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五十三章代步工具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人之所以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是因为他们有智慧,会动脑,虽然人类本身的攻击性没有豺狼虎豹什么的强,但他们会借住外界力量,来弥补自己的补足。

    在面对恶犬的时候,纪荀就利用了自己的这一优势,找到了一个起步快,且攻击性强的‘代步工具’,虽然坐着不是很稳,但她已经很满足了。

    就在刚才,一部分恶犬蚕食同伴身体的时候,纪荀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对她依旧念念不忘的狗子,只留了一只,她将最后的干粮插在铜钱剑的剑尖上,以作诱饵,然后就是轻巧的几个跳跃,骑在了那狗子的背上。

    趁着它低头去咬干粮的同时,纪荀心念一动,将铜钱剑收回,趴在狗子的头顶将铜钱剑上的干粮支在它眼前。

    这恶犬岭的恶犬基本就和外国丧尸差不多,就知道吃,当它看到实物就在眼前时,自然会一门心思的向食物跑,而它是永远不可能够到食物的,这么一来,它就得一直向前方跑。

    话说这狗子跑起来也够野的,有好几次差点把纪荀从它背上颠下去,吓得纪荀那三长两短的心跳都差点恢复了正常心率。

    适应了一些后,纪荀把铜钱剑用狗子的长毛绑结实,好腾出手来帮自家狗子对付前来抢食物的恶犬,不过也没几只,这可能也跟她家狗子跑太快有关,果然食物的诱惑还是很强大的。

    坐在狗子背上,纪荀开始向远处眺望,却还是没有看到边,放眼望去算是小人树,不过很快,纪荀就和曾野碰了头。

    这老爷子腰不好,也跑不快,纪荀看到它的时候,它正在树上和五六只恶犬对峙,虽然没伤着,却也被吓得不轻,原本一丝不苟的白发早已凌乱不堪。

    靠主人救的护身鬼,纪荀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有什么办法呢?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有了之前的经验,纪荀很快就解决了那些恶犬,然后换了头更大个的坐骑,好让曾野那把老骨头不被颠下去。

    坐稳后,纪荀问“你有没有看到老徐和猴头儿?”

    曾野喘了一会儿,趴在狗背上有气无力道“没…没有。”

    “唉,希望它们能没事吧!”纪荀很是自责,不过仔细一想,也就良心稍安了。

    老徐和猴头儿跟着她无非也是想从她这里得到些什么,并不是无私报名帮忙的,大家都是各有目的,就看有没有本事走到最后了,毕竟机遇难求,就算遇到了还是要看有没有得到的本事。

    其实要提拔老徐和猴头儿,也不是不可以,于子言是黑白无常的接班人,再过不到两年就会接手了,到时候提拔个小鬼差还不就是点点头的事儿?

    想到于子言,纪荀就有些郁闷,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人家就算被地府发现了,也没被逮着,而自己呢?这才刚开始走第一步就累的呼哧带喘的,很是狼狈。

    不过好在最终结果不错,在朝一个方向跑了大概半小时后,纪荀和曾野终于出了恶犬岭,为了公平起见,纪荀并没有把那块干粮给狗子,毕竟它的前任也没得到什么好处,而且还被同伴咬死了。

    看着血雾弥漫的恶犬岭,纪荀咬掉那块饱经折磨的干粮,然后叹了口气,心想这世界还真是弱肉强食,连地府也逃脱不了这个铁律,阳间的人弱肉强食是勾心斗角,吃人不见血,这些野兽虽然看着血腥,但实则比人与人之间的弱肉强食要好很多。

    出了恶犬岭后,周围的景象就正常了许多,和阳间的树林子没什么区别,纪荀和曾野等了一会儿也没见那俩鬼差出来,也没再浪费时间,继续前行。

    这恶犬岭是正方形的,有四个出口,纪荀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口出来的,更不知道哪个方向才是通往酆都城的,不过也只能瞎晃悠碰运气了,大不了一会儿劫个鬼问问路。

    没走一会儿,他们就听到了火车的声音,但那声音并不是‘哐当,哐当’的行驶声,还是‘呲’的放气声,这明显是停了下来。

    纪荀和曾野对视了一下,会心一笑,然后心照不宣的向声源出走去,很快就看到了绿皮火车,两人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是躲在草丛里偷看。

    只见五六个鬼魂从火车上走了下来,和它们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鬼差,那几个鬼魂显然没有失去人性,会笑会说话,按道理说,他们是不可能领到鬼心的,更上不了这通往阴市的火车。

    不过在看了那鬼差和几个鬼魂交头接耳的样子后,纪荀就明白了过来,原来是送上东西,走后门了啊,要说这鬼差的工作也挺不错的,跑一次也能捞不少票子吧。

    看着那几个鬼魂和鬼差交头接耳的样子,纪荀想应该是几个穷鬼上的东西少,这鬼差不满意,又打算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坑点儿。

    ‘还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地府这腐败的可以啊!相比之下阳间的官简直就是清廉!’纪荀这么想着,也没再躲,揪着曾野走了出去。

    开什么玩笑?能坐火车直达,她还是无头苍蝇似得瞎转悠什么?要是早知道上火车也可以走后门,她就不巴巴的闯恶犬岭了,钱她可是有的是,尚青给她准备了六千九百亿冥钞,怎么也算是个千亿富翁。

    见纪荀和曾野走出,那鬼差立刻警惕了起来,抽出了腰间跟警棍一样的东西,不过看它那‘弱不禁风’的样子,要是真打起来,都不够纪荀一拳揍的。

    “你是什么鬼?”那鬼差冷声问。

    “当然是来给大人你送财的鬼啊!”说着纪荀拍了拍鼓囔囔的包袱,笑的人畜无害。

    “在这里出现…”鬼差沉吟了一会儿,依旧不放松警惕,手还悄悄的挪向了对讲机,似乎是想叫帮手。

    后来纪荀才得知,也幸亏她没再半步多走后门,因为于子言的缘故,那里现在可谓是戒备森严,有不少丰富经验的鬼差把守,一见她的铜钱剑就会察觉出不对劲,那时候她可就真的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所以说万事有利也有弊,有弊必有利,福祸相依,老祖宗们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咳,跑题了。

    纪荀见那鬼差要叫帮手,心中一急,却也不慌,她挽着曾野的手,鼻子一皱,带着哭音说

    “鬼差大人,我和爷爷刚下地府那会儿什么都不懂,就误入了恶犬岭,在那里不知受了多少折磨才走出来,已经在这片徘徊了上百年,您…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只是想投胎而已,嘤嘤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