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四十六章收集情报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由于猴头儿这货嘴没有个把门的,看着很不靠谱,于是纪荀就打发它去站岗了,留下老徐回答问题,她觉得这个国字脸可比那个尖嘴猴腮靠谱多了,最起码有脑子,做事也勤恳,长得一张老实巴交的脸,心也不能坏到哪去。

    把老徐拽到身边,又递给了他一根烟,不过纪荀的脸上还是那副‘大人’样,眼神也有些冷,这就算是恩威并施了。

    盘算了一会儿后,纪荀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你们在这片转悠了这么久,可有看到从空难中逃脱的一男一女?”

    “没有。”老徐想了一会儿,然后说“不过听说牛头马面在这片追捕着一男一女,好像就是从空难中逃出来的,嗯…听说只抓到一个女的,男的就不清楚了。”

    ‘看来周敏那丫头还是出事了,唉…不知道于子言打算怎么救她。’

    纪荀心事重重的点点头,心想这地府中果然有人想动于子言了,不然阳间阴司那么大的名头,又和黑白无常素有来往,不可能没人认得,更何况对方还是牛头马面,这么一来的话,那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应该就已经分听抗争了,看来她这次下去的任务,似乎并不只是救小艾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纪荀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与其说耿裕民下面有人,不如说他其实是看人家的脸色行事,只是恰好目的相投,走到了一起。

    可是耿裕民的目的是灭世,那下面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不过也有可能是下面的人在诓耿裕民,这也说不准。

    沉吟了一会儿后,纪荀又问“那些鬼魂是怎么跑出地府的?”

    “其实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道听途说…”老徐的眼中闪过一丝怯色。

    纪荀暗自笑了笑,自然知道它心中的担忧,于是说

    “无妨,你且回答我的问题,其他的不用管,老徐啊,你放心,只要你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本大人是不会定罪于你的。”

    “是,是是”老徐连连点头,恭敬道

    “大人您也知道,像我们这种低级鬼差,是没有什么知情权的,有些话只能听说,也不知道是真假,那日临出发前呀,我偶然听到几个驻守地狱的鬼差在议论,说是出事前,有个摄青鬼被抓了进去,结果刚进去不到一个时辰就出了事,都说是那摄青鬼搞得,不过这也只是猜想,地府的大人们还在查。”

    纪荀若有所思的问“那个摄青鬼…是女的吗?是不是大学生的样子?”

    “嘶…大人说的没错!”老徐有些惊讶,但也没多嘴多舌,他这种低级鬼差,还没有被地府内部的分化影响,有些问题,他不该问。

    ‘看来应该是周珊珊了。’纪荀笑了笑,要是碰到黑白无常,她或许可以用这个情报邀功,来抵私入地府之过。

    想到黑白无常,纪荀看了眼手里的阴阳笔,想着或许眼下的事,她还是看的太简单了,说不定她下地府这个举动,早就在下面人的算计之中了。

    暗自留了个心眼后,纪荀看向老徐手里的收魂囊,问“飞机失事后的那些阴魂你可有收了的,放出来,本大人有话要问。”

    “这…”老徐颠了颠手中的囊子,说

    “不瞒大人说,那些阴魂都不见了,别说是我们了,就连其他鬼差也没有找到,不知是被谁抓走了,不仅如此,那些从地府逃走的鬼魂我们也没找到几个,还大多都是没有什么力量的鬼魂,至于那些鬼王级别的,一个也找不到!”

    老徐所说,早在纪荀的预料之内,看来耿裕民还是需要怨气的,只是鬼王力量强大无比,怎么可能为耿裕民所用,这其中怕是还另有隐情,而且复活旱魃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怨气。

    ‘暗道他是想做鬼丹?’纪荀不禁心里犯起了嘀咕,要是真被耿裕民做出了鬼丹,那日后要是面对面动起手来,可就难讨便宜喽!

    知道了这些最想知道的问题后,纪荀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温和的拍了拍老徐的肩,问

    “说说吧,地府最近还出了什么乱子?这次抓逃走的鬼魂,怎么无常二爷没来?”

    是的,黑白无常没来,这纪荀早就猜到了,不然于子言遇难,谢必安不可能袖手旁观,就算不看私情,还得看他们之间的交易呢,于子言要是出了事,谢必安可就得再‘寂寞空虚’个千儿八百年了!

    可是老徐显然不知道这些,一脸懵逼的看着纪荀,努力回想了一下,茫然的摇摇头“这小的可就不知道了,不过无常二爷这次确实没来上面,大人…二位老爷的事,您…难道不知道吗?”

    纪荀一听,暗道不好,她一时得意忘形,竟然忘了她和黑白无常间的‘特殊’关系,按理说它俩出什么事,自己应该是清楚的,毕竟有了这阴阳笔,地上地下的距离也就不再遥远了,写封冥书就能搞定。

    其实她也确实有想过直接写冥书找谢必安,但眼下有许多事还没搞清楚,万一黑白无常不管萧彻事,反过来问罪,她就没招了。

    为了防止越描越黑,纪荀脸色一沉,厉声道“老徐,你这是在质问我吗?嗯?”

    毕竟是低级鬼差,老徐一下就被纪荀的气势吓软了腿,不管怎么说,那支阴阳笔确实是黑白无常的,它虽长了一副老实人的脸,可心里却也不傻,明白知道的越多,命越短的道理。

    刚才一时口误,才酿成大祸,老徐这会儿可反应了过来,连连告饶。

    趁着老徐被吓得晃神的功夫,纪荀说出了自己一开始的目的。

    “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这样吧,明日丑时,你和猴头儿在半步多等我,和我一起去办点事。”

    老徐一听,脸色都变了,不知道纪荀这是打算要带自己去做什么,但是有了之前的教训,它也不敢在多问,只能应下,在得到默许后,一刻也不敢停留的带猴头儿离开了。

    要说这地府,可比人间的阶级划分要明显许多,且讲究权利至上,毕竟那里还留有着古代的制度,这也是纪荀后来才知道,在那里,当官的灭个小鬼就跟闹着玩似得,根本不会有鬼管,制度也相对宽容一点,只要不跨越阴阳,怎么都好说,官官相护更是常见的事。

    所以老徐才会那么怕纪荀,他那种级别的鬼差和黑白无常根本没法比,纪荀所拿的阴阳笔既然是黑白无常给的,那就说明纪荀已经是那二位的亲信了,到时候要是她在这两位爷面前说点什么,它们两个小鬼儿连怎么变成灰的都不知道!

    临近夜晚的时候,孟琰才忙完,等他回到车里时,纪荀已经睡了一觉,虽然去地府是大事,但她也没心没肺惯了,愁不了两秒就松了气,这也是她性格的一大亮点,不过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养成的,要不然她流浪那会儿早就抹脖子或是上吊了。

    其实这样也有弊端,她习惯性的把不开心关起来,所以才养成了那么一个阴暗的心魔。

    ‘物极必反’这四个字,不是没有道理的。

    看着双颊微红,睡眼惺忪的纪荀,孟琰笑了笑,脸上满是柔情,本想在她额头印个吻,却不料被纪荀推开了。

    “你身上寒气那么重,别挨过来!好冷…”纪荀没好气的抱怨。

    “额,不好意思。”孟琰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然后发动了车子,向惊喜进发。

    自从和纪荀在一起后,他还没有做个一件男朋友该做的事,纪荀虽然没抱怨过什么,但他却心里有数,毕竟没有哪个女人是不爱浪漫的。
小说推荐