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五十四章贪财的鬼差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哼”那鬼差冷哼一声,挤着三角眼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哪来的冥钞!本大人看你们肯定是前几日从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鬼!”

    虽然鬼差言语不善,但纪荀却放下了心,是不是恶鬼一看就知道,它们俩身上的阴气哪有恶鬼那样的程度,这鬼差显然是想把他们坑个底儿朝天,像它这样的鬼差,已经掉进了钱眼儿里,对地府这几日发生的事根本就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这种鬼的心理就是,地塌下来还有那些阎王和判官顶着,根本轮不到它担心,要压也是先压死头上的人,这就好像是金融危机那会儿,大富商都着急的薅头发了,也没见哪个工人跳楼自杀的。

    心中明了后,纪荀又抽了抽鼻子,故作娇柔的说道“大人,这些都是我们爷俩这几百年来跟路过的鬼讨来得,就等着今天能孝敬您呢,大人,您看我和爷爷这老弱病残的,怎么可能是什么恶鬼?”

    说完,纪荀一个‘手软’,包袱就掉在了地上,花花绿绿的冥钞散了一地,极具视觉震撼,也可能是因为刚才和恶犬打斗的缘故那些冥钞都皱巴巴的,看着还真像是讨来的。

    其实纪荀看着也挺肉疼的,要是把这些冥钞都给了这鬼差,那她到了酆都城就没钱花了,她还想吃顿好的,尝尝地府的特色小吃呢,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解除燃眉之急,大不了她去了再讨点,在那里住的都是好人,也不会小气到哪里去。

    再说了,不还有周铭烨呢嘛,到时候说不定能碰上。

    看着地上散落的冥钞,那鬼差眼都直了,纪荀问它话的时候,它只能呆呆的点头,也不管正在往车厢内走的纪荀和曾野,蹲下身去收拾冥钞。

    进了车厢后,纪荀就拽着曾野坐在了角落,这里显然不是正规车厢,应该是刚才那鬼差的私人的地盘,小房间内一应俱全,和阳间差不了多少,除此之外,桌子上还放着酒和花生米。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刚才那鬼差应该是这火车里官最大的,不然哪敢工作时间这么放松。

    不一会儿,那鬼差就走了进来,跟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个胖鬼,一看就富得流油,看来只有刚才那五六个鬼魂里,只有它一个能满足这个贪财鬼差的胃口。

    把纪荀那一大袋冥钞收好后,鬼差走到桌子边坐下,悠哉悠哉的嘬了口酒后,火车就缓缓开动了。

    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景象,纪荀和曾野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很快,新的问题就来了。

    “你背上的那个棍子是什么东西啊?”鬼差突然问。

    纪荀心中一紧,却并没有露出马脚,而是取下背上的铜钱剑,随意的放在地上,一边揉着酸疼的肩,一边柔声说

    “大人,要不是它,我们爷俩也走不出恶犬岭,带着也是为了做个纪念。”

    纪荀并没有说明,因为她自己也有点编不下去了,只能交给鬼差自己想象。

    果然,那鬼差帮他们找到了更好的解释。

    “是打狗棒吧,早听说阳间有了这玩意,我还以为只是传闻呢,啧,你这打狗棒跟丐帮的一样不?”说着,那鬼差就弯腰向地上的铜钱剑摸去。

    它的这一个举动可把纪荀吓坏了,但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心虚,她也只能强装镇定,心中暗自祈祷这鬼差平时纵欲过度,腰不好,弯到一半就自己放弃了。

    可这丫的好像只贪财不好色,腰一点儿毛病都没有,纪荀斜眼看着它的手一点点靠近铜钱剑,越来特近…越来tmd越近!

    很快,鬼差的手就碰到了包裹在外的布料,纪荀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心里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反正她有铜钱剑在手,这个虽然腰很好,但看起来就跟纵欲过度似得鬼差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咕咚”一声,像是咽口水的声音,纪荀一愣,她不可能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啊,于是,她侧头看向身边的曾野。

    那鬼差也被这动静吸引了注意力,它抬头看向曾野,然后顺着它的视线看向自己手边的酒盅,嘿嘿一笑,无意识的收回了准备去抓‘打狗棒’的手,笑着说

    “怎么?老头,你也想喝点儿?”

    曾野痴痴的点了点头,随后可怜巴巴的说“额…不知道大人能不能赏一口,老夫好几百年没尝过这么正宗的酒味了。”

    似乎是觉得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而且纪荀给它的冥钞确实不少,那鬼差的心情显然很不错,于是它笑了笑,端着酒盅在曾野面前晃了一晃,饶有兴趣的说

    “你要是能说出这是什么酒,本大人就赏你一盅!”

    “嗯…”曾野闭上眼睛摇头晃脑的回味了一会儿,笃定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不知大人你有何忧愁啊?”

    那鬼差一听就乐了,给曾野倒了一盅酒,放在它的手边,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一脸阴郁的低头沉思,就在纪荀以为它会说自己看上了某位女鬼,人家不搭理它事,这货居然十分认真的来了一句。

    “钱不够花。”

    纪荀听后默默的低下了头,肩膀一个劲儿的抽动,心想这货到底是多爱钱啊,生前是穷死的吗?它看着又不好色,总不能是还包养着一窝女鬼吧。

    一时间,整个空间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中,就在这时,纪荀注意到了那个胖鬼,它的视线似乎从一开始就粘在了铜钱剑上,纪荀心中一紧,想这货该不会是玄门中人吧,这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刚才鬼差带回的只有她那个装冥钞的布袋,也没见带回其他东西,那这胖鬼给了它什么东西?

    纪荀心里正打鼓呢,那胖鬼就开了口,说出了句让她意料之内也意想不到的话。

    “这,是铜钱剑吧!”

    此话一出,纪荀和曾野都愣住了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了一脸迷茫的鬼差,这货似乎不知道铜钱剑是什么,此时,它的孤陋寡闻真是纪荀最庆幸的事。

    可谁知那杀千刀的胖鬼竟然耐心的帮鬼差解释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