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五十六章哪个秦桧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在纪荀和胖鬼相继宣布‘劫车’之后,那些列车的工作人员沉默了片刻,就掏出了各自的武器,有大链子,有警棍,还有小毛笔,看得纪荀一阵无语,瞬间觉得自己很悲哀,都不好意思再为难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了。

    在这样对峙的情况下,曾野也出声了,它放下酒盅,捋了捋胡子,说

    “想必各位都是之前把守地狱的鬼差吧,其实今日我们并不是执意劫车,而是想去酆都城,如果将事情闹大,对谁都不好,现在地府不是很太平,诸位还是安分守己的继续跟车为好,不然说不定就会卷入纷争中,死无葬身之地!”

    曾野这话可谓是四两拨千斤,它和纪荀现在都不是很了解地府的情况,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地府确实是开始分裂了,而对于这一点,这些鬼差自然比他们俩清楚许多,只是一时间没明白这个道理,曾野这么说也是提醒他们。

    果然,曾野此话一出,那些鬼差都面面相觑的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就在纪荀以为事情已经有惊无险解决了的时候,其中一个看起来已经四十多岁的鬼差高举手中的警棍,大声嚷嚷道

    “兄弟们!抓住这些鬼,它们肯定是跟之前擅闯地府的人是一伙的,抓住它们,咱们就可以论功行赏,不用苦巴巴的跟车了!”

    经那鬼一挑,这气氛又紧张了起来,纪荀翻了个白眼,还没等她说什么,那些鬼差就抄着它们所认为的武器冲了上来,变成了青面獠牙的样子。

    纪荀看了眼曾野,见它还在旁若无人的喝着小酒,那胖鬼更过分,只顾着傻笑,纪荀无奈,也没招呼它们,抓着手中的警棍迎战。

    要说这些鬼差还是有点本事的,并不是酒囊饭袋,看着比刚才那个贪财的鬼差要强很多,这大概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吧。

    弑杀鬼差是大罪,还会惊动地府,所以纪荀并不敢下死手,只是用警棍跟敲编钟似得把它们敲晕了,别说,听着那‘砰砰砰’的声音,看着这些鬼差一个个的倒下,纪荀就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但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头那么硬,纪荀一棍子下去,居然敲断了。

    不过幸好其他鬼差见这架势,以为纪荀下手太狠,都不自觉的摸向了自己头,有了片刻的停顿。

    纪荀见状,赶忙回身去抓铜钱剑,那玩意可比警棍结实,而且纪荀用惯了,比较顺手。

    倒霉就倒霉在那个贪财的鬼差手里,这货见纪荀不管它了,就挪到了铜钱剑旁边,现在正抱着铜钱剑一脸奸笑的看着她,先前她还真是小看了这货,忽略了人家好歹也是个头头儿。

    纪荀也没那闲工夫去抢,弯腰抓起了脚边的大链子,手一甩,甩倒了一片,那贪财的鬼差见状,吓得手一哆嗦,眼中出现了犹豫之色,大概是想现在把铜钱剑还给纪荀还来不来得及,它倒是很识时务。

    可这大链子虽然用的顺手,却没办法把那些鬼差弄晕,倒是把纪荀累的够呛。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一会儿可就要到酆都城了。

    纪荀求助的看向曾野,可这老爷子居然喝的睡了过去,气的纪荀差点没背过气去,暗骂老头不靠谱。

    这一晃神的功夫,一个提着警棍的鬼差冲了过来,趁着纪荀不留神,重重的敲在了她的背上。

    那一下子虽然看似不重,但落在纪荀身上却特别疼,不过疼痛只是短暂的,她很快就感觉到了一阵酥麻,然后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她这才想起来,警棍都tm是带电!

    躺在地上,纪荀欲哭无泪,她刚才就知道敲,要是利用电击,不就省事多了吗?也怪她大意,太自信了。

    后悔归后悔,纪荀已经没有了弥补的机会,因为她和曾野都被绑了起来,至于那个胖鬼嘛,人家是傻子,这光看也知道,而且贪财鬼差还打算收它做鬼奴,自然不会绑它。

    仅仅是一会儿的功夫,纪荀就成了阶下囚,那贪财鬼差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摇头晃脑的喝着它的杜康酒,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似乎是在想把纪荀和曾野交给大人们后,自己前途无量的官运。

    这时,之前那个挑事的鬼差走了上来,对自己的头儿说

    “脸哥,您打算把这两个犯人交给哪个大人啊?”

    “嗯…”脸哥眯起了眼“这还真是个问题,直接交给阎王吧,似乎有些不妥,但要是交给判官…那赏赐肯定多不到哪去,这年头,哪位判官都抠门,肯定要把这功劳揽到自己身上。”

    “要我说,不如交给钟馗大人,前几日那个擅闯地府的人大闹钟馗大人府邸,搞得一团乱,钟馗大人一定恨死了他,脸哥您要是把这两个人交给他,他老人家肯定会重重的赏赐你,而且钟馗大人并不在编制中,有实权又有本事,谁也管不住,如果您依上他老人家这棵大树,以后就不用愁了!”

    “说的是!”脸哥笑了笑,赏了它一口酒,拍着它的肩膀说“还是你小子机灵,放心,你哥我不会亏待你的,嗯…你叫什么名字?”

    “秦桧,小的叫秦桧!”

    “咦?这名字好耳熟啊。”脸哥摸摸脸,若有所思。

    “噗…哈哈哈”纪荀实在忍不住了,大笑了起来,‘秦桧’这名字也真够别致的,这位脸哥生前文化程度是有多低?还耳熟!

    “你笑什么?”脸哥不悦。

    “我说这位脸哥…咳”纪荀忍住笑,问他“你这小弟跟你多久了?应该是刚认识吧!”

    还不等脸哥说话,秦桧就插着腰开了口“我虽然刚跟了脸哥,但早已仰慕脸哥大名,你这小妮子笑什么?什么意思?”

    “没意思,没意思”纪荀强忍着再次袭来的笑意,很认真的问秦桧“你…真的叫秦桧?哪个秦桧?南宋那个?”

    “南宋?”秦桧一脸不解。

    一听南宋,脸哥就想了起来,一巴掌拍在秦桧头顶,吓得它跪了下来,脸哥面色阴沉,冷声问

    “你老实说,你是什么时候死的?”

    对这个,纪荀也很好奇,这位秦桧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代表了什么,如果它不是南宋死的,应该就是在那之前,要不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老百姓,不过看它刚才那两下子,也不像是山野村夫。

    而且秦桧那种人,不可能当的了阴差,就算当时地府制度和现在不一样,那老汉奸也不可能混到这程度,虽然生前他是宰相,但地府可不看这个。

    “小的…小的是唐朝人…怎么了大人?”

    果然,脸哥和纪荀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行了,没事了,你先下去吧,到时候论功行赏,自然少不了你的。”说着脸哥挥了挥手,让秦桧下去了。

    “脸哥是吧。”纪荀顿了顿,随后嘿嘿一笑,说“那个秦桧虽然不是南宋那个,但脑子确实很好使,这样的人在你手下做事,怎么可能甘心,你就不怕它阴你,把你当成垫脚石?再说了,你们俩才认识,他之前又不是跟你的。”

    见脸哥神色一顿,纪荀笑容更甚了。

    “不是我挑拨离间,好吧,确实也有那么一点,但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也占着理儿,你可以自己想想,反正再怎么样我也逃不了,不是吗?主要咱们都挺痛恨‘秦桧’这名字的,我也不想让你栽在秦桧手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