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五十章差点真成鬼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身体失重的感觉持续了很久,那是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隐隐还有些恐惧,尤其是在浑浑噩噩之中,你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有点像鬼压床。

    不知过了多久,那种让人讨厌的感觉才消失,纪荀也渐渐恢复了神智。

    还没等她将眼睛睁开,一股阴冷潮湿的气息就向她袭来,不过那只是很短暂的一瞬间,因为阴魂是感觉不到冷暖的,刚才只不过是延袭了‘生前’的一丝神识。

    纪荀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灰蒙蒙的天空,有光,但是却没有太阳,云彩也是灰色的,都是一大块团在一起,似乎是在移动,但也好像并没有。

    这样的景象,给了她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整个人都有种莫名的悲伤。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浮现了从小到大乞讨时的一幕幕,有时候还会被人戏弄,毒打。

    “铛…铛…铛……”

    钟声自远方悠悠飘来,回荡在空旷的空间里,却并没有回声,那声音听起来不大,可传到纪荀耳中时却好像声源就在耳边一样。

    听着这钟声,纪荀只感觉脑中的一切想法都被渐渐抹去,她不再能感觉到生前的痛苦,更感觉不到任何快乐,此时的她心如止水,就好像即便是有一对儿男女当着她的面做苟且之事,她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渐渐的,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只留下一大片的色块。

    “大人,让您就等了。”

    老徐的声音突然响起,好似一阵风一样吹走了纪荀脑中的雾气,她瞬间清醒了过来,茫然的看着四周,很快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之前纪荀曾在于子言给她的书里看到过,初入地府时,阴魂都会在半步多停留许久,这不是为了排队领车票,更是因为要接受丧钟的洗礼。

    所谓丧钟,表面看去只是个普通的大钟,但却与阳间的大钟不同,不是看好看,更不是警醒人们的,而是为了能让人失去生前的所有的感觉和思想,真正的变成没有任何意识的鬼魂,刚才纪荀就差点真变成了鬼。

    这丧钟的存在也是大有学问,是为了维护半步多秩序的,不然人死后到了半步多吵吵着要回去,谁管?就算地府肯耗那个人力去维持秩序,也没什么用,人嘛,都是容易被外在因素所感染的存在。

    想想,那边嚷嚷着还有未了的心愿想还阳,这边本来还可以坦然接受死亡的事实呢,被那边的哥们一嚎,就想起了自己也有未了的心愿,比如不放心家人或爱人啊,家里坐的水还没关火啊什么的。

    这一传十十传百的,哪里管的过来?就算地府全员出动也没用,保不齐还会被气氛所感染,也半路耽搁凑热闹。

    所以说,丧钟的用处还是很大滴!从根本上解决了个大的棘手问题。

    但是听一两次没什么,就像纪荀刚才,老徐说了一句话就醒了,可听多了就不行了,内心会沉浸在无边的哀痛之中,所谓哀莫大于心死,这就是让它们彻底脱去人性,等领了鬼心出来,就成为真正的鬼了,等坐着火车到了酆都城之后,才会慢慢解除这种状态。

    当然了,还有一些对丧钟免疫的体质,或者是横死的,在阳间做过乱的,他们领不到鬼心,只能自己走鬼门关,能不能到达酆都城还是两说。

    这也是为了很大程度上的阻止有人私闯地府,毕竟恶狗岭还是很难闯的。

    看了眼老徐和猴头儿,纪荀只得暗道一声好险,要不是自己抖了个聪明,就真的中招了,这出师未捷身先死,纪荀自己都感觉自己有点不靠谱。

    缓了会儿神后,纪荀故作镇定的检查包着艾蒿剑鞘的铜钱剑,放眼打量四周,对身边的两个鬼差神秘兮兮的说

    “本大人这次下来是办大事的,你们只管跟着我帮忙就好,什么都别问,放心,等我的任务完成了,肯定会在无常二爷面前替你们多多美言,到时候升官发财不是梦,冥钞美鬼还不都是小事?”

    “是,是是是!”猴头儿高兴的连忙点头,这孩子大概是真以为自己走了狗屎运,遇到了千载难逢的机缘。

    但老徐不一样,别看他一脸老实挺好骗,但心里明镜似得,可不糊涂,它之所以对纪荀言听计从,就是因为她手里的阴阳笔,除了是黑白无常自愿给她之外,老徐是实在想不出纪荀是怎么得到的。

    捡的?不可能,这种东西虽然对黑白无常来说不算很重要,但也不可能乱扔,而且还让凡人捡到。

    偷的?更不可能了,一个人类怎么可能从冥神那里偷到东西。

    所以说,老徐除了相信纪荀说的外,就没有了别的选择,最重要的是人家没有见过自己,却认识自己,这本事可不是谁都有的。

    见这俩鬼差都没有表示异议,纪荀满意的点点头,正打算再说些什么,远处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躁动,现在是非常时期,她必须得掌握第一手情报,于是,就派老徐去打听消息了。

    老徐走后,纪荀和猴头儿躲到了一块大石头的后面,反正闲着没事,纪荀就问它

    “你死多久了?”

    “嗯…我死的那年,清兵刚入关,我们那时候叫明朝,你们…”

    “我们也叫明朝。”纪荀翻了个白眼,随后就感觉这对话怎么有点熟悉,好像…她当时问曾野的时候,它也是那么说的,自己也是这么回答的。

    想了想,纪荀还是试着问出了心中的问题“你认识曾野吗?”

    “嗯…不认识,不过听说过,好像是个大文豪,而且对前朝的古董都很感兴趣,怎么,大人连它都知道?”

    纪荀点点头,心想个猴头儿说的铁定跟自己是一个鬼。

    一提起曾野,纪荀就想起了一件事,她好像还没把钻石给人柏林寄过去,而且曾野说好一起来的,现在却连个鬼影都没有,该不会是被刚才的丧钟敲傻,飘走了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纪荀就好奇这老爷子跟博物馆有什么渊源,难不成就是因为对前朝古董感兴趣。

    纪荀正打算问些什么呢,老徐已经回来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跟老徐一起回来的还有曾野,想必这老爷子是比自己到的早,四处晃悠去了,也幸亏它没被丧钟敲傻。

    纪荀把俩鬼拉到石头后面,急忙问“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又有鬼魂逃走了,还是个熟鬼!”曾野摇头晃脑的等着纪荀接话,却见对方一脸淡然的看着自己,为了不尴尬,曾野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你们不知道是谁吧?是…黎马!”

    “纳尼?”纪荀蹭的一声站起来,来回踱步,她说周国豪怎么能放心把女儿放出来霍霍周奇呢,合着是被抓住了还能被放回去。

    没错,不是逃,是放!纪荀就不信了,本来地府跑了那么多鬼魂,被抓回后就该严加看管,怎么可能还让逃了,要不是有心人放水,那就是黎马的本事大道通了天了!

    这下周奇又有的受了,纪荀叹了口气,虽然担心周奇的安危,但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她停下了脚步,蹲了下来,问曾野“你去那边逛了逛,有没看到小艾?”

    “没有”曾野捋了捋胡子,然后话锋一转道“不过老夫无意中听说前段日子有个男人闯入了地府,似乎也是为了找阴魂。”

    “且,这算什么好消息,那个前辈不是给咱们打头阵的,相反,有了他的先例,地府会更警惕!”

    “非也非也!”曾野摇了摇头“依老夫看,那男人十有八九是于天师。”

    这次纪荀果然精神大振,拽着曾野的胡子问“你确定吗?”

    “哎呦哎呦,你松手啊!我只是觉得可能是!嘶…轻点,我听那些阴差说那男人手里拿着一把短刀,好像是乌木做的!”

    这时,老徐也插了进来,说“大人,经这位老先生一说,小人也想来了,前几日我与同僚通话,确实听说那闯地府的人拿着一把乌木短刀,神力超凡,似是哪位仙家!大人,你们认识?”

    听老徐这么说,猴头儿也尖着嗓子附和。

    不用说了,看来真是于子言,纪荀顿时喜忧掺半,喜的是说不定能碰到他,忧的是他已经被发现了。

    至于于子言闯地府的原因嘛,自然不用多说,他肯定是下来找周敏魂魄的,可…他貌似也不至于为周敏拼到这个程度,难道是另有隐情?

    身体失重的感觉持续了很久,那是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隐隐还有些恐惧,尤其是在浑浑噩噩之中,你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有点像鬼压床。

    不知过了多久,那种让人讨厌的感觉才消失,纪荀也渐渐恢复了神智。

    还没等她将眼睛睁开,一股阴冷潮湿的气息就向她袭来,不过那只是很短暂的一瞬间,因为阴魂是感觉不到冷暖的,刚才只不过是延袭了‘生前’的一丝神识。

    纪荀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灰蒙蒙的天空,有光,但是却没有太阳,云彩也是灰色的,都是一大块团在一起,似乎是在移动,但也好像并没有。

    这样的景象,给了她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整个人都有种莫名的悲伤。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浮现了从小到大乞讨时的一幕幕,有时候还会被人戏弄,毒打。

    “铛…铛…铛……”

    钟声自远方悠悠飘来,回荡在空旷的空间里,却并没有回声,那声音听起来不大,可传到纪荀耳中时却好像声源就在耳边一样。

    听着这钟声,纪荀只感觉脑中的一切想法都被渐渐抹去,她不再能感觉到生前的痛苦,更感觉不到任何快乐,此时的她心如止水,就好像即便是有一对儿男女当着她的面做苟且之事,她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渐渐的,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只留下一大片的色块。

    “大人,让您就等了。”

    老徐的声音突然响起,好似一阵风一样吹走了纪荀脑中的雾气,她瞬间清醒了过来,茫然的看着四周,很快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之前纪荀曾在于子言给她的书里看到过,初入地府时,阴魂都会在半步多停留许久,这不是为了排队领车票,更是因为要接受丧钟的洗礼。

    所谓丧钟,表面看去只是个普通的大钟,但却与阳间的大钟不同,不是看好看,更不是警醒人们的,而是为了能让人失去生前的所有的感觉和思想,真正的变成没有任何意识的鬼魂,刚才纪荀就差点真变成了鬼。

    这丧钟的存在也是大有学问,是为了维护半步多秩序的,不然人死后到了半步多吵吵着要回去,谁管?就算地府肯耗那个人力去维持秩序,也没什么用,人嘛,都是容易被外在因素所感染的存在。

    想想,那边嚷嚷着还有未了的心愿想还阳,这边本来还可以坦然接受死亡的事实呢,被那边的哥们一嚎,就想起了自己也有未了的心愿,比如不放心家人或爱人啊,家里坐的水还没关火啊什么的。

    这一传十十传百的,哪里管的过来?就算地府全员出动也没用,保不齐还会被气氛所感染,也半路耽搁凑热闹。

    所以说,丧钟的用处还是很大滴!从根本上解决了个大的棘手问题。

    但是听一两次没什么,就像纪荀刚才,老徐说了一句话就醒了,可听多了就不行了,内心会沉浸在无边的哀痛之中,所谓哀莫大于心死,这就是让它们彻底脱去人性,等领了鬼心出来,就成为真正的鬼了,等坐着火车到了酆都城之后,才会慢慢解除这种状态。

    当然了,还有一些对丧钟免疫的体质,或者是横死的,在阳间做过乱的,他们领不到鬼心,只能自己走鬼门关,能不能到达酆都城还是两说。

    这也是为了很大程度上的阻止有人私闯地府,毕竟恶狗岭还是很难闯的。

    看了眼老徐和猴头儿,纪荀只得暗道一声好险,要不是自己抖了个聪明,就真的中招了,这出师未捷身先死,纪荀自己都感觉自己有点不靠谱。

    缓了会儿神后,纪荀故作镇定的检查包着艾蒿剑鞘的铜钱剑,放眼打量四周,对身边的两个鬼差神秘兮兮的说

    “本大人这次下来是办大事的,你们只管跟着我帮忙就好,什么都别问,放心,等我的任务完成了,肯定会在无常二爷面前替你们多多美言,到时候升官发财不是梦,冥钞美鬼还不都是小事?”

    “是,是是是!”猴头儿高兴的连忙点头,这孩子大概是真以为自己走了狗屎运,遇到了千载难逢的机缘。

    但老徐不一样,别看他一脸老实挺好骗,但心里明镜似得,可不糊涂,它之所以对纪荀言听计从,就是因为她手里的阴阳笔,除了是黑白无常自愿给她之外,老徐是实在想不出纪荀是怎么得到的。

    捡的?不可能,这种东西虽然对黑白无常来说不算很重要,但也不可能乱扔,而且还让凡人捡到。

    偷的?更不可能了,一个人类怎么可能从冥神那里偷到东西。

    所以说,老徐除了相信纪荀说的外,就没有了别的选择,最重要的是人家没有见过自己,却认识自己,这本事可不是谁都有的。

    见这俩鬼差都没有表示异议,纪荀满意的点点头,正打算再说些什么,远处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躁动,现在是非常时期,她必须得掌握第一手情报,于是,就派老徐去打听消息了。

    老徐走后,纪荀和猴头儿躲到了一块大石头的后面,反正闲着没事,纪荀就问它

    “你死多久了?”

    “嗯…我死的那年,清兵刚入关,我们那时候叫明朝,你们…”

    “我们也叫明朝。”纪荀翻了个白眼,随后就感觉这对话怎么有点熟悉,好像…她当时问曾野的时候,它也是那么说的,自己也是这么回答的。

    想了想,纪荀还是试着问出了心中的问题“你认识曾野吗?”

    “嗯…不认识,不过听说过,好像是个大文豪,而且对前朝的古董都很感兴趣,怎么,大人连它都知道?”

    纪荀点点头,心想个猴头儿说的铁定跟自己是一个鬼。

    一提起曾野,纪荀就想起了一件事,她好像还没把钻石给人柏林寄过去,而且曾野说好一起来的,现在却连个鬼影都没有,该不会是被刚才的丧钟敲傻,飘走了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纪荀就好奇这老爷子跟博物馆有什么渊源,难不成就是因为对前朝古董感兴趣。

    纪荀正打算问些什么呢,老徐已经回来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跟老徐一起回来的还有曾野,想必这老爷子是比自己到的早,四处晃悠去了,也幸亏它没被丧钟敲傻。

    纪荀把俩鬼拉到石头后面,急忙问“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又有鬼魂逃走了,还是个熟鬼!”曾野摇头晃脑的等着纪荀接话,却见对方一脸淡然的看着自己,为了不尴尬,曾野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你们不知道是谁吧?是…黎马!”

    “纳尼?”纪荀蹭的一声站起来,来回踱步,她说周国豪怎么能放心把女儿放出来霍霍周奇呢,合着是被抓住了还能被放回去。

    没错,不是逃,是放!纪荀就不信了,本来地府跑了那么多鬼魂,被抓回后就该严加看管,怎么可能还让逃了,要不是有心人放水,那就是黎马的本事大道通了天了!

    这下周奇又有的受了,纪荀叹了口气,虽然担心周奇的安危,但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她停下了脚步,蹲了下来,问曾野“你去那边逛了逛,有没看到小艾?”

    “没有”曾野捋了捋胡子,然后话锋一转道“不过老夫无意中听说前段日子有个男人闯入了地府,似乎也是为了找阴魂。”

    “且,这算什么好消息,那个前辈不是给咱们打头阵的,相反,有了他的先例,地府会更警惕!”

    “非也非也!”曾野摇了摇头“依老夫看,那男人十有八九是于天师。”

    这次纪荀果然精神大振,拽着曾野的胡子问“你确定吗?”

    “哎呦哎呦,你松手啊!我只是觉得可能是!嘶…轻点,我听那些阴差说那男人手里拿着一把短刀,好像是乌木做的!”

    这时,老徐也插了进来,说“大人,经这位老先生一说,小人也想来了,前几日我与同僚通话,确实听说那闯地府的人拿着一把乌木短刀,神力超凡,似是哪位仙家!大人,你们认识?”

    听老徐这么说,猴头儿也尖着嗓子附和。

    不用说了,看来真是于子言,纪荀顿时喜忧掺半,喜的是说不定能碰到他,忧的是他已经被发现了。

    至于于子言闯地府的原因嘛,自然不用多说,他肯定是下来找周敏魂魄的,可…他貌似也不至于为周敏拼到这个程度,难道是另有隐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