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五十八章大嗓门真要命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钟馗,长安鄠邑终南山欢乐谷人,简称“镇宅真君”、“驱魔真君”、“驱魔帝君”,又称‘赐福镇宅圣君’,自古便威名远扬,与伏魔大帝关圣帝君、荡魔天尊真武帝君,合称为三伏魔帝君,为降妖伏魔的三大巨头…咳,神邸。

    他司掌冥界、生死、判官、门神、捉鬼、财神,象征着避鬼驱邪,正义,镇宅赐福、大吉大利。

    正如之前秦桧所说,他不属于编制之内,几乎没人能真正管得了他,而他却可以管很多,处理一些事情,可以不经过十殿阎罗和酆都北阴大帝的终审,直接执行。

    这钟馗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权利,不是没有原因的,而这原因追根究底,就要从唐朝说起了。

    在唐先开元年八月初四,712年9月9日那年,唐玄宗刚刚登基不久,钟馗赴长安应试,作《瀛州待宴》五首,被主考官誉称“奇才”,取为贡士之首。

    可是殿试时,奸相卢杞竟以貌取人,迭进谗言,从而使其状元落选。钟馗抗辩无果,激愤难当,怒撞殿柱而亡,惊天动地,泣鬼恸神。

    皇用状元官职,将钟馗尸身殡葬于终南福寿岭,并重罚卢杞,以妒贤之罪,将其发配至岭外。

    后有一年春天,唐明皇讲武骊山后久病不愈,一日睡梦中见一小鬼偷了杨贵妃的紫香囊和唐明皇的玉笛,上窜下跳,绕殿而奔。

    唐明皇心下大寒,却也不得清醒。

    这时,一位相貌奇异,头戴纱帽,身穿蓝袍、角带、足踏朝靴的豪杰壮士将小鬼撕扯一番,囫囵吞食,他对唐明皇说:“吾乃终南山下阿福泉进士钟馗也,貌异状元落选愤亡,因念皇恩,今誓与陛下除尽天下之妖邪。”

    唐明皇梦醒后很快病愈,遂下诏画师吴道子按照梦境绘成《钟馗赐福镇宅图》封钟馗为“赐福镇宅圣君”,批告天下,一年四季遍悬钟馗像,以祛邪魅佑平安。

    吴道子挥笔而就,原来吴道子也做了个同样的梦,所以“恍若有睹”,一蹴而就。

    后来这事在民间传开,才有了‘赐福镇宅,唯真钟馗;拜请钟馗,中榜得馗;钟馗真神显,送咱福禄寿禧安!’等一系列说法。

    试想一下,在古代皇帝代表的就是天,百姓不知玉皇大帝是否存在,唯一信仰的就是皇帝。

    圣旨里常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也不是说出来威风好听的。

    之前就说过,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当时的封建社会百姓都拥戴皇帝,几乎就把他当做是神一样了,见面要跪着,不见面的时候说起来都要拱手,一脸敬畏。

    这样的人就算是凡台肉体,也沾了神气,他说的话自然就不是普普通通的话了,对地府而言,也是跟玉皇大帝下旨一样,有着一定的威慑力。

    更何况当时唐朝何等威风,唐明皇郑重册封,还昭告天下,世人皆知。

    人家钟馗可是真正被人和神承认的抓鬼镇宅大师,而且本事在那摆着,当然不敢有人造次。

    纪荀一想到这些,就腿软,差点左脚拌右脚摔倒,不过架着她的大哥不给她这个丢人的机会,把她提在手里几乎都用不着她的脚倒腾。

    不多时,钟馗就停了下来,他坐在大殿之上,垂眸看着殿下的纪荀和曾野,连头都看得往下低一点。

    “你们下去吧。”

    钟馗威严的声音自大殿上传来,架着纪荀和曾野的大哥应了声,手一松就退了出去,曾野都醉成烂泥了,一点也不觉得疼,倒是把纪荀摔了个够呛。

    可在这之后,钟馗就没有再说过话,而是淡淡的看着她,那目光之中的压力,让纪荀感觉自己的身形在一点一点的缩小,最后变成了蚂蚁那么大点,她也一度怀疑钟馗是不是不打算体罚了,打算活活吓死她。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纪荀一想这钟馗应该也不能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主,她不如努力努力,把事情说开,反正最坏也不过就是十八层地狱。

    这么想着,纪荀抬起了头,发挥了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大义凛然道

    “钟馗大人,我这次来地府是为了救人,您也是明事理的,现在地上有个坏蛋要搞事情,您在这为难我,不如放我去拯救世界,是人都会死嘛,大不了百年之后我在来给您泄愤,不过有一点我得说清楚,之前大闹您家的那个骚包可不是跟我一伙的!”

    “哦?”钟馗下垂的嘴脸变成了一条平平的线,似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说

    “天上的事有天上的神管,地上的事有地上的人管,本大人管的就是地下,再说了,你这么弱不禁风的,想必也胜任不了救世主这个职位。”

    见钟馗还有心思和自己说话,纪荀心中一喜,嘴上不自觉的开始撒花儿。

    “不不不,大人您不能以貌取人啊!您没听说过‘小身板,大智慧’吗?”

    其实纪荀是想直接把谢必安的毛笔拿出来攀关系的,但转念一想,人家钟馗连十殿阎罗都不鸟,能给黑白无常面子?

    这老爷子为人正直,与其贼眉鼠眼的攀关系,不如脚踏实地的博取同情!

    就在纪荀以为可以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可以说动钟馗放了自己时,这老爷子突然两眼一瞪,眉毛一竖,一拍椅子的扶手怒道

    “我看你分明就是油嘴滑舌吧!”

    话音刚落,周围的温度就极速下降,随之而来的是凛冽的黑色劲风,纪荀被吹的东倒西歪,不过很快她就不用风中摇曳了,因为她…被冻住了。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曾野终于清醒了过来,它侧头看了眼纪荀,大声问

    “咱们这是到哪了?酆都城天气不好吗?怎么这么大的风?”

    纪荀转动的眼珠狠狠的瞪着曾野,真想扑上去狠狠咬这老头几口,可她已经被冻成了晴天娃娃,根本动不了。

    似乎是觉得自己被忽略了,钟馗仰天长啸,一嗓子就把纪荀和曾野身上的冰渣子震了下来,这下纪荀是可以扑上去咬曾野了,但钟馗这嗓门太渗人,吼得她脑子发晕,只能用手去堵耳朵,虽然没什么用。

    要说这钟馗肺活量也真是大,吼了十分钟都不带喘口气的,纪荀已经快要逼神经了,感觉老爷子这一嗓子已经临近了超声波。

    到最后,纪荀也不捂耳朵了,只是傻子一样的坐在地上抽搐,嘴角还流着哈喇子,就跟之前被王一涟带走做鬼奴的胖鬼一样。

    突然,纪荀的眼前由黑色逐渐变成金色,在那金色之中,她看到了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形,随后,她感觉周身一阵温暖,鼻涕和哈喇子也解了冻,一点点的往地上掉。

    她看到那人转过身扶起了她,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可惜的就是现在耳鸣的很,她听不到。

    于子言见纪荀这幅痴傻的样子,好看的眉头皱在了一起,回头怒视着钟馗。

    而钟馗也停下了他的大嗓门,正一脸冷笑的看着于子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