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五十七章见钟馗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纪荀所说的那番话,确实在理,这一点毋庸置疑,脸哥自己也清楚,自己的脑子没人家活套,这样的人在他手下做事,肯定时间长不了,就会自己上位。

    “那…”脸哥住了口,他本来是想问纪荀‘那自己该怎么做的’,可转念一想,这问题真是傻得可爱,纪荀可不是和它一条船上的鬼。

    “嘿嘿,其实你可以问我。”纪荀舒舒服服的靠在曾野身上,笑道

    “官位大了,虽然好处多,但风险也高,现在地府不太平,你要是在这个时候上了位,就算到不了成为众矢之的的地步,但肯定也不好过,万一出个什么事,你这种愣头青就会被当做炮灰卖掉,没错,我就是想让你放了我,但我说的话确实在理,你说…对不对?”

    脸哥好忽悠,低头想了一会儿就要去给纪荀松绑,可猛然间又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坐了回去,纪荀撇了撇嘴,想这货看着挺好骗,可也不是那么傻嘛,毕竟能坐上管人的位子,也不能全凭侥幸。

    纪荀心中一横,打算再次利用谢必安一把。

    “我是无常二爷的人,这次来地府是公办,你要是坏了我们的事,谢必安不会饶了你的!”

    “如果是那样,谢老爷会去钟馗大人的府上救你的!”

    “呦嗬,小样,你不信?”纪荀昂首挺胸,用下巴指着自己的口袋,说

    “我有谢必安给我的阴阳笔,上面写着‘无常’两个字,这玩意可造不了假,你看看!”

    “且”脸哥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还是那句话,要真是那样,无常二爷自然会去钟馗大人府上领人,我只是单纯的公式公办,谁都为难不着我!大不了我不想任何赏赐,继续回来跟车,一趟也能赚不少,运气好了一天就能赚个盆满锅满!”

    “你…你,你丫的损人不利己啊!”纪荀气的鼻子都歪了,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刚才和自己一起‘劫车’的胖鬼,就见这傻子正在玩鼻涕,别提多恶心了!

    就在这时,火车停了下来,纪荀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被浇灭了。

    “走吧!”脸哥笑了笑,叫了两个人把纪荀和曾野押下了火车。

    纪荀此刻只感觉一切都是梦,也希望一切都是梦,她现在是到了酆都城了,可却没办法救小艾了,还自身难保!

    看了眼身边醉醺醺的曾野,纪荀就气的肺疼,这老头不靠谱也得有个下线吧,一开始说的那两句话还挺像模像样的,怎么一眼不看就喝成了这逼样。

    反正也逃不了,纪荀索性也不再想那些,给自己找不痛快,她深吸了几口气,开始四下环顾酆都城,好歹来一趟,她怎么说也不能什么都不看吧,这儿也算是地府一大景点了!

    老实说,这酆都城和阳间的市区比,除了人少点,没阳光外,基本没什么区别,要非说什么不同的话,就是店铺了。

    阳间的店铺通常都是繁华的高楼大厦,建筑风格基本一致,但这里不同,有古风的客栈和酒楼,还有三层左右的现代商用楼,虽然搭配在一起看着有些不伦不类,但老多了也就没什么了,反倒别具一番风格。

    对了,还有妓院,纪荀这还是第一次见真正的妓院,这里没有白昼和黑夜之分,所以妓院一直都在迎客,或许是因为这样吧,姑娘们应该都累坏了,根本不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甩着手绢出来拉客。

    从外观上看,妓院和其他建筑一样冷清,但只要路过往里面一看,就是别有洞天了,有时候甚至还能听到姑娘们娇滴滴的声音。

    嘶…真的是相当的勾引人啊,如果可以,纪荀真的挺像进去看看的,她之前看那些穿越,女主一般都会男扮女装进去逛逛,这里可是现代人士必观光之地,她不用遇车祸和溺水进行穿越,就…

    算了,纪荀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没有机会逛窑子了,这次见那个传说中的钟馗大人,她十有八九是得真的噶儿屁了。

    钟馗啊!那可是钟馗啊!

    纪荀欲哭无泪,果然还是毁在了于子言手里,这骚包要是没有先她之前闹地府,她就不会一路走来这么坎坷,而且还大闹钟馗府邸,这位爷完事还不知道得怎么折腾她呢。

    上刀山下火海?入油锅?还是干脆十八层地狱?

    纪荀正在这儿自己吓自己呢,钟馗的府邸就已经到了。

    那是跟古代大户人家一样的府邸,不对,其实比传说中的大户人家还要奢华,不说别的,光看外面的牌匾就知道,金灿灿的,绝对是纯金!

    至于里面,纪荀就没有心思欣赏了,大难临头,她就算是再没心没肺都得造出心肺来。

    经过同传后,脸哥就带着她进了内殿,纪荀虽然无心欣赏,但里面太亮,她不自觉的抬起头,就看见了六颗有她脑袋那么大的夜明珠。

    ‘妈的,太腐败了!太腐败了!’纪荀在心里呐喊,不禁幻想如果自己有朝一日能住进这样的地方……

    还没等纪荀把最后的白日梦做完,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就走了进来,他的嘴角是自然朝下的,一看就是不好相处的人,再加上那与生俱来和后天修成的气势,纪荀不用别人踢她的腿弯,自己就跪了下来。

    “钟馗大人!”脸哥恭敬的跪了下来,抱拳道“这二人意图劫取通往阴市的车,还打伤了数位鬼差,小的唯恐迟则生变,就将这二人带到了您这里来,请大人发落。”

    “嗯,你做的不错!”钟馗声音很沉,看不出喜怒“你叫什么名字啊?”

    “王一涟。”

    “王…一涟”钟馗点点头“想要什么赏赐?”

    “小的胸无大志,除了贪财些,没有别的喜好。”

    “财?那可是好东西啊。”说着钟馗从怀里掏出了…

    纪荀一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可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没有看错,支票!钟馗居然从他的复古大长袍里掏出了支票!

    在纪荀被这中西合璧的地府弄得有些晕晕乎乎的时候,王一涟抓着它的支票飘走了,也不知道是多少,乐的这货连走都不用了,居然就这么飘走了。

    “纪荀,曾野。”钟馗沉着脸念了他二人的名字,沉吟了片刻,然后叫来了两个家丁,带着他们往后院走去。

    越往里走,就越昏暗,纪荀的心越沉,之前还不怎么害怕,可真到了大难临头的时候,她开始害怕了,要不是有人架着她,她腿软的都不会走路了。

    她大概明白了一件事,钟馗在把他们俩上交之前,可能会先滥用私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