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四十八章准备工作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桌上是热腾腾的饭菜,桌下是紧紧握着的手,纪荀从未想过幸福是什么感觉,现在她也不用想了,因为她已经知道了。

    幸福,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温暖感觉,从头暖到脚,甚至连头发丝都能感觉到暖意,那是纪荀有生以来吃的最舒服的一顿饭,有家人,也有爱人,最简单,却也是对她来说最奢侈珍贵的幸福。

    她听着老板和老板娘对孟琰的嘱托,也细心听取着二人的教诲,直到回到家里,她都觉得如梦似幻,一切都来的太快了,显得那么不真实,但事实却又证明那是真是存在的。

    纪荀渴望结婚生子,拥有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但她却从没想过自己能真的拥有,她总觉得那些都太遥远,太美好,与她以往的人生截然相反,仿佛拥有只是妄想。

    孟琰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把她搂在怀里,打趣道

    “你要是不介意,咱们现在就能去领结婚证!”

    “啊?”纪荀把视线从钻戒上拽回,看着孟琰傻乎乎的眨了眨眼,问“民政局现在下班了吧?”

    “……”孟琰一时语塞,是又好气又好笑,觉得这丫头真是傻得可爱,居然会问这种问题,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行动派啊!

    很快,纪荀就反应过来自己又破坏了气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你的父母同意了吗?像你们这种有权有势的家庭,不都讲究门当户对吗?”

    “放心,这些都是你未婚夫我应该去解决的问题,你就安心的去救小艾,然后回来穿嫁衣就行。”说着孟琰拍了拍结实的胸脯,表示自己很靠谱。

    纪荀笑了笑,把头枕在他的胸口,看着手指上的钻戒一个劲儿的傻笑,就跟隔壁村口的大傻子似得。

    笑了一会儿后,纪荀一惊一乍的挣脱孟琰的怀抱,正襟危坐,神情严肃的问

    “我们认识时间那么短,万一你以后嫌我不够漂亮,后悔了怎么办?我睡觉放屁打嗝磨牙说梦话,缺点多的我自己都数不过来,你以后…”

    “你放心,你的缺点我比你都要清楚。”孟琰知道纪荀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却很没有安全感,更害怕得到又失去。

    对于纪荀,孟琰确实是比她自己还要了解,查到的资料是片面的,但纪荀这个人却是真实的,他很确定自己对她的感情,可是安全感这种东西,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给的,更何况纪荀的过去与寻常女孩子不同,她不是靠耳朵谈恋爱的人。

    孟琰沉思了一会儿,问“感情这种东西,说不明白的,小荀,我认为就是在特殊的时候,你给了我一种特殊的感觉,啧,你要是还不信的话,你就说要怎么才能相信我的真心?只要你说,我就会去做,做到你能满意!”

    “做…咳,咳咳咳……”

    纪荀及时把后面的那个音节咽了回去,咬着手指半天不说话,她发现自己最近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动不动就暴动。

    平静了一些后,她开始试图从以往看过的偶像剧中找到参考的素材,可那些都太不靠谱了。

    想了半天,纪荀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索性大手一挥,不管了,她最讨厌那些矫情的人了,可自己现在却成了那样的人,还真是好笑。

    感情这种东西,怎么去证明?是要用心去体会的,要交给时间去考验,难不成要像于子言那样……

    于子言再次撞入纪荀的脑中,她脸上的笑瞬间凝固,心里不知怎么的开始不安起来,她茫然的看着家里熟悉的陈设,空落落的那种感觉再次回归。

    她总感觉,还缺点什么,缺…

    就在纪荀脑子一团乱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孟琰去开门,结果是尚青。

    “你来做什么?”

    纪荀和孟琰异口同声的问。

    尚青满头黑线,放下手里的黑塑料袋,白了两人一眼,说“还有两个小时就丑时了,你们该不会忘了吧?”

    “不是明…”纪荀话没说完,就反应了过来,‘明日丑时’,不就是第二天凌晨嘛!

    其实这也不怪纪荀和孟琰,大多数人对凌晨就是第二天这个事实并不敏感,因为那时候通常都是在睡梦中度过的。

    说起正事,纪荀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把儿女私情暂且放到了一边,不过事情突然‘提前’,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情不自禁的紧张了起来,在听尚青说注意事项的时候一直紧紧的抓着孟琰的手。

    下地府,她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虽然尚青还没有走过阴,但他托尚家的人查了不少有关资料,比纪荀这个无头苍蝇要强许多。

    人死后,都会走鬼门关,途径黄泉路、望乡台、恶狗岭、金鸡山,最终抵达忘川河畔,等待审判结果,或投胎为人,或被打入地狱,当然了,也有无功无过的,他们可以放弃投胎,在地府住个几百年,享受后世供奉的。

    阴魂被拘回地府后,鬼差只会把它们带回半步多,然后就会离开,让它们自己在那里领取前往忘川河的火车票。

    不过只有能领取到鬼心的阴魂才能上火车,有资格领取到火车票。

    如果没有领到火车票,就只能坐11路去,也就是…步行!

    小艾机灵,肯定知道自己的死有蹊跷,如果按程序走,就算她能领取鬼心,也不会坐火车,要么就是在半步多外的荒野徘徊,要么就是误入鬼门关,走上黄泉路。

    可如果真像黎马所说的,小艾是被耿裕民设计了,那她就不会走鬼门关,而是直接被带到酆都城,然后等着五天后鬼门大开的时候,才能被带上来。

    纪荀点点头,问“那我怎么才能确定小艾走的是哪条路呢?”

    “这个不需要确定。”说着尚青拿出一张简易的地府地图,在上面指出酆都城的位置,说

    “你看,酆都城在这里,忘川河与三生石什么的就在城外的不远处,不管怎么说,你都得走黄泉路、望乡台、恶狗岭和金鸡山,只要你在半路遇到小艾,就可以把她带回来,我会一直为你点着引魂灯,到时候你只需要原路返回,到达半步多外的荒野,就可以看到一个幽蓝色的光点,你和小艾只要顺着光点一直走,就能回到阳间,但是记住,一旦踏上回阳间的路,就绝不能再回头!否则会有很可怕的后果!”

    听到尚青最后几句话,纪荀和孟琰都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问

    “什么后果?”

    尚青耸耸肩“这就不得而知了,只有那些回了头的阴魂才知道,总之他们是没能回来,也没能轮回投胎。”

    那去哪了?

    这个问题让纪荀和孟琰同时毛骨悚然,他们对视了一眼,孟琰把她搂入怀里,郑重道

    “小荀,你平时不靠谱可以,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出岔子啊,我还等着你回来披上婚纱嫁给我呢!”

    “你这么说,弄得我更紧张了!”纪荀搓了搓手里的汗,果断不再去看孟琰,转头问尚青

    “那我如果到了酆都城怎么办?还是要往回返?”

    尚青摇摇头,指着地图说“地府的火车是单程的,只管从半步多上车的,不管中途返回的,有许多人熬不过恶狗岭,都是逃出来后顺着车轨回到半步多,徘徊在荒野的,所以你到了酆都城后,只要出了城看到铁轨,顺着往回走就行,这样快,而且安全,几个时辰就可能回到半步多了。”

    “好,我明白了。”纪荀郑重的点点头,起身去翻里面的东西。

    寿衣,掩口钱,六千九百亿的冥钞,还有妥妥足够的打狗干粮,嗯,这应该也是给纪荀路上‘吃’的。

    要说这尚青啊,其实纪荀和人家相处的时间也没多长,但是说真的,这小白脸就是比于子言和周启生好,看看,对她个不算熟的人都能想的面面俱到,纪荀真不知道洛婉是不是脑抽筋了,不是喜欢于子言就是喜欢周启生。

    尤其是周启生,除了一张跟帅气沾了点边儿的小白脸,还有妻奴的个性比较亮眼外,额…不是纪荀不护短,主要是她真的再找不出周启生身上的亮点了。

    对了,还有游阴契,这玩意还是很重要的,只要纪荀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和名字写上,那游阴契就成了,有了这个,上面烧的的东西你才能收到,也类似于身份证一类的东西。

    虽然纪荀在吞噬了那些阴煞后,自身已经有了阴力,在地府行走不是问题了,但游阴契还是必须的,这对于纪荀来说…嗯,就和饭票一样重要!

    看着纪荀投来的感激目光,尚青不动声色的侧身避开,他总觉得这女人的目光像是在看给了她骨头的…主人!

    “咳…我去准备一下,你们俩抓紧时间再温存温存,丑时准时上路!”说罢,尚青就像卧室走去了,看他那背影,其实也挺凄凉的。

    暗恋加明恋了近二十年的女人,年后就要和一个刚认识几个月的小混蛋结婚了,人间最悲催的事,也莫过如此啊!

    桌上是热腾腾的饭菜,桌下是紧紧握着的手,纪荀从未想过幸福是什么感觉,现在她也不用想了,因为她已经知道了。

    幸福,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温暖感觉,从头暖到脚,甚至连头发丝都能感觉到暖意,那是纪荀有生以来吃的最舒服的一顿饭,有家人,也有爱人,最简单,却也是对她来说最奢侈珍贵的幸福。

    她听着老板和老板娘对孟琰的嘱托,也细心听取着二人的教诲,直到回到家里,她都觉得如梦似幻,一切都来的太快了,显得那么不真实,但事实却又证明那是真是存在的。

    纪荀渴望结婚生子,拥有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但她却从没想过自己能真的拥有,她总觉得那些都太遥远,太美好,与她以往的人生截然相反,仿佛拥有只是妄想。

    孟琰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把她搂在怀里,打趣道

    “你要是不介意,咱们现在就能去领结婚证!”

    “啊?”纪荀把视线从钻戒上拽回,看着孟琰傻乎乎的眨了眨眼,问“民政局现在下班了吧?”

    “……”孟琰一时语塞,是又好气又好笑,觉得这丫头真是傻得可爱,居然会问这种问题,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行动派啊!

    很快,纪荀就反应过来自己又破坏了气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你的父母同意了吗?像你们这种有权有势的家庭,不都讲究门当户对吗?”

    “放心,这些都是你未婚夫我应该去解决的问题,你就安心的去救小艾,然后回来穿嫁衣就行。”说着孟琰拍了拍结实的胸脯,表示自己很靠谱。

    纪荀笑了笑,把头枕在他的胸口,看着手指上的钻戒一个劲儿的傻笑,就跟隔壁村口的大傻子似得。

    笑了一会儿后,纪荀一惊一乍的挣脱孟琰的怀抱,正襟危坐,神情严肃的问

    “我们认识时间那么短,万一你以后嫌我不够漂亮,后悔了怎么办?我睡觉放屁打嗝磨牙说梦话,缺点多的我自己都数不过来,你以后…”

    “你放心,你的缺点我比你都要清楚。”孟琰知道纪荀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却很没有安全感,更害怕得到又失去。

    对于纪荀,孟琰确实是比她自己还要了解,查到的资料是片面的,但纪荀这个人却是真实的,他很确定自己对她的感情,可是安全感这种东西,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给的,更何况纪荀的过去与寻常女孩子不同,她不是靠耳朵谈恋爱的人。

    孟琰沉思了一会儿,问“感情这种东西,说不明白的,小荀,我认为就是在特殊的时候,你给了我一种特殊的感觉,啧,你要是还不信的话,你就说要怎么才能相信我的真心?只要你说,我就会去做,做到你能满意!”

    “做…咳,咳咳咳……”

    纪荀及时把后面的那个音节咽了回去,咬着手指半天不说话,她发现自己最近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动不动就暴动。

    平静了一些后,她开始试图从以往看过的偶像剧中找到参考的素材,可那些都太不靠谱了。

    想了半天,纪荀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索性大手一挥,不管了,她最讨厌那些矫情的人了,可自己现在却成了那样的人,还真是好笑。

    感情这种东西,怎么去证明?是要用心去体会的,要交给时间去考验,难不成要像于子言那样……

    于子言再次撞入纪荀的脑中,她脸上的笑瞬间凝固,心里不知怎么的开始不安起来,她茫然的看着家里熟悉的陈设,空落落的那种感觉再次回归。

    她总感觉,还缺点什么,缺…

    就在纪荀脑子一团乱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孟琰去开门,结果是尚青。

    “你来做什么?”

    纪荀和孟琰异口同声的问。

    尚青满头黑线,放下手里的黑塑料袋,白了两人一眼,说“还有两个小时就丑时了,你们该不会忘了吧?”

    “不是明…”纪荀话没说完,就反应了过来,‘明日丑时’,不就是第二天凌晨嘛!

    其实这也不怪纪荀和孟琰,大多数人对凌晨就是第二天这个事实并不敏感,因为那时候通常都是在睡梦中度过的。

    说起正事,纪荀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把儿女私情暂且放到了一边,不过事情突然‘提前’,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情不自禁的紧张了起来,在听尚青说注意事项的时候一直紧紧的抓着孟琰的手。

    下地府,她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虽然尚青还没有走过阴,但他托尚家的人查了不少有关资料,比纪荀这个无头苍蝇要强许多。

    人死后,都会走鬼门关,途径黄泉路、望乡台、恶狗岭、金鸡山,最终抵达忘川河畔,等待审判结果,或投胎为人,或被打入地狱,当然了,也有无功无过的,他们可以放弃投胎,在地府住个几百年,享受后世供奉的。

    阴魂被拘回地府后,鬼差只会把它们带回半步多,然后就会离开,让它们自己在那里领取前往忘川河的火车票。

    不过只有能领取到鬼心的阴魂才能上火车,有资格领取到火车票。

    如果没有领到火车票,就只能坐11路去,也就是…步行!

    小艾机灵,肯定知道自己的死有蹊跷,如果按程序走,就算她能领取鬼心,也不会坐火车,要么就是在半步多外的荒野徘徊,要么就是误入鬼门关,走上黄泉路。

    可如果真像黎马所说的,小艾是被耿裕民设计了,那她就不会走鬼门关,而是直接被带到酆都城,然后等着五天后鬼门大开的时候,才能被带上来。

    纪荀点点头,问“那我怎么才能确定小艾走的是哪条路呢?”

    “这个不需要确定。”说着尚青拿出一张简易的地府地图,在上面指出酆都城的位置,说

    “你看,酆都城在这里,忘川河与三生石什么的就在城外的不远处,不管怎么说,你都得走黄泉路、望乡台、恶狗岭和金鸡山,只要你在半路遇到小艾,就可以把她带回来,我会一直为你点着引魂灯,到时候你只需要原路返回,到达半步多外的荒野,就可以看到一个幽蓝色的光点,你和小艾只要顺着光点一直走,就能回到阳间,但是记住,一旦踏上回阳间的路,就绝不能再回头!否则会有很可怕的后果!”

    听到尚青最后几句话,纪荀和孟琰都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问

    “什么后果?”

    尚青耸耸肩“这就不得而知了,只有那些回了头的阴魂才知道,总之他们是没能回来,也没能轮回投胎。”

    那去哪了?

    这个问题让纪荀和孟琰同时毛骨悚然,他们对视了一眼,孟琰把她搂入怀里,郑重道

    “小荀,你平时不靠谱可以,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出岔子啊,我还等着你回来披上婚纱嫁给我呢!”

    “你这么说,弄得我更紧张了!”纪荀搓了搓手里的汗,果断不再去看孟琰,转头问尚青

    “那我如果到了酆都城怎么办?还是要往回返?”

    尚青摇摇头,指着地图说“地府的火车是单程的,只管从半步多上车的,不管中途返回的,有许多人熬不过恶狗岭,都是逃出来后顺着车轨回到半步多,徘徊在荒野的,所以你到了酆都城后,只要出了城看到铁轨,顺着往回走就行,这样快,而且安全,几个时辰就可能回到半步多了。”

    “好,我明白了。”纪荀郑重的点点头,起身去翻里面的东西。

    寿衣,掩口钱,六千九百亿的冥钞,还有妥妥足够的打狗干粮,嗯,这应该也是给纪荀路上‘吃’的。

    要说这尚青啊,其实纪荀和人家相处的时间也没多长,但是说真的,这小白脸就是比于子言和周启生好,看看,对她个不算熟的人都能想的面面俱到,纪荀真不知道洛婉是不是脑抽筋了,不是喜欢于子言就是喜欢周启生。

    尤其是周启生,除了一张跟帅气沾了点边儿的小白脸,还有妻奴的个性比较亮眼外,额…不是纪荀不护短,主要是她真的再找不出周启生身上的亮点了。

    对了,还有游阴契,这玩意还是很重要的,只要纪荀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和名字写上,那游阴契就成了,有了这个,上面烧的的东西你才能收到,也类似于身份证一类的东西。

    虽然纪荀在吞噬了那些阴煞后,自身已经有了阴力,在地府行走不是问题了,但游阴契还是必须的,这对于纪荀来说…嗯,就和饭票一样重要!

    看着纪荀投来的感激目光,尚青不动声色的侧身避开,他总觉得这女人的目光像是在看给了她骨头的…主人!

    “咳…我去准备一下,你们俩抓紧时间再温存温存,丑时准时上路!”说罢,尚青就像卧室走去了,看他那背影,其实也挺凄凉的。

    暗恋加明恋了近二十年的女人,年后就要和一个刚认识几个月的小混蛋结婚了,人间最悲催的事,也莫过如此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