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六十章那一吻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虽说‘灭世’的主意是五官王出的,但他的目的并不在灭世,毕竟这位大哥也不是傻缺。

    他的目的是为了用灭世的由头,慢慢激怒天道,从而威胁北阴大帝还有天上的那些家伙,同意改朝换代。

    众所周知,天上,地上和地下,乃至一些异世生物,都有自己独立的空间,他们相互干涉,却又互不干涉,人类虽然听说过神与地府,但是却从未真正见过,只是把他们当成传说。

    这三界有着他们自己的存在规则,而这个规则的监督员就是天道!

    天道无形,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它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秩序,维护三界平衡的秩序,不然天上那帮大佬跑到人间了,人类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努力大半辈子才能得到房子车子,人家手一点或是吹口气就能变出来,你气不气?

    所以自古以来的历史洪流中,虽然也有着‘神’的影子,却大多不为世人所真正相信,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还固执的信奉着,那些出现在历史上的神也不敢太过放肆,只能在天道允许的范围内‘胡作非为’。

    这也是为什么地府知道耿裕民这个坏到流黑水儿的人存在,却没办法明着插手的原因,虽然这看起来应该是他们地府管的,但是天道不管这些,它没有感情,只知道维护三界平衡,让他们在相互干涉的同时,又不得不本本分分的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地府跑出数千鬼魂,这就已经让闲着无聊了几亿年的天道打起了精神,但凡再出些乱子,天道就会彻底苏醒,干涉三界的存在。

    这里说的‘干涉’,就是给解决问题施加些压力,等到问题越来越大,无法解决的时候,天道就会生气,它生气的后果可是真的十分严重的,那就是所有人和神,包括这地球上所有的生物、植物,包括根本没有生命的东西,都得重新来过。

    换句话说,就是重回蛮荒时期,天道就是这脾气,下面的人处理不了问题,修复不了程序,它就干脆全部重来,白送你个新的机子,让你从头开始学编程。

    “耿裕民这么做我可以理解,他应该是之前受过苦,厌世了,但五官王呢?钟馗大人,您就别卖关子了。”纪荀现在就想知道这个问题。

    “回到蛮荒时期,这对所有人都是没有好处的,而正是因为这个,众神才会想方设法的阻止,这么一来,五官王不就可以以不捣乱为条件,提要求了吗?”

    “这样啊!”纪荀点点头,总算明白了,可…

    “可他就不怕玩过了,连他也收不住了吗?而且你们既然都知道他的目的了,还鸟他做什么,他不能让自己一秒回到解放前吧?”

    “事儿不是这么说的!”钟馗苦笑“五官王那伙人就是疯子,他虽然也不想一秒回到解放前,但也不愿意一直做个小阎王,如果我们不同意,他很有可能就会将天道彻底激怒,和我们玉石俱焚呐!”

    “……”纪荀无语,想地府也是时候建个心理咨询处和精神病院了,都是活了几百几千年的鬼了,肯定精神方面有些问题。

    于是纪荀问“你们地府有心理咨询处和精神病院吗?”

    钟馗一愣“额,没有,因为…啧,丫头,你就别扯这些没用的了,说正事!”

    纪荀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她就这一个臭毛病,思绪一开就跟脱缰的野狗一样,怎么拽也拽不住,她嘿嘿一笑,问于子言

    “你有什么办法了吗?”

    “现在五官王和耿裕民的目的基本确认了,一是旱魃,二就是观苍眼,龙脉那一块儿应该还得借助另一本《九州玄空录》,所以耿裕民暂时放弃了。”

    “嗯。”钟馗点点头“继续。”

    “在这之前,旱魃就出现过,所以这应该不足以激怒天道,应该是观苍眼和旱魃一起觉醒才可以,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和之前一样,先阻止耿裕民,但也不能杀了他,毕竟他一死,五官王就会亲自捣乱,冥神入世,这更会激怒天道,必须在稳住五官王同时,解决事情。”

    这些话钟馗自然也是知道的,但以他的身份,不太适合说这些,他就应该站在大军前,下令往前冲的那种人,所以于子言很自觉的把这活揽到了自己身上。

    经于子言这么一说,纪荀一团乱麻的脑子瞬间就清晰了“那我能做什么呢?”

    “你就把观…”

    于子言不动声色的打断了钟馗“你就别添乱了,回去好好生活,这事儿有我和玄家来就可以。”

    纪荀狐疑的看着于子言,她不傻,当然知道对方有事情瞒着自己,可这货不想说的事,她就算严刑拷打也问不出来,所以就索性不去找那麻烦,拍了拍屁股就打算出去找小艾。

    临出门前,纪荀突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钟馗“那小艾和周敏的魂魄…是……”

    “咳,现在阳间已经够乱了,我们没办法到那里去找你们,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也说不清楚。”

    “……”纪荀无语,一边往外走,一边嘴里嘀咕着“果然就会‘害人’,托梦不行吗?这给我吓得,还以为要…”

    纪荀离开后,钟馗叹了口气,问于子言“观苍眼的事,还是得跟她说,她的身份至关重要,如果‘她’不回来,那另一本《九州玄空录》就没办法找到。”

    于子言的神色瞬间阴沉,微微眯起了眼睛“她的事情,我是不会让步的。”

    “好好好,随便你,毕竟现在是我们有求于人!”钟馗冷冷一笑,起身走了出去,至于他真正想表达的表情是什么,就不而知了。

    这钟馗可比范无救可怜多了,他好歹还能光明正大的找翻译,可钟馗却不能,他必须保持自己该有的威仪,话说他这后遗症,也有可能是吓小鬼当门神那时候养下的,反正也没见过哪个钟馗像是笑嘻嘻的。

    钟馗走后不久,于子言就也从内室走了出来,纪荀看到他,不知怎么的就成了哑巴,刚才虽然就一直在一起,但也是谈正事,这会儿闲下来了,她倒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骚包了。

    说‘好久不见’吗?这似乎不是纪荀的风格,太煽情了。

    这次于子言比较善解人意,主动找了话题,但他说的话,纪荀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说“恭喜你。”

    纪荀愣了半天,才发现他一直在看自己的手指,这才反应过来,可是却下意识的把手指上的钻戒盖住了,眼睛一溜乱转,也不知道是想看哪里。

    周敏低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带着小艾向内室走去,路过于子言的时候,她停了一下,却也没说什么。

    “坐。”纪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于子言走过去坐下,看了眼有些局促的纪荀,难得的笑了起来,问

    “怎么?几天不见就生疏了?”

    “没…没有。”纪荀自虐似得蹂躏着自己的手指,头一直低着始终没有抬起。

    “孟琰还好吧。”于子言淡淡的问,显然已经在没话找话了。

    “嗯,挺好。”

    “你们…”于子言顿了顿“什么时候结婚?”

    “还不确定。”

    说起结婚,纪荀想到了周启生和洛婉,心中一阵高兴,猛的抬起头想要分享给于子言听。

    而于子言此时也不知道是想和纪荀说什么,凑到了她的耳边,这么一来……

    纪荀只感觉唇间一股冰凉,大脑‘刷’一下就变成了一片空白,手指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接触变成了鸡爪,她瞪着一双大眼,竟也忘记了动弹。

    因为…她并不讨厌这种触感,反而……

    虽说‘灭世’的主意是五官王出的,但他的目的并不在灭世,毕竟这位大哥也不是傻缺。

    他的目的是为了用灭世的由头,慢慢激怒天道,从而威胁北阴大帝还有天上的那些家伙,同意改朝换代。

    众所周知,天上,地上和地下,乃至一些异世生物,都有自己独立的空间,他们相互干涉,却又互不干涉,人类虽然听说过神与地府,但是却从未真正见过,只是把他们当成传说。

    这三界有着他们自己的存在规则,而这个规则的监督员就是天道!

    天道无形,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它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秩序,维护三界平衡的秩序,不然天上那帮大佬跑到人间了,人类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努力大半辈子才能得到房子车子,人家手一点或是吹口气就能变出来,你气不气?

    所以自古以来的历史洪流中,虽然也有着‘神’的影子,却大多不为世人所真正相信,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还固执的信奉着,那些出现在历史上的神也不敢太过放肆,只能在天道允许的范围内‘胡作非为’。

    这也是为什么地府知道耿裕民这个坏到流黑水儿的人存在,却没办法明着插手的原因,虽然这看起来应该是他们地府管的,但是天道不管这些,它没有感情,只知道维护三界平衡,让他们在相互干涉的同时,又不得不本本分分的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地府跑出数千鬼魂,这就已经让闲着无聊了几亿年的天道打起了精神,但凡再出些乱子,天道就会彻底苏醒,干涉三界的存在。

    这里说的‘干涉’,就是给解决问题施加些压力,等到问题越来越大,无法解决的时候,天道就会生气,它生气的后果可是真的十分严重的,那就是所有人和神,包括这地球上所有的生物、植物,包括根本没有生命的东西,都得重新来过。

    换句话说,就是重回蛮荒时期,天道就是这脾气,下面的人处理不了问题,修复不了程序,它就干脆全部重来,白送你个新的机子,让你从头开始学编程。

    “耿裕民这么做我可以理解,他应该是之前受过苦,厌世了,但五官王呢?钟馗大人,您就别卖关子了。”纪荀现在就想知道这个问题。

    “回到蛮荒时期,这对所有人都是没有好处的,而正是因为这个,众神才会想方设法的阻止,这么一来,五官王不就可以以不捣乱为条件,提要求了吗?”

    “这样啊!”纪荀点点头,总算明白了,可…

    “可他就不怕玩过了,连他也收不住了吗?而且你们既然都知道他的目的了,还鸟他做什么,他不能让自己一秒回到解放前吧?”

    “事儿不是这么说的!”钟馗苦笑“五官王那伙人就是疯子,他虽然也不想一秒回到解放前,但也不愿意一直做个小阎王,如果我们不同意,他很有可能就会将天道彻底激怒,和我们玉石俱焚呐!”

    “……”纪荀无语,想地府也是时候建个心理咨询处和精神病院了,都是活了几百几千年的鬼了,肯定精神方面有些问题。

    于是纪荀问“你们地府有心理咨询处和精神病院吗?”

    钟馗一愣“额,没有,因为…啧,丫头,你就别扯这些没用的了,说正事!”

    纪荀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她就这一个臭毛病,思绪一开就跟脱缰的野狗一样,怎么拽也拽不住,她嘿嘿一笑,问于子言

    “你有什么办法了吗?”

    “现在五官王和耿裕民的目的基本确认了,一是旱魃,二就是观苍眼,龙脉那一块儿应该还得借助另一本《九州玄空录》,所以耿裕民暂时放弃了。”

    “嗯。”钟馗点点头“继续。”

    “在这之前,旱魃就出现过,所以这应该不足以激怒天道,应该是观苍眼和旱魃一起觉醒才可以,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和之前一样,先阻止耿裕民,但也不能杀了他,毕竟他一死,五官王就会亲自捣乱,冥神入世,这更会激怒天道,必须在稳住五官王同时,解决事情。”

    这些话钟馗自然也是知道的,但以他的身份,不太适合说这些,他就应该站在大军前,下令往前冲的那种人,所以于子言很自觉的把这活揽到了自己身上。

    经于子言这么一说,纪荀一团乱麻的脑子瞬间就清晰了“那我能做什么呢?”

    “你就把观…”

    于子言不动声色的打断了钟馗“你就别添乱了,回去好好生活,这事儿有我和玄家来就可以。”

    纪荀狐疑的看着于子言,她不傻,当然知道对方有事情瞒着自己,可这货不想说的事,她就算严刑拷打也问不出来,所以就索性不去找那麻烦,拍了拍屁股就打算出去找小艾。

    临出门前,纪荀突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钟馗“那小艾和周敏的魂魄…是……”

    “咳,现在阳间已经够乱了,我们没办法到那里去找你们,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也说不清楚。”

    “……”纪荀无语,一边往外走,一边嘴里嘀咕着“果然就会‘害人’,托梦不行吗?这给我吓得,还以为要…”

    纪荀离开后,钟馗叹了口气,问于子言“观苍眼的事,还是得跟她说,她的身份至关重要,如果‘她’不回来,那另一本《九州玄空录》就没办法找到。”

    于子言的神色瞬间阴沉,微微眯起了眼睛“她的事情,我是不会让步的。”

    “好好好,随便你,毕竟现在是我们有求于人!”钟馗冷冷一笑,起身走了出去,至于他真正想表达的表情是什么,就不而知了。

    这钟馗可比范无救可怜多了,他好歹还能光明正大的找翻译,可钟馗却不能,他必须保持自己该有的威仪,话说他这后遗症,也有可能是吓小鬼当门神那时候养下的,反正也没见过哪个钟馗像是笑嘻嘻的。

    钟馗走后不久,于子言就也从内室走了出来,纪荀看到他,不知怎么的就成了哑巴,刚才虽然就一直在一起,但也是谈正事,这会儿闲下来了,她倒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骚包了。

    说‘好久不见’吗?这似乎不是纪荀的风格,太煽情了。

    这次于子言比较善解人意,主动找了话题,但他说的话,纪荀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说“恭喜你。”

    纪荀愣了半天,才发现他一直在看自己的手指,这才反应过来,可是却下意识的把手指上的钻戒盖住了,眼睛一溜乱转,也不知道是想看哪里。

    周敏低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带着小艾向内室走去,路过于子言的时候,她停了一下,却也没说什么。

    “坐。”纪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于子言走过去坐下,看了眼有些局促的纪荀,难得的笑了起来,问

    “怎么?几天不见就生疏了?”

    “没…没有。”纪荀自虐似得蹂躏着自己的手指,头一直低着始终没有抬起。

    “孟琰还好吧。”于子言淡淡的问,显然已经在没话找话了。

    “嗯,挺好。”

    “你们…”于子言顿了顿“什么时候结婚?”

    “还不确定。”

    说起结婚,纪荀想到了周启生和洛婉,心中一阵高兴,猛的抬起头想要分享给于子言听。

    而于子言此时也不知道是想和纪荀说什么,凑到了她的耳边,这么一来……

    纪荀只感觉唇间一股冰凉,大脑‘刷’一下就变成了一片空白,手指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接触变成了鸡爪,她瞪着一双大眼,竟也忘记了动弹。

    因为…她并不讨厌这种触感,反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