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五十二章恶犬岭(二)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呼哧,呼哧…”

    纪荀一个劲儿的喘,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长跑过来,最近的一次还是五年前,就是被馆长收留的那次,她为了抢一个肉包子,被老板从市中心追到郊区,也就是安乡殡仪馆附近,才遇到的馆长,

    人家都是‘一个肉包引发的血案’,她是‘一个肉包引来的机遇’。

    现在想起来,纪荀也挺郁闷的,话说就一个肉包而已,至于追她那么久嘛,真是一点点爱心都没有,一个肉包对于老板来说也就是一块钱,对于她来说确实救命的东西。

    一紧张,纪荀就容易胡思乱想,但很快,她就没有了胡思乱想的时间,因为…她被包围了!

    真是倒霉到家了,她不仅中途和曾野跑散了,还遇到了围攻,这些恶犬好像就认准了她,就追她,看着周围十几头恶犬,纪荀连咽口水的心情都没有了,她就纳了闷了,这么多分她一个,能分的过来吗?够塞牙缝吗?

    不过好在纪荀的打狗干粮还没用,她趁着那些恶犬扑来的空挡,身子一矮,把一块最大的打狗干粮扔了出去。

    那些恶犬见那么一大块干粮,也顾不上管纪荀了,都向干粮扑去,纪荀撒丫子继续狂奔,心想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那么多恶犬,她给了块最大的,好让它们都能分点。

    跑出去五百多米后,纪荀回头去看,结果吓得腿一软,差点没左脚绊了右脚,那些畜生也太凶残了,抢不上干粮就咬同伴,似乎是试图从同伴的腹中抢回食物。

    粘稠猩红的血喷涌而出,溅的到处都是,一百米外都未能幸免。

    纪荀不敢多看,扭回了头,心想自己就算把脚底板磨平了都不能被那些畜生逮着,否则百年之内是别想逃了,更别提是救小艾了。

    “啊!”

    凄厉的惨叫此起彼伏,听在纪荀耳朵里格外的渗人,她的脑中不自觉的出现了自己被咬的四分五裂的身体,这么想着,她似乎还闻到了腥臭的血腥味。

    可很快,她就发现那血腥味并不是错觉了,因为她已经听到了身后的狂吠,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纪荀这次可没等被追上,从布袋里抓出一块干粮就向后抛去,结果力气用的太大,方向没找准,直接扔到了树上。

    那些恶犬也不愿意浪费时间是够树上的干粮,再说,纪荀也没听说过狗会上树啊,见身后的恶犬越追越猛,纪荀一咬牙,走丢出去一块。

    这块倒是异常准,直接丢到了一头恶犬的头顶,顿时她身后乱作一团,恶犬发疯了似得咬着同伴的身体,最先下嘴的一个直接把同伴的头咬掉了一大块。

    纪荀强忍着呕吐感,脚下不敢有丝毫怠慢,她可算是知道什么叫疯狗了,阳间的那些疯狗跟她身后的几位比起来,简直就是撒泼的崽子。

    本来鬼魂是不会感觉到疲惫的,但这个恶犬岭似乎和地府其他地方不一样,鬼魂被撕咬不仅会流血,跑的久了还会有疲惫感。

    纪荀呼哧带喘的跑了近一个小时后,终于跑不动了,不过好在也没有恶犬追上来,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坐在地上休息了起来。

    休息的时候,纪荀也没闲着,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很快,她就发现了一个极其致命的问题。

    那就是…她似乎迷了路。

    要说这恶犬岭,其实哪哪长得都一样,也没什么地标性建筑,酆都城离这里还有距离,她也看不到。

    本来一门心思直行就可以了,但纪荀中途被包围过,从那时起,她就失去了方向。

    “完了完了,完犊子了!”纪荀这下可真有点慌了,想这恶犬岭是哪位缺德到家的玩意想出来的,为了折磨人也太无下限了吧,万一不是恶人,只是迷了路的鬼魂,那岂不是很冤枉?

    虽然还是想再休息一会儿,但此地实在不宜久留,纪荀有气无力的站起来,就打算继续跑,毕竟跑还有出去的希望,要是不跑,那就铁定得被那些狗东西啃。

    可跑了不到五百米后,纪荀就又被包围了,她本来打算故技重施,可悲剧的是…干粮只剩一小块了,扔出去她就失去了所有希望。

    而且她发现这些狗东西还是有一定思想的,它们似乎知道她的手里有能果腹的东西,所以才会这么成群结队的追她。

    听着那些恶犬哈气的声音,纪荀一口气凉到了脚底板,她有想过用铜钱剑,可是却不确定对这些东西有没用,铜钱剑是阳间的东西,而且阳气极盛,一旦离开了艾蒿的包裹,阳气就会外泄,到时候就会被地府发现,事情就会变的更麻烦。

    纪荀这边还没想出对策,那些恶犬就动了起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数十头凶神恶煞的恶犬向纪荀扑来,情急之下,她下意识的出了手,让人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她竟然把一头比她大数倍的恶犬打飞出去十多米。

    纪荀错愕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这才想起来前几日她吞噬了不少阴煞,那力量可不止是附着在肉体上的,也正是这一拳,让纪荀反应了过来。

    md,为什么要跑呢?还浪费干粮,直接发动物理攻击不就行了?这些狗东西也就是牙口厉害,其他地方根本不堪一击,她又不是普通的阴魂。

    看到了纪荀一拳的威力,那些恶犬似乎已经有所忌惮,但也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它们就恢复了之前的凶态,争先恐后的向纪荀扑来。

    这次纪荀也不躲,来一个打飞一个,来俩就让他们比翼双飞,纪荀这左一拳右一拳打的不亦乐乎,也幸亏这些狗东西没脑子,不懂什么战术,只是一股脑的往上扑,而且它们体型庞大,远没有纪荀那么小巧玲珑。

    但毕竟双拳难敌四爪,纪荀还是吃了些亏,被其中一头恶犬扯掉了胳膊,疼的她一个没忍住叫了出来,虽然很快那条胳膊就长了出来,可刚才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却久久未能消散,让纪荀不禁后怕,那种痛,她怕是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在那剧痛之后,纪荀下手更狠了,几乎每次都使尽全力,让它们在被打飞后就再没有力气爬起来,其中有一个应该是被纪荀打伤了内脏,嘴里淌出了血,它的同伴被血腥气所吸引,将它的身体撕扯的残破不堪。

    肉自然要比干粮要对它们的胃口,所以一时之间,与纪荀颤抖的恶犬就少了许多,她本想看准机会跑路,可脑中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妙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