”

    “本王…嗯…这个…”

    宋帝王这下无话可说了,毕竟来之前他也没想到这几个擅闯地府的小鬼儿会和自己讲道理。

    就在这时,又刮起了一阵阴风,随之而来的就是苍老沉稳的声音“宋帝王,我们这次来是为了缉拿擅闯地府之人,你可还记得?”

    “是,卞城王说的是!”

    话音一落,他的身边就炸开一团黑气,从那给其中,渐渐显现出一个白胡子老头,约摸也就五十岁左右,看起来身子骨很硬朗,尤其是那对眼睛,亮的吓人,明显是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可不像宋帝王那样‘心地纯净’。

    老头和宋帝王相视一笑,以表友好,然后转头瞪向于子言和纪荀,问“你们究竟是何人?为何擅闯地府,扰乱阴阳秩序!还不赶快束手就擒!也好减轻自己的罪行!”

    听他再次问起这个问题,两人都是一愣,合着来了俩阎王,都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和来的目的啊,纪荀真的挺替宋帝王发愁的,就这情报和脑子,还学人家造反,还成功了,这得是拯救了银河系换来的运气吧!

    既然这么一来,那事情就简单多了,纪荀拿出游阴契,在两个阎王面前晃了晃,表示自己是有身份证的先生,然后指了指身后的小艾和周敏,笑嘻嘻的说

    “这次是办正事,这俩丫头阳寿未尽,误入地府。”

    既然有游阴契一说,那就表明过阴是地府允许的,毕竟这些人都在五弊三缺的限制内,已经用不着他们管了。

    “嗯。”卞城王和宋帝王点点头,然后看向于子言“你呢?”

    纪荀不知道阳间阴司过阴需不需要游阴契,但她知道,这货肯定没有,不然他前几天为什么要大闹地府?

    可这么一来他阳间阴司的身份就暴露了,那个卞城王一看就是猴精猴精的,说不定真能寻思出什么门道来,毕竟钟馗这边能想到找于子言帮忙,那别人肯定也不难想到。

    这样就又进了死胡同,纪荀看向于子言表示询问。

    于子言沉吟了一会儿,低声说“还是刚才的办法,你看准时机带周敏和小艾离开,只要踏上回魂路就可以,我有给她点引路符,你不用操心。”

    “你五行缺架啊!动不动就想到打架,能不能像姐们这样沉住气!”纪荀翻了个白眼,然后笑嘻嘻的看向两位阎王“二位,这货脑子不好使,刚才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他把游阴契丢了,您看,我们确实是来救人的,这就准备离开了,不如行个方便?毕竟以后地府和我们玄家还有业务往来。”

    纪荀纪荀这么说并不是空穴来风,地府的鬼差有时候去阳间拘魂,确实需要他们这些能人异士的帮助,而且阴间的冥钞和客源,不都是从阳间来的嘛。

    换句话说,阳间就是阴间唯一的外贸渠道,玄家就是这渠道里最大的公司和沟通的桥梁,当然了,也是阴间的赞助商。

    见宋帝王和卞城王的脸上出现了犹豫之色,纪荀心中一喜,再接再厉。

    “二位,我们俩都是于家的人,算是一家人,有什么话是不能好好说的呢?对不对?而且您看我们都要走了,也没给地府捣什么乱,是不是?”

    听到这,宋帝王冷冷一哼,说“前几日来地府捣乱的,本王看就是你们!”

    “捣乱?”纪荀夸张的张大嘴,一脸懵逼“这您可就冤枉我们了,我们只顾着救人,都不知道这事,谁啊这么大胆子!没出什么大乱子吧?用不用我们帮忙?对了,听说地府跑出去不少鬼魂,不会就是那个人搞得鬼吧!那可就不得了喽!”

    “哼,区区鼠辈,自然翻不起什么大浪!”宋帝王一脸不屑,随后看向卞城王“我觉得这两个人没问题,你觉得呢?这可能只是个误会,黑白无常和于家的人本来就走得近,把比送给个晚辈也正常,反正人死了还会回到它们手上,之前这俩也不是没干过这事。”

    卞城王憋着嘴想了想,大概是在权衡利弊,毕竟玄家这条关系不能断,于家更是,就连现在的北阴大帝都不愿意和这些修道之人撕破脸面,更何况他们的势力还在上升期,再说…玄家的家主也和他们关系密切。

    “那就…”

    这两个字一出,就代表着事情已经有了转机,纪荀眉毛一挑,正打算于子言邀功,结果半路又杀出了个‘陈咬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