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五十一章恶狗岭(一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

    进行了简单的合计后,纪荀也没再继续耽搁,跟着老徐和猴头儿就往密林走去。

    地府的树,和阳间不同,它的叶子是小人的形状,无风自动,偶尔还会发出轻微的响声,那声音虽然也是‘沙沙’的,但听在耳朵里却有些渗人,纪荀一路走,总感觉这些小人叶子在看着她,窃窃私语。

    再说这颜色,小人树叶的颜色是血红的,比枫叶最红的时候还要红,就好像是血染出来的,纪荀不自觉的仰头去细看,总感觉那小人树叶会真的滴出血来,滴在她身上。

    突然,有一道凄厉的惨叫响彻云霄,纪荀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一哆嗦,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想着应该是到了恶狗岭。

    为了保险起见,纪荀等人并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躲在一棵大树后静观其变。

    看着眼前那凄惨血腥的一幕,纪荀都快吐了,她原先还以为那些小人树叶像是被血染红的,这下是肯定了。

    满地的断肢残骸,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纪荀本以为阴魂不会流血,但在这恶狗岭却是个例外,被恶狗撕咬了的人不但会流血,还会有被撕咬的疼痛感,而且身为阴魂的疼痛,远比肉体上的疼痛要强上百倍。

    那些断肢流出了血好似拥有生命一般,自行向小人树的根部靠近,然后渐渐消失,不仅如此,如果仔细看的话,还可以发现那些断肢也在向树的方向挪动。

    纪荀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断手被树根所吞噬,连个指头都没有被留下!

    再看那不远处正被两头恶狗撕扯着的阴魂,刚才的惨叫就是它发出的,纪荀看着它挣扎着想要逃跑,可没跑几步,就被恶狗将手和腿残忍的扯下,然后很快就又长了出来,继续被恶狗撕扯,如此循环,仿佛永无止境。

    粘稠的血液不断往下流,让那两只恶狗更兴奋了,它们疯狂的用利牙刺进那阴魂的身体里,毫无章法的切割啃食着它的身体,嘴中更是发出了让人闻之丧胆的声音。

    那些咬人的恶狗,一个个都要比阳间的狗大的许多,简直就像是小毛驴一般,骨瘦如柴,肚子吊的老高,它们已经没有了任何思想,只会一味的啃食猎物,双目赤红,好似能滴出血来。

    纪荀之前听尚青提过一嘴,说这阴魂是没有实体,它们吃再多也吃不饱,所以永远不会有饱腹感,这么一来,它们就会一直啃咬阴魂的身体,直到更有诱惑的‘食物’出现。

    有诗云:九幽游访不辞烦。恶狗村中冷旁观。但见飘飘魂惨栗。呼天唤地哭声难。

    纪荀想,这位能把恶狗岭形容的如此贴切的老哥,是不是就是跟自己一样,是亲眼见过的,不然怎么可能描述的这么清楚。

    这时,那阴魂好像发现了纪荀等人,它抬起血肉模糊的手,试图抓住纪荀,嘴里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声音“啊!救命!救救我!啊!!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救救我!”

    话音刚落,不远处就又传来了凄厉的嚎叫,撕心裂肺,就好像是地狱之中正在受刑的亡魂所发出一般。

    这一幕幕,让纪荀感到无比的震撼,她敢肯定这画面比什么电锯惊魂更血腥,她要是能有命回去,绝对会整整一年摆脱不了这画面。

    甚至…更久!

    纪荀没敢再看,拽着曾野和那两个鬼差远离了些‘案发现场’,然后拿出布袋里的打狗干粮说

    “这些够吗?”

    由于这死人本身就无形,恶狗吃它们身上的肉也吃不饱,但是这打狗干粮却不同了,是集够让它们吃饱的。所以有干粮的人下车后就丢下干粮,这种干粮对那些恶狗又致命的吸引力,都会上前争抢,扔干粮的人就能趁此机会逃跑了。

    曾野没有说话,它没下过地府,也不了解情况,只能看向了老徐和猴头儿。

    “怕是…不够。”老徐抓了抓头发,说“自从有了阴市火车后,这恶狗岭就是给恶人和擅闯地府之人准备的,面积扩大了很多,恶狗也增添了不少,不在这里受些刑基本都走不出去,你把干粮给了这边的,那边说不定还有一群等着你。”

    “那就没办法了?”纪荀急的来回踱步“老徐,你们好歹是鬼差,没办法和那些恶狗大哥商量商量?毕竟都算是地府的工作人员!”

    老徐为难的看向纪荀“大人,别说是商量了,它们根本没有任何思想,我们露面也是照样被咬,就算有思想也没用,这些狗生前都是受过罪的,不是被人虐待,就是被杀卖了狗肉,您觉得还有什么商量的余地吗?”

    “那意思是…必须被啃上两口?”纪荀想想就哆嗦,如果是那样她还不如返回去劫火车。

    “哎…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猴头儿突然出声。

    纪荀听后顿时两眼放光,急声问“什么办法?”

    “硬闯!”

    “……”纪荀无语,这算是哪门子办法?

    不过就算一点办法也没有,纪荀还是得过恶狗岭,毕竟小艾还在等着她,刚才说的劫火车也只是想想而已,搞那么大动静被地府发现,她照样得被抓入十八层地狱,受刑千年。

    这么看来,硬闯还真是唯一的办法了!

    纪荀看了眼老徐和猴头儿,只能肉疼的把打狗干粮分给了他们一些,心里却是后悔死了,她当初就不该勾搭上这两个人,害得现在还得把打狗干粮分出去,这样一来她就少了一半的成功率!

    就算现在打发它们回去,纪荀也不放心,万一它们脑子冒泡去打小报告怎么办?到时候地府鬼差来围剿她,那不就真的成了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分好干粮后,纪荀与曾野站到一边,对老徐和猴头儿抱了抱拳,郑重的说起了场面话。

    “二位,今天咱们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万一跑散,就在出口集合,只要咱们能渡过此劫,我纪荀绝对不会亏待你们!”

    “保重!”老徐和猴头儿异口同声,神色同样郑重。

    看着它们,纪荀心里也升起了一丝愧疚,要不是她,人家还可以舒舒服服的做任务,好吧,虽然不能算上舒服,但却比现在要安全许多。

    她虽然一直说不会亏待它们俩,但其实心里也没底,她不确定谢必安和范无救是什么意思,要这次自己闯地府,早在它们的预料之内,那完事不仅自己不会被问罪,还会得到奖赏,到时候自然少不了老徐和猴头儿的好处,

    可万一谢必安当初给她阴阳笔,只是一时兴起,那可就完犊子了。

    当然了,这些都是以后的事了,眼前必须得先闯过这个该死的恶狗岭!

    纪荀四人齐齐站成一排,做好了预备起跑的姿势,这可真是生死时速啊,跑的慢了就得被恶狗分‘尸’!

    “我说123,大家一起跑,记住,首先是明哲保身!别因为心软停下来救别人!”纪荀这话是为了警告自己,她觉得几个人里,她最有‘人情味’,说不定真会心软,停下来多管闲事。

    见大家都郑重的点了点头,纪荀看向那片修罗场,沉声道

    “1…2……”

    纪荀的三字还没出口,一滴猩红的液体就从她的眼前划过了,随即而来的是腥臭的气味,其他三鬼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它们齐齐回头,就见四头恶犬正流着猩红的哈喇子,低头看着它们!

    “啊!妈呀!”

    四人齐喊,撒丫子就跑,头也不敢回,只管一个劲儿的往前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