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四十七章苦尽甘来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看着窗外越来越熟悉的景色,纪荀的嘴角逐渐浮现了笑意,如果说孟琰是带她去什么富丽堂皇的大饭店,她或许会高兴一时,却不会感到多少惊喜,毕竟再精致的菜肴也比不上‘家人’做的小菜。

    家人,是一个光想想就让人觉得暖心的字眼,也是纪荀一直以来都追寻且渴望的存在,这两个字在这寒冬腊月,总会显得温暖无比。

    一直以来,纪荀都没怎么和人提起过全家福的老板和老板娘,但她和这两个老人,早已经把彼此当成了亲人。

    现在想起与二老的初识,纪荀依旧感觉历历在目。

    那时,也是这样一个天寒地冻的夜晚,她因为工作太忙的缘故,没有顾得上吃饭,错过了饭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拥有铁胃之称的她,居然胃疼了起来,开着车手都打晃。

    她想吃点热乎的东西暖暖胃,可殡仪馆本就远离市区,而且时间也很晚了,一时半会儿根本找不到买吃的的地方。

    郁闷之下,她想起了附近的一家自己常去的饭店,想去碰碰运气,看看现在还有没有开着。

    结果天不遂人愿,原本灯火通明的地方早已经一片漆黑了,饥寒交迫再加上胃部的剧痛,让纪荀的眼睛有些酸涩,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独自流浪,无依无靠的时候。

    房子有了,车也有了,可这些有什么用呢?没有家人,这些都只是没有温度的东西,房子是水泥和砖头砌成的格子,车子也只是冰冷的铁皮盒子。

    她摇头苦笑,趴在方向盘上无语凝噎,脑子里全是万家灯火明的场景,只是那场景离她太遥远了,看着是身在其中,其实却是可望不可即。

    那一刻,纪荀渐渐伤感了起来,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把自己揉进黑暗之中,她是多么的渴望能有家人,可……

    就在她暗自伤神的时候,车窗被敲响了,那一声声沉闷的声响,让她原本快要被冻到麻木的心有了一丝感觉。

    她抬起头,入目的是两张满是关切的慈爱脸庞,看着他们,纪荀想起了之前收留她的奶奶,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她没有摇下车窗,而是直接打开了车门。

    时至今日,她依旧记得自己当时说的那句话,和老板娘的回答。

    她说“给我点儿吃的。”

    老板娘只说了一个字,乖。

    她跟着两个老人回到家,一个很简陋,却很温暖的家,她坐在炕头,手里捧着温暖的瓷缸,虽然有些烫手,但她很享受那样的温度。

    曾经她以为这个世界很冰冷,没有人会去在意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原来人间也有真情与爱,也有心里暖烘烘的人在。

    即便是个普通人,有这样的机遇也会动容,更何况是从小就缺少关爱,或者颠沛流离生活的纪荀。

    她忘不了那一夜的温暖,更忘不了那时的热水和明灯,她之所以疏离两个老人,是因为怕耿裕民的事连累到他们,对于她来说,感情都是放在心里的,从不轻易拿出来示人。

    说起来,其实孟琰也只是跟着纪荀去过全家福一次,但敏感的他已经察觉到了纪荀和老板、老板娘之间那种不言而喻的感情,其实也不全是因为他敏感,而是因为他用了心,对纪荀这个人用了心。

    纪荀只感觉心里暖暖的,抹了把眼角的水渍,一把搂住孟琰,在他的脸颊狠狠亲了一口,害得他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去。

    “谢谢你,孟琰。”纪荀郑重道。

    习惯了纪荀的不着调,孟琰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红着一张脸‘专心致志’的开车,那叫一个目不斜视。

    看着眼前的这个害羞的大男孩儿,纪荀笑了,双眼奇亮的望着窗外幽幽道

    “老板和老板娘本来是有孩子的,不过却丢了,这也算是我们的缘分,你说…对不对?”

    孟琰愣了愣,其实纪荀说的这些他早就知道了,但调查到的,和她亲口说的,毕竟是有区别的,于是孟琰会心一笑,回道“当然。”

    不多时,车就稳稳的停在全家福外了,纪荀挽着孟琰走了进去。

    可能是正值饭点的缘故,里面坐满了人,只有角落里空着的一张桌子,纪荀知道孟琰不喜欢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吃饭,正打算拉着他进包厢,却被他拒绝了,纪荀纳闷,但也没问什么,被他牵着向角落里的桌子走去。

    坐下后,纪荀哭笑不得的拽了拽孟琰,问“你预定的就是这个位子?”

    孟琰无奈的耸耸肩,哀怨道“没办法,谁让我还没正式成为人家的女婿呢?再说了,这里的生意那么好,能定下这个位子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且,想正式做女婿,还得看你表现!”

    说话间,老板娘就把菜端了上来,纪荀正打算和她老人家打招呼,却见她一脸欣慰的对自己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就走了。

    “真奇怪!”纪荀嘟囔着,无意中扫了眼周围的客人,发现他们今天也很奇怪,都有意无意的往他们这桌看。

    要说来这里的吃饭的人,其实也都是熟人,都是跟老板一个村的,纪荀平时也见过,看看也没什么,但她就是觉得今天大家都很奇怪,光看着她不说话,还一脸笑意。

    纪荀瞪了孟琰一眼,问“老实交代,是不是你…”

    “啊呀啊呀,菜都要凉了,快吃!”说着孟琰把筷子递给纪荀,并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纪荀看着孟琰那小眼神,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电视剧里的男主,可就是想不起是哪个桥段了。

    不过纪荀的性格就是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她大大咧咧的接过孟琰手里的筷子,吃了一大口菜,满足的笑了,还是记忆中的味道,上次带周启生来这里光顾着说事了,也没好好吃饭。

    没一会儿,汤就端上来了,孟琰殷情似得给她舀了碗汤,与此同时,整个饭店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边,连老板和老板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厨走了出了,孟琰更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咕咚”一声,纪荀咽了口口水,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正打算开口问些什么,就听孟琰催促着她喝汤,随后就有几个人跟着一起起哄。

    纪荀只感觉心脏嘭嘭乱跳,心里的那个猜想更甚了,她怀着激动的心情低头准备喝汤,却被碗中的一个亮点吸引了注意力。

    她发誓自己不是故意砸场子,主要是她开了观苍眼后,眼神就特别好,百米之外的一点点小动静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更何况是近在咫尺的碗。

    她准确无误的用勺子舀起碗里那个亮晶晶的东西,挤着三角眼的问孟琰。

    “你…该不会是要求婚吧?”

    尴尬,在纪荀问出那句话的同时,全场陷入了尴尬,大家本来都瞪着大眼激动的看着她,可原本紧张的气氛顷刻之间就尴尬到了极点。

    求婚这种事,搞砸了的也不少,但就是没有这种被女主角无情拆穿的!

    “额…咳咳”孟琰摸了摸鼻子,看向别处,微微点了点头“嗯。”

    此时此刻,气氛已经尴尬的无以复加了,还好老板娘及时出现救场,抓起那枚戒指用餐巾纸擦了擦,塞到了孟琰手里,然后退回了老伴的身边,深藏功与名。

    这下纪荀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真的砸了场子,赶忙正襟危坐,然后后知后觉的脸蹭一下就红了,暗自想这应该不能怪自己,毕竟自己这还是第一次被求婚,要是有下一次,肯定会有经验!嗯!

    她正这么想着呢,孟琰已经走了过来,举着戒指单膝跪地,郑重道

    “小荀,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却经历了很多,每一天都能抵过寻常人的一年,我们的初遇是在神仙湾,那时起我就情不自禁的注意到了你,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吧,你问我喜欢你什么,其实我也不清楚,所以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但喜欢你这个事实,你不需要质疑,好听的话我也不怎么会说,可我会有行动表明,你…应该懂吧?”

    是的,纪荀懂,此去地府也算是九死一生,孟琰在这个时候求婚,已经表明了一切,而且他清楚的知道纪荀那些不堪的过往,非但没有嫌弃,还包容她,心疼她,这样一个男人,她还有什么可求的?

    最重要的是长的帅!特别帅!还好哄易推倒!

    咳咳,跑题了!

    孟琰见纪荀有些动容了,继续道“小荀,我说过会等你回来,但那只是前半句,后半句我还没有说。”

    纪荀的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了,她虽然知道孟琰要说什么,但还是希望能听他亲口说出。

    “你…你,你说。”纪荀有些结巴了。

    孟琰笑了笑,满脸宠溺,他轻柔的托起纪荀的手,在戒指套上的同时,他说

    “我等你回来…和我结婚,戒指已经套上,你跑不了了。”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躁动了起来,他们见戒指已经套上了,起哄的嚷嚷着“亲一个,亲一个!”

    任纪荀的脸皮再厚,此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她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压根就没反应过来戒指是什么时候套上的,只是低着头偷笑,不过她的大脑却没闲着,连他们俩以后的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在这哄乱之中,孟琰站起身,将纪荀搂在怀里,吻上了她滚烫的唇。

    看着这一幕,老板娘早就哭成了泪人,她想到了自己那丢失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想着如果她那孩子还活着,应该也有纪荀这么大了,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拥有这种苦尽甘来的人生,早早找到自己的归宿。

    看着窗外越来越熟悉的景色,纪荀的嘴角逐渐浮现了笑意,如果说孟琰是带她去什么富丽堂皇的大饭店,她或许会高兴一时,却不会感到多少惊喜,毕竟再精致的菜肴也比不上‘家人’做的小菜。

    家人,是一个光想想就让人觉得暖心的字眼,也是纪荀一直以来都追寻且渴望的存在,这两个字在这寒冬腊月,总会显得温暖无比。

    一直以来,纪荀都没怎么和人提起过全家福的老板和老板娘,但她和这两个老人,早已经把彼此当成了亲人。

    现在想起与二老的初识,纪荀依旧感觉历历在目。

    那时,也是这样一个天寒地冻的夜晚,她因为工作太忙的缘故,没有顾得上吃饭,错过了饭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拥有铁胃之称的她,居然胃疼了起来,开着车手都打晃。

    她想吃点热乎的东西暖暖胃,可殡仪馆本就远离市区,而且时间也很晚了,一时半会儿根本找不到买吃的的地方。

    郁闷之下,她想起了附近的一家自己常去的饭店,想去碰碰运气,看看现在还有没有开着。

    结果天不遂人愿,原本灯火通明的地方早已经一片漆黑了,饥寒交迫再加上胃部的剧痛,让纪荀的眼睛有些酸涩,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独自流浪,无依无靠的时候。

    房子有了,车也有了,可这些有什么用呢?没有家人,这些都只是没有温度的东西,房子是水泥和砖头砌成的格子,车子也只是冰冷的铁皮盒子。

    她摇头苦笑,趴在方向盘上无语凝噎,脑子里全是万家灯火明的场景,只是那场景离她太遥远了,看着是身在其中,其实却是可望不可即。

    那一刻,纪荀渐渐伤感了起来,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把自己揉进黑暗之中,她是多么的渴望能有家人,可……

    就在她暗自伤神的时候,车窗被敲响了,那一声声沉闷的声响,让她原本快要被冻到麻木的心有了一丝感觉。

    她抬起头,入目的是两张满是关切的慈爱脸庞,看着他们,纪荀想起了之前收留她的奶奶,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她没有摇下车窗,而是直接打开了车门。

    时至今日,她依旧记得自己当时说的那句话,和老板娘的回答。

    她说“给我点儿吃的。”

    老板娘只说了一个字,乖。

    她跟着两个老人回到家,一个很简陋,却很温暖的家,她坐在炕头,手里捧着温暖的瓷缸,虽然有些烫手,但她很享受那样的温度。

    曾经她以为这个世界很冰冷,没有人会去在意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原来人间也有真情与爱,也有心里暖烘烘的人在。

    即便是个普通人,有这样的机遇也会动容,更何况是从小就缺少关爱,或者颠沛流离生活的纪荀。

    她忘不了那一夜的温暖,更忘不了那时的热水和明灯,她之所以疏离两个老人,是因为怕耿裕民的事连累到他们,对于她来说,感情都是放在心里的,从不轻易拿出来示人。

    说起来,其实孟琰也只是跟着纪荀去过全家福一次,但敏感的他已经察觉到了纪荀和老板、老板娘之间那种不言而喻的感情,其实也不全是因为他敏感,而是因为他用了心,对纪荀这个人用了心。

    纪荀只感觉心里暖暖的,抹了把眼角的水渍,一把搂住孟琰,在他的脸颊狠狠亲了一口,害得他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去。

    “谢谢你,孟琰。”纪荀郑重道。

    习惯了纪荀的不着调,孟琰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红着一张脸‘专心致志’的开车,那叫一个目不斜视。

    看着眼前的这个害羞的大男孩儿,纪荀笑了,双眼奇亮的望着窗外幽幽道

    “老板和老板娘本来是有孩子的,不过却丢了,这也算是我们的缘分,你说…对不对?”

    孟琰愣了愣,其实纪荀说的这些他早就知道了,但调查到的,和她亲口说的,毕竟是有区别的,于是孟琰会心一笑,回道“当然。”

    不多时,车就稳稳的停在全家福外了,纪荀挽着孟琰走了进去。

    可能是正值饭点的缘故,里面坐满了人,只有角落里空着的一张桌子,纪荀知道孟琰不喜欢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吃饭,正打算拉着他进包厢,却被他拒绝了,纪荀纳闷,但也没问什么,被他牵着向角落里的桌子走去。

    坐下后,纪荀哭笑不得的拽了拽孟琰,问“你预定的就是这个位子?”

    孟琰无奈的耸耸肩,哀怨道“没办法,谁让我还没正式成为人家的女婿呢?再说了,这里的生意那么好,能定下这个位子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且,想正式做女婿,还得看你表现!”

    说话间,老板娘就把菜端了上来,纪荀正打算和她老人家打招呼,却见她一脸欣慰的对自己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就走了。

    “真奇怪!”纪荀嘟囔着,无意中扫了眼周围的客人,发现他们今天也很奇怪,都有意无意的往他们这桌看。

    要说来这里的吃饭的人,其实也都是熟人,都是跟老板一个村的,纪荀平时也见过,看看也没什么,但她就是觉得今天大家都很奇怪,光看着她不说话,还一脸笑意。

    纪荀瞪了孟琰一眼,问“老实交代,是不是你…”

    “啊呀啊呀,菜都要凉了,快吃!”说着孟琰把筷子递给纪荀,并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纪荀看着孟琰那小眼神,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电视剧里的男主,可就是想不起是哪个桥段了。

    不过纪荀的性格就是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她大大咧咧的接过孟琰手里的筷子,吃了一大口菜,满足的笑了,还是记忆中的味道,上次带周启生来这里光顾着说事了,也没好好吃饭。

    没一会儿,汤就端上来了,孟琰殷情似得给她舀了碗汤,与此同时,整个饭店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边,连老板和老板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厨走了出了,孟琰更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咕咚”一声,纪荀咽了口口水,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正打算开口问些什么,就听孟琰催促着她喝汤,随后就有几个人跟着一起起哄。

    纪荀只感觉心脏嘭嘭乱跳,心里的那个猜想更甚了,她怀着激动的心情低头准备喝汤,却被碗中的一个亮点吸引了注意力。

    她发誓自己不是故意砸场子,主要是她开了观苍眼后,眼神就特别好,百米之外的一点点小动静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更何况是近在咫尺的碗。

    她准确无误的用勺子舀起碗里那个亮晶晶的东西,挤着三角眼的问孟琰。

    “你…该不会是要求婚吧?”

    尴尬,在纪荀问出那句话的同时,全场陷入了尴尬,大家本来都瞪着大眼激动的看着她,可原本紧张的气氛顷刻之间就尴尬到了极点。

    求婚这种事,搞砸了的也不少,但就是没有这种被女主角无情拆穿的!

    “额…咳咳”孟琰摸了摸鼻子,看向别处,微微点了点头“嗯。”

    此时此刻,气氛已经尴尬的无以复加了,还好老板娘及时出现救场,抓起那枚戒指用餐巾纸擦了擦,塞到了孟琰手里,然后退回了老伴的身边,深藏功与名。

    这下纪荀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真的砸了场子,赶忙正襟危坐,然后后知后觉的脸蹭一下就红了,暗自想这应该不能怪自己,毕竟自己这还是第一次被求婚,要是有下一次,肯定会有经验!嗯!

    她正这么想着呢,孟琰已经走了过来,举着戒指单膝跪地,郑重道

    “小荀,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却经历了很多,每一天都能抵过寻常人的一年,我们的初遇是在神仙湾,那时起我就情不自禁的注意到了你,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吧,你问我喜欢你什么,其实我也不清楚,所以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但喜欢你这个事实,你不需要质疑,好听的话我也不怎么会说,可我会有行动表明,你…应该懂吧?”

    是的,纪荀懂,此去地府也算是九死一生,孟琰在这个时候求婚,已经表明了一切,而且他清楚的知道纪荀那些不堪的过往,非但没有嫌弃,还包容她,心疼她,这样一个男人,她还有什么可求的?

    最重要的是长的帅!特别帅!还好哄易推倒!

    咳咳,跑题了!

    孟琰见纪荀有些动容了,继续道“小荀,我说过会等你回来,但那只是前半句,后半句我还没有说。”

    纪荀的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了,她虽然知道孟琰要说什么,但还是希望能听他亲口说出。

    “你…你,你说。”纪荀有些结巴了。

    孟琰笑了笑,满脸宠溺,他轻柔的托起纪荀的手,在戒指套上的同时,他说

    “我等你回来…和我结婚,戒指已经套上,你跑不了了。”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躁动了起来,他们见戒指已经套上了,起哄的嚷嚷着“亲一个,亲一个!”

    任纪荀的脸皮再厚,此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她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压根就没反应过来戒指是什么时候套上的,只是低着头偷笑,不过她的大脑却没闲着,连他们俩以后的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在这哄乱之中,孟琰站起身,将纪荀搂在怀里,吻上了她滚烫的唇。

    看着这一幕,老板娘早就哭成了泪人,她想到了自己那丢失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想着如果她那孩子还活着,应该也有纪荀这么大了,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拥有这种苦尽甘来的人生,早早找到自己的归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