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一十五章劫劫劫劫…劫车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铜钱剑,又名‘青蚨剑’,乃是用一百零八枚古代铜钱串好成剑,再经加持而成的法器,用于抓鬼降伏妖魔鬼怪之用,也可以挂在门前辟邪挡煞。

    以前许多有道行的先生都会有一把,借古剑之剑气和铜钱之灵性,用以披荆斩棘,斩妖除魔,寓意镇宅,祛邪破煞。

    相传自古以来,钱这种东西由于流通而进过万人手的触摸,所以极具阳气,所以铜钱剑也有等级之分,越是年代久远的铜钱,做成的剑灵性就越大。

    通常是用铜钱与红线,在农历五月五日午时、农历午月午日午时、八节、三元日纯手工制作。

    60年一甲子中的午年农历午月午日午时和申年月日时、酉年月日时最佳难得。

    纪荀这把就是用一百二十枚‘洪武通宝’所制成,多出来的十二枚分别代表着十二地支,以黑狗血特质的秘药浸泡过的蚕丝编在一起,威力虽然不能算是所有铜钱剑中最大的,但也不容小觑,是馆长早前赠与她的法器。

    这样的剑,在玄门正宗中也是少有的,它不仅代表着力量,更代表着身份,持此等法器之人,自然也是有一定背景与经历的。

    虽然胖鬼还不明确纪荀的剑有何等威力,但它的专业知识是真不错,对铜钱剑的解释可谓是极其详细,听的那鬼差都傻了,有的连纪荀都是第一次听说。

    似乎是对‘铜钱剑’这三个字本能的畏惧吧,鬼差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眨了眨它那三角眼就要去摸腰间的对讲机,不过看它的样子似乎并不是为了地府安宁,而是为了自身的安全。

    可不管是因为哪个,纪荀都不可能让它把其他鬼差叫来,就在鬼差把手摸向腰间的同时,纪荀一把推开了身边还在品酒的曾野,疾步窜到鬼差面前,伸手毫不费力的躲过了它的对讲机,别在自己腰间。

    “你…你”那鬼差一脸便秘样,哆哆嗦嗦的看着纪荀,然后弱弱的问了句“你是什么人?”

    “嘿嘿”纪荀笑了笑,把它的警棍夺下,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把地上的铜钱剑拿起来,随后神态猛然一转,沉声道

    “前几日有人闯地府,你也应该知道吧?”

    听了纪荀的话,那鬼差无力的向身后的车门靠去,看来它也听说了于子言的光荣事迹,这正是纪荀想要的效果,不战而屈人之兵。

    见那鬼差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纪荀走近去听,然后不禁笑了起来,这怂包居然说的是“乖乖,本来以为跟车会安全点,没想到…没想到啊,居然躲到这都能碰上这种事,还不如回去看守地狱呢!”

    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形象,纪荀背过了身去,肩膀一个劲儿的抖。

    合着这货就是之前看地狱,看丢了众多鬼魂的鬼差啊,确实是挺倒霉的,要说地府跑出了数百鬼魂,其实也不能全怪它们这些看守,但人家出事就是找它们,这类似于出气筒,上面一层一层施压,最后倒霉的当然就是它们这些底层人员。

    笑了一会儿后,纪荀就想起了那个胖鬼,要不是它捣乱,瞎说大实话,自己就真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平安到酆都城了。

    纪荀来到那胖鬼面前,却见它呆呆的看着刚才放着铜钱剑的地方,脸上挂着傻子一样的笑,还流哈喇子,根本不像是个玄门正宗的人,就算是,也是那种脑子不够数的。

    就在纪荀疑惑不解的时候,那鬼差叹了口气,似乎是见纪荀并没有要为难它的意思,也坦然接受了失职的罪名,有气无力道

    “它不是你们远门正宗的人,就是一个业务爱好者,平时爱研究这个,下来的时候被丧钟敲傻了,我本来是打算带它回去做鬼奴的。可…唉,好像用不上了。”

    纪荀一听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可是做大事的人,居然就这么毁在了个被丧钟敲傻的半吊子身上,那个鬼差一点都不倒霉,最倒霉的是她才对。

    虽然被发现了,但似乎还有挽回的余地,纪荀笑了笑,拿起酒壶给那鬼差的酒盅里倒满,端着酒盅来到它面前蹲下,无比真诚的说

    “老兄,我不会伤害你,你也别试图反抗或是坏我的事,我下了车后咱们就做个彻底的陌生鬼,怎么样?”

    “这…大人们会…”

    “没人会怪你的!因为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我曾上过这辆火车,你是…对不对?”说着,纪荀从怀里掏出了谢必安给她的阴阳笔,故作随意的在手里把玩,亮出了自己的公家身份。

    可那鬼差好像根本就不认识这阴阳笔,气的纪荀直翻白眼,这兄台真的是地府工作人员?怎么比她还不识货,简直就是一个乡巴佬!

    不过在纪荀的淫威之下,那鬼差还是哆哆嗦嗦的同意了‘合作’,就在它准备接过纪荀手里的酒盅,喝下那盅代表友谊的酒时,小房间通往下一个车厢的门被敲响了。

    事发突然,一时间纪荀也慌了,鬼差手里的酒盅也滑到了地上…碎了。

    似乎是听到了里面的动静,还没等纪荀反应过来,门就被推开了,她和鬼差一脸惊愕的看着门口的小鬼儿,瞬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不知过了多久,纪荀捅了捅身边的鬼差,意思是让它为了友谊说点什么。

    “同福,别…别……”

    那鬼差还没说完,被叫做同福的小鬼就扯着嗓子叫了起来,这一嗓子很快就引来了其他鬼差,前前后后一共赶来三十多个,纪荀一看这架势,暗道一声‘完犊子’了,然后提起地上的鬼差,把铜钱剑支在它的脖子上,朗声大喝。

    “劫劫劫劫…劫车!”

    纪荀这声可谓是嘹亮无比,要不是外面的乘客都被丧钟敲的彻底傻了,肯定会乱起来,然后这列火车都乱成一锅粥。

    最后一个‘车’字回荡在长长的车厢里,把那三十多个工作人员都整懵了,它们应该是从没有听说过劫这车的,毕竟目的地就是酆都城,只要智商在平均线以上的鬼,都干不出这事。

    所以,一个智商在平均线以下的鬼站了出来,他一把抓起桌子上的警棍,指着门外的鬼差,扯着嗓子大喝。

    “劫劫劫劫…劫车!”

    纪荀无语望天,这真是她经历过最不严肃的打劫了!没有之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